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主页 > CBA新闻 > 正文

被男朋友扒衣捏奶头|还未发育光秃秃的嫩

时间:2020-02-27 16:59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阅读:

忍不住吞咽了几口唾沫,老刘的呼吸也渐渐急促了起来,实在是难受,他干脆把手探下......

 

大概过了几分钟左右,老刘闷哼一声,同一时间,孟长河也是发出愉悦的声音,随后从王玲身子上爬了下来。

 

“怎么样老婆,我的表现还可以吧?”提起裤子的时候,孟长河有些得意洋洋道。

 

“什么可以不可以的,你每次不就几分钟么.....”白了孟长河一眼,王玲突然想起老刘那伟岸身姿,也不知道他能坚持多久,如果不是因为孟长河的打断,恐怕现在的她已经....

 

想到这儿,她面色一红,脑海中浮现一副特殊画面......

 

“老婆,我先走了,等我出差回来再战。”嘿嘿一笑,这时的孟长河,已经穿戴好了衣物。

 

“行啦,你赶紧去吧。”对于自己的老公,王玲并不太感冒,毕竟现在的自己不过二十六岁,正是如狼似虎的年纪,可孟长河却远远不能满足她的需求,又怎么可能不会让她生出异心?

 

莫名间,她又想起了老刘,虽然这个男人年纪挺大的,可依旧雄风不倒,似乎很容易就能满足她的需求。

 

“小玲,刚才没给你添麻烦吧?”眼看着孟长河走了出去,老刘也从窗帘后走了出来,脸上带着尴尬的笑。

 

“没...没有呢......”想到自己之前和老公在沙发上做,还是当着老刘的面,王玲面色不由一红,还挺不好意思的,忍不住抬头问道,“你....你刚才没看到什么吧?”

 

“你放心吧,我刚才什么都没看到,就听见一些奇怪的声音,不过你们是夫妻,小两口嘛,这些都可以理解。”明白王玲的尴尬之处,老刘赶紧说道。

 

当然,他也不可能傻乎乎的承认自己不光听了声音,还主动掀开窗帘偷看了那种场面,王玲的丰腴姿彩,还有那搔首弄姿的样子,在他脑海深处深深烙印着,久久挥之不去。

 

正说着,老刘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抱歉,我先出去接个电话。”说着,老刘赶紧走到阳台,按下了接听键。

 

“你好,老刘吗?”电话那头,是一道稚气未脱的女声。

 

“是啊,怎么了菲儿?”老刘道。

 

打电话过来的,是一名二十岁左右的女孩,她叫雪菲儿,好像是一名网络女主播,同时也是老刘楼下的租客,一个星期前刚搬过来的,因为长得漂亮的缘故,当天就被老刘以电路维护的名义互换了号码。

 

当然,老刘只是留个念想而已,他也做梦都想不到这小妮子会主动打电话给他,细细一问才知道,原来这小妮子卫生间的灯坏了,自己又不会换,稀里糊涂的,也就拨通了他的电话。

 

挂断电话后,老刘也顾不得许多,和王玲打了个招呼后,匆匆离开,较比王玲的成熟,雪菲儿倒是显得青春靓丽,满足了老刘对初恋的所有幻想。

 

大概过了十五分钟,老刘回到家,换了一条干净的裤头后,又对着镜子整理了一下着装,方才提起工具箱,来到楼下。

 

没想到,雪菲儿就在门口翘首以盼,眼见老刘出现后,立马招呼了起来。

 

“哎,老刘,你总算是来了!”这会的雪菲儿还挺高兴的,眉眼间都带着别样的神采。

 

“等多久了菲儿?”说话的时候,老刘的目光不经意间在雪菲儿身上打量了几圈,此刻的她穿着一条白色小裙子,露出两条嫩白大长腿,充满青春活泼的气息。

 

莫名间,老刘只感觉自己的内心如枯木逢春般,渐渐沸腾了起来。

 

“也没多久,就十几分钟的样子吧。”回答着,雪菲儿将老刘带进屋内,“对了老刘,先给你泡杯茶吧,我这里刚好有上好的龙井,粉丝前几天给我送的。”

 

“先不急,还是正事要紧。”这会的老刘,充分发挥了职业精神,三下并作两步就走进了卫生间。

 

同一时间,他的目光在洗衣机旁的一堆衣物下聚焦,这是雪菲儿换洗的衣服,还有几件内衣摆在最上头,充满特殊诱惑力......

 

霎时间,老刘的呼吸就开始急促了起来,浑身血液流速也渐渐加快,脑海中浮现一抹稀奇古怪的场景,是雪菲儿,这个小妮子,如同一只小羊羔,被他肆意......

 

“老刘,你怎么了?”身后,传来雪菲儿的声音,她并没有意识到老刘的不对劲,只是感觉气氛有些古怪。

 

“哦.....没什么......对了,是哪个灯坏了?”抬头看了一眼卫生间吊顶,老刘赶紧转移话题。

 

“就是你头上那个。”指了指有些乌黑的白炽灯,雪菲儿道。

 

“行,你这边有梯子吗?”回头看了雪菲儿一眼,老刘道。

 

“梯子?”目露疑惑,雪菲儿直接摇了摇头,很快,她面色微红,明显有些尴尬。

 

“没事的,我记得咱们这栋楼的楼道口应该是有一把折叠梯子的,我现在去拿吧。”说着,老刘放下工具包,往卫生间门外走去。

 

“没事的老刘,我去拿就行了。”雪菲儿自告奋勇,很快就把折叠梯给拿了上来,别看她身子板挺娇小的,也就一米六左右的身高,但抬起梯子来,却丝毫不费劲。

 

“卫生间地板有些湿滑,你帮我扶住一下,我上去看看。”在雪菲儿扶住梯子后,老刘背起工具包爬了上去,三下五除而就把灯管给拆了下来,同时找到了问题所在,作为一名老电工,这点基本素养还是存在的。

 

“怎么回事老刘,问题出在什么地方了?”下头,雪菲儿问道。

 

“一些很普遍的问题,灯丝烧坏了,需要换个灯管。”下意识的,老刘低头往下看了一眼,但就是这一眼,让他整个人都有些不淡定了,身下也迅速起了一些反应。

 

没想到,这居高临下往下看,雪菲儿那小白裙里头的风光很清晰的就映入了他的眼帘......

 

由于年纪小的缘故,规模并不算大,单给老刘造成的冲击是前所未有的,担心再继续下去会把持不住,老刘赶紧把目光收了回来。

 

“我这边也没什么新的灯管可以更换,要不然我现在去楼下超市买一个吧?”雪菲儿倒是没有注意到老刘那种带有侵略性的目光,语气还挺随和的。

 

“行,你去买吧,我在这等着你。”说着,老刘从梯子上爬了下来,在等待雪菲儿的过程中,他的注意力又在雪菲儿那堆衣物上聚焦,鬼使神差的,他抬起手指,捏了上去,旋即还拽在手心里,开始把玩了起来,很快,他双手往上,把这玩意凑上去一闻。

 

鼻息间,瞬间涌入一股特别的气息,带着浓浓的荷尔蒙,激发着老刘的欲望,他只感觉自己脑海中的血液在此刻彻底沸腾了起来,要炸了似的!

 

实在忍不住了,他干脆解开裤腰带,准备好好的犒劳犒劳自己,可就在同一时间,卫生间外传来脚步声,似乎有个人正在快速往这边靠近......

 

玛德,怎么这么快!

 

听到这声音,老刘的冲动瞬间被理智给拉了起来,电光火石间,他赶紧把那玩意放回了那堆衣物里头,同时提上了自己的裤腰带。

 

“老刘,我把灯管买回来了。”走到卫生间门口,雪菲儿道,因为剧烈运动的缘故,她俏脸绯红,额角上残留着香汗,显得很是青春动人。

 

“哦哦....买回来了就好。”故作镇定,在点了点头后,老刘从雪菲儿手中接过灯管,中途还碰触到小妮子那白嫩的手指头,酥酥麻麻的,有如电触,简直让老刘激动的不行。

 

“老刘,上去的时候小心一点啊。”中途,雪菲儿提醒道。

 

“没事的,我老电工了,爬过的梯子可能比你走过的路还多,不要紧的。”很有底气的说出这句话,老刘拿着灯管爬上梯子,又从工具包中拿出螺丝刀,开始拧了起来。

 

因为是老电工的缘故,老刘这动作还挺快的,等安装完毕后,他特地要雪菲儿打了一下开关,伴随着“啪”的一声脆响,卫生间内瞬间被白炽灯光笼罩。

 

“好啦,灯给你换好了。”微笑着,老刘爬下梯子。

 

“嘿嘿,这可谢谢你了啊老刘。”嘴角露出由衷的笑意,雪菲儿看向老刘的目中,明显多了一丝崇拜,“你算下多少钱,我给你付一些安装费吧。”

 

“小事情,收钱就见外了。”摆摆手,老刘无所谓道,“再说大家都是邻居,互帮互助都是应该的,不过,你不是说有上好的龙井嘛,这个倒是可以给我尝尝。”

 

“好嘞,我现在就去给你泡。”笑了笑,雪菲儿直接走出卫生间。

 

看着那白色短裙下的两条嫩白大长腿,老刘情不自禁吞咽了一口唾沫,很快,他来到客厅,还坐在了沙发上,眼睛开始四下打量了起来。

 

屋内的装饰倒是挺简单的,以黑白色调为主,电视柜旁边还摆着几盆绿植,充满一种小清新的气息。

 

而雪菲儿正背对着老刘,站在饮水机边泡茶,在打开茶叶包装的时候,还不小心掉在了地上。

 

下意识的,她弯腰去捡,但她没有意识到的是,此刻的她穿着短裙,这个动作瞬间让她春光乍现!

 

老刘的呼吸也开始急促了起来,他甚至有种错觉,这小妮子就是存心诱惑他的!

 

但这种风光,只是稍纵即逝,很快,雪菲儿就背转身来,将泡好的龙井端到老刘面前,微笑着说道:“来,尝尝吧,小心烫。”

 

一直以来,老刘都有喝茶的习惯,对茶道也有一些造诣,接过茶杯的时候,他第一时间掀开盖子闻了闻,一股浓郁的香味瞬间涌入他的鼻息。

 

“嗯,这茶不错,应该是茶农手工制作的,有一种纯朴的气息,刚好和我的口味。”赞叹上几句后,老刘立马开始品尝了起来。

 

“呵呵,既然你喜欢喝,那就拿去。”说着,雪菲儿把剩余的龙井拿了过来。

 

“哎,这怎么好意思呢。”摆了摆手,老刘摇头道。

 

“没事的,我也不太喜欢喝茶,倒不如喝白开水呢,放着也是浪费,倒不如物尽其用,给真正有需要的人。”漂亮的大眼睛眨巴着,雪菲儿道。

 

“那行,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老刘倒是没有多作推辞,很快就把东西收下,“菲儿,现在时间也不早了,要不然我先回去吧,有事情再打我电话。”

 

在和雪菲儿告别后,老刘往门口走去,然而就在此时,身后突然传来一声嘤咛,是雪菲儿,本是一脸笑容的她神色突然扭曲了起来。

 

“菲儿,你怎么了?”看着捂着肚子一点点下蹲的雪菲儿,老刘面色变了变。

 

“我....我也不知道,就是最近肚子老疼,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仅仅是说出这一句话,她便耗费了不少气力,身子蜷缩的更为厉害了,看到这种情况,老刘赶紧示意她不要多说,然后往前走近几步,开始观察了起来。

 

不到一分钟,老刘便确定了她的病因。

 

原来,这只是女性最常见的痛经现象,虽然雪菲儿这种比较严重,但主要诱因还是因为生活作息不规律导致的,想来也是,她几乎每天晚上都直播到凌晨,这样怎么能不出问题呢?

 

在确定情况后,一切都变得好办多了,毕竟,这种痛经现象除了万金油似的多喝热水外,按摩恰恰是一种最理想的疗法,通过指节的良性触摸,挤压几个关键穴位,一般都能缓解下来。

 

“老...老刘,你...你能看出我是什么问题吗?”这时,雪菲儿又开口了,眼眶中弥漫着泪水,身子更是如筛糠那般抖动着。

 

“没事的,你也别这么紧张,这只是简单的痛经,基本每个女性都会经历的。”有些心疼地看了她一眼,老刘语重心长地向她解释了一番,旋即说道,“其实我年轻的时候除了电工外,还在按摩馆当过几年学徒,算是有点技术,而痛经这种东西,按摩恰恰是一种最理想的疗法,通过指节的良性触摸,挤压几个关键穴位,一般都能缓解下来,当然,按不按随你,如果你觉得不方便的话,我可以去给你烧些热水,到时候你喝了一样能缓解下来,只是时间长些,可能还要痛苦上一阵子。”

 

此刻的老刘,已然是医者父母心,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内心是毫无杂念的,而雪菲儿在她眼前,只是一位普通的病患,并没有性别上的区分。

 

大概是出于不好意思,在听到老刘的解释后,雪菲儿确实犹豫了好一阵子,可终究,她还是没有抵御住那种时不时涌来的痛意侵袭,在羞涩中,她缓缓将头点了下来,并道:“老...老刘,你下...下手吧,到时候轻点就行,我怕疼....”

 

尽管老刘已经将雪菲儿当成了一位病人,但看到她那种含羞的目光,还有几乎乞求的语气,内心还是止不住兴奋起来,脑海更是情不自禁浮现一幕特殊画面...

 

不过,雪菲儿的话还是让老刘一阵好笑,他年轻时候在按摩馆当学徒的那几年,遇到她这种情况的可不在少数,基本每个女人在他的一番拿捏之下,都会蜿蜒九转,轻哼连连,搞不好其中一半回家后都会留有念想,又怎么会疼呢?

 

当然,最终他还是摈弃了这种杂念,转而直接将雪菲儿抱到了沙发上,在她娇羞的目光中开始了准备工作。

 

很快,他将身子蹲了下去,瞬间,一股少女独有的芬芳涌入他的鼻息,这是一种淡淡的奶油味,又带着雌性荷尔蒙的气息,让他整个人的血液流通都有些加速了。

 

深吸一口气,老刘努力克制着自己的亢奋状态,继而将目光落在了雪菲儿的小腹之上,线条玲珑,肤若凝脂,几乎没有一丁点儿赘肉,而且如初生婴儿那般滑嫩异常,甚至在灯光的映衬下泛起了琉璃的光芒,简直和动漫里头那些少女人物有的一拼!

 

好似品一块美玉,点一杯香茶!

 

真正仔细观察起来,无一不让他胆战心惊,激动不已,内心的期待感更是攀登到了顶峰!

 

要知道,此前老刘可从未见过如此完美的肌肤!

 

当然,现在的雪菲儿也不过二十岁上下,同样是如花似玉的年纪,可在她身上,哪怕是十七八岁的花季少女,与之对比下来都会黯然失了颜色!

 

“老...老刘?”可以开始了吗?”就在老刘胡思乱想的这阵功夫内,雪菲儿突然开始催促了起来。

 

“好...好,我现在就开始...”闻言,老刘赶紧点了点头,随后用力揉搓了几下双手,待到手掌微热后,便是齐齐按在了雪菲儿的小腹肌肤上...

 

“嘶—”

 

只一瞬,老刘便倒吸一口凉气,感受着入手处传来的绵柔,他整个身子都开始微微颤抖起来,血液也重新开始往脑门上涌去....

 

而雪菲儿更是彷如电触,整个人都是一僵,旋即身子猛然绷直,然后发出一声嘹亮的凤鸣,就好像现在的她已经魂飞九天之外,看向老刘的眼神也渐渐迷离了起来....

 

尽管老刘之前早有心理准备,但看到雪菲儿这种反应也是吓了一大跳,哪怕是此前他身经百战,但她这种表现还真是头一次见。

 

很快,老刘似乎意识到了什么,思绪突然停滞一下,内心不由感叹了起来:按照雪菲儿这种情形,老刘几乎能断定,她应该是第一次被男人碰身子,加上自己本来就是敏感体质,所以能有这种反应,也合情合理。

 

不知为何,在了解清楚雪菲儿的底细后,老刘的内心再次亢奋了起来,那个大胆的想法也更为强烈了!

 

毕竟,在现在这个年代,很少有女孩子活到二十来岁还保留着自己珍贵的第一次,甚至有很多,在高中,或者是初中,就草率地交了出来,而雪菲儿这种女主播竟然能有第一次,简直是大大出乎了她的意料!

 

“抱...抱歉老刘,我一时没忍住....”这时,雪菲儿已经开口说话了,脸色羞红一片,语气更是拧巴的不行。

 

“没事的,女孩子身体一般都比较敏感,你稍微忍着点,我快要给你按了。”在安慰完雪菲儿后,老刘再次将注意力集中在了她的小腹上。

 

此刻,老刘的手掌双双放在了雪菲儿肚脐眼的位置,目光却在不经意间往下方斜视了过去,他之前竟然没有注意到,雪菲儿竟然穿了一条粉色小内内,而且带着一个美少女战士的图案...

 

在这种强烈的视觉刺激下,老刘不由深吸一口气,脑海更是止不住涌现一种思绪:倘若他将手掌按在那个位置,雪菲儿会是什么反应?

 

但很快,老刘却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医者父母心,再说他又不是没见过女人的那个地方,怎么会这么没有定力呢?

 

让自己冷静下来后,老刘再次将注意力集中在雪菲儿的小腹上,并运用掌推法以及指节分推法开始接触她那儿的穴位,在这个过程中,雪菲儿早以是燥得满脸通红!

 

更令他窒息的是,在雪菲儿那洁白的床单上,竟然开始出现一小股水渍....

 

看到这种场面,老刘脑子一下就炸了,整个人也开始不淡定了起来!

 

还有那种该死的磕碜感再次从身下传来,让他下意识挪动了一下身子,试图让自己更舒服些,但很快,老刘却感觉到左半边脸呼来的一口撩人香气,充满着雌性荷尔蒙气息,让人忍不住想要策马奔腾!

 

老刘没有想到,自己这么一移动,竟然会几乎贴在了雪菲儿脸上,感受着她身上蒸腾而起的热气,还有处子独有的芬芳,老刘浑身巨颤,在潜意识的主导下,竟然鬼使神差地爬上床头......

入眼处,是一簇极度美妙的风景,同时也是令无数男人心驰神往的地方,古往今来,又有多少英雄好汉败倒在这一关上?

 

此时此刻,老刘只感觉自己异常满足,脑海中更是浮现将自己的伙计缓缓.....

 

可就在他准备释放自己的时候,雪菲儿,却猛然反应过来,迷离的眼瞳恢复一抹清明,在看到老刘行为的那一刻,整张俏脸瞬间惨白,娇躯也开始剧烈挣扎了起来。

 

“老...老刘,你想干什么?“这句话从雪菲儿嘴里脱口而出,充满了浓浓的恐惧感,好像老刘就是一只十恶不赦的大灰狼,而她,是一只待宰的小羊羔,丝毫没有反抗的余地!

 

事实也正是如此,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又是这种特殊情形,恐怕雪菲儿早在此前的疼痛中耗尽了全身力气,只要我想,便能直取要道,达到自己的目的!

 

但一触碰到雪菲儿那种失望的眼神,老刘便感觉自己的良心备受煎熬,终究,他还是放弃了这种打算,转而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然后说道:“菲儿,你别误会了,我只是帮你调整一下角度,让自己更好有个着力点,毕竟你也知道,按摩这种东西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弄好的,有些比较隐秘的穴位更是需要一番寻找,再说了,医者父母心,现在的你在我面前和平时的患者没多大区别,接下来就放宽心吧,我会好好给你按的。”

 

这句话一说出来,连老刘自己都感觉有些恶心,不过却很有信服力,这会的雪菲儿,显然是安定了下来,甚至还很配合地将双腿往老刘肩头靠了靠,瞬间,老刘就感觉到了她那光洁的脚丫子贴在面颊上,彷如电触那般酥麻。

 

当然,在经历此前的大起大落之后,老刘明显没了多少兴致,大概过了五分钟左右,雪菲儿的症状也渐渐缓解下来,眼见如此,老刘干脆站起身来说道:“行了,按的也差不多了,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感觉好多了...”这时的雪菲儿,神色明显好转了不少,很快,她从沙发上爬了起来,在发觉自己衣着寸缕,春光大泄后,面色不由一红,紧接着还扯了扯自己的白色小短裙,整理了一下。

 

“没事就好,你以后可得多注意注意自己的身体情况,记住,一定要少熬夜,可别像以前那么拼了,健康才是第一位!”看到她这含羞欲放的反应,老刘只觉一阵好笑,但表面还是故作一副一本正经的样子。

 

随后,老刘又叮嘱了她几句注意事项,这才放心离开。

 

重新回到家中,老刘思绪起伏的厉害,脑海又忍不住浮现雪菲儿俏脸绯红的样子,倘若他之前没有突发善心,亦或者说狠心一些,是不是现在的她,已经成为了他的猎物?

 

想到这儿,老刘不禁有些后悔,人生又有几次这样的机会,他却在那种关键时刻想到劳什子的医者父母心,完美错过,恐怕日后希望更为渺茫了!

 

事实也如老刘想象中的那样,接下来几天里,雪菲儿再也没有“召见”过他,甚至连门都很少出,偶尔几次在楼道里头碰到,她只是讪讪一笑,连带着还会表达一些感谢的话语,当然,更多的是尴尬,毕竟,老刘是第一个碰她身子的男人,甚至还唤起过她作为一个女人的原始本能,种种原因之下,她又怎么会好意思?

 

虽然老刘想上了雪菲儿,但他又很清楚地明白,这种事并不能操之过急,更何况雪菲儿还是一位未经人事的处子,对于这种事情更是排斥的,倘若是一个久经战场的半老徐娘,很可能只要老刘略施小计,在她身上按上几按,估计就能投怀送抱了。

 

小姑娘和老娘们,这就是最明显的区别。

 

可越往后等,老刘就越是心痒难耐,晚上做梦也频繁浮现雪菲儿香汗淋漓的模样,让老刘倍感欣慰的是,他竟然再次等到了和雪菲儿亲密接触的机会!

 

那天傍晚,老刘刚在社区帮忙调整好线路,准备回家的时候,却瞧见雪菲儿从楼道口急匆匆地走了出来,而且今天的她打扮的格外时尚靓丽,一袭鱼尾款式半身裙配上蓝色高跟,还背着一个白色小包,加上披垂在肩头的秀发,妥妥的女神范儿。

 

眼见如此,老刘大感奇怪,直觉告诉他,此次雪菲儿出行的目的,并没有那么简单!

 

顾不得多想,老刘赶紧就跟了上去!

 

当然,这些都是私底下进行的,在雪菲儿上了一辆出租车后,老刘同样拦下后面一辆出租车,并对的哥说道:“师傅,帮忙跟一下前面那辆出租,我给你双倍价钱。”

 

“哥们,你是在玩无间道吗?”回头看了老刘一眼,的哥疑惑道。

 

“没呢,前面车子里坐进去的是我孙女,最近我发现她有早恋现象,搞不好就是和小年轻约会去了,所以我准备跟踪一下,以防万一!”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连老刘自己都感觉有些不好意思,而的哥显然是选择了相信他的说法,继而老老实实地跟踪了起来。

 

大概过了十五分钟左右,雪菲儿乘坐的出租车在一家豪华餐厅门口停了下来,在看到她下车后,老刘赶紧付了打车费,紧跟着下了车。

 

进入大厅,立时传来悠扬的音乐,还有穿着红色旗袍的美女服务员迎了上来,嘴角带着灿烂微笑,只不过,在看到老刘这身略带邋遢的打扮后,神色中不经意间多了一丝不耐。

 

“先生您好,请问几位?”出于职业素养,她还是小心问道。

 

“就我一位。”我如实回答道。

 

“一位?”听到老刘的话,旗袍服务员明显有些意外。

 

“怎么,你们这里规定一位不能消费吗?”

 

“当然不是了,来,先生,这边请。"尴尬笑笑,旗袍服务员引导老刘在一个靠窗的位置边坐下,对于这个安排老刘还算满意,毕竟这里不太显眼,而且视线很好,几乎能观看到整个餐厅的布局,包括雪菲儿的一举一动。

 

此刻的她,正坐在中心位置一个餐桌上边,上头摆满了美味佳肴,而在她对面,是一个穿着白色西装的年轻男子,梳着一丝不苟的大背头,手腕上还带着一款最新款的劳力士手表,当然,最瞩目的当属他手指头上戴着的那枚24K拉钻戒,在灯光的映衬下泛着银白色光泽,单是瞧上一眼,便有一种震慑人心的力量。

 

事实也正是如此,白西装男子坐的地方明显是全场采光最好的位置,包括在场的服务员,也时不时会对他嘘寒问暖,关怀备至,较比老刘这边的待遇来说,简直就是天差地别,之前那个旗袍服务员,也早早离开,甚至都没有给他点餐的机会。

 

当然,老刘并不会在乎这些东西,真正令他内心沉重的是,雪菲儿什么时候交了一个男朋友,看样子还挺有钱的,今天他们这样子算是约会吗,约会完后又会干什么?

 

想到这儿,老刘脑海里不由浮现一种稀奇古怪的画面,那是雪菲儿,她那柔嫩的身躯被白西装按在酒店浴缸边...

很快,老刘用力摇了摇头,努力控制住自己不去往那些方面想象,毕竟,现在的雪菲儿还挺正常的,并没有和西装男产生过任何亲密性举动,万一他们只是普通朋友也说不定呢?

 

想到这儿,老刘内心渐渐舒缓了下来,旋即打开菜单,观看起了上头的菜式。

 

虽然早有准备,但看到标注的价格后,老刘还是感觉头皮一阵发麻,不愧是高档地方,还挺贵的,这随便点几个菜就够普通人半个月工资了。

 

在忍痛点完菜后,雪菲儿那边也有了新的动静,只见她提起自己的白色小包往卫生间方向走去,而白西装却开始东张西望起来,确定小妮子彻底消失在视线中后,他快速从袖口里掏出一包白色粉末状的东西,并加在了雪菲儿的水杯里。

 

随后,他恢复如初,正襟危坐着,等待雪菲儿的到来。

 

大概过了两三分钟左右,学菲儿重新坐在位置上,和白西装说了几句话后,拿起桌上水杯开始喝了起来。

 

事情果真如老刘预料中的那般,在喝完这杯水后,雪菲儿面色开始泛红,坐姿都有些不稳,还左摇右晃着,而白西装脸上明显出现了一抹兴奋的神色,紧接着他赶紧起身,将雪菲儿的娇躯扶了起来,往餐厅门口走去。

 

一路上有不少食客投来探寻的目光,但更多的,却是习以为常。

 

还有那些服务员,都是眼睁睁看着,好似发生的只是稀松平常的小事,并没有任何行动。

 

看到这种场面,老刘赶紧跟了上去,可就在出门口的时候,一名服务员却拦了上来,嘴角带着职业性微笑:“不好意思先生,请问您去哪?”

 

“当然是出去了,怎么,你要拦我?”眼看着服务员挡在面前,老刘眉头不由一皱。

 

“先生,您瞧瞧您的话,你想去哪是你的基本权利,我们无权干涉,但在此之前,你得把帐结了吧?”

 

“抱歉...”闻言,老刘只感觉一阵脸红燥热,看来事情并没有他想象中的那么扭曲,随后,他快速结完账,走了出去。

 

来到大街上,瞬间一股冷风扑面而来,老刘依稀可见白西装刚揽着雪菲儿刚马路,看这架势,似乎想去对面酒店开房。

 

顾不得犹豫,老刘赶紧跟了上去,当然中途是悄无声息的,因为他并不想惹多余的麻烦,最好用最快的速度解决掉这猥琐男。

 

好在他并没有注意到周围环境变化,等老刘靠过去一记手刀砍在他脖子上,这家伙直接就倒在了地上,甚至连多余的哀嚎都没有。

 

当然,这一切都在老刘的意料之中,毕竟他这记手刀可是练习多年,再加上年轻时候干过几年按摩师的活计,在人脖子上找到一个加以猛力击打就能使其瞬间休克的穴位,自然是手到擒来的事情。

 

确认这家伙没有生命危险后,老刘赶紧将雪菲儿抱了起来,准备打辆的将她送回家。

 

但上车没多久,老刘却意识到了不对劲,因为在这个过程中,她的身体一直都是高温状态,嘴里也不时发出一种特殊的喃音,给老刘一种无比熟悉的感觉,猛然间,老刘想起这声音和岛国片那些女猪脚有些....

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老刘很清楚地意识到,雪菲儿这小妮子一定是被白西装下药了,而且药性还是特别猛那种。

 

但莫名间,老刘却有些庆幸,这是不是意味着,雪菲儿和白西装并不是男女朋友关系,倘若是的话,又怎么会需要多此一举?

 

毕竟,鸭子煮熟了,到嘴边也仅仅是时间问题。

 

这时,在前面开车的的哥回过头来,看着老刘一脸暖味道:“老叔,你这哪弄来的姑娘,看这样子还是个雏儿,啧啧...老牛啃嫩草啊!”

 

“师傅,事情并不是你想象中的那样,我也不是这么龌龊的人,希望你能好好开车,往其它方面想就没什么意思了。”老刘赶紧解释道。

 

“放心吧老叔,这些我都懂,不然你看男人出去嫖娼,都是偷偷摸摸的,难道还会宣扬出去吗?”

 

“这两个性质不一样好吧?”

 

“有什么不一样的,都差不多,都是和人类起源有关的问题,哎...所以说到底,我还是佩服老叔你啊!”

 

说的时候,他连连感叹着,眼角还冒出一种憧憬的光芒,但更多的却是羡慕。

 

眼见如此,老刘索性闭嘴,不再与他争辩。

 

中途,雪菲儿的情况持续恶化着,不光是身上温度越来越高,就连喘息声也渐渐粗重了起来,等到了目的地,老刘抱着她下车的时候,她整个人都犹如八爪鱼一般缠在了他身上,更要命的是,在走路的过程中,老刘的身体时不时会和她产生摩擦......

 

在这种强烈刺激下,老刘咬了咬舌头,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

 

为了方便起见,老刘直接将雪菲儿带回了他家,好不容易将她分开放在床上,她的娇躯却时不时扭动着,鱼尾半身裙下那两条嫩白大长腿更是紧紧搅在了一块......

 

看到这种场面,老刘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赶紧固定住雪菲儿的身子,并在她的后脑勺上缓缓按压了起来。

 

如果老刘猜的没错的话,在人的后脑勺区域有一块支配人体感官意识的神经,通过专业的按摩能削弱其敏感度,以达到镇定安神的目的。

 

事实也正是如此,在老刘的有效操作下,雪菲儿渐渐安定了下来,娇躯不再扭动的那么厉害,脸上的红潮也有褪去的迹象。

 

“老...老刘...我这是在哪?”很快,雪菲儿的神色恢复了一丝清明,只是身体虚弱的厉害。

 

“放心吧菲儿,你在我的地盘上,安全的很。”老刘笑了笑说道。

 

“你的地盘?”面色一红,雪菲儿有些尴尬道,"能不能告诉我之前到底发生了什么?”

 

“这个...”想了想,老刘说道,"其实我也不知道具体是什么事情,但就在之前,我接了一些活,帮人排查线路,回来的时候刚好经过南街那一块,看到一个比较年轻的男的扶着你从一家豪华餐厅走了出来,刚开始我以为你们只是普通的处朋友,所以并没有在意,但我看你状态好像不太好,脸挺红的,而且这男的看你的眼神不太对,好像企图心很明显,所以我就悄悄接近他,到他身后的时候一记手刀把他弄晕了,接着就把你带回了我这儿。"

 

"不过你放心,你的身子骨还是干净的,我没有对你做什么不好的事情。”怕雪菲儿担忧,我又补充了一句。

 

“那...那我有没有做出什么出格的举动?”顿了一下,雪菲儿道。

 

“还好吧,刚开始看着挺吓人的,后面我给你按了一会摩,就消停不少了,估计等你今天晚上睡完一觉就差不多能好了。”说着,老刘顿了一下,然后问道,“能不能告诉我,那男的到底和你是什么关系,为什么他会这样做?”

“唉....”叹了一口气,雪菲儿道,“其实我和他并没有多深的关系,我甚至连他的真实姓名都不知道,说白了,这男的是我在直播时候认识的粉丝,会经常进我直播间给我捧场,偶尔的时候我也会和他在微信上聊聊,感觉人挺不错的,就约了个饭,没想到这人人面兽心,我真是差点...”

 

说着,雪菲儿眼眶竟然微微红润了起来。

 

“没事的,都过去了,弄来弄去,他不是没得逞嘛,如果你实在是不放心的话,我明天陪你去警察局一趟,报个警吧?”话语间,老刘给她递过去一张纸巾,他平时最见不得女孩子哭,特别是雪菲儿这种在我心目中有些地位的女孩,看到她这样,自然有些心疼。

 

“咱们没有实在的证据,报警也没用。”哽咽着声音,雪菲儿道,“现在的我在你心目中是不是就和那些妖艳贱货一样啊,基本有钱人一打赏就没节操没底线了,答应人家的各种请求,甚至还会把自己的身体贡献出去。”

 

“你怎么会有这种想法?”老刘摇了摇头道,“事实上,你在我心目中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女孩子,从你身上,我还能感受到一种纯真善良的气息,并没有你描述中的那么不堪。”

 

“有你这句话我心里舒服多了。”叹了一口气,雪菲儿有些失落道,“不过我也知道,类似我这种网络主播的行业在外界并不被人所认可,甚至是有些歧义的,特别是女孩子去做这种东西,别说老一辈人,就连同龄人都不会理解,以为我们靠着出卖自己的身体去获取报酬,但实际上,我所看到的景象不过一群女孩子在追梦道路上挥洒汗水,尽最大的努力获得自己的成功。”

 

“没事的,别人喜欢怎么说就让他怎么说好了,你不要因为别人的看法影响自己,就像你这个网络主播行业,无论你是多大多么成功的主播,但依旧有黑粉喷你,你不可能做到人人都满意的。所以我认为你只要朝着梦想的方向勇往直前,不忘初心一定可以成功的。”此刻的老刘仿佛化身成了一名人生导师,说起话来都是一本正经的。

 

“你真的认可我的职业,相信我也可以成功吗?”说出这句话的时候,雪菲儿目中充满希冀。

 

“当然了,对自己要自信一点,有了这个前提,你才能获得源源不断的动力,这样才能更好的迈向成功嘛!”

 

“谢谢你啊老刘,不知道为什么,有了你的鼓励后,我现在挺有动力的。”说着,雪菲儿似乎想到了什么,目光在四周打了个转,舔了舔微微发干的嘴唇道,“我现在挺口渴的,能不能给我倒杯水啊?”

 

“当然可以,你等着。”说完,老刘立马起身到饮水机边接了一杯水,因为药效的缘故,现在雪菲儿还挺虚弱的,压根直不起身子,老刘只能过去小心翼翼的扶起她。

 

而在这个过程中,两人的身体靠的很近,甚至都能感受到彼此身上毛孔的张合。

 

老刘闻着从雪菲儿身上散发出来的奶香味儿,心神一片陶醉,鼻孔不由喷出一股炙热的气息。

 

很快,炙热气息拍打上雪菲儿的耳垂,让她身体不禁敏感的颤抖了一下,脸庞瞬间就红的像一个大苹果。老刘的目光不自觉被她那娇艳欲滴的羞涩模样所吸引,好像还可以听见雪菲儿砰砰快速跳动的心跳声......

 

“老...老刘....我喝完了....”就在这时,雪菲儿突然道。

 

“哦....喝完就好,还口渴吗,要不要我再给你接一杯水?”从胡思乱想中反应过来,老刘赶紧道。

 

“没呢,我不渴了。”摇了摇头,雪菲儿道。

 

“那行,没什么事的话你就先好好休息吧,今晚你行动不便,先在我这住着,我睡客厅沙发就行了。”说着,老刘把雪菲儿缓缓放了下来,还准备转身离开。

 

“哎,等等......”似乎心里藏着什么事,雪菲儿又道。

 

“怎么了?”回头,看着雪菲儿那娇俏的脸蛋儿,老刘一脸疑惑。

 

“我....我内急......”说出这句话的时候,雪菲儿的脸蛋更红润了,两条小腿也不自觉的扭动在了一起。

 

“内急?”听到雪菲儿的话,老刘也是大感意外,想了想,他道,“你看你现在行动也不方便,要不然我拿个盆子过来吧.....”

 

“这.....”雪菲儿明显有些不好意思,但在尿意的鼓胀下,她还是忍不住点了点头。

 

在得到雪菲儿的许可后,老刘也立马开始行动了起来,帮雪菲儿解决完问题,一晚上的波折也到此为止,等第二天他睁开眼睛,窗外枝头有小麻雀跳动着,还有阳光斜射而入,好一个愉悦的清晨。

 

不过,雪菲儿早早就离开了,还在桌子上留了一张纸条:“老刘,谢谢你昨晚的帮助,我这边还有点事,就先回家啦,有机会的话,我一定会请你吃饭的!”

 

看到这张纸条,老刘嘴角不由浮现一抹微笑,看得出,这小妮子还是有些不好意思,估计也是怕早上起来碰见他尴尬,所以提前一步离开。

 

抛开昨天的事情,在厨房简单弄了些面条做早餐,正吃着的时候,老刘的手机响了起来,而打电话过来的,正是网吧老板娘王玲,不由,他脑海里开始浮现王玲那副扭动着翘臀的娇俏模样儿。

 

“喂,是刘师傅吗?”王玲的声音依旧娇滴滴,甚至带着一丝别样的魅彩。

 

“是啊,怎么了小玲?”听到王玲的声音,老刘还挺激动的,心跳都有些加快了。

 

“我家网吧今天开业,有个剪彩仪式,你要不要来参加一下?”电话那头,王玲很快就表达出了自己的意图,“毕竟我这个网吧能顺利开业,你也出了一份力......”

 

刚开始的时候,老刘本来是想拒绝的,他生来喜欢安静,也不太想去凑那些热闹,可转念一想到老板娘王玲的风姿,鬼使神差的,他竟然点了点头,答应了下来。

 

出发前,他还特地打扮了一下自己,把拉碴的胡子刮掉,然后洗了个澡,还换上了一身干净的衣服,好好捯饬了一番后,这才出门。

 

来到王玲的网吧门口,那里人还挺多的,都是一些过来帮忙干活的,而王玲就在人群中穿行着,组织工人摆放烟花礼盒之类的东西。

 

为了配合活动的仪式感,今天的王玲,特地穿了一身墨绿色长裙,臀部那儿还分了一条岔口,露出浑圆笔直的嫩白大长腿,充满少妇风情,倒是吸引了不少男人的目光,无形中都会偷看上几下,就连老刘自己都忍不住多盯了几秒。

 

“老...老刘....我喝完了....”就在这时,雪菲儿突然道。

 

“哦....喝完就好,还口渴吗,要不要我再给你接一杯水?”从胡思乱想中反应过来,老刘赶紧道。

 

“没呢,我不渴了。”摇了摇头,雪菲儿道。

 

“那行,没什么事的话你就先好好休息吧,今晚你行动不便,先在我这住着,我睡客厅沙发就行了。”说着,老刘把雪菲儿缓缓放了下来,还准备转身离开。

 

“哎,等等......”似乎心里藏着什么事,雪菲儿又道。

 

“怎么了?”回头,看着雪菲儿那娇俏的脸蛋儿,老刘一脸疑惑。

 

“我....我内急......”说出这句话的时候,雪菲儿的脸蛋更红润了,两条小腿也不自觉的扭动在了一起。

 

“内急?”听到雪菲儿的话,老刘也是大感意外,想了想,他道,“你看你现在行动也不方便,要不然我拿个盆子过来吧.....”

 

“这.....”雪菲儿明显有些不好意思,但在尿意的鼓胀下,她还是忍不住点了点头。

 

在得到雪菲儿的许可后,老刘也立马开始行动了起来,帮雪菲儿解决完问题,一晚上的波折也到此为止,等第二天他睁开眼睛,窗外枝头有小麻雀跳动着,还有阳光斜射而入,好一个愉悦的清晨。

 

不过,雪菲儿早早就离开了,还在桌子上留了一张纸条:“老刘,谢谢你昨晚的帮助,我这边还有点事,就先回家啦,有机会的话,我一定会请你吃饭的!”

 

看到这张纸条,老刘嘴角不由浮现一抹微笑,看得出,这小妮子还是有些不好意思,估计也是怕早上起来碰见他尴尬,所以提前一步离开。

 

抛开昨天的事情,在厨房简单弄了些面条做早餐,正吃着的时候,老刘的手机响了起来,而打电话过来的,正是网吧老板娘王玲,不由,他脑海里开始浮现王玲那副扭动着翘臀的娇俏模样儿。

 

“喂,是刘师傅吗?”王玲的声音依旧娇滴滴,甚至带着一丝别样的魅彩。

 

“是啊,怎么了小玲?”听到王玲的声音,老刘还挺激动的,心跳都有些加快了。

 

“我家网吧今天开业,有个剪彩仪式,你要不要来参加一下?”电话那头,王玲很快就表达出了自己的意图,“毕竟我这个网吧能顺利开业,你也出了一份力......”

 

刚开始的时候,老刘本来是想拒绝的,他生来喜欢安静,也不太想去凑那些热闹,可转念一想到老板娘王玲的风姿,鬼使神差的,他竟然点了点头,答应了下来。

 

出发前,他还特地打扮了一下自己,把拉碴的胡子刮掉,然后洗了个澡,还换上了一身干净的衣服,好好捯饬了一番后,这才出门。

 

来到王玲的网吧门口,那里人还挺多的,都是一些过来帮忙干活的,而王玲就在人群中穿行着,组织工人摆放烟花礼盒之类的东西。

 

为了配合活动的仪式感,今天的王玲,特地穿了一身墨绿色长裙,臀部那儿还分了一条岔口,露出浑圆笔直的嫩白大长腿,充满少妇风情,倒是吸引了不少男人的目光,无形中都会偷看上几下,就连老刘自己都忍不住多盯了几秒。

>>>>全文在线阅读<<<<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