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主页 > CBA新闻 > 正文

挺直腰板坐为什么很累|汽车后排颠簸感强

时间:2020-03-20 10:30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阅读:
她已经拒绝过很多次周阳的示爱了,但这个男人却依旧对她不离不弃!

想到这里,凌飘雪便对将上次陪酒的事情,以及刚才陈经理在电话中的那个要求对周阳全部说了出来。

 

“唉!”周阳听罢深深一叹。

 

随后他拍了拍凌飘雪的肩膀,以示鼓励,说道:“这生意咱不做了,飘雪人的欲望是无止境的,有了一次甜头之后,就会更变本加厉的索要!”

 

凌飘雪听罢,点了点头:“我知道的,所以我并没有答应那个陈经理!”

 

说到这里,她顿了一顿,接着开口:“实在不行的话,我就只有去求张天来了!”

 

周阳听到这里,心中骤然一紧,这个张天来是凌飘雪曾经没当户对的未婚夫,当然在家道中落之后,他俩的关系也很自然而然的解除了。

 

不过周阳听说,这个张天来其实是真心爱着凌飘雪的,强制解除婚约也不过是他父母的强烈要求。

 

周阳此刻十分想要让凌飘雪打消这个念头,但话到嘴中,他却又不知道该从何说起。

 

他恨不得自己现在是以个成功的商人,如此一来的话,凌飘雪眼下的难关势必会迎刃而解,但老天爷是不会按照人的意愿行事的,你往往越想得到的东西,却总会你失之交臂。

 

凌飘雪也从周阳的表情中看出了痛苦来,但是她也没有任何的办法,眼下唯一能够帮她度过难关的人,就只有张天来了。

 

突然,一旁的周阳幽幽出口:“你爱他吗?”

 

面对这个问题,凌飘雪有些无法作答,她也不知道自己爱不爱张天来,但好感却是有的,因为张天来人长的帅,而且也很温柔,是个女的都会对这种男人抱有好感。

 

“飘雪,我来公司多久,就已经暗恋了你多久,虽说在爱情面前人人都是自私的,但是为了你将来能够扭转败局我现在只能祝你幸福!”

 

周阳说罢,拉开车门走了下去。

 

说实话,凌飘雪有好几次都想要出口挽留周阳,但是一想起自己如此的现状,她伸出去手的却只能缓缓的收回去。

 

身后凌飘雪的犹豫不决,周阳是看不见的了,他现在心中空荡荡的,只想要找个地方安安静静的待一会儿。

 

走出停车场之后,周阳径直朝不远处的河边走去,随后来到凳子上坐了下去,开始吞云吐雾了起来。

 

在公司也有很长的一段时间了,在上班的第一天周阳就被凌飘雪的美貌给深深的吸引住了。

 

在经过一段时间的共处之后,他发现这个女人不单外表长得无可挑剔,其坚韧不拔的性格也深受周阳喜欢。

 

可现在这个大起大落的女人,马上就要对别的男人投怀送抱了,周阳心中十分的不痛快。

 

正当周阳准备起身回家的时候,不远处的草丛深处却传来一个女人的惊呼声:“你干什么,放手!”

 

光听语气,似乎就知道那边正在上演的不是什么言情剧!

 

周阳几此抬步,准备离开,可是一想起那边的动静来,他的脚步却怎么也挪动不开。

 

正当周阳要狠下心离开的时候,耳边隐隐传来了几声淫荡的笑声以及那个女孩更凄厉的呼喊。

 

“唉!”周阳长叹一声,朝着声音传来的地方走了过去。

 

见死不救他显然是做不到的,虽说这样一来势必会给自己惹上不小的麻烦,但人活在世界上就是要挑战麻烦,如果遇事畏畏缩缩的,还不如赶紧投胎算求!

 

他心中电光火石的闪过了很多念头,脚步兀自不停的朝那边走去。

 

随着距离的拉近,周阳耳旁原本隐约的声音也渐渐变得清晰了起来。

 

“呵呵,小美女今天晚上陪哥几个好好玩玩,放心我们保证让你爽翻天!”

 

这个人的声音过后,就传来了女孩的哭腔,以及苦苦的央求:“大哥,我身上的钱全都给你,只求你们别碰我!”

 

随后,又是一个男人的声音响起:“这钱我们要,这人我们也好,哈哈!”

 

周阳听到这里,心中已经有些发怒了,这帮混蛋还真是无耻到了一定会的境界!

 

随着胸中的怒火高涨,周阳的脚步不由的加快了几分,拨开草丛过后,入眼处是三男一女。

 

三个男人都是一副混混儿的装扮,至于那个女人此刻正栽倒在地上,眼角的泪水不住的往下流淌。

 

见状,林飞大吼一声:“你们干什么!”

 

四人顿时被周阳这声音吓了一条,地上的那个女人此刻看到周阳就宛如抓到了救命稻草似的,连声呼救:“大哥,求你救我,救我啊!”

 

得知了女孩从事的工作之后,周阳心中惊呼:“我的亲娘咧,这么漂亮的护士,估计她医院绝对是人满为患啊!”

 

这年头毕竟还是外貌协会的多,此刻不但是周阳如此想到,就连在地上躺着的三个混混,也想开口询问一番,这娘们是在那个医院工作的,他们也好提前预定个床位!

 

不过碍于刚才的冲突,他们现在已经是不敢说话了,不然的话周阳指不定还要在忙招呼一顿自己呢!

 

三个混混的心里的小九九,周阳自然是不会知道的,此刻见这个女孩又不让自己叫救护车,他心中顿时没了主意。

 

沉吟片刻过后,他才开口:“那你家里有人么,我叫他们过来接你吧!”

 

女孩摇了摇头:“我一个人住,家里人都在国外!”

 

说到这里她看向周阳的表情已经有些让人捉摸不透了,片刻过后竟然有红霞攀上了脸颊,看那神态满脸的欲言又止啊!

 

周阳就算在笨,看到如此小女儿态的女孩,也知道她心中所想,秉着救人就到底,豆腐趁热吃的原则,周阳展颜一笑,露出了一个人畜无害的表情来,说到。

 

“那要不我扶你先起来再说吧!”

 

女孩子的脸啬刻都已经隐隐埋到胸口处了,对于林飞的提议她不置可否,轻轻的点了点头。

 

周阳也没跟她客气,搂着她的那盈盈一握的腰肢,就把人给从地上拉了起来。

 

兴许是刚才的动作触碰到了女孩的伤口,只听她痛苦的“嘶”了一声。

 

周阳见状,赶紧道歉:“对不起!”

 

女孩子听罢,冲周阳甜甜一笑:“没关系的,如果刚才不是因为你的话,我现在都不知道是怎么一个下场了!”

 

倒在地上装死的小刀,听到女孩的话之后,也不在继续装死了,赶紧出言为自己证明。

 

“小美女,哥哥们可没那么坏,刚才那么说无非就是跟你闹着玩玩的,我跟用人格担保,我小刀出道若年还从来没有干过强女人的事情!”

 

“就是,我们刚才无非就是想调戏你一下罢了,就连你的钱我们都没打算抢呢!”

 

大壮说罢,悄悄的将女孩的钱包扔到了身后。

 

他原本还以为自己这个动作做得极其隐蔽,岂不料正好被眼观四路的周阳看了个正着!

 

于是,周阳嘲笑道:“呵呵,真是好一个大义凌然的混混啊,也不知道刚才那个钱包是谁扔出去的!”

 

大壮被周阳当众揭短脸上一阵阵的讪然,一旁的憨子都看不下去了,讥讽:“兄弟,下次别跟人说我认识你!”

 

周阳也没心情看这帮混混们的闹剧,于是便将头转向一旁的女孩,问道:“这帮人怎么处置?”

 

女孩听罢沉吟了片刻,深明大义的说到。

 

“算了吧,我也没有吃什么亏,而且这些混道上的人都有一些关系在,就算是进了局子不也很快就放出来了,倒不如跟他们结一个善缘,放他们离去吧!”

 

这话说的,顿时让不远处原本还抄作一团的混混们安静了下来,随后他们一个个感激涕零的看着女孩,那表情甭提多么真挚了!

 

“妹子,刚才哥哥们是真没想过要把你这么样,只不过是过过嘴瘾罢了,从今往后你只要遇上了麻烦事就报我刀哥的名,刀山火山,在所不辞!”

 

小刀说这番话的时候,脸上没有任何的狡黠,态度十分的诚恳。

 

他一旁的两个兄弟,也竞相出言附和,说的基本上都是赴汤蹈火一类的云云。

 

女孩只是一脸笑意的看着他们的说话,并没有再次开口。

 

周阳见状也是没奈何,既然正主儿都不打算继续追究了,他这个局外人自然也就没有什么好说的,只能一步步的搀扶着女孩离开此地。

 

待周阳两人走后,大壮满脸愤然的说道:“刀哥,这个善良的小美女我们是不能在吓唬了,但是那个该死的小子,这个仇我可忍不了!”

 

“妈的那个混蛋把老子的鼻梁骨都打断了,这是决不能就要那么算了!”

 

小刀说罢,满脸忧心忡忡的摸着自己的鼻子,鼻血是已经止住了,但那里的疼痛感现在才开始蔓延开来呢!

 

憨子在一旁出言询问:“刀哥,那你的意思?”

 

小刀没好气的瞪了一眼憨子:“还能有什么意思,等查清楚了这个小子的身份老子非得把他的鼻梁骨打断不可!”

 

憨子没小刀瞪了一眼没有丝毫的不快,反而是在度追问:“那现在就去查?”

 

“我查你妹啊!”小刀愤怒的冲憨子大吼了一句,接着说:“现在快送老子去医院,我这脸上可全靠这华仔似的鹰钩鼻给撑起来的,如果坏了的话,以后泡妞都没了手段啊!”

 

随后三个人就互相搀扶着去附近的意愿报道了,一路上三个混混不由的都在感叹自己今天倒霉,遇上了周阳这等猛男。

 

不过这事儿谁都知道,不过才刚刚开始,好戏还没开始上演呢!

 

说罢这边的三名混混,视线又再度切回周阳和女孩的身上,毕竟见悲总不如见喜。

 

相比于三个混混凄惨遭遇来,周阳这会次就要开心了不少。

 

至于他为什么这么开心,那是因为他有机会把身旁的女孩给送回家去,男人都知道,这想要搞人家的第一步,就势必要先把人给送回家里去!

 

这幸福简直来的有些太过突然了,周阳一时之间还有些接受不了。

 

“啊!”

 

这不,周阳想入非非之后,倒是没有注意脚下的路,一个不小心就把自己给绊了一脚,这声啊是两个人同时发出来的。

 

由于周阳这么一摔,女孩当然也是无法避免,所以两个人就一起摔倒了地上!

 

“对不起,对不起!”周阳连声道歉,赶紧将满脸痛苦的女孩儿给扶了起来。

 

这女孩今天也是活该倒霉,旧伤未除,又添新伤,刚才这么一摔,把她的膝盖也给摔破皮了,血跟着就往外冒!

 

周阳也注意到了女孩膝盖处的异常,惊呼:“啊,你流血了啊!”

 

“我包包里面有纸巾,你先把我按一下,等回去之后我在自行处理吧!”

 

说罢,女孩就从包包里面拿了一包纸巾出来递给周阳。

 

周阳现在心中是恨急了自己,如果不是刚才因为他的一时疏忽,也不会把人家给弄成这副样子了!

周阳接下来自然是忙不迭的让女孩先在一旁坐下,随后他蹲下身去帮她处理伤口。

 

一开始的时候,周阳还是很认真仔细在帮这女孩擦拭血迹,但是擦着擦着他的眼神就开始飘了起来。

 

因为现在正值夏天,而且女孩穿着的是一条裙子,一条不算太长的裙子。

 

由于现在女孩的是坐在凳子上面的,而周阳则是俯下身去帮她处理膝盖上的伤口,这一高一低的情况下,周阳自然眼神就控制不住的朝女孩的裙底看去。

 

漆黑的夜色不单给了周阳的偷窥安上了一层很好的保护色,但同样对于女孩不会厚此薄彼,饶是林飞5.0的视力竟然都无法彻底看清楚裙内的无限风光。

 

周阳偷窥半天一无所获,不由的开始在心中埋怨起天公不作美来:“这该死的贼老天!”

 

愤愤的骂了句老天爷后,周阳站起身来对女孩说:“好了,已经没流血了!”

 

女孩闻言点了点头:“嗯,那就先回去吧,麻烦你了!”

 

说罢,她已是面红过耳,男女之防虽说在如今社会中已经不是当年那般的大忌了,但仍旧有一些女孩子将这一点看的尤为之重,眼前的女孩显然就是这一类的人。

 

她此刻心中是矛盾的,因为她很爱惜自己的名声,但是对于周阳这个对自己挺身而出的男子,她同样是有十足的好感。

 

毕竟周阳那身材相貌败在哪里,长得阳光帅气又懂得见义勇为的人,向来都是招人待见的。

 

一路无话,周阳按照女孩的指示将她送回了家中。

 

待女孩开了房门之后,周阳顺势就将她给扶到了沙发上做好。

 

待做完这一切之后,他才有空开始打量起了周围来,看格局,这是一件三居室,面积大概在一百多平左右,按照这个小区的地价来看,这套房子起码值几百万!

 

这说明这个女孩家境殷实,而且从起收拾的有条不紊的居家坏境来看,她是一个十分贤惠的女人,就算是一人独居但依旧把家务活打理的井井有条。

 

“你随意一点吧,我就不招呼你了!”

 

女孩的话打断了周阳的思绪,随后他便依言坐在了沙发上。

 

片刻沉闷后,周阳率先开口:“东西放在哪儿了?我去帮你取过来!”

 

女孩听罢,俏脸微红,语气有些不自然的说:“我,我自己去那吧!”

 

说罢,她便站起身来准备抄卧室走去,可是一步都还没有跨出去,她嘴中便发出了一声倒抽凉气的声音,显然此举又触动的伤口。

 

周阳现在也顾不得那么多的,轻轻的搀扶着女孩坐了回去,于心不忍道:“你就别逞强了,我帮你去拿吧!”

 

“麻烦你了,在卧室的床头柜上!”

 

女孩说这番话的时候,音调渐渐遍地,如果不是因为周阳听力出众的话,最后那个床头柜他还多半要听不见了!

 

“真是一个害羞的丫头!”周阳暗道一声过后,就朝女孩的卧室走去。

 

待开们走了进去之后,周阳才知道,为什么这个女孩那么不像自己进入她的卧室!

 

因为床上放着的东西,让周阳心中也是骤然一荡,哪里满满当当的都是女孩的贴身之物,有蕾丝的,也有小丁丁,而且还有几条白丝袜,一看就知道这是女孩今早收起来还没有收拾好的东西!

 

“嘿嘿!”

 

周阳露出一丝坏笑,随后便对床上的东西视若无睹,快步来到床头柜,将家用医疗箱拿在手中,快步朝客厅走了出去。

 

来到客厅之后,周阳原本脸上那抹坏笑已经被尽数收敛,转而换上一副目不斜视的表情,来到了女孩子的身边。

 

女孩透过眼角的余光趁机打量了一下周阳脸上的表情,见他并无任何的异常,但她心中仍旧是如同小鹿乱撞。

 

今天早上她由于上班赶时间,所以没来的整理衣物,于是便有了眼下的窘境!

 

“我帮你处理伤口吧!”周阳说罢,就在医疗箱中拿出了酒精和棉布。

 

都说久病成良医,周阳虽然没有参加过任何的医护培训,但是经常自给自足的疗伤过后,他也有了一套自己的方式方式。

 

“你学过护理专业?”女孩见周阳动作娴熟的帮自己处理伤口,不由的问到。

 

周阳笑着朝女孩摇了摇头:“实不相瞒,我高中毕业!这些都是自己摸索出来的!”

 

听罢周阳的话,女孩有些后知后觉的拍了一下自己的脑门,恍然道:“哦对了,都还没问你的名字呢,我叫慕晚晴!”

 

听了女孩子的性命之后,周阳心中为之一赞:“名字真好听,真是人如其名!”

 

周阳一边赞叹慕晚晴的人如其名,一般开始自报姓名:“我叫周阳!”

 

随后,没等慕晚晴在度出口,周阳就对她交代了一声:“好了有什么话我们等下在说吧,现在我要帮你伤口清创了,可能会有些痛,你要忍住!”

 

“嗯!”慕晚晴听罢,咬紧牙关,对周阳点了点头。

 

周阳不由的被她脸上的那郑重其事的表情给逗乐了,不过就是伤口清创罢了,至于拿出一副视死如归的表情来么。

 

在是转念一想,他又释然了,毕竟女孩子天生就怕疼,慕晚晴也是一个女孩,又哪里会有不怕疼的道理。

 

想到这里,周阳的动作开始变得轻柔了起来,现实将慕晚晴的腿架在自己的膝盖上,随后将沾了酒精的棉签轻轻的擦拭着慕晚晴伤口,神情专注无比!

 

慕晚晴则是一动不动的在看着周阳那坚毅且帅气的侧脸,都说一个人在专注一件事情的时候,是十分迷人的,眼下的周阳在慕晚晴的眼中就是那么一个迷人的存在!

 

周阳那高挺的鼻梁,长长的睫毛,炯炯有神的大眼睛以及那如同刀削一般的下颚骨,无一不在挑拨着慕晚晴的视觉神经!

 

慕晚晴看周阳看的都有些入神了,丝毫没有注意到周阳那不怀好意的视线正不住的往她的裙子里面探去!

 

这会让周阳终于是看清楚了慕晚晴的裙子下面的景色了,顿时在心中大怒道:“妈的,该死的打底裤!”

>>>>全文在线阅读<<<<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