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主页 > CBA新闻 > 正文

日本护士@OOOXXX:她的紧致让他发疯/对着镜子一颗

时间:2020-03-20 10:38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阅读:
认真的拿着项目文件回答道,其实他心里很紧张,因为他老婆就在办公桌底下。

“你老婆呢?”陈杰突然问。

 

林香听着心里一紧,幸好张志明稳住了,他跟陈杰说:“她上厕所了,一会儿就回来。陈总,她在这里怕不怕人说闲话?要不我让她回去吧,免得给你带来什么麻烦。”

 

陈杰笑笑说:“没事。你老婆又不是小孩子,她没打扰到你工作,谁敢说闲话?对了,昨天你已经大致看过这个项目的文件了吧?把你看到的、现在还存在问题的,都汇报一下。”

 

林香觉得自己快疯了,都这时候了,张志明居然还逼她继续!

 

这种紧张刺激的感觉,让林香顷刻爆发,皮肤甚至泛起了一粒粒的鸡皮疙瘩。

 

“项目前期准备并不充分……”

 

张志明娓娓道来,谨慎的汇报完了自己对于项目的想法后,忐忑的看着自己老板的脸色。

 

沉默了一会儿后,陈杰说:“你的想法不错,就先这么来吧。行了,你忙,有什么问题再来找我。”

 

直到陈杰出去关上门,林香才算松了口气。

 

张志明这么弄其实感觉最刺激的是林香,因为林香对陈杰有想法,张志明却不知道,还觉得自己玩得挺高端的呢。

 

刚才在办公室里,陈杰隐隐约约感觉到办公桌下有人,想也不用想他就知道是林香在里面。

 

他没有表现出反感,出门后反而嘴角含笑。

 

帮老公弄出来林香才从办公桌下冒出头来四处打量了一下。

 

没想到这么一看,她才发现陈杰就在隔壁房间背对着这边坐着看文件,和张志明的办公室只隔着一面透明的玻璃!

 

“啊!”林香吓了一跳,她身上的衣服被张志明弄得乱七八糟的,她急忙又藏回桌子底下。

 

张志明一把将她拉出来放到自己的办公桌上,随后坏笑起来:“老婆,没事,他又没看过来。”

 

林香紧张的看着背对这里的陈杰,生怕他转身看到这间办公室里的一切,忙快速整理好衣服。

 

张志明的工作太多了,林香坚持等他,没想到等着等着就躺在沙发上睡着了。

 

她迷迷糊糊醒来的时候,无意间发现隔壁的陈杰透过玻璃正盯着她看。

 

她往下一看,发现自己的裙筒正对着那边后,脸一红忙坐起来。

 

陈杰见自己曝露了以后,尴尬一笑,又忙去了。

 

好不容易等到张志明忙完,天都黑了。

 

林香感觉自己老公挺辛苦的,本来心里还怨他一整天都没空陪自己,现在只剩心疼了。

 

陈杰请他们夫妇俩去吃夜宵,她看着风度翩翩的陈杰跟自己唯唯诺诺的老公,尽管被老公的辛劳感动,但不得不说,女人更喜欢陈杰那样的男人,因为那样的男人看起来就像一首诗,一棵无忧无虑的大树,更能给她安全感跟做梦的空间。

 

原以为陈杰会找高端场所,谁知被他带去的地方却是条侧街的路边摊。

 

陈杰解释说:“这里的东西很好吃的,我每次过来都要来坐坐。以前都是一个人,今天有你们两个陪我,好多了。呆会儿咱们喝点酒。”

 

张志明忙点头附和。

 

吃到一半林香说想上厕所,陈杰说厕所就在小巷里,条件有点简陋,希望她不介意。

 

林香在张志明老家的时候,多简陋的蹲坑都上过,忙说没事。

 

可她进去以后,见里面黑漆漆的,心里也有些发怵,幸好厕所里有个昏暗的灯泡亮着。

 

她上完厕所出来,刚出拐角,突然嘴巴被人捂住拖进了旁边的小巷,吓得她想叫叫不出来,挣扎力气又没那人大,她都要哭了。

 

这都什么跟什么呀?这段时间她好像招惹了桃花劫,动不动就有男人对她行不轨。

 

就在这时,那人在她耳边说了句话,她就愣住了。

 

“宝贝,你以为躲到这边我就找不到你了吗?”

 

是钱满?

 

林香扭头去看,一眼就瞧见钱满邪恶的笑容,还往她耳朵里吹了口气,刺激得她鸡皮疙瘩瞬间冒起,也不知道从哪来的力气,一下子挣开他捂嘴的手,惊诧问说:“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当然是你老公告诉我的呀!你老公人真好,问什么他就说什么。”

 

林香都要哭了。

 

好什么呀?自己老婆被人欺负,还把老婆的行踪告诉别人,他是不是傻?

 

不过这也怪不得他,他又不知道钱满狼子野心。

 

“你想干什么?我警告你,我老公就在外面,你要是敢乱来,我就……我就……”

 

“你就什么?叫你老公打我呀?别忘了你还有东西在我手上。”钱满直接轻轻咬她耳朵。

 

林香心里一凛,只觉得耳朵痒痒的,再也说不出话。

 

钱满也是大胆,明知道拐个弯就全是人,还敢撩起她的裙子使坏。

 

就在她担心想要求饶的时候,异变发生,有人抓着钱满的衣领往后猛的一扯钱满就摔出去了。

 

他“哎哟”跌地上呼痛时,来人护着林香问说:“你没事吧?”

 

林香还以为是她老公来了呢,听出是陈杰的声音,一愣说道:“没事。谢谢你!”说完她脸都红了,因为被陈杰看到她被人那样。

 

“不客气!你等我一下,我给你出气。”说着陈杰就要去打人。

 

“不要。”林香拉着陈杰的手臂,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说这样的话。

 

她一愣间,钱满估摸着自己打不过陈杰,一骨碌爬起来,抛下句狠话跑了。

 

陈杰见追不上了,回身问林香说:“你认识他?”

 

林香想否认的,忽然间想起这段时间受的委屈,蹲下捂着脸就哭了起来。

 

陈杰瞧着皱眉半晌不语,等林香哭够了才给她递纸巾,帮着她擦眼泪。

 

林香脸一红,接过了自己擦,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

 

“你要不想说就不说吧,不过这事你最好跟你老公说一声。”

 

“不行。”林香脱口而出,说完才察觉自己太激动了。这事总得有一个宣泄口,既然不能告诉张志明,跟陈杰说也能减压。她略一迟疑说道:“那人是我老公的同学,他这段时间老缠着我……陈总,你能不能答应我,别把这事告诉我老公?这事我想自己解决。”

 

陈杰摇头:“这事你解决不了。虽然我不知道你跟那人发生过什么事,但那人看着不像善茬,你还有得烦。”

 

林香心下黯然,她当然知道。她突然心里一动,问陈杰说:“你认识那种混社会的人吗?”

陈杰好奇问她说:“你找那种人做什么?你不会是想找人打他一顿吧?那不是解决问题的方法,我看那人也不像会被吓唬到的人。你要是信得过我的话,就把跟他的事原原本本的告诉我,这事我帮你解决。”

 

“不行。那多麻烦你呀!这是我自己的事,还是我自己想办法解决吧。”

 

“你跟我客气什么呀?你老公是我的下属,你就是我朋友。帮朋友处理麻烦,这不是份内的事吗?”

 

陈杰都这么说了,林香也不好再拒绝,心想着反正刚才被陈杰看到她被钱满亲摸了,也没什么隐瞒的必要,于是把钱满对她的企图跟这些天的骚扰全盘托出,只是隐去了具体被欺负的细节,还有就是钱满拿她跟老陈的视频威胁她的事,因为老陈的事肯定会刺激到陈杰。

 

“不能让你老公知道的话,这事不好解决呀!”陈杰挺为难的:“要不,还是告诉你老公吧?到时候你们可以选择报警,或者私下解决也行,总比现在被动要强得多。”

 

林香都急哭了,揽着他的手臂求说:“不行的,这事千万不能告诉我老公,要不然他在他同学面前抬不起头的。”

 

陈杰的手臂被她那一对夹着,下意识瞧了一眼,咽着口水沉吟,半晌说道:“要不这样,我有个办法,就是不知道你肯不肯配合。”说着他在林香耳边一阵嘀咕。

 

林香听完脸都红了,迟疑着说:“这样行吗?”

 

陈杰说:“肯定行,关键在于你配合得有多好。你别担心,我会保护你的。”

 

这话从她老公以外的男人嘴里说出她竟被感动了,脸红红的点头“嗯”了声说:“我听你的。”

 

他们两人从小巷出来,回到夜宵摊林香才知道,原来她老公喝多了。

 

这才多大一会儿,他还带着老婆出来呢,居然就敢随便喝醉,林香都无语了。

 

不过这样也好,省得她还要解释为什么上个厕所都要半天。

 

第二天张志明去上班,在酒店里等待的林香果然接到了钱满的电话,他叫林香给他开门,说他就在门口。

 

林香哪里敢,她知道钱满这一次是不想放过她了,于是借口说怕被酒店的服务员发现他来过,她说早知会被找,已经在两个街区外的酒店开了房,叫他先过去,报她名字问前台要钥匙进房等她。

 

钱满昨晚被吓退,这一次是携怒而来,他原本没那么好说话的,但林香嗲嗲的一求,他就受不了了,非常痛快的答应,叫林香快点过去。

 

手机一挂林香就给陈杰打电话,问他准备好没有。

 

陈杰说:“早就安排好了。你过来吧,最好打扮得漂亮一点。”

 

林香脸一红,找衣服的时候满脑子居然都是陈杰伟岸的形象,无意识的就抓了条超短裙穿上,上面配着小吊带,一半都掉出来了,跟小姐似的,她自己却无所觉。

 

她平时的穿着就挺大胆的,这一次比任何时候都还要夸张。

 

走在街上被人瞧着,她只觉得浑身不自在,但也有一丝丝骄傲,因为她对自己的身材很自信,呆会儿钱满看到她肯定受不了。

 

果然,敲开门一看,披着浴巾的钱满一看到她就咽口水,一下子把她扯进房就按在墙上猛啃。

 

林香用力的挣扎,大叫着“不要”,衣服却是瞬间就被撕成了条条。

 

她心里挺着急的,也不知道陈杰是不是真安排好了,更怕陈杰来得不及时被钱满占了大便宜。

 

幸好,就在她被钱满扔在床上扒开的时候,房门被踹开了。

 

陈杰冲进来一下就把钱满抓扔到一边了,打得他满地打滚,无力反抗了,这才问林香说:“你没事吧?”

 

“我……我没事。”林香哽咽着,她还以为真要让钱满得逞了呢。

 

陈杰拿被子给她披上,又一脚把企图溜走的钱满踹趴,这才走到房间的角落,把隐藏极深的偷拍器材拿出来在钱满面前晃了晃,说:“小子,你刚才对她做的事我都给拍下来了。这事就算不能给你定个强迫罪,起码也是强迫未遂,你就等着坐牢吧。”

 

原来昨晚陈杰跟林香说悄悄话,谈的就是用这个办法把钱满坑进监狱。

 

让人打钱满一顿只能起震慑作用,拍他这个,却足以让他身败名裂。

 

依着刚才林香精彩的演绎,这事可以直接定义为林香是被强迫的,那就不会对林香的名声有污。

 

“贱人,你居然想陷害我。难道你就不想要回那个了吗?这人我见过,你确定要这么做?信不信我跟你一拍两散?”

 

“他什么意思?”陈杰疑惑问林香。

 

林香这时才想起自己也有把柄落在钱满的手上,老陈的事万万不能让陈杰知道,于是她急忙过来跟陈杰说:“陈总,我还有事要跟他谈,你能不能等一下?”

 

陈杰倒是配合,点头说:“行,你们谈吧。”钱满已经被打得动一下都费劲,他不怕钱满伤害到林香,说完进了厕所洗手。

 

林香见陈杰的身形隐去,这才走到钱满身边咬牙切齿的跟他说:“我可以放过你,但是你要把那个还给我。”

 

钱满冷哼一声说:“我觉得我会这么容易放过你吗?居然敢找人打我,你就等着哭吧。”

 

事已至此,懦弱只会被欺负,林香也不害怕了,瞪着他说:“你是要一拍两散吗?你觉得我会怕你?我最多没脸见人,但你就不同了。你不仅会身败名裂,而且还要坐牢,孰轻孰重,你自己衡量一下。”

 

“你……”钱满被唬到了,脸上一番挣扎,咬牙说:“行,咱们交换吧。”

 

林香说:“我不信你。你把你家的地址告诉我,我要去你家把东西全翻出来。我知道你肯定有备份,我不能给你任何机会。”

 

陈杰出来的时候,林香已经把钱满手机里的资源删掉了。她跟陈杰说:“陈总,我出去打个电话,你在这里看着他,等我回来再处置。”

 

陈杰不知道她想干什么,但是还是很痛快的答应了。

>>>>全文在线阅读<<<<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