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主页 > CBA新闻 > 正文

一个吃我奶一个吃我b|扒了男生裤衩摸蛋

时间:2020-03-20 14:45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阅读:
便猜测这很可能是一门高深的治疗内伤方法。

何况这种轻微刺痛,还伴随着一阵酥痒的感觉,并不令她感觉有丝毫难受,反而颇为享受。

 

老林瞥了一眼黄嘉怡的反应,暗道了一句这妮子真是单纯的可怕后,就如同平常美味佳肴一般,大嘴在她洁白的小脚每一处都留下晶莹的印记。

 

这种感觉让老林莫名的心满意足,仿佛这些印记的存在,就仿佛宣告着他占有了黄嘉怡一般。

 

甚至,他忍不住想……

 

等搞定了苏楚芸,自己一定要在黄嘉怡身上每一处都留下自己的印记,让她整个人彻底属于自己。

 

越想越激动,老林一张大嘴忙活的更加厉害,连黄嘉怡的脚趾缝都没有放过。

 

直到自己口干舌燥,嘴里再也分泌不出一丝口水,让黄嘉怡给自己倒上一杯水一饮而尽后,才砸吧着嘴意犹未尽善罢甘休。

 

不知道是不是怪癖的心理作祟,在黄嘉怡小脚上一番折腾后,喝到嘴里的水都变得香甜起来,若是能用这双小脚泡水喝……

 

老林摸了摸有些干瘪的下巴,脸上笑意更甚几分。

 

“林爷爷,那您今晚能过来陪我吗?”黄嘉怡怯生生的问。

 

老林眼珠一转,计上心来。

 

反正这么晚了,苏楚韵估计也不会来了,何不答应了黄嘉怡,即使吃不到嘴里,也能解解馋啊!

 

“那好,爷爷今晚上就去陪陪你。”

 

“真的吗?谢谢林爷爷!”黄嘉怡喜笑颜开,穿好鞋袜后就催着老林走。

 

现在外面天色渐黑,老林也准备收拾东西下班了。

 

但是正当他站起身来的时候,大门被推开,苏楚韵风情万种的走进来,正好和两人对上眼。

 

“你在治疗啊?我有没有打扰到你?”苏楚韵露齿一笑:“昨天的约定你没忘吧?”

 

老林一顿,连忙摇头:“我没忘,我等你好长时间了。”

 

“林爷爷,快走吧,天快黑了,我害怕……”

 

黄嘉怡可怜兮兮的话让老林又头疼了起来。唉,苏楚韵怎么早不来晚不来,偏偏在他要拿下黄嘉怡的时候来呢!

 

苏楚韵眼神一撇,看向黄嘉怡:“那她呢?”

 

“没什么!”

 

取舍之下,老林还是抑制住了自己内心疯狂的想法,对黄嘉怡和蔼的笑道:“你还是先回去吧,我找你楚韵姨有些事情。”

 

答应好的事情被反悔,黄嘉怡当时就失望的塌下了脸。不过良好的教养没让她说出什么,只能点点头,委屈的回家了。

 

“哼,我还以为你要老牛吃嫩草呢。”苏楚韵斜睨了他一眼,带着万千风情。

 

此刻老林才发现,苏楚韵今天竟然穿着一条吊带裙!细细的吊带兜着她挺翘的报满,白嫩的美腿上还包裹着黑色的丝袜!

 

这……这种画面实在是太刺激了!

 

老林仔细一看,才发现这娘们儿连内衣都没有穿,小豆豆的形状呼之欲出,可以看得出来,苏楚韵有多么的激动了!

 

“快些,我还要回家睡觉呢。”苏楚韵娇嗔着看了他一眼,白嫩的手指点在他的胸口,细细的画着圆圈。

 

老林的呼吸瞬间粗重了许多,看着苏楚韵的眼神更加的炙热。

 

此刻苏楚韵来的目的两人心知肚明,又不是像黄嘉怡一样,什么都不懂。

 

老林直接将苏楚韵按在按摩床上,苏楚韵呻吟一声,却也非常配合的搂住老林。

 

“我昨天的小裤衩呢?”苏楚韵眼角含春:“有没有看着小裤衩想我啊?”

 

这个小浪蹄子,真是能戳中自己的兴奋点!老林受不住了,直接将自己的衣服扒掉,高昂的精神让苏楚韵都看直了眼。

 

“我的个乖乖,这么大啊……”苏楚韵无意识的赞叹让老林很是受用,不自觉的挺了挺腰,继续展示自己的昂扬。

 

苏楚韵也是喜爱的很。自家老头子那根不中用的废物,每次都不能满足自己,让人恼火的很。

 

但是现在看起来终于可以获得满足了!

 

老林的手附上她的身子细细揉捏,经过穴位的刺激让苏楚韵更感兴奋,水蛇腰扭动的无比魅惑,无比撩人!

 

“该死!”老林暗骂一声,他觉得已经忍不住了!

 

就在他准备享用苏楚韵时,又一次传来了敲门声!

 

好事三番两次被打断,饶是老林这么好脾气的人也忍不住骂娘了。

 

他语气不好:“谁啊!”

 

“我,黄国庆。”黄国庆的声音从外面响起,老林这才眉头舒展,裤头一提准备去开门。

 

苏楚韵也连忙收拾好自己的衣服,拍拍发红的脸蛋坐在床边。

 

门开后,黄国庆笑着说:“你怎么开门这么慢……”

 

他这才注意到老林的打扮,上身赤膊,只穿一条大裤衩,不禁疑惑的问:“你要睡觉了?”

 

“啊,和你的约定就快完成了。”老林恶狠狠的说:“结果被你打断!”

 

黄国庆一愣,不禁伸头向诊所里面看去:“苏楚韵在这儿?”

 

“就在里面,刚才就差临门一脚。”老林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

 

“啊……”黄国庆露出不怀好意的笑容:“那真是不好意思了。”

 

“国庆啊,你好。”苏楚韵走出来,红扑扑的脸蛋立马吸引了黄国庆的视线。

 

知道刚才两人干了什么,黄国庆打趣道:“哎呀,妹子,你的脸怎么这么红啊?”

 

“啊……”苏楚韵尴尬的笑笑:“我刚才找老林按摩来着。”

 

黄国庆恍然大悟,模样讨打的很。

 

“行了,别屁话那么多。”老林打断了两人的对话:“你今天不是进城去了吗,怎么现在回来了?”

 

“事儿提前办完了,所以就回来了。”黄国庆耸耸肩:“要不然住旅店还要那么多钱。”

 

“行了,别废话了。嘉怡那小丫头怕黑,现在一个人在家估计正害怕呢,你赶紧回去吧。”

 

言下之意就是,别打扰我办事儿了!

 

黄国庆心知肚明,对着老林露齿一笑:“那我走了。再见啊,大妹子!”

 

苏楚韵也挥挥手,见黄国庆走远,老林大门一关,就准备继续刚才的事情。

 

“还是别了吧。”苏楚韵皱着眉头推拒:“黄国庆精明的很,要是他察觉到我们两个混在一起,到处散播怎么办?”

 

“他不会乱说的。”再说了,睡你也是他提的意见啊,怎么会到处乱说呢。

 

老林有些憋不住了,昂扬又蓄势待发。但是苏楚韵却是没了兴致,将衣服整理好后想要离开了。

 

“别啊,大妹子,你看这……”老林为难的看着自己的硬挺,苏楚韵的视线也随之移到上面,脸儿上又铺上些许红晕。

 

老林一看有戏,直接将裤衩拉下,皱着一张老脸:“我这里实在是难受,大妹子,你就帮帮我吧!”

 

苏楚韵也不是什么善男信女,滑腻的小手直接缠绕上去,老林顿时心神飞扬,舒服的简直要飞上天去了!

 

苏楚韵帮老林弄出来后,擦擦手就要回去。这次老林也没有阻拦,笑眯眯的道了别之后,就开始收拾东西,准备回家了。

 

毕竟逼得太紧也不好,容易得不偿失。

 

有松有紧,张弛有度,才是混迹沙场的王道兵法!

 

走在夜路上不停的回味着刚才的滋味。虽然没有上本垒,但是那双手的滋味也是妙不可言啊!

 

心情很好的老林哼起了歌,掏出苏楚韵的那条小裤衩狠狠的吸了一口!

 

还是骚气十足!

 

回到家躺在床上,老林心情很好,很快就入了眠。第二天早晨,照例打了一套养身操,甚至还多练了一会儿太极。

 

今天,今天一定要将苏楚韵那骚娘儿们拿下!

 

老林已经计划好了,到下午的时候,黄杨会去邻村开会,不到晚上十二点绝对回不来。

 

到时候,只有苏楚韵一个人在家,空虚寂寞冷的,自己去安慰她,岂不是水到渠成?

 

到时候肯定是一场恶战,一定要在第一次的时候就拿下她的身心,往后才好继续啊……

 

“老林,你傻笑什么。”门外传来黄国庆的声音,老林皱起眉头:“你又来干什么?”

 

“去开会啊,我们都要去的。”黄国庆看着他与以往不同的姿势,顿时明白过来:“你难道还想着今天趁黄杨那小子不在家,去睡了苏楚韵?”

 

老林这才想起来,早在一个星期前,黄杨就通知过,自己和黄国庆随着黄杨一起去邻村开会。

 

该死,自己怎么把这件事给忘了呢?

 

“实不相瞒,我确实有这打算。”老林叹了一口气:“不过现在只是空想了,咱们什么时候出发?”

 

“我来就是为了这事儿,黄杨叫咱们两个一起去饭店,完了直接去邻村!”

 

“现在还是早晨啊就去饭店……”老林嘀咕了一句,还是乖乖的回屋换上了衣服。

 

两人来到饭店之后,小服务生将他们领到了一个包间里面。打开门就是一股浓郁的酒气,老林闻了不禁皱起了眉头。

 

“哎呀,老林,老黄,你们来了啊!”黄杨兴奋的举起酒杯,醉醺醺的说:“来,赶紧来干一杯!”

 

早晨就喝的这么多,不怕酒精中毒啊!老林心里腹诽。

 

因为是学医的,知道酒精有多大的危害,所以老林不抽烟不喝酒,活的像个老干部似的。

 

除了黄杨之外,酒桌上还有三男两女。看着面生,应该是邻村的人。不过……

 

老林眼睛一亮,这两个女人长得可真漂亮啊!

 

一个女人留着长发,穿着一身鹅黄色的裙子,衬的皮肤白皙,身材曼妙。

 

而另外一个女人则是烫了卷发,穿着普通的白上衣黑短裤。露出来的皮肤白嫩光滑,简直想上去舔一舔!

 

“还站着干什么,快坐啊!”黄杨的脸涨得通红,看起来像是猴屁股一般。老林拉着黄国庆坐下,看着满桌子的菜,抵不住饥饿的胃,拿起筷子就开始吃。

 

“老兄,别光吃菜啊,来,喝一杯!”一个男的端起酒盅敬酒,脸上的红晕很重,显然也是醉的很了。

 

老林推拒不过,只能接过来,只不过顺着视觉死角的位置将酒又倒了。

 

“好,爽快!”那人竖起大拇指,又倒了一杯酒。

 

老林就这么一杯接一杯的将酒倒掉,苦不堪言。他眼珠一转,正好看到那位卷发美女直盯盯的看着他手里的酒杯。

 

显然是看到他倒酒的动作了。

 

宁盈注意到了他的视线,羞涩的将衣领拉紧一些,脸蛋上也浮现出一片红晕。

 

老林顿时觉得有些口干舌燥。宁盈这姑娘真是难得一见的清纯与诱惑的结合体啊!

 

“林叔,你这么看着我做什么?”宁盈并紧了腿,不自在的蹭了蹭。

 

老林看见这个动作,脸上露出了然的神情,装作高深莫测的说:“宁盈妹子,你是不是最近有些气血亏损?时不时还觉得疲惫的很?”

 

“是啊,你怎么知道?”宁盈瞪大眼睛,很是神奇的看着老林。

 

老林点点头:“不瞒你说,我其实是一名老中医,行医超过四十多年了,一些毛病光是用眼睛就能看出来。”

 

“那,林叔,我这是什么毛病啊?”宁盈凑过来,苦恼的说:“这毛病困扰了我好长时间了,喝药也不见效,林叔,你给我看看呗?”

 

老林露出笑容:“那是自然。”

 

两人约好开完会就开始治疗,一切顺利的不成样子。

 

一旁的宣千柔好奇的凑过来:“林叔,你真的是老中医?”

 

“怎么,还不信叔啊?”老林笑着:“要不要让叔给你诊断一下?”

 

“真的啊?”

 

宣千柔坐直身体,老林上下打量了一会儿便说:“你最近心胸发闷,有时候还会呼吸不畅,我说的可对?”

 

“哇,林叔太神了!”宣千柔眼睛发亮:“林叔也帮我治治病吧!”

 

正说着,突然传来了敲门声。黄杨醒了,虽说头还疼着,但是至少能正常交流了。

 

他让黄开车送几人一起去邻村,到了的时候基本上也是开会的时候了。

 

开会的内容老林没什么记忆,毕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现在他最惦记的事情就是会议结束后,帮两位美女的诊断时间。

 

但是开会的时间漫长,从下午一点一直到晚上八点,中间吃饭时间上厕所时间都卡的特别紧张,连和两位美女说句话的功夫都没有。

 

外面天色全黑,会议才算结束。当众人收拾资料全都离开了的时候,老林连忙拦住准备离开的宁盈和宣千柔:“终于结束了,咱们去诊断吧!”

 

“可是现在天色很晚了。”宣千柔露出不好意思的笑容:“林叔,还是明天吧,我今天困了。”

 

老林也不强求,只能心中暗叹一声:“那好吧,明天我给你们好好诊断。”

 

但是出了会议厅的门,老林就被黄杨拉着回家去了。家里和邻村的距离还是挺远的,那么就证明自己以后见到两位美女的机会也就少了!

 

明明答应了明天给她们诊断的,这下也泡汤了。

 

第二天一大早,老林养生操也不练了,躺在摇椅上摇着蒲扇,一副悠哉悠哉的样子。

 

反正现在睡不到苏楚韵和黄嘉怡,还练那些劳什子操做什么?

 

“林爷爷,你怎么在这儿呀。”门外一声清脆的声音吸引了老林的视线,抬头一看,竟然是刚才心心念念的黄嘉怡!

 

黄嘉怡今天穿了一件小短裙,白嫩的大腿裸露在外,脚上穿着凉鞋

>>>>全文在线阅读<<<<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