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主页 > CBA新闻 > 正文

她低头看两人的结合处动态|同桌骗我去他家塞冰

时间:2020-03-20 10:36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阅读:
当我快走到奥迪车旁边的时候,那辆车突然启动,拐弯要走了。

 

臭娘们。

 

我气的骂了一声,再也顾不得是不是丢人,快步的跑了过去,还好那边是个岔路口,她调头跑不开速度,被我追上了。

 

我从车窗上看到赵丽莎,她嘴角挂着嘲讽的冷笑,不过还是给我打开了车门。

 

我知道,在她面前,我又输了。

 

我冷着脸坐上车,还没扣上安全带的,那车就飞驰而车,我差点撞到前面的挡风板上,大声责问她,不要命了啊。

 

“少废话。”赵丽莎面色清冷的开着车,完全不屑的回应我。

 

我强忍着下车的冲动,但是我很想知道,老婆到底和谁一起去出差,到底有什么事情隐瞒我了。

 

我哼了一声,扭头看向窗外。

 

赵丽莎开车虽然很快,却很稳,和她的风格一样,没有一点拖泥带水。

 

“我老婆到底和谁一起去的苏州?”等了一会后,我最后忍不住问道。

 

“秦大川。”赵丽莎沉声道。

 

“秦大川?他们医院的秦主任?”我念叨了一句,想到秦主任的名字就叫秦大川,突然脸色一沉,脑海里涌现出怒火,作势就要拿出手机给老婆打过来,质问她和谁在一起。

 

“你如果这么冲动,我建议你,还是早点和你老婆离婚吧。”赵丽莎冷冷说了一句。

 

“你放屁!”我恼怒道。

 

“一个连自己情绪都管控不好的人,注定成不了大事。”

 

“这个社会,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出/轨都很正常,何况你老婆这么漂亮,我认为你配不上她,早点离婚对大家都好。”赵丽莎语气冷然,不带任何感情,却给我的感觉,说的很在情在理。

 

“你!”我怒瞪着她,不过赵丽莎丝毫不在乎的样子,让我感觉像是一拳打在棉花上,竟然无力反驳她。

 

我渐渐的沉下心来,也觉察到自己一直以来都表现的太冲动和幼稚,难道正是这个原因,才导致老婆外面有人的吗?

 

我沉声问道,你为什么帮我?

 

赵丽莎瞟了我一眼,透着一些赞许,也只是一丝而已,最后却告诉我,不要问那么多。

 

“我老婆和高大鹏到底有什么关系?”我皱了皱眉,望着赵丽莎闭口不谈的样子,我心里揣测,会不会她也是为了高大鹏才帮我的。

 

不过即然去的是秦主任,那和高大鹏有什么关系?

 

“你按照我说的做就行,我很讨厌男人问东问西的罗嗦。”赵丽莎皱了皱眉,猛的踩下刹车,停在一个空旷的草坪上,语气中透着不悦。

 

“你想让我怎么做?”我虽然很不爽赵丽莎的态度,不过想到她能拿到老婆和秦主任出去的信息,明显比我消息灵通。

 

“拍下来你老婆和高大鹏出/轨的证据,作为交换,我帮你提供你老婆出/轨的信息。”赵丽莎沉声道。

 

“为什么你不去做?”我皱了皱眉,尽管她不喜欢我问,我还是照样问道。

 

“这样的事情,我不方便出手。”赵丽莎头也不抬,扔下一句话。

 

“你不方便,我就方便了?”我有些不悦。

 

“什么样的人做什么样的事。”赵丽莎好似吃准了我一定会答应。

 

我有些不满,感觉自己的一切意图和把柄都被她给抓住了,让我感觉有一股气无法发泄,却偏偏我又无法拒绝,赵丽莎明显比我的消息途径广。

 

我没有问她,要那些证据做什么,因为和我没关系,我只是告诉她,如果我找到老婆出/轨的证据,对象如果不是高大鹏,那这个事情就到此为止,我不会再帮她去查高大鹏。

 

不过赵丽莎却告诉我,秦主任认识高大鹏,而且有求于他,今天他离开了上海,很有可能去的是苏州。

 

我脸色顿时泛黑,紧握着拳头,暗骂了一声,秦主任这个王八蛋,原来不止打我老婆的注意,还把老婆介绍给其他男人。

 

赵丽莎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告诉我消息,是因为这事牵扯到了高大鹏,我敢确定,如果换做其他男人约老婆出去,她就算是知道了,也肯定不会告诉我。

 

“我把你送到苏州,到时候有情况了,通知我。”赵丽莎看了我一眼,似是认准我会答应,而我确实没有拒绝的理由。

 

车子开往苏州的路上,一路上我脑海里思绪万千,我心里闷得几乎无法呼吸,我打开了一丝窗户,风吹过脸庞,有些茫然,不知道这一次过去,是不是就意味着,和老婆分离,永远不再见。

 

大概两个小时的车程,到了苏州的时候,已经下午六点多了。

 

赵丽莎随便把我扔到了一个路口,就开车走了,不知道她去干什么,我也懒得去问,我记得老婆给我说过,她们是住在苏州市人民医院的附属酒店,我打了一个车直奔目的地。

 

我到了酒店,询问了一下前台,很快就知晓了老婆他们医院的人确实住在这个酒店,我长舒一口气,能准确的找到地方,无疑帮助了我很多。

 

“麻烦帮我看一下,穆婉茹住在几号房,我是她朋友。”我担心酒店方会打电话询问老婆,所以没有说我是她老公。

 

前台好似看我很着急的样子,皱眉询问了我一番,怕我是骚扰酒店客人。

 

我摸了摸手机,翻出来我和老婆的合影,指了指笑着对前台说,其实我在追她,只是想给她一个惊喜,希望能告诉我,房间是在哪里。

 

前台仔细看了一眼,会心一笑,这才点了点头,看来很多人都喜欢成人之美的,她帮我查了一下老婆的名字,却最后给我说,没有老婆的入住记录。

 

我当即傻眼了,难道老婆没有住在这里。

 

我叹息了一声,看来只能打老婆的电话,不过她会说实话吗?

 

我摇了摇头,换做任何一个人,恐怕都不会说实话的。

 

我皱了皱眉,感觉这个问题有些麻烦了。

 

就在这个时候,前台客服却给我说,虽然没有老婆的身份证登记信息,不过她见过老婆,因为老婆很漂亮,所以有印象。

 

她们应该是住在这里的,让我不要着急,她帮我查一下。

 

最后查到是三间连排的房间,只是不确定是哪一间。

 

我急忙定下,离这三间比较近的隔壁房间,紧靠电梯口,如果老婆出现,我肯定能第一时间发现。

 

我不忘交代了一下前台客服,不要说出去,得到了对方的允诺,我飞快的跑向了电梯,我担心老婆会突然出现。

 

我打开房间门,背靠着墙壁长舒了一口气,抽了一根烟。随后不时的透过猫眼,瞟了一眼对面紧闭的房门以及空无一人的走道。

 

我的心情很复杂,我很害怕老婆和秦主任或是高大鹏,挽着手搂在一起像是情侣一样,出现在楼梯走道上,一同进入房间。

 

那对我来说,确实非常残忍。

 

等烟灰燎到手指缝的时候,我急忙扔掉,狠狠的踩灭了烟屁股,哼了一声,即然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不管如何,我也不能被人戴绿帽子,窝囊的活一辈子。

 

我靠在墙壁上,一直在等老婆出现,已经八点多了,老婆应该很快会出现。

 

我门口略微留了一个缝,只要有脚步声响起,我会第一时间知道。

 

时间慢慢的过去,已经晚上九点多了,屋子里充斥着浓郁的烟味,我的嗓子被烟熏的火急火燎的刺的难受,我咽了咽喉咙,舒服了一些。

 

我不安的皱了皱眉望着外面的走道,已经九点多了,按理说吃完饭,老婆应该回来了,怎么到现在还不回房间?

 

我心里开始有些烦躁,冷哼一声,原来她一旦出差,在外面玩的这么嗨。

 

大概半个小时之后,我突然听到对面门打开的声音。

 

我半喜半忧,心情复杂的急忙凑过猫眼,望了一眼外面。

 

对面的房门,竟然是从里面打开的,原来一直里面都是有人的,我心里疑惑,他们难道没有出去吃饭或工作,一直都在房间里的。

 

突然看到是一男一女同时出现。

 

我心里一寒,我担心老婆已经和对方发生了关系,如果是这样的话,我无疑迟来了一步,傻傻的等在门口,而她隔着一扇门的距离,已经和那个男人睡过了。

 

咦?

 

我皱了皱眉,仔细看了一眼门口那个女人,不是老婆,她虽然身材也很不错,但明显不如老婆。

 

不是老婆?

 

我稍稍安心,不过当男人和女人侧过脸的时候,我却惊呆了,那个人竟然是秦主任,而那个女的我也认识。

 

她是医院的护士,叫卢芳,听说也结婚了。

 

我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确定那不是老婆,或许是个万幸的事,不过想到秦主任和卢芳竟然从同一个房间出来,我就有点烦躁。

 

一想到秦主任竟然玩人家老婆,我总感觉老婆也难逃他的手,一想到这里,我就不敢再往深处去想。

 

就在这个时候,我听到秦主任和卢芳在外面聊天。我拿出手机,透过门缝伸出带摄像头的一角,拍了几张照片,录了一段视频。

 

“主任你挺大爱啊,婉茹那么漂亮,你安排她去陪那个大老板,这不是送羊入虎口吗?”

 

“我总不能让你去陪吧。”秦主任的笑声很放荡,我从猫眼里,看到他一只手已经伸进了卢芳的裙子里了,透过裙子能够看到那双手不断的在摩挲,卢芳还不知羞耻的弓着小蛮腰,撇开腿,方便那双手停留在她的屁股上揉了揉。

 

“切,关键人家大老板看不上我,要不然依你的德行,这么好的机会,肯定不会理我。”

 

“你这张嘴就是得理不饶人,刚刚才把你喂饱,难不成现在又饿了。”

 

我心里暗骂这个混蛋,果然一直打老婆的注意,另外一方面也突然意识到,老婆很可能是一个人陪那个大老板,这都九点多了,两个人会不会发生点什么?

 

那个大老板,很可能就是高大鹏。

 

就在这迟疑的空档,猫眼里再看过去,发现两个人已经下了楼。

 

我顾不得会不会露馅,我冲出房间,就是朝着电梯口跑过去,我要拦住秦主任,逼他说出老婆到底在什么地方。

 

我没想到秦主任和卢芳竟然一直在房间里,我白白耽误了一个多小时,而这一个多小时,如果有什么事,恐怕都已经发生了。

 

我痛苦的咽了咽干涩的嗓子,等我跑到楼梯口的时候,电梯已经下去,我等不及,慌忙从楼梯下去,我忘记了这是十楼,等我气喘吁吁跑下楼的时候,他们俩个早就出了酒店。

 

我望着外面川流不息的车辆,想要找到两个人,谈何容易。

 

我急忙拿出老婆的手机,打电话过去,通了没人听。

 

我这一刻宁愿老婆的手机是关机状态,这样我可以给自己一个心安的理由,老婆是手机没电,其实已经回去休息了。

 

嘟嘟嘟

 

老婆的手机一直无人接听,难道她和高大鹏已经搞在一起,没空接听我的电话?

 

我这个时候突然想到了赵丽莎,或许她能帮我。

 

我急忙打了赵丽莎的电话,她给我挂断了,我又继续拨过去,她是唯一能帮我的人,这样连续三四次之后,赵丽莎主动给我打过来电话。

 

我急忙把情况给说了一遍。

 

“你等着。”赵丽莎没有多说什么,直接挂断了电话,我不安的在等待,我最后只能把希望寄托在她的身上。

 

我一方面又希望老婆能够给我回电话。

 

我焦急和不安的等待了十几分钟,突然两道刺眼的光芒打在我的脸上,我皱眉有些愤怒,不过等我看到是赵丽莎的奥迪车的时候,我一阵欣喜,飞快的跑过去,拉开车门坐进去,就是询问有没有找到老婆在哪里。

 

“让你办个事都办不好,真是废物一个。”赵丽莎皱了皱眉有些不耐烦。

 

“我以为他们在这里。”我有些不悦。

 

“如果都是你以为的,那事情就简单了。”赵丽莎冷着脸,突然调转车头,朝市中心的方向去。

 

我有些烦躁的抽了一根烟,点上,刚吸了一口,那边赵丽莎就直接拿走给扔出了窗外,冷冷的瞪了我一眼。

 

“我们去哪里。”我心情很不爽,看着一直开车的赵丽莎,皱眉问道。

 

“别烦我,到了你就知道了。”赵丽莎明显加快了速度,看得出来,她也挺着急的。

 

我没有打扰她,我知道我们两个人的目标是一致的,虽然这时我很担心老婆已经被她老公上了。

 

一想到那个所谓的大老板,就是赵丽莎的老公高大鹏。我望着她的眼神,就有了一些不爽。

 

大概十分钟的时间,车子停在一座五星级酒店的门口,赵丽莎给了我一个卡,告诉我在1111的房间。

 

“4个1,这个混蛋看来想单身很久了。”我皱了皱眉。

 

“他认为1,代表着一柱擎天,那方面很强。”赵丽莎冷冷的回了一句。

 

我低骂了一声,这个混蛋。

 

“你口中的混蛋,搞不好现在正在很卖力的干着你的老婆。”赵丽莎眼神内露出一丝冷笑,望着11楼的方向,脸上竟然没有太多的愤怒,好似在楼上偷/情的男人,并不是她老公一样。

 

我很难理解,这对夫妻的感情。

 

不过我想到老婆那天回来的时候,是很疲惫的样子,算一算时间,老婆从饭桌离开到回来足足五个多小时,难道被这个混蛋搞了几个小时,虽然我不相信高大鹏能这么久。

 

只是想到老婆被一个男人,脱光衣服,正在连番折腾,我就有些想杀人的冲动。

 

我脸色铁青的下了车,飞快的跑向酒店,坐上电梯径直冲上11楼,我很快找到了房间所在的位置,我强忍着一脚踹开门的冲动。

 

我手里有门卡,尽管我不知道赵丽莎怎么搞到的,还是尝试着刷了一下,果然门被打开了,这是一个套房,外面是客厅,我看到房门的材质,一脚根本踹不开。

 

我突然明白赵丽莎为什么给我这个房卡,没有她帮忙,我估计连房间门都打不开,而酒店方肯定是保护租客的,即便我知道老婆在里面,只要他们不出来,我也没办法闯进去。

 

我悄悄的关上房间门,里面漆黑一片,看得出来,两人进来的时候,都没有来得及开灯,想到这里,我就有杀人的冲动。

 

我拿出手机,打开手电筒,突然感觉脚下有什么东西,我低头照了一下。

 

我的眼眶有些发涨,心中一片寒意,脚下一侧,有老婆早晨穿的高跟鞋,她也脱掉了,旁边还有一个歪倒掉的男士皮鞋,四双鞋混乱的放在一起,旁边酒店专用的拖鞋却摆的好好的。

 

呼呼

 

我心如刀割的难受,那歪倒的鞋子看上去还有鞋印,是高大鹏太急切了,顾不得用手脱掉鞋,就用脚踢掉鞋子,老婆也是如此。

 

两人难道连好好打开灯,穿上拖鞋的时间都没有吗?

 

我无法想象,漆黑的房间里,他当时的那双手,会不会在老婆的衣服里面活动,我想到老婆的身材那么火辣,估计任何一个男人都迫不及待想要拥有她。

 

我往前慢慢走过去,手电筒的光有些刺眼,我在卧室的拐角处,看到掉落的一件西装外套,还有一个女士的包包,我认出来了,那是老婆早上离开的时候,拿的手包。

 

我眼神紧了紧,牙齿吱吱作响,那个混蛋,竟然一进门就把外套慌不及的扔掉,那急切的表现,肯定是为了尽快和老婆亲热。

 

我咬牙切齿,脑海里满是怒火。

 

四周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股浓郁的男女偷/情的味道。

 

我有一些窒息的,大口的喘/息,才能克制住脑袋上的血管没有爆裂。

 

我很怕,地上还有老婆脱掉的内/衣,我想到她早晨是穿着黑丝裤袜的。

 

那天我们两个在饭店吃饭,她突然离开,回来的时候,裤袜被捅破撕开的裆部。

 

我想到,即然排除了秦主任,那天肯定就是高大鹏做的了。

 

高大鹏明显对老婆的裤袜非常感兴趣,我很怕,此时的地上有被扯破的裤袜,落在地毯上。

 

我本能的用手电筒照射了一圈四周,泛着淡淡的光芒,我有些紧张,不太敢看过去,夜色如幕,让人感觉压抑的难受。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卧室的方向,“啊”的一声高亢的声音响起,像是被深深的刺入身体时的舒爽声。

>>>>全文在线阅读<<<<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