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主页 > CBA新闻 > 正文

我慢慢的乖一会不疼了,男主用女主的长裙挡着做

时间:2020-03-20 14:45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阅读:
救人如救火,耽搁不得。”

老周自己也是医生,知道对于病人来说,时间就是生命。

 

赵燕点了点头,又一阵风似的跑开了,老周想了一下,便朝着急诊室走了过去。

 

刚走到门口,就听到里面传来病人家属的哭闹声。

 

“大夫,求求你救救我儿子呀,我生孩子的时候损坏了子宫,以后都不可能有孩子了,这个孩子就是我的命呀!”

 

刚进门,老周就看到一个穿着家居服,披头散发的女人跪在了苏柔的脚下,抱着苏柔的腿一味地央求。

 

孩子的父亲也脸色难看,却也没有阻拦。

 

“这位女士,您先不要着急,我已经在想办法了,一定尽最大的可能治好您的孩子!”

 

苏柔的脸色很不好看,显得十分焦急,时不时就看看门口,老周知道,她应该在等赵燕的消息。

 

老周也没有多说什么,朝着一边的沙发上看了去,发现那个孩子躺在沙发上,脸色苍白呼吸微弱,已经失去了知觉,情况真的很不好,这种状况要是再拖下去的话,就算是神仙也没有办法了。

 

“那个,我……”

 

老周转身,话刚说了一半,门口突然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

 

“苏医生,大事不好了,郑大夫说了,他今晚不在家,在外地呢,就算是现在开车往回赶,回来也到明天早上了……”

 

“怎么办,我孩子,我的孩子可怎么办呀?”

 

孩子的家长顿时就急了,苏柔想要安慰两句,却被那个男人直接阻止。

 

“闭嘴,你这个庸医,你们医院也太不负责任了,看你这么年轻,说不定就是个刚毕业的实习生,你们医院怎么可以让你留下来值班呢?”

 

人就是这样,当所有的希望都没有的时候,就会给自己的错误找各种借口。

 

老周刚才看过了,那个孩子的确是出天花了,其实一开始只是简单的发烧,要是能够及时治疗的话,根本就不可能出现现在这种情况。

 

现在严重了,却埋怨大夫不尽力,埋怨医院让苏柔值班了。

 

“先生,您听我解释……”

 

苏柔还想要解释,那个男人却根本就不听,甚至上前想要动手。

 

老周急了,急忙冲到前面拦在了苏柔的面前。

 

“住手,你还讲不讲道理了?”

 

“你又是什么人?谁让你多管闲事了?”

 

男人被老周阻止,心里本来就生气,此刻就更加愤怒了。

 

苏柔不想连累老周,拉了一把老周,让老周别管闲事。

 

可老周却不愿意这么做,他给了苏柔一个放心的眼神,然后便朝着那个男人看了过去,然后说:“其实,想要救你儿子并不是没有办法,只是有点麻烦罢了……”

 

老周的话顿时让两个病人家属看到了希望,尤其是那个女人,一把抓住了老周的胳膊激动地说:“老先生,您真的能够治好我儿子吗?”

 

苏柔虽然感动老周帮自己解了围,可并没有因为这件事而失去理智,急忙上前提醒。

 

“老周,你别胡闹,这件事可大可小!”

 

她之前给吴梅芳儿子治疗的时候知道老周会一点医术,可这个孩子的病情十分棘手,并不是会一点医术就可以治疗的。

 

“放心好了,你相信我,我既然敢说出来,就肯定是有把握的。”

 

这一刻,老周周身的气质突然发生了改变,整个人像是换了一个人似的。

 

周家祖传医术,有一套不外传的治疗方法,当然,这种治疗方法比较麻烦,而且不是对所有人都有效,而这个孩子的病情刚好就是老周能够治疗的一种。

 

“老周,这里是医院,你还是听苏姐的话,这件事非同小可。”

 

赵燕也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急忙劝阻。

 

在她们觉得,这么棘手的情况,老周根本就不可能治疗的。

 

“放心好了,没事的!”

 

那坚定不移的眼神,以霸气外露的神色,不由得就征服了两个女人,让她们的心里有了起伏,侥幸的想,或许,老周真的有办法治疗也不一定呢。

 

老周以为两个女人是害怕承担责任,又看向了孩子的家长。

 

“两位,首先要说明的是,我并不是这个医院的医生,只是一名普通的乡医,只不过对你孩子的这种病症有一定的研究,百分之百的把握没有,但百分之八十的把握还是有的,你们愿意把孩子让我治疗吗?”

 

原本俩人看到老周一大把年纪了,还以为是医院的某个专家,现在听到老周只是一名乡村大夫,顿时就犹豫起来了。

 

“提前说明,孩子要是治好了自然最好,可要是治不好,责任我一个人承担,跟医院没有关系!”

 

老周再次将苏柔给脱离出去,让孩子的家长更加为难了。

 

原本他们就存着心思,要是老周治不好的话,到时候就说是苏柔怂恿的,现在老周这么一说,他们的计划便落空了,值班室里可是有监控的,到时候他们想要狡辩都不行。

 

“那个,老师傅,您能不能先给孩子治病?”

 

老周活了一大把年纪,那个女人存着什么样的心思,他一眼就看出来了。

 

“不行,话必须提前说明,要不然,我宁可不治……”

 

老周的坚持让苏柔感激,此刻她原本想要站出来替老周说一句话的,可却被老周一个眼神看过去,然后便站着不敢再动了。

 

“好,我答应!”

 

孩子的情况很危险,那个男人知道耽搁不了太多时间,一咬牙只能冒一次险了。

 

“老公……”

 

孩子的母亲似乎还有些担忧,还想说什么,却被那个男人给阻止了。

 

“放心好了,不会有事的!”

 

男人拉着自己女人的手说,像是在安慰那个女人,也像是在自我安慰。

 

意见统一了之后,老周便开始对孩子进行治疗,他用的方式不是什么高科技,只是针灸配合中药擦洗。

 

只见他迅速的拿起纸笔,写了一副药方,将药方递给赵燕,对赵燕说:“赵护士,这些药你尽快帮我准备好,然后用开始浸泡,我一会儿要用。”

 

赵燕有些为难的看向了苏柔,老周不是医院的医生,是没有处方权的,这是违规的事情。

 

“去准备吧,出了事我承担!”

 

苏柔对犹豫不决的赵燕说了一句,让老周不由得多看了两眼,有担当,遇事冷静,是个好大夫。

 

赵燕离开之后,老周从自己老旧的布包里拿出随身携带的银针,简单的消毒之后,便对孩子的母亲说:“你帮我把孩子的衣服脱掉,我要给孩子针灸。”

 

孩子的母亲一看到老周手里那金光闪闪的银针便紧张的不行,孩子的扣子好半天都解不开。

 

“你让一让,让我来吧!”

 

苏柔自觉上前,让孩子的母亲让开,然后迅速的将孩子的衣服脱掉。

 

那出了天花的地方已经糜烂开了,散发出一阵阵的恶臭,让人有些不忍直视。

 

可老赵却是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就好像没有看到似的,屏住呼吸,很快就将几根银针刺进了孩子的身体里。

 

再看苏柔,在老赵针灸的过程中,时刻不听的观察着孩子的变化,还拿出一块纱布,帮老周擦掉了额头上的汗珠。

 

针灸不容许有一点点的分神,长达十几分钟的高强度工作,让老周有一种眩晕的感觉,等到他将所有的银针都刺进孩子的身体之后,才算是松了一口气。

 

感觉到有温软的双手将自己有些踉跄的身体扶住了,老周一回头,便看到苏柔那精致的五官,四目相对,苏柔的脸就红了。

 

“怎么样了大夫?”

 

“没事了,病情已经控制住了,孩子的呼吸没有之前微弱了。”

 

还没有等到老周说话,苏柔就抢先回答了出来。

 

这个时候,赵燕已经将药材准备好拿过来了,苏柔自觉的站起来问道:“接下来要怎么做,将这些药给孩子喝了吗?”

 

孩子的呼吸虽然平稳,可依然在昏迷中,喝这么多的药可不容易。

 

“不用,用棉签沾着药水把伤口擦洗一下,一定要小心,千万弄疼孩子!”

 

老周叮嘱一番,苏柔自觉的就开始帮孩子处理伤口。

 

看着苏柔认真做事的样子,老周一时间看的有些呆,心里暗自咒骂苏柔的老公,这么好的老婆留着守活寡,真是浪费,既然这样,那就让老周我来滋润她吧。

 

一晚上的忙碌,孩子脱离了危险之后老周就离开了,回到病房里,吴梅芳还在睡觉,孩子的也没有出现什么好转,老周检查了一番,不由得便皱起了眉头。

 

算了,还是等明天检查了再说吧!

 

老周也没有多想,实在是累了,便坐在凳子上趴在床上睡着了。

 

第二天一早,老周还没有醒来,便被小护士赵燕给叫醒了。

 

“老周,你真是太厉害了,那个孩子现在已经脱离了危险,刚才上班的大夫已经检查过了,说他能够康复过来,简直就是奇迹呀,真没想到,你居然有这样的本事!”

 

赵燕叽叽喳喳这么一闹,别说老周了,吴梅芳也醒来了,吴梅芳揉着惺忪的目光,不解的看向赵燕,然后问道:“周大夫,发生什么事情了?”

 

赵燕也不谦虚,添油加醋的把昨晚的事情说出了出来。

 

原本在老周觉得,这只是很简单的一件事,却没有想到在赵燕的叙述下,老周顷刻间就形象大变,成了见义勇为,医术高超的英雄了。

 

看着赵燕崇拜的目光,也不知道怎么的,吴梅芳的心里却有点酸溜溜的感觉。

 

为了打断这个尴尬的话题,老周急忙说:“好了,别说了,孩子怎么样了,什么时候去做检查?”

 

“哎吆,我差点忘了,这是缴费清单,你们先去缴费,随后苏医生就安排给孩子做一些系统的检查。”

 

看着那四位数的检查费,吴梅芳顿时急了。

 

“没事,我先去缴费,等一会儿检查结果出来了你再去给你男人打电话,免得他知道了担心,不能好好工作。”

 

“那,多不好意思呀!”

 

吴梅芳红着脸说,对老周的乐于助人感动的不行。

 

“没事,大家乡里乡亲的,帮助你也是应该的。”

 

吴梅芳因为刚起床,衬衣的扣子没有扣全,中间裂开了很大一条缝隙,刚好可以看到里面的白嫩。

 

想到他之前摸上去时那美妙的感觉,老周就有了感觉,心里啧啧叹息,要是能够再摸一摸就好了。

 

意识到自己身体的变化后,老周近乎落荒而逃的跑了出去,冷静再冷静之后,才恢复过来,然后边去缴费了。

 

各种检查各种仪器,整个上午都没有闲着,孩子生病食欲也不好,中午吃饭的时候,吴梅芳的脸色露出了难过的神色,让老周有些不明白,还以为她是担心孩子呢。

 

“梅芳,你放心好了,孩子不会有事的,你也不用担心!”

 

吴梅芳皱着眉,点了点头,脸上依然没有露出释然的神色。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你要是有什么难处跟我说就好,我只要能帮到的,就一定会帮你的。”

 

吴梅芳觉得老周是医生,或许真的能够帮到她呢。

 

于是便说:“周师傅,您有没有那种可以不涨奶,但是又不让奶水回流的办法?”

 

吴梅芳也是没有办法了,昨天晚上到今天,孩子一口奶都没有吃,之前她问过大夫了,说要么就忍者,要么就吃回奶药,可要是吃了药的话,就直接没有奶了,孩子好了吃啥?

 

家里的经济情况有限,给孩子吃奶粉她根本就负担不起来,可要是忍着的话,也实在是难受,现在他的那个地方硬的跟石头似的,稍微一碰,就疼的厉害。

 

“额,这个,还真没有什么办法。”

 

吴梅芳一说,老周便明白了,一个大胆的想法便酝酿了出来,原本还抱着一点希望的吴梅芳,在听完老周的话之后,彻底的失望了,整个人都失去了精神头,一抹愁云便落在了她的脸上。

 

“其实,也不是没有办法,就是有点为难,不知道你……”

 

“周师傅您说,只要不这么难受,并且能够保证孩子有奶吃,做什么我都愿意。”

 

就好像马上要落水的时候抓住了一根稻草,吴梅芳整个人都激动起来了,下意识的便抓住了老周的手,生怕老周反悔不愿意说似的。

 

那浓浓的奶香味很明显,老周吞了一口唾沫,嗓子都变得干涩起来。

 

“其实也没有什么特别好的办法,要是你实在是涨得难受,我可以帮忙的……”

 

“这个你怎么帮忙?”

 

吴梅芳下意识的就问了起来,可再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一张俏脸就变得通红通红了,她不笨,刚才也是因为太着急才没有想到,现在冷静下来一想,便都明白了。

 

“那个,你要是不愿意的话就算了!”

 

老周干咳了一下,一双眼睛却是放在吴梅芳那夸张的胸前盯着,怎么都不愿意挪开。

 

吴梅芳此刻内心也是无比纠结的,她原本是不想答应的,可要是不答应的话,自己此刻面临的难受就没办法缓解,想到老周帮了自己这么多,她心里便有了一些奇怪的感觉,反正是为了孩子,也不是那么难以接受。

 

“我们去病房里吧!”

 

吴梅芳说出这句话之后,整张脸红的像是染了血似的,根本就不敢对上老周的目光,一个扭身便松开了老周的手,朝着病房一路小跑。

 

老周没有想到吴梅芳这么快就想通了,心里激动的很,跟在吴梅芳的后面便是一路小跑……

 

将病房门关上,一回头就看到吴梅芳坐在床头,低着头根本就不敢看老周。

 

老周嘿嘿笑着走了过来,一双眼睛已经盯在她的胸口位置挪不开了。

 

“那,我开始了!”

 

老周激动地说话都颤抖起来,一个劲的吞着唾沫,想要迫不及待的上前。

 

吴梅芳抬起娇羞的眸光,急忙点了一下头,又再次低着头不敢去看老周。

 

老周缓缓的抬起头,将手放在了吴梅芳的胸口,解开了衬衣上那小巧的纽扣,强压住内心深处蓬勃而出的激动,才保证自己的双手不那么颤抖。

 

为了哺乳方便,吴梅芳穿着哺乳专用的衣服,只需要解开上面的一个扣子,那大半个饱满跟早就耸立起来的红嫩也就暴露在了外面。

 

那一切都出现在老周的面前时,吴梅芳更是羞得不行,心跳加速,有些紧张,又有些期待,甚至那个地方,已经有了湿漉漉的感觉。

 

她知道自己的身体敏感,可敏感到这种程度,连她自己都没有想到。

 

老周没有多想,这里是病房,来来往往的人多,他得抓紧时间。

 

于是,就在吴梅芳猝不及防的时候,直接上前,用嘴巴含住了那个地方,用力一吸,那甜丝丝的乳汁便窜了出来,老周便急忙吞咽,差点咽不及了……

 

很快,那坚硬的地方便柔软下来了,涌动的甘泉也没有那么急促了,老周只能用力的去吸,而每一次的吮吸,都能够引来吴梅芳的一阵颤栗。

 

“周师傅,这个差不多了,还有另外一个!”

 

吴梅芳整个人都有一种虚脱的感觉,说话的声音也带着娇喘,那个地方早就湿得一塌糊涂了,要是再让他吸下去,可能会发生更加丢人的事情。

 

老周自然感觉到了吴梅芳的变化,原本准备再加一把力呢,却没有想到被吴梅芳阻止,没办法,老周只好换了另外一边。

 

刚吸了没有几下,外面突然传来了开门声,哐当一声,病房门被打开,老周下意识的就松开了走吧,那蓬勃而出的乳汁,便直接飞溅了出来……

 

“你们,你们在干什么?”

 

接着,一声诧异的询问传来,赵燕好巧不巧的,刚好看到了这一幕……

>>>>全文在线阅读<<<<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