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主页 > CBA新闻 > 正文

我们班的男生都强过我|下面一整天都塞着震动

时间:2020-03-20 11:59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阅读:
眼神已经迷离了起来,情窦初开的少女哪里经的起这样的挑逗,顿时呼吸急促了起来,温喆心里激动的厉害,下面的小钢炮立刻坚挺的竖立,他真想扑上去,可是这个少女太清纯了,让他没有办法下手,看来只好过一下手瘾了。

趁着小秀意乱情迷的时候,温喆将她那粉红的罩子向上一推,她的两个小玉兔立刻跳了出来,映入眼帘,一览无余,果然很坚挺,很有弹性,尤其是那粉红的乳晕,含苞待放的蓓蕾一般,温喆忍不住两手齐上,握在了手中。

 

不谙世事的小秀已经经不起这样的挑逗了,呼吸急促,胸口剧烈的起伏着,一双眸子变的迷茫,却只觉得浑身酥软,从来没有过的舒服,有一些慌乱,却是无法摆脱这种羞怯的快感,任凭温喆抚摸着,身子也软了下去,不在反抗,而是发出轻声的哼叫。

 

温喆看到了新鲜的从来没有见过的少女的酥胸,并不满足现状,他暗喜不已,不知道这少女的下体是什么样的,也玩过好几个女人,只听说少女的会很嫩,他很想试试看。

 

一边想着,他也开始行动了,但是手刚刚放到她两腿间,小秀不由自主的捂住了,摇摇头,嘴里含糊不清道:“小喆哥,哪里不行,别,我怕。”

 

已经看了上面了,不如全部看完,以后可没有这样的好机会了,温喆连忙安慰道:“听话,乖,这里也是要检查的,刚刚不是说好了吗?”

 

“可是,哎,不……”小秀想要反抗,可是浑身已经软弱无力。

 

温喆趁机把她的裙子往下一扒,那白色的小内裤已经暴露在他的面前,隐约还透着水迹,湿了一小片,看样子,这个小妮子是动了情了,见她并没有特别的抗拒,或许是已经来不及了,温喆干脆趁热打铁,快速的将她的小内裤退到了膝盖。

 

“恩,别,你别看,羞死了,哎……”小秀想反抗已经来不及了,惊慌失措的捂住了眼睛,温喆已经看的痴了,这里是她的秘密花园,却并没有张多少毛,而且是白皙和粉红的,隐约泛着水迹,虽然两只修长的腿夹的很紧,可是却很丰满。

 

温喆忍不住伸手去摸,小秀顿时身子一抖,羞怯的催促道:“小喆哥,你还,没有检查好吗?人家好羞哦。”

 

“还没有呢,你再坚持一会儿,马上好。”温喆看着这个迷人的富有青春气息的玉体,下面已经涨的鼓鼓的,真想这样扑上去,反正现在门插着,也不会有人知道,但是见她一副清纯无比的样子,又于心不忍,这个小妮子再过几岁,肯定要处对象,不知道会便宜了哪个男人,占了她这么好的身子。

 

他伸手在她的两腿间摩擦了一阵,她扭动着身子已经不能自持,完全丧失了抵抗力,却是吓的不敢动,有难以启齿的羞涩。

 

温喆心想一不做二不休,干脆过足了手瘾,心念至此,他的手指已经伸进了她的秘密地带,果然跟传说中的一样,黄花闺女的真的很紧,一个手指都觉得紧,好像有无数个小嘴在吸允着,他往里面更近一步,有什么东西挡住了他的手指,这或许就是人们常说的一层膜了。

 

只觉得下面的兄弟简直要爆炸了,不知道放进去会如何的爽快,但是理智让他无法下手,只好又捅了几下,却已经是溪水泛滥了,看样子她已经有感觉了,正在犹豫要不要继续,就见小秀扭动着身子发出一声压抑的哼叫,温喆只觉得手上已经湿淋淋的了。

 

看样子,这个小妮子被自己弄的来高潮了,他有了一点成就感,看来她很敏感呀,不过也已经差不多了,要是再继续下去,只怕自己会把持不住,将自己的小钢炮拉出来。

 

赶紧将她的裤子和裙子拉上去,同时在她的玉兔上又抓了一把,盖上罩子,装模作样的取出了几根银针,看见她早已经是气喘吁吁,汗水湿了发丝,贴在脸上,显得十分迷人。

 

“现在好了,我给你扎几下,应该差不多了。”温喆随意扎了几个无关痛痒的地方,收了针,却见小秀还软绵绵的不能动,一双眼睛扑朔迷离的看着自己,好像还在意乱情迷,不能自拔,那红唇微微张着,好像是在等待什么似的。

 

温喆忍不住俯下身,一口含住了她的小红唇,只听她哼了一声,因为没有什么经验,所以也不知道下一步怎么办,温喆舌头灵巧的撬开了她的贝齿,和她的小舌头纠缠了一会儿,使劲的索取着,这才依依不舍的放开了她。

 

小秀已经迷茫了,她整理下衣服,怔怔的看着温喆,不知所措,温喆觉得自己快要忍不住了,所以说道:“好了,要是还不舒服的话,改天你再来,先回去吧。”

 

点了点头,很是乖巧,小秀小跑几步,开了门,回头轻声道:“小喆哥,你真坏。”说完头一低,脸红的跑出去了。

 

温喆一愣,恋恋不舍的看着她的倩影,全身躁动的难受,真想找个地方发泄一通,以前想女人的时候,只能够自己摸自己的小钢炮,撸一管,但是现在有了钱寡妇,他赶紧去将她找了过来。

 

方才一见面,温喆就脱衣裳了像个猛兽似的,把钱寡妇按在床上去,一顿狂轰滥炸,摇晃的钱寡妇哼叫不停,最终是一泻千里,他脑子里想这小秀那清纯的身子,直到把钱寡妇弄的浑身瘫软,这才作罢。

 

“小男人,你今天咋这么猛,差点把婶子给弄死了。”钱寡妇一脸的汗珠,抚摸着温喆那还坚挺着的家伙,十分爱怜的说道。

 

“没事,就是想你了。”温喆完事了点了根烟,看着自己还挺拔着的家伙,不由暗想,要是改天能把小秀弄了,肯定会特别的爽,她那下面贼紧,肯定特别舒服。

 

第二天温喆去卫生所,看见刘春杏早早的在桌子上看书了,见温喆进来,微笑着打招呼,自从和温喆看了电影,被他摸了也抱了,刘春杏每次看见他就有种特别的感觉,加上看见他当场施展银针,更是对他刮目相看,又听村支书夸奖过温喆,就更加对他产生了一种情怀,但是和王胖子的亲事,也没有推脱,王胖子回去后,也没有再来过,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今天刘春杏穿的衣服特别的薄,坐下来的时候,前面的领子里,两个大大的酥胸时隐时现,看的温喆心猿意马,村子里这些女人,刘春杏的胸算是最大的,温喆上次看电影的时候捏过一回,一只手根本握不住,那种感觉到现在还在回味,要不是刘小民插了一脚,说不定现在已经搞到手了。

 

刘春杏见温喆那么瞅着自己,还肆无忌惮的,嘴一撇,瞪着大眼睛,“你总是看人家那里,色眯眯的,你不怕我哥再来打你呀?”

 

“怕个求,你哥现在又不反对我了,再说你叔也说了,我年轻有为,将来还要给咱们小钱村争光的,你和王胖子的那门亲事怎么在处理?退了没有?”温喆很急切,暗想若是退了的话,自己就可以跟刘春杏光明正大的处对象了。

 

刘春杏摇摇头,无奈道:“那怎么退,人家给的礼金几千块,都被我哥和他的那些狐朋狗友拿去吃喝赌给败光了,我叔也拿他没有办法,只能骂他,可是我哥也不听,不过王胖子现在都没有来过了。”

 

“那你想不想退呀?你倒是说个话,这可是你的终身大事呢?”温喆期待的看着她,现在他还不晓得刘春杏是怎么个看法。

 

刘春杏低着头想了一会儿,好像有点烦躁的样子,似乎不喜欢这个话题,“王胖子那么大的年龄了,都三十好几了呢,我想处的对象,可是要年轻点的,长相也不能差,要不是我哥自作主张,我才不会跟他见面呢。”

 

“那你就退了呗,钱我给你想办法,你看我不是挺年轻的吗?我们不是说好了处对象的吗?你看我又年轻,长相也不差呢。”温喆微笑着,显得特别的自信。

 

刘春杏咬了咬嘴唇,脸色掠过一朵红云,娇羞道:“看把你给美的,谁要跟你处对象呢,再说这事我说了不算,你要真心的对我好,就来正式的,再说,你哪儿弄那么多钱呀?”

 

温喆嘿嘿一笑,看见她那可爱的样子,顿时心血来潮,一拍胸脯道:“你想我怎么办都行,只要你看的上我,钱不是问题,你家里我来说。”

 

刘春杏见他那么认真,有点心动了,却也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两个人正聊的上劲,听见外面有车子喇叭滴滴的响,出门一瞧,见停了一辆车,下来了一个陌生的男子,显得很客气的问道:“请问是刘春杏吗?”

 

温喆上去问道:“你是谁,找她做什么?”

 

“我是王老板派来,接曹小姐去县城玩的,曹小姐,请吧?”陌生男子对刘春杏说道。

 

刘春杏一愣,看了看温喆,摇摇头说道:“对不起,我还在值班,今天没有时间,你还是回去吧,辛苦你了。”

 

温喆一听说是王胖子派来的,顿时火冒三丈,这个家伙自己不敢来,却叫了个人来,肯定是被上次的事吓住了,但是又不服气,舍不得刘春杏,想接她过去玩,那还有好结果,说不定会趁机把她给上了。

 

陌生男子见刘春杏不答应,立刻给王胖子打了个电话,恩恩啊啊的又是点头又是笑的,最后将电话挂了,说道:“曹小姐,王老板说了,也没有什么别的事,就是请你去吃顿饭,他现在有事赶不过来,但是非常的想念你,希望你给他一个面子,再说你们是对象,这样做也是理所当然的。”

 

看着陌生男子笑眯眯的,好像话中有话,刘春杏有点为难了,不知道怎么办,就眨着眼看温喆,好像希望他帮忙似的。

 

这时候温喆早看出来了,王胖子肯定是心怀不轨,不管他是不是忌惮小五手中的家伙,所以不敢来,反正温喆是想阻止的,温喆一挥手,不耐烦的说道:“我说你这个人怎么这么烦人,人家不想去,就算了,你还一个劲的催啥?”

 

陌生男子愠怒的看了温喆一眼,似乎没有放在眼里,走过去,拉着刘春杏就走,一边说道:“曹小姐还是跟我走吧,要不然我没法跟王老板交代。”

 

“你给我住手,干啥呐?”温喆见他还拉拉扯扯上了,弄的刘春杏老不乐意,他上去就打掉了陌生男子的手,挡在了刘春杏的跟前。

 

“你说话给我注意点,你算是她什么人,不要多管闲事啊,我警告你,我是奉命办事,你不要插手,这不管你的事。”陌生男子好像被惹毛了,气恼的吼叫起来。

 

“你管我是什么人,我是这里上班的医生,怎么了,刘春杏也是这里上班的,值班期间,不可以外出,再说人家又不愿意跟你走,你啰嗦个啥?王胖子那么有诚意,你叫他自己来啊,叫你来算是什么意思?”温喆没好气的瞪了一眼,据理力争。

 

陌生男子可是王胖子专门派来的,是个厉害的打手,他没有亲自来,一是因为忌惮上次被墨镜男子小五指着脑袋,差点吃了花生米,二来是想让这个打手来试探下村子里的情况,而这个打手平时里可是吃打架这碗饭的,刚开始客气完全是出于礼貌问题,现在见温喆阻拦,他的脾气就上来了。

 

“你小子给我让开,要不然我打的你满地找牙,你不要逞能,这是王老板和曹小姐的私事,你插个屁的手?”

 

“我就要管怎么了,你还来抢人了不成?这可是小钱村,你自己问春杏,看她愿不愿意?”温喆不以为然,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

 

刘春杏见两个人都蓄势待发,弄不好一语不和就打起来了,摇了摇温喆的胳膊道:“我看算了,小喆,好好的跟他说,那个啥,你回去跟王老板说声,我真的有事,所以是不能去了,还麻烦你跑了一趟,真不好意思。”

温喆见刘春杏态度坚决,得意的嘿嘿一笑,脸上挂着胜利的表情,“你听见了没有,人家不愿意去,你再拉拉扯扯的就没有意思了,还是回去吧,别丢了脸。”

 

“你小兔崽子找打,我让你管闲事。”那个打手早已经按耐不住了,带不走刘春杏,那才是丢了面子不说,还要被道上的人耻笑,还要被王胖子指责一顿办事不牢靠,他捏着拳头,虎虎生风,往温喆身上一捅,温喆想躲避已经来不及,只觉得胸膛里嗡了一声闷响。

 

他揉着胸口,疼的只咧嘴,可是在刘春杏面前,他觉得自己不能认怂,上去就手脚并用的乱打了起来,完全没有一点套路。

 

打手是个练家子,温喆这样的人,没有一点功夫底子,他可以不费吹灰之力一个打三四个,所以蔑视的笑了笑,脚一抬,就踹的温喆一个趔趄,一屁股坐在地上,等温喆爬起来的时候,打手那是不屈不挠,一路追着打,只打的温喆连连后退,一直退到了卫生所里,打手还没有善罢甘休的意思,使劲的一个推手,温喆嗖的撞在了桌子上,浑身疼的厉害。

 

刘春杏见事情不妙,再这么打下去,只怕要把温喆打成了残疾了,她尖叫着喊道:“快住手吧,我跟你去还不行嘛?再打要出人命了。”

 

打手听了,抡起的拳头这才放下来,拍了拍手,得意的说道:“早这样,不就什么事也没有了嘛?何必呢?”

 

说完一把揪住了温喆的衣领,指着他青肿的脸说道:“小子,今天饶了你,以后别他娘的没事逞什么英雄,一个乡巴佬,还想英雄救美,老子见的多了,多半没有好下场。”

 

打手说着把温喆一推,转身就出去,摇着头胜利的哼着小曲,看样子要去开车,打开了车门,等着刘春杏过去。

 

刘春杏见温喆被打的都流鼻血了,心疼的想掉眼泪,可是委屈又没法表达,楚楚可怜的看了看他,只好转身跟过去。

 

温喆只觉得骨头要散架了,这个打手下手真是狠啊,自己都没有碰到他,就挨了这顿打,这简直是一种侮辱,而且他有预感,刘春杏这要是去了,肯定要遭了王胖子的毒手,一想到那个场面,王胖子那肥厚的手把玩着刘春杏那硕大的胸,温喆就脑子充血,心里只有一个想法,千万不能让刘春杏跟着去。

 

但是自己又完全打不过这个打手,该咋办呢?看来只有跟这个打手拼命了,他指着那打手喊道:“你个小狗崽子,刚才打的不算数,你有本事再来把老子打爬下,老子就彻底的服输,怎么样?”

 

“你还没完没了,小王八蛋是不见棺材不流泪,老子今天就让你躺半个月下不来床。”打手被温喆挑衅,气急败坏的握着拳头,就冲了进来,刘春杏在后面又喊又叫的,硬是没有拉的住。

 

温喆原本是打算等打手过来,他摸着身后的凳子一下子砸在他的脑袋上去,这样起码可以把他打晕了,然后就好办了,于是等打手靠近的时候,他扬起手来就将凳子丢向那打手的脑袋,原本以为这一招会凑效,岂料,打手伸手一挡,那椅子腿也断了好几根,打手跟个没事人一样,眼睛血红血红的。

 

“这是你先搞的,老子让你尝尝。”打手恼羞成怒,过来像是抓小鸡似的,一手抓住温喆按在了桌子上,一手抄起一把凳子,就朝着温喆砸了过去。

 

这要是砸在温喆的脑袋上,他不死也得晕过去,说不定会是脑震荡,情急之下,温喆的手在后面胡乱的一抓,就抓到了自己的银针,情急之下,他也顾不得那么多,照着打手的身上就扎了上去。

 

这是在情势所逼的情况下,温喆想起来的不是办法的办法,根据针经书上所说,银针刺中人体身上的穴位,轻者可以治病,重者甚至能够让人休克,让人四肢僵硬。

 

温喆当时也没有多想,却凭着熟练的手法,扎对了打手身上的穴位,就见打手身子一震,瞬间僵化了,手里的凳子擦着温喆的脸掉在了地上,硬是将他的额头划出一道血痕,而打手也像是中了邪似的,慢慢的蹲了下去,翻着白眼像是个傻子一样,口吐白沫。

 

一旁的刘春杏吓坏了,啊的一声叫,连忙过来,藏到温喆的身后,硕大的胸蹭的温喆心里发痒,她踱着脚指着打手喊道:“他怎么了,你把他咋了呀?怎么不动了?”

 

温喆也是一阵慌乱,这还是他第一次试验银针刺穴,而且用了很大的力气,没有料到就把这个凶狠的打手给弄的僵硬了,他有点慌的伸手探了探他的鼻子,还好有气,犹豫着将打手身上的银针拔了出来,就听打手突然大口的喘息一声,这才缓过神来,十分惊恐的看着温喆,像是看外星人似的。

 

刚才也没有见他怎么出手,自己就突然动不了,打手现在全身还很乏力,好久才缓缓的站了起来,这才出着粗气,害怕的往后退。

 

“你快走吧,开着你的车滚蛋。”温喆大吼了一声,吃惊之余,望着手中的银针,心里暗喜,原来这银针还有这样的功效,看来以后能够派上大用场。

 

“算你狠,我们走着瞧。”打手双腿有些发软,心有余悸,狼狈的跑回车子上,手还在发抖,好像喝醉了酒一样,哆嗦着发动车子,他打了这么多年的架,还是头一次莫名其妙的被对手放到,而且都没有看清温喆是怎么出手的,继续待下去,只怕会更加的吃亏,于是心有不甘的离开了。

 

刘春杏见没事了,挽着温喆的手都忘记了放下来,惊诧的问:“小喆,你怎么打赢他的,刚才他那么凶。”

 

“切,我是拼了命的呀,都不是为了你,哎呀,疼死我了。”温喆收了银针,这才意识到脸颊上生硬的疼,不由的捂住。

 

“我看看,都肿了,流血了,我给你上点药。”刘春杏说着,心疼不已,伸出白皙的手摸了摸,此时她贴的很近,大胸脯在他的身上时不时的摩擦着,温喆都忘记了疼了,目不转睛的低头去看她那白皙的酥胸,心里一阵燥热。

 

刘春杏很快就替温喆上药,温喆坐下来,刘春杏半蹲着,一边上药还一边用红红的嘴唇吹着他的脸,温喆此时完全闻不到药水味,鼻子里全是刘春杏的体香,看着她那么认真的样子,他心里一动,忍不住一把搂住了她。

 

“春杏姐,你对我真好,我好喜欢你。”温喆说着,也不顾刘春杏扭捏,吻住了她那性感的嘴唇,手也不安分的捏着她硕大的胸脯。

 

刘春杏没有防备,哼了一声,才反应过来,连忙挣脱出来,娇羞道:“小喆你别闹了,药还没有上好呢,这可是卫生所,别让人看见了。”

 

温喆早已经是急不可耐,见外面也没有人,上去就搂住了刘春杏,在她耳边说道:“春杏姐,晚上我们再去看电影吧,好吗?”

 

“哎呀,晚上再说嘛,你这是干啥呢?”刘春杏忸怩一阵子,不由跑过去,也顾不得给他擦药了,心慌意乱的收拾着杂乱的卫生所。

 

温喆大概是刚才打赢了,所以心情特别的好,也顾不得疼,欣赏着刘春杏那可人的样子,心里憋着一把火,真想现在把她就地正法了,实在是这里不方便呀。

 

晚上天一擦黑,温喆就早早的在村头等着了,他骑着那个老旧的自行车,等了好一会儿,刘春杏才扭扭捏捏的过来了,温喆拍着前面的单杠说道:“来,今天坐这里。”

 

“干啥不坐后面?让人看见多不好?”刘春杏很疑惑的问。

 

“后面的坏了,不能坐人,这天都黑了,你还怕个啥,来嘛。”温喆一只脚踮着,拉着半推半就的刘春杏,看着她大而丰满的屁股坐上去,擦着他下面的家伙,他立马有了反应,抬脚就蹬起了车子。

 

还是像上次一样,温喆专门挑难走的路走,那坑坑洼洼的路颠簸着自行车都快要散架了,听着怀里刘春杏不停的叫唤,身子还不时的擦着自己的家伙,他的家伙立刻昂首挺胸,好像要寻找目标起来。

 

刘春杏似乎有了感觉,只觉得后面有什么东西顶着,她下意识的伸手一摸,刚好摸到了一个硬东西,嘴上还问着这是啥,没一会儿就意识到不对劲,羞红了脸。

 

温喆这时候正好骑过一块玉米田,本来路就不好走,磕磕碰碰的,被刘春杏的小手一握,身子一怔,一时间没有扶好车把,恰巧前面遇见个石头磕了一下,车子猛然一震,就歪向了旁边的玉米地里。

 

当下温喆下意识的抱着刘春杏,车子滚到了一边去,而两个人也搂抱着滚到了玉米地,还好有玉米杆挡着,没有什么事。

 

刘春杏哎呀一声,准备爬起来,温喆灵机一动现在可不正是个好机会吗,当下抱的更紧,一双手也在她的身上胡乱的摸了起来。

 

“别闹,小喆,你干啥呀?”刘春杏哼叫一声,只感到温喆已经将自己抱的紧紧的,手已经伸到了衣服里,她不由惊慌起来。

 

这晚的天空挂着个月牙,几颗晶亮的星眨着眼,可见度很低,四周静悄悄的,就听见虫豸低低地鼓噪声,还有温喆喘着粗气的声音。

 

“春杏姐,我可老想你了,你就随了我的意。”温喆一边摸着,还一边开导,他担心刘春杏受不住惊吓,会叫喊起来。

 

刘春杏一个二十出头,水灵灵的大姑娘,对男女的事不能不说没有向往,只是难以启齿,被温喆在身上挑逗了一会儿,身子有点发软了,感觉也渐渐上来,娇喘着气道:“小喆,哎,你不是说,要去看电影的嘛,咋这样呀,你,嗯……”

 

还没等刘春杏说完,温喆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把她的嘴给堵上了,一手搂着她的脖子,一手在她胸前上乱抓一通,像是个发情的野兽一般,这架势,刘春杏怎么受的住,挥舞着小拳头捶打着温喆的胸膛,却是十分的无力。

 

温喆见她渐渐的顺从了,就开始加大了攻势,反正夜色漆黑,这里也没有什么人走动,正是个绝佳的机会,他早就想好好感受刘春杏那对挺拔丰满的玉兔了,见她的反抗小了下去,干脆坐到了玉米地里,将她反抱在怀中,这样一来,刘春杏想反抗,也有点难以招架了。

 

温喆心情有点激动,呼哧的喘着气,手已经毫不客气的顺着刘春杏的脖子伸下去,顿时碰到了她那对大大的酥胸,也顾不得摩擦,直接伸进了罩子里,抓住了,真的很大,比看见的还要大,虽然可见度比较低,但是手感是相当的不错,他一只手根本就握不住。

 

为了更好的感受,他腾出了另外一只手,推开了刘春杏的罩子,双手齐上,使劲的揉搓着她硕大的胸脯,顿时感到爽快无比。

 

刘春杏的嘴被堵住,发不出呼喊,只能闷哼着,手无力的按在胸前,但是根本阻止不了温喆的进攻,反而越发刺激了温喆的欲望,他更加的用力,见火候差不多了,离开了她的嘴唇,扒着衣服含住了她胸前的蓓蕾,手也不闲着,一边捻动着她另一个玉兔,一边向下摩挲,到了她两腿之间。

 

刘春杏身子一震,有气无力的说道:“小喆,别,别碰那里,我们不能,哎,你等等呀,你个小坏蛋……”

 

温喆哪里肯听,现在是箭在弦上了,他的手很利索的伸进了她的裤子里,摸到了她的秘密花园,只觉得这里茂密的很,而且湿漉漉的,看来这个刘春杏嘴上说不要,其实已经动情了,温喆对付女人已经有了一些经验,知道现在是下手的好时候,也不管了,刘春杏没有系裤带子,他顺势一扒,就连她的内裤一齐退到了膝盖上。

 

借着微弱的光,隐约看见两腿间一片乌黑,而她修长的腿紧紧的夹着,身子不停的扭动,想伸手去提裤子,被温喆给摁住了,他另一只手将她的上衣也掀起来,罩子也解开了,两颗大大的酥胸没有了束缚,弹了出来,简直是波涛汹涌。

 

失去了遮拦的刘春杏,此刻只有轻声的哀求道:“小喆,你别呀,我们还没有结婚呢,可不能做这件事呀,你放了我吧?”

 

“谁说非要结婚了才行,我们不是已经要处对象了吗?春杏姐,你真性感,我忍不住了。”温喆说着直接爬在了她的身上,见她的手还在抗争,他将她的衣服掀到她的头顶去,正好把她的胳膊给束缚在一起了,这样她的上身已经赤条条了,一览无余。

 

“我们不能,哎……”刘春杏嗯了一声,温喆再次堵住了她的嘴唇,撬开了她的贝齿,手也从她的脖子一直摸索到她的双腿间,伸进了她的花园里,并且向里面探索,他早就想干刘春杏了,从第一次见到她丰满的身温时候,就在想,她这里一定会很迷人,都说丰满的女人这里很湿润,果然是不错的。

 

手指一滑就进去了,温喆快速的挖了几下,已经是春潮泛滥了,刘春杏身子也一拱一拱的,嘴里发出模糊不清的哼声,温喆知道她彻底的动情了,离开了她的嘴唇,开始解自己的裤子,里面的小钢炮早已经是挺拔直立,涨的快要爆炸了。

 

将裤子退到膝盖,温喆直接贴上去,小钢炮才碰到她的两腿,就无比的舒服,好像那下面在吸引一样,这时候的刘春杏也不知道怎么的挣开了胳膊,一把握住了他的家伙,只觉得羞耻的难以形容,可是的确是已经被挑逗起了欲望,舍不得放开了。

 

“小喆,别弄那里,我不干。”刘春杏虽然已经二十出头的女人了,但是还没有经过男女之事,这乡下的规矩严,即便是读书的那会儿,谈朋友都不让人碰,最多是抱一抱,摸一摸,村里的女人都有这个心结,身子都是留着洞房的时候才给男人的。

 

“好姐姐,我已经受不了啦,你就依了我吧?”温喆软磨硬泡,下面的家伙不停的摩擦着刘春杏的下面,只觉得很湿润,诱惑无比,他全身血脉膨胀,浴火难耐。

 

见事情到了这一步了,刘春杏也没有办法了,再说她也是全身燥热难受,也想尝尝这男人的滋味,便娇羞道:“那姐姐答应了你,你可要负责,要认真的对我好。”

 

“肯定的,我老喜欢春杏姐了。”温喆继续的摩擦着,只觉得自己的兄弟已经快要进去了,心想这个时候她说什么也得答应她呀,先干了再说。

 

“那,哎,可是,我还没有准备……”刘春杏还想说点什么,就觉得下面一热,温喆那家伙已经哧溜一声顺利的进入了她的身体,并且已经开始抽动了起来。

 

温喆心里那个爽,是难以形容的,好像是洗了一个舒服的澡,只觉得是云里雾里的,他使劲一挺,就觉得好像碰到了什么阻碍,再一使劲,刘春杏发出一声压抑的尖叫,身子颤抖着,两只手不由自主的抱住了他的腰,手指甲也抠进了他的肉。

 

刘春杏只觉得先是疼了一下,但是随着温喆的动作,她舒服的娇声喘了起来,就觉得好像置身于浴火之中,全身快乐舒畅。

 

温喆没有料到,刘春杏还是第一次,刚才明显的是遇见了那层膜,而且被他毫不客气的给破了,顿时越发的激动,虽然玩过好几个女人了,但是清纯的处女还是第一次,他更加的起劲,抱着刘春杏那丰满的大屁股使出了浑身的解数。

 

最终,随着两个人激烈的颤抖,温喆沉闷的哼了一声,倒在刘春杏的胸脯上,意犹未尽的摸着她胀鼓鼓的酥胸,“春杏姐,你真迷人。”

 

好像这时候才清醒了过来,刘春杏有点慌乱的坐起来,穿好了衣服,咬了咬嘴唇,推了温喆一下,“小坏蛋,就会欺负人家,现在身子都给你占了,你以后可要负责任,我的将来可是完全交给你了。”

 

温喆见她怪不好意思的样子,一把将她抱住了,“没有想到你还是第一次,我一定会好好的珍惜你的,春杏姐,你以后就是我的女人了,谁要是欺负你,我绝对不饶了他。”

 

反正已经做了这事了,刘春杏也抱着他,两个人又缠绵的吻了好半天,这才不舍的出了玉米地,电影也不看了,温喆推着自行车,一路上跟刘春杏说说笑笑的回村里了,两个人就像是热恋中的情侣,搂搂抱抱的,只到了村口,这才依依不舍的分开了。

 

“春杏姐,不如到我家里去坐一会儿吧?我看天还早呢。”温喆有点舍不得,刚才的激战简直是太爽了,不过是在玉米地,没有怎么尽兴,倒是有种偷情的意味,他盘算着等到他家里去,再好好的欣赏下刘春杏那丰满的裸体。

 

刘春杏脸一红,好像意识到什么,摇摇头,“小喆,我要回去了,今天被你弄了一身臭汗,我要回去洗个澡,你别忘了对我说的话啊,我可记着呢。”

 

“可不敢忘,我晚上会想你的,你会不会想我啊?”温喆说着,也不管是不是村口了,反正晚上也没有人看见,他又拉过她,在她的胸前胡乱捏了几把。

 

“哎呀,别闹,被人瞧见了,你要真想人家,改天就去提亲,我回去给家里说一下,把王胖子那事给退了,省得以后麻烦,可万一人家要礼金,咋办呢?”刘春杏想着这些,又为难了起来。

 

“没事,不是还有我吗,我明天就去你家找,那行,你早点回去歇着,明天见。”温喆又在她那大屁股上摸了几下,这才看着她扭捏着离开了。

 

温喆心里像是吃了蜜一样的甜,终于把刘春杏搞到手了,想到她那丰满的身子,就忍不住一阵快活,这次还没有尽兴,等改天一定要好好的感受一下,至于提亲的事,不管怎么样要想办法把王胖子的礼金给退了,然后就能名正言顺的和刘春杏搞在一块了。

 

回家后数了数钱,上次金不换那里给的两万,只用了不到一千块,明天再给刘春杏那里送去五千块,也不知道剩下的够不够弄到行医资格证,现在做什么事都要靠关系,他躺在床上看了会儿医书,盘算着以后怎么赚钱,不知不觉的睡着了。

 

第二天一大早,温喆就起来了,直接去了刘春杏的家,见他们和村支书在吃早饭,也没有见到刘小民,一问才知道这个伙计又喝醉了,还躺在床上睡懒觉。

 

“啊,小喆呀,这个,来找我有啥事?”村支书放了碗筷,拿出一根烟递给温喆,搬了个椅子让他坐下来。

 

“书记,今天来有点事,上次不是麻烦你帮我搞个证明吗?我这急着要用,不知道相关的资料弄到没有?”温喆也不客气,直接坐下来,点了烟。

 

刘春杏一看见温喆,就想起昨晚上的事,脸上忍不住害臊,平时本来是很开朗的,这会儿小心脏扑通的跳,低着头含羞的看着温喆。

>>>>全文在线阅读<<<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