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主页 > CBA新闻 > 正文

粗 大 肉 木奉/和大狗做了一个晚上

时间:2020-03-20 14:49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阅读:
孩子还被所在茶水间里,我不能不管。

于是只好强行拉扯着郑芹,快速往茶水间跑去。

 

而这一路上,郑芹则哼哼唧唧的,一个劲儿喊着她下面难受。

 

等到我们来到茶水间门口时,她更是通红着脸蛋儿,站都站不稳了。

 

“傻柱,我那儿流出好多糖水,你快吃了吧,吃了不浪费,你最喜欢吃的。”

 

“你之前不是还想跟我玩大道偷糖水的游戏吗,我现在让你玩,来,把你的大盗放进我里面来,我不光让你看我的小XX,我还让你X我,求你了,傻柱,我的好傻柱,快进来X我……”

 

能让身为初女的郑芹不顾羞耻的说出这个来,足可见她那里到底有多难受。

 

可我也难受,难受的不光是身子下面暴躁,还难受茶水间里宝宝又醒了。

 

没办法,我不能贪图跟郑芹做那个不管孙红的孩子了,毕竟是我们给带出来的。

 

所以我赶紧摸郑芹的口袋,想找要是开门。

 

可偏偏这时候郑芹却猛地一掀裙子,将吊带丝袜和真丝底裤全部暴露出来。

 

随即更是伸出白皙小手爱抚向了身下,“傻柱,你摸错地方了,摸我这里,我这想要……”

 

我特么还不知道你哪想要?我又不是真傻柱,我刚才摸你是找钥匙呢!

 

再看看郑芹身下,真是特么的诱惑人,湿漉漉的好过瘾,隐隐都能看到里面的旖旎。

 

我真想凑上嘴巴去再好好品尝下属于郑芹的娇媚,可宝宝在茶水间里哭的太凶了。

 

没办法,我只好强捞郑芹口袋,好不容易取出钥匙把茶水间的门给开了。

 

打开房门后,我赶紧将宝宝抱了出来,又带着郑芹回到车上,开着她的小QQ,载着她和宝宝一路疾驰,最终来到了离她公司五公里远的郊外。

 

很奇怪,也不知道为什么,宝宝上车就睡觉,多睡宝宝都如此,孙红的宝宝也不例外。

 

不过这倒是方便了我,毕竟郑芹这一路上把我摸的够呛,火烧火燎的。

 

恰好这是个空旷的郊外也没人,于是我直接把郑芹给带下了车子。

 

这个时候的郑芹已经自己解开了衬衣扣子,胸杯更是野蛮拽下。

 

一双白皙小手不停在胸前揉弄着,猩红小嘴儿中更是泛起媚人的斥满渴求的嘤咛声。

 

那对浑圆的娇媚,在的肆意的揉弄中更是被凌辱,时而圆时而扁,看着都怪诱惑人的。

 

而她的小嘴儿中时不时的还会发出央求,“傻柱,我的好傻柱,我愿意把第一次给你,也不愿意让陈继军个王八蛋得逞,你快进来,进来帮帮我,我那里面好难受,真的好难受……”

 

我本就是这意思,眼下郑芹又这样旖旎的央求着,让我让感觉到前所未有的亢奋。

 

因而下一瞬,我就迫不及待的凑上前,将郑芹身上那条已经湿润的小裤给拽了下去。

 

虽然之前已经拽过一次了,但看的显然没有现在车灯照耀下那么清楚。

 

郑芹那里是那样的娇媚,那样的迷人,斥满了纯洁的粉嫩,以至于让我情不自禁的就凑上嘴巴,狠狠的亲吻了一口,也正是这一口,让郑芹羞声尖叫着。

 

“傻柱,不要吃,好难受,你快进来,先进来满足我,快……”

 

药性作用下,郑芹彻底失去了理智,被欲望所支配。

 

而她的这种表现,也让我愈发的暴躁和冲动。

 

因而下一瞬,我就猛地将她娇躯翻转,随即双手扣住了她的身前饱满,身下则在她娇媚白皙的屁股上蹭了几下,随即瞄向了她那湿润又娇媚的地方,狠狠挺了进去……

‘噗’的一下子,原本还在急声央求的郑芹,顿时止住了声音,如同被人掐住了喉咙似的。

 

但下一瞬,却有极尽痛苦的尖锐喊声响起,那声音几乎要把夜晚都给撕裂了。

 

随后郑芹便歇斯底里的对我喊着,“好疼,傻柱,我的屁股好疼,好疼啊……”

 

当然会痛了,别说她,我那儿就被她夹的好痛。

 

不过真的好舒服,那种温润的包夹,那种……她说啥,她屁股好疼?

 

意识到这点,我挪手去她身下试了试,可不是怎么的。

 

她那娇媚的地方依旧温热着湿润着,可偏偏就没我身下的存在,那我攮进哪去了?

 

当我仔细看的时候才发现,郑芹喊她屁股痛,不是没道理的,我攮错地方了……

 

特么的,好尴尬呀,头一次干那个,实在没经验。

 

可是她屁股也真的好棒的,尤其是在疼痛中郑芹一夹一夹的,直让我感觉到好舒服。

 

于是我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双手紧抓着郑芹身前,卖力的一下又一下的冲击着。

 

只几下,就把郑芹弄到痛不欲生,可是她的娇媚身子也实在太性感了,我怎么玩也玩不够,所以我也不管她的哀嚎,只管暴躁又蛮横的一下接一下的狂暴冲击着。

 

足足半个多小时后,再郑芹那娇媚屁股的刺激下,在她的勾魂哀嚎中,我终于有了爱的反应。

 

又是一番暴躁的冲击,最终悉数打进了她娇媚的胴体内……

 

头一次做那事,竟然攮错地方了,这让我完事后有些尴尬。

 

但是郑芹更尴尬,那种撕裂性的疼痛压制住了体内药物的催发,而且已经过了半个多小时,郑芹已经没有那么渴望了。但是看到我把那个从她后面拔出来后,尤其是发出‘噗’的一声闷响后,她还是羞到俏脸通红通红的。

 

“臭傻柱,要不是你弄错了地方,我真怀疑你是不是你哥伪装的。”

 

“救人、抱宝宝,那么一气呵成,简直就跟正常人没什么两样……对了,你为什么会开车?”

 

废话,我当然是学过所以才会开了。

 

但答案显然不可以这么说,我只能对郑芹说道:“我看你开的啊,看你开我就会了。”

 

郑芹‘哦’了一声,嘟哝道:“难怪都说傻子会在别的方面格外聪明。”

 

我问道:“你说啥?”

 

郑芹忙摇摇头,“我没说啥,我就是说,你弄的我好痛,给我把屁股都能裂开了。”

 

“而且……你怎么那么能干啊,都半个多小时了,这才弄出来,别人不都是几分钟吗?”

 

也不知道郑芹这几分钟的统计到底哪来的,不过我懒得关注这个。

 

我现在更关注郑芹那身前的粉嫩娇媚,于是我蹲在她近前,凑上嘴巴去狠狠亲了一口。

 

“你再给我点糖水啊,我又想要了。”

 

郑芹大羞,好不容易从药性中脱离出来,被我吃的这一下子又让她有反应了。

 

她红着脸瞪眼说道:“不许再吃了,而且我警告你哦,今晚的事情你敢说出去……哼哼!”

 

她没具体威胁啥,但这‘哼哼’两声,无外乎又是让大黄咬我屁股之类的。

 

我会在乎这个?我可是攮过她屁股的人了,现在她后面还有我打给她的东西流出来呢!

 

不过再想要跟亲吻郑芹那里,她却是不同意了,忙羞羞的提好小裤,更是赶紧钻到车内。

 

“快点上车,孙红还在医院里呢,咱们得去看看她丈夫到底咋样了。”

 

想想也是,刚才外地回来想给老婆个惊喜,结果一辆车就把他给撞飞了,惊喜变成了惊吓。

 

估摸着这会儿孙红心里得挺惦记的吧,带着孩子去看看她,对她应该是种安慰。

 

于是我上了车,坐在了躺在车上的宝宝旁边。

 

而就在这时候,郑芹却突然嘟哝道:“羞死了,被你攮的屁股痛,坐都坐不住……”

 

吗的,我也丢人啊,好不容易有机会干那事了,竟然弄错了窟窿眼,这事闹的……

成功感到医院后,在郑芹的打探下没多会儿,就成功找到了孙红。

 

这个时候孙红正等候在手术室外,满脸的紧张。

 

果然跟我所料想的一样,见到孩子后的她立刻找到了慰藉,赶紧把孩子抱在坏中。

 

对于郑芹和我对孩子的照顾,孙红很感激,但是当郑芹提出她丈夫时……

 

“医生说,不容乐观,但是他们会尽全力的。”

 

这个尽全力就是挺吓人的一个事,足以证明人的情况很不妙。

 

而在那等了十几分钟后,医生的出来也证明了这点,医生只问了一句话,“还要进去看看吗?”

 

为什么要问这句话,显然是撞的比较惨烈,假如活着也就无所谓了,当然得看。

 

所以这就间接证明,人没了。

 

但孙红还是抱有期望,期望自己只是误解了意思,期望医生只是一时口误。

 

但她随后的追问,却让医生直接给出了‘判决书’,“节哀顺变吧!”

 

活人又怎么会用得着节哀,所以孙红顿时就瘫坐在了地上。

 

要不是胸前有料,对孩子是个缓冲,估计这一下子孩子都能被惊醒。

 

只是眼下我可没心思对她惦记那事了,毕竟人丈夫都没了……

 

当晚晚些时候,孙红的娘家人来了,有他们陪着孙红处理后事,我跟郑芹也就离开了。

 

回去后,郑芹再三嘱咐我今天的事情对谁也不许说起,然后她就把我送回家,自己也回了。

 

回到家中后,我长长叹息一声,想想孙红也怪可怜人的。

 

孩子才那么丁点,她就没了丈夫,孩子没了爸爸,唉!

 

回到屋内后,我正准备脱衣服睡觉的,却见到傻柱正坐在床上,而且目光躲躲闪闪的。

 

他就像是个小孩子一模一样,但凡做了错事,目光就会躲闪。

 

这大晚上的,他能做什么错事,我第一时间就怀疑他是不是尿床了。

 

但随后傻柱却摇摇头,告诉我说他并没有尿床。

 

“没尿床,没尿床那你害怕什么,为什么不敢看我?”

 

当我问起这个的时候,傻柱对我说,“因为、因为我怕你看到我在看那个柜子,因为我不可以看柜子的,她给我说,柜子里有老虎。”

 

听到傻柱的话,我第一时间就把目光挪向了柜子,同时也注意到,柜子闭合的柜门缝隙中,有黑色薄纱质地的裙摆给夹在那里了。

 

裙摆,当然不可能是我跟傻柱的,我们虽然穷,但也没到要穿裙子省布料的地步。

 

傻柱又说有人警告他,柜子里有老虎……

 

于是第一时间就猜到,柜子里面肯定有人。

 

事实上也的确如此,随后我拎着一根撬棍来到柜门前拉开柜子时,就发现有个女人躲在里面。

 

这女人长的还挺漂亮,三十四五岁的年纪,拥有着少妇的迷人风韵。

 

只是我没见过她,她绝对不是我们村的人,至少我从没见过她。

 

因而下一瞬,我就把带尖的撬棍戳向了少妇胸前那鼓鼓囊囊的存在。

 

“说,你是谁,为什么要来我家里面?!”

 

那个少妇挺害怕,吱吱唔唔的,小脸儿都吓到煞白,不知道该说什么。

 

而这时候,旁边傻柱则对我说,让我别伤害她,这个女人是替他安排工作的,好让他自食其力,免得整天拖累我。

 

这话说的,没毛病,而且听起来还是件好事,劝人自立。

 

但问题是,傻柱是个傻子,时间又是大半夜,哪家公司会让人晚上来招工?

 

所以我第一时间就联想到了最近的一条新闻——

 

“你是想带着傻柱去煤矿,然后造一场意外让他身死,你好骗煤矿公司的赔偿金吧?!”

当我说出这个的时候,少妇连忙表示不是。

 

“真不是这样的,我真不是煤矿上的,我更不认识什么煤矿上的人……”

 

看少妇焦急的表情倒像是真的,但我依旧怀疑她的用心。

 

大晚上的来傻子家里骗傻子去工作,这种人能怀好心思了?

 

于是我使劲捅了捅带尖的撬棍,“赶紧说实话,不然我给你把X子捅爆了!”

 

少妇吃痛又害怕,连忙含着哭腔对我说道:“别捅了别捅了,我说。”

 

“其实、其实是我丈夫在村头出了车祸撞了人,然后跑掉了。后来想着你们村里有个傻子,所以就想让我来说说,让傻子去顶罪,就说傻子偷车开撞了人。”

 

我曰她妈妈的,好事不惦记我们,这种事反倒惦记到我们身上来了!

 

我正准备教训少妇的时候,她却对我说道:“你先别生气,我不白让傻子顶罪。”

 

“这样,我给你们十万……不,二十万,我给你们二十万块钱,只要你让你弟弟把车祸的罪名顶了,我再给你追加十万,一共三十万。”

 

“你想啊,傻子撞人又不需要承担刑事责任,待了一两天就被放出来了,你们还平白无故的多了三十万块钱,足够你们在详细过富贵日子了,多划算!”

 

乍一听,这美艳少妇说的还真像是那么回事。可是仔细品品,这事就有点操蛋了。

 

在村头上撞的人,肯定是孙红的丈夫。

 

人孙红的丈夫都死了,她却来找傻子顶罪,这样一来不仅傻子没事,她丈夫也没事了,关键是她家还不用陪给孙红的丈夫钱了。一条人命,怎么着也得个百八十万吧?

 

她只拿出三十万来了事,一下就省下好几十万,还免去了丈夫的刑罚,多划算!

 

唯一吃亏的就是孙红家,丈夫死了,孤儿寡母的狗屁赔偿没点,家里也没了顶梁柱。

 

想想这事,我就觉得这两口子真是特么的丧良心。

 

不过这种丧良心的人,就该好好的整治下!

 

于是我对傻柱说道:“你先躺下睡觉,我跟这个漂亮姐姐到那屋说个事。”

 

这些年的相处,让傻柱对我说的话言听计从,不然我也管不住他。

 

在傻柱躺下后,美艳少妇就兴冲冲的跟着我去了隔壁。

 

很明显,她这是认为我要跟她谈正事了,是同意她的条件了。

 

关于这点,我并没有说破,而是在进到隔壁屋子后,把撬棍给放下了,更是把房门闭上。

 

美艳少妇这时候还对我说着呢,“你是个聪明人,我就喜欢跟聪明人合作。这样吧,只要你把事情办到顺顺利利的,我再给你加五万都不是问题,谁让你痛快呢!”

 

她觉得我是稀罕钱,但她显然想错了,“我稀罕的可不是钱,我稀罕的是你!”

 

话说完,我就猛地一把从身后将她给抱住,随即双手更是钻进她上衣内,猛地扯开胸杯,随即双手紧紧抓握住她那对大宝贝儿,更是死命的揉搓着。

 

少妇当时就羞急眼了,“臭流氓你,你快放开我,你要干什么!”

 

“干什么?当然是干你了,像是这么漂亮又性感的骚货,我不干你还能干什么?”

 

我可不是说说而已,随即我更是撤出一只手,狠狠撩起了她裙摆。

 

下一瞬,她那件黑色的贴身小裤就暴露出来,看起来怪性感的,性感全是一层薄纱,连兜底的那里都是,隐隐约约都能看到她那娇媚的性感地方。

 

我忍不住的在她那儿给狠狠撩了一把,直撩的她娇声迷离,更是羞声咒骂。

 

不过对于她的咒骂,我却是笑呵呵的应对着。

 

“别骂,让我干爽了,我自然就让我弟弟去帮你丈夫了。”

 

“反正你那地方用用也用不坏,还会让你很舒服,对不对?就让我X一回吧!”

 

边说着,我边把手放进她的薄纱性感底裤内,旋即往下翻去。

 

而美艳少妇,稍稍纠结过后,终究也没有阻止小裤对她娇媚处的离去……

>>>>全文在线阅读<<<<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