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主页 > CBA新闻 > 正文

宝贝我想你吃奶:师傅我不要了/被同学摸下面出水

时间:2020-03-20 10:36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阅读:
不过他说的确实是事实,自己还年轻,突然跟一个五十出头的老男人,谁都会说闲话,更会被人看低,甚至被辱骂。

虽然自己是这么想的,但是在这个时候,她自然不敢承认,只好昧着良心说话:“不是这样的……师父,我是怕,你和刘军你们的师徒关系,因为我而破裂!”

 

周贵生冷哼,狠狠一用力:“这你就别操心了,刘军什么心思你我心知肚明!他对我不敬,我教他养他帮他,他怎么对我的?”

 

人前喊他一声“师父”,背后一句一个“老东西”,这般没良心的人,他周贵生还怕跟他闹掰不成?

 

越想越气,周贵生的力道逐渐加重,仿佛把对刘军的怨气,都用在李倩身上。

 

你背后阴我,我弄你媳妇!

李倩觉得周贵生是生气的,因为之前都是考虑到她的感受,让她舒服,然而今天不一样,只顾他自己发泄情绪。

 

一次结束之后,李倩清理好身上,穿上衣服,起床做饭。

 

刚拉开门,她瞬间睁大眼睛,因为刘军就坐在院子里。

 

刘军抬头看她,两秒后,冲过来把她抱在怀里:“倩倩,我就知道你在这里!”

 

李倩整个人都不好了,他害怕刘军听到她跟周贵生之间的勾当。

 

周贵生从屋里走出来,眼底闪过一丝错愕:“小刘?你咋在这里?”

 

刘军放开周贵生,有些生气:“我根本就没走!我知道倩倩在这里,除了你这儿,倩倩也没别的地方可以去。”

 

一听这话,李倩和周贵生相视一眼,看来刘军并没有发现他们。

 

周贵生佯装生气:“你这孩子,还搁我这里撒泼,小倩多好的姑娘,老被你气的,跑到我这里哭,你昨天不来找她,今天咋突然开窍,知道来找她了?”

 

刘军挠了挠头,有些不好意思,傻笑两声:“对不起对不起,倩倩,你能原谅我吗?我不该那么对你的。”

 

他们没被发现都算好的了,李倩哪还敢生气,二话不说就原谅他了。

 

周贵生气的牙痒痒,这姑娘一点心眼都没有,这么容易原谅,真是没脾气,不知道是傻还是蠢。

 

刘军握着李倩的手:“媳妇,走,回家。”

 

周贵生咳嗽两声,瞪着他们:“回哪去?老头子我还没吃饭呢!”

 

李倩恍然大悟,赶紧去厨房做饭:“你们先聊,饭很快就做好。”

 

现在是早上快九点,太阳早出来了,周贵生回屋把木桌搬出来,放在院子中央:“搁外面吃,暖和。”

 

刘军把板凳搬出来,俩人坐着闲聊。

 

半个小时后,饭菜上桌。

 

自打李倩走了后,刘军就没吃过一顿好饭,如今见了香喷喷的饭,拿起筷子就吃,狼吞虎咽的。

 

李倩把稀饭端给他:“慢点吃,别噎着了。”

 

刘军喝了口稀饭,含糊不清的说:“你给师父夹菜啊,师父收留你一天,咋不知道感谢呢!”

 

这话听着咋那么别扭!

 

周贵生帮着李倩说话,瞪着眼睛说:“小刘,按道理来说,应该是你感谢我,人小倩被你气走,她一句怨言都没有,这么好的姑娘,你咋还不知足!”

 

二十七八岁的小伙,顿时被训得哑口无言,愣了好一会儿,说道:“师父,这我朕的敬你一杯!”

 

李倩阻止他:“大清早的,喝什么酒!”

 

周贵生跟着附和:“别喝了,伤身还伤胃,小刘啊,你多听听小倩的,你俩好好过日子,我这做师傅的,也能放心了。”

 

他俩你一言我一语的,听的刘军稀里糊涂的,他咬了口大白馍:“师父,倩倩是不是给你啥好处了,咋净帮着她说话!”

 

周贵生撇嘴:“她能给我啥好处,你看你净瞎扯,一大老爷们,让着点女娃子。”

 

李倩一个妇人家,而且家里的钱也都在他身上,怎么想也没啥好处能送的出手的。

 

刘军心里平衡多了,连连点头:“是是是,都听师父的!”

 

吃过饭,李倩去洗碗,刘军帮着把桌子板凳搬回屋,正要出门时,突然停住了脚步。

 

他在屋里走了一圈,眉头越来越皱,下一秒,怒吼一声,把凳子踢出去老远。

 

听到动静,李倩和周贵生赶紧过来,问道:“咋了这是,发这么大脾气?谁又惹你了?”

 

刘军扫了他们两人一眼,李倩穿着围裙,里面那件白衬衫皱巴巴的,隐隐约约能看到脖子上有一小片红痕。

 

他怒着脸,走到李倩面前,伸手扯下她的衬衫衣领,那片红痕完全暴露出来,他瞪着她:“这是什么!?”

 

李倩心下一惊,思绪转动的很快。

 

她赶紧把衣服拉上,后背对着周贵生,小声说:“刘军你干什么!师父还在这里呢,你自己咬的你还给忘了!?”

 

周贵生也很配合她,避开目光,不去看他们:“刘军你这混小子,我还在呢你就这样!”

 

刘军想了会儿,怎么也想不起来自己咬过她脖子:“确定是我咬的?我怎么不记得了?”

 

李倩急得一跺脚:“不是你还能是谁!”

 

刘军冷笑,点点头:“好,好,那你们说说,这里只有一张床,你们晚上是怎么睡的!让我猜猜,睡在一起对吗?”

 

话落,李倩眼眶瞬间变红,她哽咽着:“刘军,你说什么胡话!”

 

周贵生此时也顾不得那么多,努力辩解:“小刘,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你!你真是要气死我了你!”

 

他指着刘军,恨不得把刘军的嘴撕烂。

 

“那你们怎么睡得!这里只有一张床!”刘军放开声音咆哮,声音大的震得李倩耳朵生疼。

 

她气的蹲下身子,偷偷抹泪:“刘军,你再怎么样,你也不能这样说我!”

 

“你这混小子!”周贵生拿起一旁的拐杖,作势要往他身上打:“我打死你个畜生,小倩怕我这把老骨头受不住,自己打地铺睡在厨房,你倒好,二话不说往人头上扣锅!气死我了你!”

 

眼看着拐杖就快落到刘军身上时,李倩突然站起,挡在他面前,周贵生倒吸一口凉气,赶紧收手。

 

刘军也吓得愣了,同时羞愧感也涌上心头,他狠狠打了自己一巴掌:“倩倩,我对不起你,师父,我也对不起你!”

 

他真是畜生,整天都在想什么,一个是无论贫穷富贵,跟了自己几年的媳妇,一个是教他看家本领的师父,他怎么能怀疑他们。

 

真是畜生!

 

刘军鼻子发酸,眼泪在眼眶边缘摇摇欲坠,自己一男人,哭算什么本事,硬生生的把眼泪给憋回去了。

 

这也是李倩头一次见刘军这样,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滋味,有隐瞒事实的喜悦,也有欺骗刘军的愧疚感。

 

刘军握住她的手,深情满满:“倩倩,我以后一定对你好。”

 

李倩感动的,眼泪稀里哗啦流下来:“好,我们好好过日子。”

 

刘军这般对她,她还偷偷瞒着他,跟周贵生偷腥,她才是最该道歉的那个人。

 

俩人告别周贵生后,周贵生啧啧两声,拿着工具到院子里干活去了。

 

一上午,有几个人找他做东西,临近中午,昨天的服务员竟然来了。

 

服务员见到周贵生,满脸惊讶:“叔儿,你咋在这!”

 

周贵生拿着锤子敲钉子,抬头看了眼她:“我就住这啊!”

 

服务员恍然大悟,笑着说:“原来叔儿就是他们说的,镇上最好的木匠。”

 

“什么最好,都是瞎掰的。”周贵生说。

 

服务员说:“谦虚了。”

 

敲完最后一颗钉子,周贵生放下铁锤,坐到椅子上休息:“你咋到这来了?”

 

服务员笑着:“我来找你做张书桌,让孩子有地方写作业!”

 

她今天没有穿工作服,而是一件白色碎花连衣裙,上面点缀着红色的梅花,称的她整个人娇俏可爱。

 

周贵生喝口水,润润嗓子:“要多大的书桌?”

 

服务员一介女流,对这种事也不怎么熟悉,便向周贵生请教:“叔儿,你看着来,我那俩孩子你也见过,你觉得什么尺寸的书桌适合他们?”

 

周贵生想起来那俩孩子,活泼的很,他见了心里也高兴,估摸了下尺寸:“那就适中的,长一米五,宽一米,高你来定。”

 

服务员想了想:“高也一米吧。”

 

现在俩孩子还小,可以站着写作业,等以后长高了,坐板凳上写也正好,也比较划算。

 

“行!”周贵生一口应下:“我先给你做着,过几天我给你送过去。”

 

一听还送货上门,服务员别提有多高兴了,她一个人也不好拿回家,如今有周贵生亲自送,省了她不少力气。

 

“叔儿,那还真谢谢你了,那个,你把钱算一下。”

 

周贵生大手一挥:“多大点事,这个不急,等我做好,你看看满意不,不满意我再改改,等你满意了再收钱也不迟。”

 

独自一人带俩孩子已经很不容易了,周贵生也不是那种有怜悯之心的人,但他就是心疼,她那双白嫩嫩的手,还有细身板,干重活可惜了。

 

服务员更高兴了,一而再再而三的感谢周贵生。

 

两人又聊了会儿,服务员准备回家,周贵生说:“回家干啥,就在这吃饭得了。”

 

服务员扭扭捏捏:“那怎么好意思,俩孩子也快到家了,我得回去给他们做饭。”

 

见她真有事,周贵生也不好再留她:“那你路上慢点,过几天我把桌子给你送去啊。”

 

“哎,好嘞,谢谢叔儿!”

 

服务员对他摆摆手,扭着腰有了,风一吹,她的裙摆飘起来,周贵生觉得自己的心开始荡漾了。

 

这么好的姑娘,就是命苦啊!

 

叹了一口气,马上铁锤继续干活儿,按照她要的尺寸,尽心尽力帮她做书桌,能帮多少帮多少吧。

 

周贵生干活儿快,没过几天,就把书桌给做好了,还专门到集市上买的贴纸,在桌面上贴上奥特曼怪兽之类的贴画。

 

从仓库里推出自己的小三轮,费了好大劲儿,把书桌抬到三轮车厢里面。

 

揉了揉酸疼的腰,锁上门,骑着小三轮往服务员家的方向去。

 

他还记得路,路程大概二十多分钟,到房区外面的路上,周贵生停下三轮。

 

里面的小路不好走,他得下车喊服务员一块儿过来帮着抬抬。

 

停好车,往服务员房子门前走,刚想敲门,却发现门没锁,只是在虚掩着,露了一条缝。

 

周贵生推门进去,里面空无一人,安静的很,他喊了几声:“杨茹?杨茹?”

 

服务员名字叫做杨茹。

 

回答他的,是无尽的沉默。

 

他往前走几步,脚步停在杨茹门前,耳朵贴紧门板,里面有声音传进他耳朵……那是,杨茹的叫声……

 

她的嗓音本来就好听,再娇喘下,更加让人浮想联翩,周贵生那儿有些蠢蠢欲动,舔了舔唇,放大嗓音喊道:“杨茹!”

 

这次他的声音比较大,里面的声音顿时停了下来,周贵生找准机会,又喊一声:“杨茹?你在里面吗!?”

 

“呃…在!”她的声音有些沙哑,估计是刚刚叫的了。

 

里面传来窸窸窣窣的动静,很快,房间门被打开,从里面走出来一男一女,女的是杨茹,至于男的,周贵生不认识。

 

杨茹头发凌乱,脸上还带着未散去的红晕,一看就知道他们在里面发生了什么。

 

看出周贵生的疑惑,杨茹挽着男人的手臂,介绍道:“叔儿,这是我男人,李兵。”

 

周贵生嗯了声,原来是男人啊……

 

也是,一个人不容易,多一个人照应也挺好的。

 

周贵生指了指门外:“你那书桌我给你送来了,就在外边的路上,我想着咱俩把它抬进来。”

 

李兵主动问:“在哪?我去抬。”

 

周贵生细细打量李兵,男人皮肤有点黑,算不上多好看,身体看起来挺结实的,瞧那胳膊上的肌肉,啧啧。

 

“走,我带你去,就在门外!”

 

到了外面,李兵看到桌子,俩手握住其中两条桌子腿,手臂用力,轻而易举把桌子举起来,脚步平稳的往屋里走。

 

他那书桌可都是木头做的,沉得很!

 

周贵生忍不住感叹,还是年轻好,瞧这力气。

 

结算完钱后,周贵生正准备走,杨茹赶紧拦住:“叔儿,吃过饭再走吧!”

 

周贵生客气一下:“不用了,我回家做就行!”

 

杨茹抓住他的手臂,让他坐在板凳上:“那不行,必须吃完饭再走!”

 

这书桌什么价格,她心知肚明,周贵生已经把价格压到最低了,他帮了她这么多,吃顿饭不为过。

 

周贵生只好作罢:“行,就听闺女的。”

 

杨茹笑了下,娇羞的看了眼李兵,转身到厨房忙活去了。

 

两个大男人坐在一块聊天,周贵生禁不住问:“小伙哪里人?我咋在这镇上没见过你?”

 

周贵生在这里生活了几十年,虽然不认识所有人,但是能一眼认出来谁是外地的,谁是本镇的。

 

李兵嗯了声:“不是这里的,隔壁镇的。”

 

“哦。”周贵生又问:“你咋认识杨茹的?”

 

李兵如实说:“相亲认识的。”

 

周贵生若有所思,眉头一皱,担忧的问:“那她的家庭,你……”

 

毕竟是寡妇,还带俩孩子,说出去也不好听,周贵生还挺怕李兵介意这点的。

 

李兵喝口茶:“我知道,这有啥了,我喜欢的是她这个人,带几个孩子都没关系!”

 

说这话时,李兵一脸正经,仿佛在宣告什么誓言一样。

 

他的声音也挺大,杨茹在厨房听的清清楚楚,脸颊不由自主的红起来。

 

“那就好,那就好。”周贵生连连低头,突然站起身:“你坐着,我去厨房跟她说说话,我这做叔儿的,有些事情得给她交代一下。”

 

李兵不知道周贵生和杨茹之间到底什么关系,但是看周贵生这态度,仿佛杨茹是他亲生闺女一样。

 

他便放下心:“去吧。”

 

周贵生进到厨房,关上门,故意大声喊:“闺女!”

 

他的目的,就是要让李兵误解他们的关系。

 

杨茹放下锅铲,回头哎了声:“叔儿,咋了?”

 

周贵生揽着她的肩膀,拍两下:“闺女,咱们也算有缘,你这一出嫁,叔儿这心里很不是滋味儿!”

 

只怪杨茹一心只想着李兵,竟忘了面前的人,是前几天把他吃干抹净的人。

 

她放下所有警戒,红着脸娇嗔:“叔儿!看你说的什么话!哪里是出嫁!”

 

“咋不是出嫁了?我闺女这么漂亮,嫁给他,是他的福分!”周贵生对着厨房门大声说。

 

杨茹撒娇般跺脚:“叔儿!”

>>>>全文在线阅读<<<<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