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主页 > CBA新闻 > 正文

小东西才几天没做就湿成这样/和男朋友第一次啪

时间:2020-02-27 18:00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阅读:

老陈忍不住了,低吼一声就俯下身去,吻住了楚扬花勾人的红唇。

 

舌尖缠绕在一起飞舞,老陈顿时感觉飞到了云端!

 

老陈的双手也不规矩了起来,将楚扬花的衣服拉下,嘴唇也渐渐往下。

 

楚扬花嘤咛着,突然笑起来:“你的胡子好痒啊!”

 

老陈摸了摸下巴:“痒吗?那我就再扎扎你?”

 

“你好坏啊……”楚扬花娇笑着。

 

就当气氛逐渐火热起来的时候,门外传来敲门声,并传来了柳眉的声音:“老陈啊,你在家没?”

 

被柳眉的声音惊吓到,老陈的昂扬一下子就软了。楚扬花一下子推开他,整理了自己的衣服,瞪了他一眼:“你赶紧去开门!”

 

要是让别人看到自己和老陈混在一起,那群嘴巴没把门的女人都能用吐沫星子把自己淹死!

 

特别那柳眉还是个大嘴巴,八卦的很!十里八乡的小道消息这个婶子可是了解的通透!

 

要是让她发现,自己绝对没好果子吃!

 

老陈整理好衣服打开门:“柳眉妹子,你咋来了?”

 

“我家老头子腿脚不利索,让我来请你去给他扎扎针。”柳眉往屋里探头:“你刚才咋这么长时间不来开门啊?”

 

老陈侧身挡住了她的视线:“没什么,你现在外面等一下,我去拿针灸的东西。”

 

“哎呀,那不是扬花妹子吗!”柳眉眼尖,一下子就看到了屋内的楚扬花:“你咋在这里呢?”

 

“我来找老陈按按摩,我老毛病又犯了。”楚扬花微笑着:“婶子,你进来坐坐呀?”

 

“算了算了,老头子还等着我回去呢。”柳眉没有看出来什么不对劲的地方,转头催促老陈:“你快点儿吧!”

 

老陈将针灸的东西收拾好,对楚扬花说:“那你就先回去吧,等我忙完了我给你按按!”

 

“好。”楚扬花等的就是这句话,连忙站起身走了。

 

她走的姿势有些怪怪的,让柳眉不禁多看了两眼。突然,柳眉深深的吸了两口气:“这里的味道咋一股子骚腥味儿呢?”

 

老陈心一惊,连忙说道:“走吧,我东西收拾好了。”

 

话题一岔开,柳眉就随着他点头:“走吧走吧!”

 

来到柳眉家,进到里屋就闻到一股子特别浓郁的药味。柳眉的老伴儿早年出车祸,下肢神经受伤,不能站立时间太长,更不能干重活,一直疗养着。

 

老陈自从来到这里后,也替他扎过几次针了,所以算是驾轻就熟。

 

在老陈治疗的这一时间内,柳眉下厨做饭,并且热情的邀请他一起吃一顿。

 

现在太阳正好,老陈施施然的扎针完后,婉拒了柳眉的邀请,走向回家的路上。

 

老陈哼着歌儿,远远的看到一个女人的背影。长长的卷发散开在身后,纤细的腰肢十分诱惑,只不过……

 

为什么看起来这么眼熟啊?

 

等走到近处一看,老陈才发现原来是老熟人了。在邻村的秦柔不知道怎么的,竟跑到这里来了?

 

“陈叔,我找你找的好苦啊!”秦柔发现了他,顿时跑过来,皱着眉头:“我一路打听过来才知道你住在这里,当初咱们怎么没有交换一个电话号码呀?”

 

老陈愣愣的看着她:“大妹子,你来这里干什么呀?”

 

“昨天晚上太晚了,没有时间,今天我感觉到胸闷气短的,想让你帮我看看。”秦柔脸蛋上浮起一丝红晕:“陈叔,我没有打扰到你吧?”

 

“没有没有,我刚忙完,现在就来给你看!”

 

原本老陈还以为自己以后无缘与两位美女相见了,可谁知刚过了一个晚上,就有一位自己投怀送抱来了!

 

这简直是天大的喜事儿啊!

 

将秦柔带到自己的诊所,老陈换上白大褂,指挥秦柔躺在病床上去:“你躺那,我先给你好好检查一番。”

 

秦柔十分听话,静静的躺了上去。

 

“把上衣的扣子解开。”老陈拿出听诊器,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

 

秦柔犹豫了一下,然后在心里安慰自己,这只是诊断,陈叔年纪大了,想做什么也没有力气……

 

这么安慰着自己,秦柔伸手解开了上衣的扣子,呼之欲出的山峰顿时弹跳了出来,老陈眼前一白,下面瞬间就精神了!

 

真没想到这小妮子的身材这么好,这山峰挺翘的,比苏秀琴的还要大一些!

 

调整了一下呼吸,老陈将听诊器按在秦柔的胸口上。冰凉的听诊器接触到温热的皮肤,秦柔顿时凉的嘤咛了一声。

 

“嗯……”

 

也幸亏裤子宽松,秦柔看不出什么异样来。要不然老陈这一张老脸,可就算是丢尽了。

 

冰凉的听诊器顺着秦柔的胸口游移,老陈粗糙的手指,时不时的就能触碰到秦柔娇嫩的肌肤。

 

只是这一点点的接触,就让老陈激动不已,心脏都快要跳出胸口了!

 

以他多年的经验来看,秦柔绝对不是像楚扬花那样风骚的人。但是对付这种女人,老陈自然有他独到的见解。

 

他发誓,一个星期之内,必定要拿下秦柔!

 

秦柔此刻,心中满是异样。陈叔触碰到的地方仿佛像着火了一般,热热的,让她的心跳都快了些许!

 

手指像是有魔法一般,秦柔脸红心跳,觉得体内像是有什么要喷涌而出!

 

老陈自然没有错过秦柔的变化,眼神深邃了些许,手指也开始故意的刺激一些穴位。

 

女人胸口上的敏感穴位也很多,老陈身为老中医自然知道这些。而在按到穴位的一瞬间,秦柔的声音瞬间拔高,身躯剧烈颤抖了一下,身子瞬间软了!

 

秦柔脸色潮红,感觉小内内上湿湿黏黏的,身体软下去,躺在床上,无辜的看着老陈,一脸疑惑:“为什么……会这样?”

 

感觉好奇怪……

 

秦柔虽说已经成年了,但是也是单纯的很,因为工作很忙,所以根本没有谈过恋爱。所以对身体的反应也是很陌生。

 

这种女人真是很稀奇了,老陈也有些惊讶。不过惊讶之后是狂喜,或许用不了一星期,两天之内就能把这个小妮子完全拿下了!

 

“秦柔,不必奇怪,这是正常反应。”老陈一本正经:“你需要按摩。”

 

“按摩?”秦柔疑惑的问:“我这个毛病需要按摩吗?”

 

“那是自然,你难道还不相信我这个老中医吗?”

 

老陈板起脸:“我可是行医超过四十年了,这种毛病只要按摩就好了。”

 

“只要按摩?”秦柔瞪大眼睛:“不需要吃药?”

 

“当然只要按摩就可以。”老陈正经的说:“一疗程,包好。”

 

秦柔被老陈胸有成竹的模样感染了,也相信了老陈的话,点点头:“那好,陈叔,你给我按摩吧。”

 

老陈勾起唇角,指向一旁的按摩服:“那你去换衣服吧,我特别给你来一个全身按摩,超舒服哦。”

 

老陈设下陷阱,开始一步步的吃掉这个单纯的猎物了。

 

秦柔换上单薄的按摩服,十分不安的走了出来。

 

按摩服又短又薄,下摆只能堪堪的盖住挺翘的臀部,上半身的饱满呼之欲出,根本遮不住多少!

 

秦柔脸儿红红:“陈叔,这个衣服太短了吧?”

 

“这样按摩才舒服。”老陈将手上涂满按摩油,让秦柔躺在床上:“我们开始吧。”

 

躺在床上的秦柔双手紧张的拽住衣服下摆。老陈见状,安抚道:“你不用那么害怕,我是医生,不会对你做什么的。”

 

见秦柔还是紧张,老陈没办法,点燃了精油才开始按摩。

 

精油有助于放松神经,没一会儿,秦柔的手就松开了,整个身体放松的躺在床上。

 

老陈先从肩膀开始按,然后滑到胸口。

 

老陈并没有触碰敏感点,反而是先刺激胸上的穴位,好让秦柔能更快的来感觉。

 

果不其然,秦柔很快就脸儿通红,声音也像小猫抓一样,一下一下的刺激着老陈的内心。

 

因为老陈的要求,秦柔里面并没有穿内衣。此刻在老陈手里弹跳的肉球软软的,老陈甚至能感觉到顶端的红豆都立了起来!

 

秦柔的手软软的挡在胸口,却一点用都没有。老陈很轻松的将她的手扒开,直接将手掌稳稳的盖在挺翘上面。

 

“啊啊啊!”陌生的感觉刺激着秦柔的感官,秦柔的身体酥软了下来。被老陈手掌盖住的地方传来酥酥麻麻的快感,秦柔甚至想要感受更多!

 

白嫩的大腿紧紧的挨在一起,不自觉的蹭来蹭去。老陈微微一笑,将一只手盖在她的大腿上:“怎么样?秦柔,舒服吗?”

 

“这……就是按摩吗?”秦柔喘着气,眼角微红:“实在是太舒服了……”

 

秦柔简直就是宝石啊,宝石!还未开发的宝石实在是太舒服了!

 

老陈激动的喘着粗气:“那想不想要更舒服一些?”

 

秦柔迷迷糊糊的点了头:“想要……舒服!”

 

老陈的手劲更巧,将这个小妮子伺候的舒舒服服,水蛇腰扭动,红唇中也不断吐露出好听的声音。

 

“秦柔,你舒服了,叔这里难受着呢。”老陈故意叹了一口气,果不其然,这个小丫头上钩了:“陈叔,你哪儿不舒服啊?”

 

老陈指了指下面:“这里不舒服。”

秦柔低头一看,狰狞的突起在宽松的裤子中也超有存在感。秦柔虽然没有经历过,但是她知道这是什么。

 

不禁有些脸红心跳,这实在是太大了……

 

老陈注意到秦柔的视线变得更加火热,不禁微微一笑。果然这是每个女人都渴望的东西!

 

老陈一扯,宽松的裤子就掉了下去。秦柔脸色通红,老陈将她的小手附在上面,意味不言而喻。

 

秦柔无师自通,小手揉捏了起来,老陈舒服的长叹一声,手上的动作更加放肆!

 

两人周围的空气越来越火热,老陈也越发激动,看这小妮子正在状态,未免夜长梦多,正准备拿下这小妮子的一血时!

 

“老陈啊!你在家没!”

 

“卧槽!”老陈吓了一跳,差点儿就泄了!

 

这世界难道是和他犯冲吗,每次正准备上本垒的时候就有人来打断他!

 

门外正是村长陈彪,现在日上三竿,老陈的诊所却大门紧闭,奇怪的很。

 

他敲着门:“老陈,快开门!”

 

经过这一变故,秦柔也清醒了过来。他推开老陈,匆忙的整理着自己的衣服,满脸尴尬。

 

单薄的按摩服根本遮挡不住任何东西,最后她只能冲进里屋去换衣服,紧紧的将门锁上。

 

老陈没办法,到嘴的肉飞了,只能去开门,满脸无奈的说:“村长,你有事吗?”

 

“有。”陈彪很是疑惑,为什么大早上的,老陈却一副气色不好的样子,不禁关心了几句:“你的脸色看起来很不好啊,身体不舒服了?”

 

是啊,要是你的好事被人三番四次的打扰,我看你脸色会不会好!

 

不过也不可能了,毕竟陈彪是个“三秒男”嘛。

 

“有什么事啊,大清早的来敲门。”

 

“啊,就是昨天开会嘛,邻村的村长得知你是个老中医,想让你过去看一下病。”陈彪说:“今天一大早就给我来了电话,这不我马上过来叫你了。”

 

老陈皱紧眉头。邻村的村长是个七老八十的老头子,身上的毛病肯定也不少。

 

医者父母心,虽说吃掉门内的秦柔很是重要,但是在治病面前也算不上什么了。

 

“村长,你等我一下,我进去收拾下东西咱们就出发。”老陈进去,“彭”的一下关上了门,差点儿撞到想要跟着进去的陈彪。

 

陈彪尴尬的摸摸鼻子,收起想要跟进去的脚。

 

“门外的是谁啊?”秦柔换好衣服出来,有些不敢直视老陈。在她看来,刚才做的事情太过于疯狂,让她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我们村长,你昨天见过的。”老陈收拾着东西,嘴巴不停:“一会儿你从后门离开吧,现在让村长见到你,有些不好。”

 

具体什么不好,秦柔也答不上来,只能迷迷糊糊的听从老陈的意见。

 

老陈东西收拾好后,带着秦柔来到了后门。

 

后门往外是山区,树林子特别多,周围也没什么人。这也是老陈让秦柔从后门走的原因。

 

“妹子,今天这事儿,陈叔先说一声对不住了。”

 

老陈这么说也是为了探测一下秦柔的态度。如果她十分反感的话,这个小妮子也基本上没戏了。

 

只不过秦柔低下头,视线游移,不知道该往哪儿看好。支支吾吾的说:“陈叔,我知道,我……”

 

她说不下去了。

 

老陈一看这种情况,心里一喜。这小妮子并不是对这件事情无感!

 

自己还是有戏的!

 

老陈心里兴奋,但是脸上却一点儿都不显,和秦柔说完话后就给秦柔指了路,让她从后门离开了。

 

这时候老陈才拿上东西,打开门随着陈彪坐上了车。

 

在车上陈彪听着歌儿,和老陈唠着家常,很快就到了邻村。

 

在邻村的村长家门口下了车,陈彪一个电话,没一会儿就有一个老年人开了门,正是邻村的村长,秦卫军!

 

“哎呀,你终于来了!”秦卫军热情的和老陈握手,拥簇着他进屋里去:“久闻您的大名了,让您来治治病,真是蓬荜生辉啊!”

 

老陈尴尬的笑笑:“没什么没什么。”

 

怎么不知道自己老中医的名声这么大了?

 

“那么,事不宜迟,现在就开始吧。请问您哪里不舒服?”

 

“不是我,是我的女儿。”秦卫军提到他的女儿,突然脸就皱起来了:“我的女儿生了怪病,找了多少医生都没用,现在也只能寄希望于你们了。”

 

“怪病?”老陈眉头皱起:“什么怪病?”

 

“唉,你还是来看看吧。”

 

老陈随着秦卫军进了里屋,一进屋就能闻到一股子浓郁的药味。床上鼓着一个大包,被子蒙住头,老陈看不到那人长什么样子。

 

“这就是我的女儿,秦倩倩。”秦卫军拉开被子,老陈一看,瞬间就愣住了。

 

秦倩倩闭着眼睛正在酣睡,苍白的脸上浮现出一抹红晕,大概是缺氧的后遗症。而让老陈惊讶的并不是这个,而是秦倩倩惊为天人的容貌!

 

如果说苏秀琴,楚扬花她们是风姿绰约的美人的话,那秦倩倩就是不食人间烟火的天使。

 

她美的,连老陈都生不起一丝亵渎之心,只想好好的把她捧在手心里面,好好的呵护宠爱!

 

“她……她的了什么怪病?”老陈艰难的吞了口口水:“现在看来除了脸色苍白之外没什么奇怪的地方。”

 

“我闺女常年手脚冰凉,小时候就是。但是最近越来越厉害了,全身都冷的不像样。”秦卫军叹口气:“现在夏天,正是热的时候,可是她却冷的要死,没有暖水袋和暖气根本睡不着!”

 

手脚冰凉?老陈将手伸进被子握住秦倩倩的手,果然像冰块一般,没有温度!

 

如果不是看到秦倩倩嘴边呼出的白雾,他甚至以为马郑倩已经死了!

 

“这种情况……很严重啊。”老陈严肃。像是死尸一般的身体温度,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够自然达到!

 

“我需要更加严密的诊断。”老陈看向秦卫军:“请您回避一下,我要好好的诊断一下。”

 

秦卫军点点头,担心的看了一眼女儿。

 

听到门上锁的声音,老陈也不在意,将自己的听诊器拿出来,把秦倩倩的被子掀开,露出上半身。

 

果不其然,现在正是最热的夏天,秦倩倩盖的是棉被,里面还放着好几个热水袋,来温暖身体。

 

厚厚的睡衣阻挡了听诊器,老陈没法,只能伸手解开睡衣的扣子,准备将听诊器伸进去。

 

可是刚解开了一个扣子,他的手就被人抓住了,一个虚弱的声音响起:“你想干什么?”

 

抬眼看去,秦倩倩不知何时已经醒来了。此刻黑溜溜的眼珠正在看着他。

 

“我是一名中医,被你爸爸找来,医治你的病的。”老陈安抚的微笑了一下:“现在开始治疗,你能配合一下吗?”

 

“不用治了,我的身体我自己心里有数。”

 

谁知,秦倩倩竟然一脸冷漠的拒绝了老陈的治疗,伸手将扣子扣好,又将棉被盖上:“我的病是治不好,也就我爸爸不接受现实,非要找一些医生来治疗。”

 

“这……”老陈傻眼,这病人不配合治疗,这可怎么办啊?

 

“医生,你出去吧,就说我的病是治不好,我爸爸也会给你钱的。”被子里传来她闷闷的声音,老陈一听,心中火起。

 

这是在质疑他作为中医的职业操守和能力!

 

“我保证能给你治好。”老陈严肃的说:“只要你配合,我们很快就能治好!世界上没有什么治不好的病!”

 

“来了这么多医生,还是第一次听见有人这么说。”

 

秦倩倩看起来也就二十出头那样子,但是脸上沧桑的表情又像是五六十的,看透世间百态的人。她扭头对老陈笑着:“那好吧,我就再相信你一回吧。”

 

美人一笑,倾国倾城无颜色。老陈不禁看的呆了,在心里喃喃自语:“真是天使……”

 

诊断工作开始。秦倩倩非常配合的将睡衣解开,白嫩嫩的身体晃着老陈的眼睛。

 

老陈拿着听诊器,心里默念: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好不容易稳住心神,将听诊器贴在秦倩倩的胸口。

 

手指不小心触碰到她的皮肤,发现厚厚的睡衣下,肌肤也凉的像是冰块一般!所幸是心跳非常稳定,并没有出现什么问题。

 

全身上下一番诊断下来,老陈心中得出了一个非常吓人的想法。

 

秦倩倩应该是患上了渐冻症。

 

渐冻症,顾名思义就是逐渐被冰冻,人类发病率极少,但是也不是没有。因为这种病临床十分少,所以现在也没有研究出对其有用的解决方案。

 

看来秦倩倩说的是对的,她的病确实是治不好了。

 

不过看着她美丽的脸庞,老陈怎么都不愿意她在如此青春年华当中以这种方式死去。所以他抓住秦倩倩的手,信誓旦旦的说:“我一定会治好你的病,相信我!”

 

秦倩倩一愣,然后笑了开来:“恩,我相信你。”

 

伺候秦倩倩重新躺下后,老陈出了屋子,眉头紧锁。秦卫军凑上来,紧张兮兮的问:“怎么样了?”

 

“情况非常不妙啊。”老陈实话实说:“你女儿患了渐冻症,虽然现在只是我的初步诊断,但是也八九不离十了。”

 

“渐冻症?”秦卫军不懂这是什么,老陈仔仔细细的解释了一遍,然后又说:“现在我这里的设备根本不能治疗,我需要去大医院里面看看有没有相关的治疗方法。”

 

秦卫军连忙点头,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厚厚的红包:“请收下吧,多谢您!”

 

“这钱等我把你女儿医治好了再给我吧。”老陈对陈彪说:“你现在带我去城里面吧。”

 

“现在?”陈彪一愣:“现在出发到城里就已经黑了,你不回来了?”

 

“我要去城里的医院。”

 

毕竟人命关天,陈彪再怎么心里不愿意还是开着车带着老陈出发了。

 

镇子上也有医院,只不过规模很小,根本治不了大病,所以老陈直接忽略了这里,指挥着陈彪来到了城里面的大医院。

 

即使到这里已经是黑夜了,但是大医院里都有值班的医生,老陈进去找到一位值班的医生问道:“请问现在,渐冻症有相关的治疗方法吗?”

 

“渐冻症?”医生在电脑上查了查:“并没有,不过章县有一个医学专家发表了一片关于渐冻症的文章,你可以看看。”

 

这家医院并没有自己想要的东西,老陈失落的走了出来。

 

天也黑了,两人就干脆找了家旅馆住了下来。老陈用手机查了查那片文章,里面详细介绍了渐冻症的症状和专家推测出来的解决方法。

 

老陈看了好几遍,最终决定先找到这个专家,然后再仔细探讨吧。

 

“咚咚咚。”

 

突然,门外传来了敲门声,老陈起身下床,打开门,却是一个不认识的女人。

 

那女人浓妆艳抹,穿这一条超级短的小短裙,风情万种的对老陈一笑:“大哥,需要上门服务吗?”

 

老陈烦躁的正准备挥手赶她走,却突然转念,侧身让她进来了。

 

“果然是大哥,好爽快!”女人坐在床边,摆出一个极具诱惑的姿势:“小妹我今年才二十,要不要试一试?”

 

二十?老陈上下打量了她一眼。这种打扮,看起来像三四十的。

 

不过最近压力实在是太大了,经过那几个小妮子前后的撩拨,却始终没有一次本垒,老陈就已经憋得不行了。

 

现在有一个绝对不会被打扰的女人出现,此时不舒缓一下自己的压力,更待何时?

 

女人虽然小,但是她的技术确实不错。老陈舒服的躺在床上,刺激的浑身打着颤。这是他第一次被人吹出来,感觉刺激到爆!

 

女人擦了擦嘴,将身上的衣服除净,对老陈笑着说:“大哥,你也来照顾一下小妹吧?”

 

老陈欣然应允。

 

口舌走遍了她的全身,连脚趾都没放过,女人香汗淋漓,水蛇腰不断扭动,白嫩嫩的腿缠在老陈的腰上,暗示意味十分明显。

 

老陈也忍不住了,提枪上阵……

 

“老陈啊!你睡了没?”

 

陈彪的敲门声再一次响起!老陈快要疯了,这陈彪是阴魂不散吗?总是在自己快要上的时候打断自己!

 

“门外的是谁啊?”女人没有被吓到,依然紧紧的缠着老陈,手指暧昧的画着圈:“别出声,就当做你睡了,咱们继续。”

 

老陈一想,也对啊,没必要非要搭理陈彪的话啊!

 

于是也一声不吭,继续埋头,吻上了女人的红唇。

 

“碰!”

 

一声巨响,老陈和女人吓了一跳,同时抬头看去。大门已经被暴力踢开,一群真枪核弹的警察冲了进来,大声吼道:“不许动!”

 

被这一变故吓到的老陈从女人身上弹跳起来,可是也无济于事,赤身的老陈很快就被警察给控制住了。

 

“这……老陈,我真的没想到啊……”陈彪愣愣的看着被按在地上动弹不得的老陈:“你怎么会这样做呢?”

 

老子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老陈心里骂骂咧咧,但是事已至此,也确实是自己一时贪念才造成了这样的后果,怨不得别人。

 

老陈安安分分的被带上警车,连带着那个女人也一起进去了。审讯时才得知,那个女人根本不是二十岁,而是十七岁!

 

老陈再一次受到冲击。

 

不过在十分钟后,老陈就被宣布无罪释放,一脸懵的从警局里出来了。

 

“你把我保出来了?”老陈看到陈彪就问,十分疑惑。

 

“我哪儿能那能力。”陈彪翻了个白眼,十分不齿老陈的行为:“上面一个大人物把你弄出来的,这件事情也不会公开,就当是烂在肚子里面吧。”

 

上面的大人物?老陈想了半天都不知道是谁。自己退休已久,哪儿认识什么上面的大人物啊?

 

更何况还是这种……不光彩的事情。

 

明白人都知道明哲保身,怎么还会有大人物替自己开脱呢?

 

“不过老陈,我真的没想到你竟然会……这样。”陈彪的表情一言难尽:“那种货色你竟然也能看得上眼,你还真是……”

 

陈彪思索了一番,才下了定论:“口味不忌。”

 

老陈口说无凭,只能沉默。毕竟也是自己做错了,再怎么说也只会当做狡辩。

 

沉默的坐上了车,老陈拿出一张地图,在上面标记了一处地点:“那个医学专家就住在邻镇,今天中午就能到。”

 

“行。”陈彪看了看地图:“弄完今晚上咱们回家。”

 

他已经好久都没有沉浸在自家老婆那又香又软的温柔乡里了,因为老陈这个破事儿又耽误了快半天的时间!

 

车子飞速的行驶,老陈坐在副驾驶上,垂头沉思。到底是谁把自己保出来了?

 

自己一生光辉的形象就因为自己的一念之差被毁了,增添了这么一个污点,还被陈彪这小子知道了……

 

真是失策啊失策!

 

“对了,老陈,等回去的时候,你去我家一趟吧。”陈彪说:“我老婆的痛风更严重了,想让你来家里按按。”

 

老陈眼珠一转,刚歇下去的心思又转了起来。

 

快到中午的时候两人找到了这位医学专家所在的医院,并且成功的见到了人。

 

出乎老陈的意料,这位享誉盛名的医学专家看起来非常年轻,与老陈所想的五六十岁根本不一样。

 

“请坐。”钱千千面带微笑:“关于那位渐冻人,有没有更加详细的资料呢?”

 

“有。”老陈将所有自己掌握的资料全部告诉了钱千千,然后钱千千就开始在工作台上写写画画,埋头不理。

 

钱千千虽说长得不是特别好看的类型,但是她十分温润的性子,让周围的人都能感觉特别的舒服。

 

老陈也是如此,虽然她是个医学专家,身居高位,但是没有一点儿架子。

 

很快钱千千就得出了结论,只不过没有见到秦倩倩没办法验证。所以钱千千当机立断,要跟着他们回去!

 

毕竟渐冻人临床很少,所以每一次都是非常珍贵的机会!

 

老陈他们一杯茶都没有喝完就又上了车,在返程的路上,老陈和钱千千探讨了许多关于医学上的东西,钱千千对老陈也越发敬重。

 

原本老陈就是一位老中医,行医经验丰富,比她要多出来好多没听过的知识。

 

一场交流,两人均受益,让钱千千脸上的笑容也更多了起来。

 

路上的时间很快就过去,再次来到秦倩倩家的时候,天色已经黑了。

 

钱千千进屋给秦倩倩诊断,这次连老陈都进不去,被关在外面一脸无奈。

 

“你说这钱千千,靠谱不?”陈彪喝了一杯茶,有些怀疑。

 

“现在只有相信专家了。”老陈也说。

 

没一会儿钱千千就出来了,擦了擦手十分有信心的笑着:“我想我已经找到解决的方法了。”

 

“真的?”老陈瞪大眼睛。这么快就找到了解决的办法?

 

“多亏了秦倩倩的配合啊。”钱千千面带笑意:“不多说了,我现在要赶紧回去制作解药了。”

 

“大概需要多长时间啊?”

 

“半个月。”钱千千信誓旦旦:“半个月时间足够了。”

 

因为只有陈彪有车,所以陈彪又非常苦逼的将她送了回去。出发之前,陈彪对老陈说:“你回去给我老婆传个话,我老婆醋劲儿大,我打电话怕她误会。”

 

“没问题。”老陈眼睛一亮。

 

这车程一来一回没个八小时绝对回不来,这一次没了搅局的人,老陈就不信吃不到楚扬花!

 

老陈年纪大了,陈彪也放心让他和娇妻同处一室。毕竟他想做什么,那个老东西也站不起来啊。

 

陈彪十分放心的走了,而老陈打了一辆摩的回到自己家里,将东西放下之后就去了楚扬花家。

 

“咦?怎么是你?”楚扬花一开门看到老陈十分惊讶:“大彪呢?”

 

“他去送医生回城里,让我来给你说一声。”老陈站在门口嘿嘿的笑:“不请我进去坐坐吗?”

 

“死相。”一听说陈彪进城了,楚扬花的心思也活络了起来。她的眼神瞬间变了,更加诱惑的将老陈迎进屋内。

 

“你是要喝茶还是喝咖啡?”

 

“喝你行不行?”

>>>>全文在线阅读<<<<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