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主页 > CBA新闻 > 正文

大腿内侧吸草莓:带乳夹舒服么/啊…啊太大了太棒

时间:2020-03-20 10:38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阅读:
主动提到茶馆,倒还省了牛蛋自己待会儿摸过去。

早王艳梅的带领下,牛蛋坐到了茶馆的靠窗的位置,为了防止牛蛋口渴,还特地给牛蛋点了一壶茶水,这才继续去办自己的事情了。

 

透过窗户,牛蛋看着已经离开了的王艳梅,嘴角处这才勾勒起一抹玩味的弧度。

 

“赌馆,正好试一试我的透视到底有多么牛逼!”牛蛋笑了笑,这就是他刚才突然萌生出来的大胆想法。

 

将竹竿捏在手中,牛蛋这会儿轻车熟路的摸下了楼,行为举止,跟正常人没有任何异样。

 

在茶馆后门转角的位置,牛蛋看到了两个守在门口的青年,刚想要出去,就被对方给拦住了,一脸痞子气息的道:“小子,门在那边,你走错了!”

 

“走错了吗?”牛蛋轻笑了一声,玩味道:“这里面不是赌馆吗?都是开门做生意的,你们还要拒客不成?”

 

“你……来过?”青年怪异的看了牛蛋一眼,似乎是在脑海里面搜索牛蛋这张脸面一样。

 

“没来过!”牛蛋摇了摇头,看着刚想要动怒的两人,牛蛋随即就继续补充道:“不过,有人推荐来我这儿。”

 

“谁?”两人也确实是足够谨慎,什么事情都要刨根究底,这让牛蛋不禁轻皱了一下眉头,有些不悦的道:“吴大壮,你们认识吗?你们这儿的赌神!”

 

牛蛋觉得,昧着良心说话,其实还真是一件很难受的时间。

 

“谁?吴大壮?赌神?”其中一个青年顿时就忍不住大笑了起来,看着一本正经的牛蛋,青年觉得自己是遇到了傻逼。

 

“咳咳……”倒是另外一个青年比较机智,连忙就笑道:“既然是吴哥介绍来得,那行吧,我们放你进去,不过……”

 

看着对方猥-琐的笑容,牛蛋先是轻皱了一下眉头,有些不解其意,不过,很快就反映过来,笑道:“那是自然,到时候赢了,我们来分红!”

 

“懂事,懂事……”青年连连点头,大赞牛蛋之余,还关心道:“来,知道路吗?”

 

“知道知道!”牛蛋连忙回应道,开玩笑,他可是有透视的人,什么东西能逃过他的法眼?别说前往赌场的路了,就算是赌场里面有多少人,牛蛋都能把他给数清楚了。

 

“去吧!”青年爽朗的笑了笑。

 

赌场的守卫很是森严,这是牛蛋进入之后的第一感觉,那些一直游荡在赌桌边上的青年,一看就不会是赌博的人。

 

“小兄弟,来?”赌桌边上的一个青年看着东瞧西望了好半天的牛蛋,主动勾上肩头,露出一排吸烟多年的大黄牙,笑道:“那边换筹码,需要我帮你吗?”

 

“谢谢,不用了!”牛蛋故作镇定,毕竟是来。

 

好在青年提醒了牛蛋一番,不然的话,牛蛋还真有些摸不着头脑。

 

“这筹码……”虽然有青年的提醒,但是牛蛋依旧没有弄明白筹码的问题,一开口,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了。

 

倒是负责管理筹码的妹子带着笑容,热情道:“您想要兑换多少筹码?五十块一块筹码!”

 

“五十块钱一块筹码?”牛蛋从来没有赌博过,自然不知道筹码的价格,所以,还以为是自己的耳朵出问题了呢。

 

“是的,您要兑换多少?”服务小姐笑问道。

 

“两块,行吗?”牛蛋小声的说道,有些不太敢直视服务小姐的目光,实在是不用看牛蛋也知道,服务小姐这会儿的表情,一定是愣神。

 

“可……可以!”别说,牛蛋的回答确实有些出乎服务小姐的预料,可还是礼貌的点了点头,看着牛蛋拿出来的一张红头老爷爷,服务小姐递给了牛蛋两块筹码。

 

捏着筹码,牛蛋苦笑了一声,别说,一百块钱,换两块像硬币一样的东西,牛蛋也不知道做得对不对。

 

看着兑换好了筹码的牛蛋又回到赌桌边上,之前那青年又是一脸热情的迎上去,笑道:“小兄弟想玩什么?我们这里一应俱全,只要你想玩,就能有!”

 

“骰子吧!”牛蛋沉默了一下,做出了一个决定。

 

测验一下透视的能力,玩骰子是最好的办法,隔着骰盅还能够知道里面骰子点数,难道还能不赢么?

 

“好嘞,这边!”牛蛋在青年的指引下,被带到了另外一桌,对方在留下一句玩得开心之后就转身离开了。

 

不得不说,这赌馆的服务质量还是相当不错的,就是不知道,待会儿赢钱了之后,还能不能向现在这样。

 

“买定离手啦!”负责摇骰子的人,是一个中年男人,这会儿正卖力的吆喝着呢。

 

牛蛋的目光顺势落到了骰子里面的点数上,一个五点,两个四点,没有任何的犹豫,牛蛋直接将两块筹码放到了赌桌的右边,道:“大!”

 

“一看你这小兄弟就是来玩,刚才已经连开三把大了,这一次啊,一定是小!”牛蛋的身边,一个自以为是资深老赌鬼的中年男人,在看了牛蛋一眼之后,不由分说的就放到十片筹码到左边。

 

“你会输的!”牛蛋笑了笑,随口说了一句。

 

这可顿时就引得对方有些不悦了,没好气道:“你这小兄弟,玩不起就别玩啊,一开口就说我会输,还真是让人看不起啊。”

 

牛蛋莞尔,也意识到了赌场上的一些禁词,没有在多言。

 

看着已经放下了筹码的众人,就连荷官也忍不住笑了笑,问道:“小兄弟,要不,你也押小吧,跟着赢点也好啊!”

 

赌馆这个东西,能一直存在的原因,只有两个,其一是瘾君子,就算是明知道赌馆就是坑人的地方,也会主动往里面送钱,就好像是吴大壮那样。

 

其二就是一些回头客了,那些偶尔来赌一赌,打发时间的人,一来二去与荷官混熟了,自然愿意来玩。

 

面对荷官看似善意的提醒,牛蛋摇了摇头,玩味道:“要不,你们谁借我十块筹码,我就押小,如果输了,我还你四十块,赢了,我也给你二十块,如何?”

 

“涉世太浅!”牛蛋玩味的目光在身边的每一个人身上扫了一圈,换来的只是对方简单的四个字。

 

牛蛋并没有生气,因为这是他预料之中的事情。

 

“开吧,别和这小子废话了,我们手底下见真章

 

“好嘞,开骰!”荷官大声的叫喊道,然后将骰子一下子就掀开了。

 

“四四五,最终结果,大?大……”荷官看着最后的结果,说实话,有些蒙圈了。

 

其实荷官这一次自己都以为一定会是开小,只是,没想到结果却是刚好相反。

 

一时之间,所有人的目光落到了牛蛋的身上,不尽相同,有羡慕的,有质疑的,有不满的……

 

“你们刚才可是错过了一个赚钱的好机会!”牛蛋笑了笑,将筹码全部揽入胸前,看着原本的两片,这会儿一下子就变成了三十余片,牛蛋在心里早就乐开花了,一个劲的想到:“这下赚钱了,发财了,想不到透视还给了我一条谋财的路啊。”

 

“咳咳……”回过神来的荷官轻咳两声,看着喜笑颜开的牛蛋,笑眯眯的问道:“小兄弟,以来就赚了这么大一笔,运气可是相当不错了,还来吗?”

 

赌博,本身有一大部分就是运气,荷官这么说,当然是想要留下牛蛋了。

 

“继续,当然继续!”牛蛋才不管荷官这会儿打得是什么主意呢,能够赢钱的事情,而且还来得这么轻松,牛蛋怎么能错过呢?

 

“好嘞!”荷官爽朗的笑了起来,将手中的骰盅再次摇晃了起来,然后猛地放到了赌桌上,依旧是那熟悉的一句话:“买定离手,买定离手了啊!”

 

“大!”牛蛋没有任何的犹豫,直接就叫喊了一声,尤其是在话音刚落之后,更是一下子就将面前刚赢来的所有筹码,一股脑的全部推到了又变得白框里面,爽朗道:“全押了!”

 

牛蛋的话音和举动刚落下,立马就有人轻笑道:“疯了吧?还押大呢?还一把全部押完,真不愧是新手!”

 

不仅是其他下注的赌客,就连荷官也是忍不住愣住,一脸怪异的看着牛蛋,询问道:“小兄弟不在好好想想了吗?”

 

“当然!”牛蛋毫不犹豫的就点了点头,咧嘴笑道:“就大了!”

 

“我他娘的就不信邪了,连开四局都是大,这一局还能是大!”一个中年男人双眼都有血丝在上涌了,却还是将手中的筹码往赌桌上在扔,并且没好气的道:“小,小,他娘的,来小啊!”

 

“好了,停止下注!”荷官双手张开一挥,缓缓的将骰盅揭开,所有人的目光都汇聚到了一处,就连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

 

“五六六,大?又是大?”荷官自己都快有些看不下去了,看着骰盅里面的数字,连他自己都有种错愕的感觉。

 

一连五局都开大,这确实有点不太科学啊。

 

牛蛋笑了笑,对方都还在愣神呢,牛蛋就已经将筹码都揽到自己身前了,咧嘴笑道:“都说了一定是大了,你们还都不信,非得和我唱反调!”

 

得了便宜还卖乖,牛蛋这会儿就是一个典型。

 

尤其是牛蛋这一句话,简直是气得一连输了两三局的赌客,生生的要吐出一口鲜血来啊。

 

原本三十几块筹码,这会儿更是直接翻了一番,都快要到八十块了,就连钱也是一下子就翻到近乎一千块。

 

用一百块,在短短十分钟不到的功夫就换了一千块回来,牛蛋觉得,自己好像要飘了啊。

 

“有点无聊啊!”牛蛋没有继续想要赌下去了意思了,虽然十分钟到手一千块,这速度已经很逆天了,但是,牛蛋有些不满足了。

 

反正有透视的能力在身,要是下的赌注更多一些的话,牛蛋也就能够赢到更多了,何乐而不为呢?

 

“诶,小兄弟,不玩了吗?”看着牛蛋转身准备离开的模样,荷官出声叫住了,忍不住笑道:“你这会儿手气这么好,不玩了未免有些太可惜了啊。”

 

“玩啊,怎么不玩!”牛蛋摇头,看了一眼赌桌上面的那点筹码,不屑道:“就是这一桌玩得太小了,我想去换一桌大的玩。”

 

“小?”荷官轻愣了一下,苦笑道:“一局下来就是近乎一千的输赢,不小了吧?”

 

“哼,装什么逼呢?觉得自己赢了两局就牛逼得东南西北都分不清了吗?还玩得太小了,我看你是怕把赢的都输了,所以想要趁机开溜吧?”牛蛋的身边,一个中年男人一脸不屑的瞪了牛蛋一眼,眼眸之中,满是厌恶和愤怒。

 

中年男人的模样,以及一言不合就带着人身攻击的话语,牛蛋也只是淡然一笑,并没有什么好介意的。

 

赌博这玩意,本就是这么一回事,输了又赢,赢了又输,赢了高兴,输了难受,几家欢喜几家愁罢了,牛蛋全当对方是在发牢骚了。

 

“小兄弟,别生气,别生气,这位朋友说着玩的呢!”荷官担心中年男人真把牛蛋给气走了,所以连忙站出来打圆场,笑道:“要不你看这样行不行?我们再来三局,你要是能赢两局,我想办法给你安排一个对手,赢钱赢到手抽经的那种,怎么样?”

 

“有这么好的事情?”牛蛋明显持有怀疑的态度。

 

“我阿彪好歹也是赌场的资深荷官啊,这点信任应该还是有的吧?”荷官猛地拍了拍自己的胸脯,说话那叫一个威风。

 

牛蛋琢磨了一下,最终还是点了点头,道:“那好吧,在玩三局吧!”

 

“好嘞!”荷官兴奋的应了一声之后,就已经着手摇晃着骰盅了,很快,就又被重重的拍到桌面,大叫道:“买定离手!”

 

“大!”骰盅落下,牛蛋依旧是没有任何的犹豫,再一次的将胸前的全部筹码推到了右边的白框之中!

 

“又是大?”牛蛋的这一举动,这一次连荷官都是生生的愣在原地,如果可以,他都想要打开骰盅先确定一下结果了来再说了。

 

“这小子该不会是打算一直押大吧?”牛蛋的身边,有人忍不住小声的议论道。

 

“有什么问题吗?”有人立马回应道:“不管他是不是打算一直押大,就问你一个问题,如果是你的话,你敢每一局坚持押大,而且还将全部的筹码放下去作为赌注吗?”

 

“这……”对方明显是被问道了,苦笑着摇了摇头道:“当然是不敢的!”

 

没有谁能有这么大的心,每一次都押大,更没有谁敢向牛蛋这样,每一次都将上一局赢来的筹码全部投进去。

 

说起来,倒也是怪不得牛蛋一直在赢了,谁让他胆子大呢?敢拼!

 

“看看结果再说吧,如果这局还开大的话,我倒是有点想陪这小子一起试一试了!”牛蛋的身边,有人出言笑谈了一句。

 

“哼,还有什么好看的?”有人忍不住轻哼道:“一连六局开大,你们以为这小子是什么?是神吗?我看,八成啊都是……”

 

对方的话没有说完,很知趣的就闭嘴了,因为他不敢说下去了,不然的话,没准就得被人横着扔出赌场了。

 

“停止下注了!”荷官回过神来出声了,然后将骰盅揭开,只是随意的瞟了一眼,就苦笑道:“三六六,依旧是大胜!”

 

说实话,这个结果,真的是连荷官都不相信了,如果不是因为他才是操盘手,骰盅在他自觉地手中握着的话,估计都非得以为牛蛋是出老千了。

 

“这……”其实,不仅是荷官,所有人的面色都凝固了几分,看着最后出现在眼中的结果,多少都有些难以接受,尤其是已经一连押了三局小的一个中年男人,脸色简直跟猪肝没啥区别了。

 

“继续吧!”牛蛋在收好筹码之后,然后催促了一下荷官,他可想要快点多赢一点钱。

 

“好……好的!”荷官的脸色都有些不自然了,手中摇晃骨骰的动作,有了几分生硬,却还是很快就扣到桌面。

 

这一次,荷官连买定离手都已经忘了说了。

 

不过,看着骰盅刚落下,牛蛋就打算将所有的筹码继续押大的时候,荷官却是一下子制止住了牛蛋,嘿嘿直笑道:“小兄弟?我给你安排的对手出来了,要不,我直接带你过去?”

 

“来了?”牛蛋多少有些怀疑,总觉得荷官这是想要制止自己下注啊。

 

“对啊,相信你和他对决的话,一局下来,就能稳赢过万!”荷官依旧劝阻着牛蛋,实在是他不敢让牛蛋继续押大押下去了,不然的话,估计赌场该生撕了他不可。

 

牛蛋沉吟了片刻,最终还是点了点头,道:“既然如此,那好吧!”

 

“好!”荷官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看着其他赌客,笑道:“要不,你们先下注?玩完这一局,我带这位小兄弟去会会他的对手,到时候你们可以观战!”

 

“押大,押大!”有了牛蛋的指引,这会儿,一连几人都将筹码放到了右边的白框中。

 

只是,牛蛋摇了摇头,淡然道:“这一局,要押小!”

 

“你这小兄弟,就不能让我们也勉强赢几次吗?”押大的几人都觉得牛蛋压根就是在开玩笑,荷官都一连开出这么多次大了,怎么会突然来小呢?

 

这样的想法,牛蛋无言以对,反正说一直开大,必然开小的是他们,而说一直开大,还会继续开大的,也是他们。

 

面对这样的赌客,牛蛋能说什么呢?

 

“停止下注!”荷官挥手叫了一声,然后揭开了骰盅,瞟了一眼,原本笑意盈盈的脸色顿时就凝固了,吞吞吐吐道:“三二二?小胜?”

 

“我特么……”开骰之后的这一刻,所有人都生生的愣住了,随即就有人破口大骂道:“他娘的,你们是一伙的吧?刚才一直押大,这会儿不让他下注了,就变小,这不是坑我们的钱吗?”

 

“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荷官的面色顿时就阴沉了下来,冷哼道:“我们赌场从来不出老千,更不会说有什么荷官与赌客的合作了,你要是在胡言乱语,我保证你会为此付出代价的。”

 

说这话的人顿时就闭嘴了,他只是来赌博的,又不是来打架的,万一待会儿真被扔出去了,那可是连哭的地方都找不到了。

 

不过,话虽然是这么说,就是荷官自己也是凝重的看了牛蛋一眼,有些琢磨不透。

 

实在是牛蛋出现之后的一连几局,一直开大都能稳赢,可偏偏自己制止了牛蛋下注的这一局,就变卦了。

 

荷官有些想不通,是自己的摇晃骰子的手法太好了,还是说,牛蛋真是上天眷顾的宠儿呢?

>>>>全文在线阅读<<<<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