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主页 > CBA新闻 > 正文

把逼翻开让你藻:上面吃奶下面湿/耳朵上的小孔流

时间:2020-03-20 14:54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阅读:
所幸两人都没有发觉我和王婶之间的异常。

吃过饭后,我便开车搭乘着王婶前往机场。

 

我开着车,王婶就坐在副驾驶上面,她此刻已经将长裙给换了,换了一条短裙,不知道是不是刻意而为,裙子的一角掀开了一点,我直接看到了王婶的内裤,已经不再是刚才那条紫色丁字裤了,而是一条黑色边上有花纹的内裤。

 

王婶忽然动了一下,裙子直接又上去了一点,这下我已经能够看到王婶大半的内裤了。要命的是,王婶的这条黑色内裤居然是有点透明的。我甚至能够看到那略带粉色的肉壁和毛发。

 

我的命根子立马又站了起来。

 

王婶侧头看了我一眼,看到我鼓起来的小帐篷,捂着小嘴轻笑道:“开车可要认真哦。”

 

我下面鼓的难受,看到王婶这个样子,我直接在心中暗骂,磨人的小妖精,等晚上我他么的不草哭你,我不姓王!

 

“王婶,你闺蜜今天是不是要住我们家?”我只能转移话题道。

 

“你王叔是不是打算支开我闺蜜,然后晚上继续让你上来?

 

      

 

      

 

      王婶只是点了点头,叹了口气道:“那恐怕你王叔的如意算盘要落空了。”

 

      

 

      “为什么?”我有些不解,难道王婶不答应。现在我和王叔的计划已经被王婶发现,只要王婶不答应戴眼罩的话王叔一定不会让我上的。

 

      

 

      说到这,王婶看着我娇笑道:“今天我闺蜜要和我住在一个房间。”

 

      

 

      “王婶,你不是说今天晚上要给我干吗?”我愣了一下,不免有些气。

 

      

 

      “这可不是我的意思,是我闺蜜硬是要跟我睡的,这怎么能怪我?”王婶调皮了娇笑道。

 

      

 

      我没有想到王婶居然还有这一招,顿感失望,但是却无可奈何。

 

      

 

      王婶看着我失望的样子,面容忽然变得严肃起来:“阿明,我问你一个问题,你王叔的目的是让我怀孕,但是你有没有想过,如果我怀孕了,我肚子里的孩子是你的,却要叫李宏斌爸爸,暂且不说这个,你能保证李宏斌会对这个孩子像对自己的亲生孩子一样吗?”

 

      

 

      我愣住了,王婶说的问题是我从来都没有想过的。王叔他让我上她老婆,目的是为了让王婶怀孕,自己好得到他父亲的财产。至于孩子,只是一个筹码而已。

 

      

 

      想到这,我顿感后悔。如果不是昨天晚上王婶突然发觉的话,我可能就把东西留在了王婶体内。

 

      

 

      “王婶,对不起……”我愧疚地说道。

 

      

 

      王婶看到我悔悟,脸色稍缓了几分,又道:“你也不要怪王婶责骂你,你要知道,我怀孕的话,伤害的不仅是我的感情,还有你。”

 

      

 

      我有些尴尬,说道::“当初我也没想那么多,王叔他对我有恩,他有困难我也不能不帮他……”

 

      

 

      “我真的搞不懂李宏斌脑子里面到底在想什么,就算他精子存活率低,但是也可以体外受精了,现在科技都已经那么发达了。”王婶冷冷地道。

 

      

 

      “精子存活率低?王婶,难道你不知道王叔他是得了死精症?”我惊愕,下意识开口,王叔是王叔可是结婚了八年了。

 

      

 

      闻言,王婶眼睛蒙上了一层雾,攥紧了拳头说道:“这个该死的李宏斌,之前他跟我说他是精子存活率低,怀孕几率很低,让他去检查也不去,体外受精也不愿意,原来是害怕我知道他死精症的原因!”

 

      

 

      看着王婶,我既心疼又担忧,因为我居然无意间捅出王叔是得了死精症这件事情,如果王婶生气,去王叔那里闹上一顿的话,估计我也得凉。

 

      

 

      “王婶,你可千万不要去和王叔对峙,如果他发现是我告诉你的话,我一定会……”

 

      

 

      还没等我说完,王婶就说道:“放心,我不会告诉他的,我现在恨的只有他一个人而已!”

 

      

 

      王婶擦了擦眼泪忽然破涕为笑:“对了王力文,刚才王婶在浴室自慰的样子好看吗?”

 

      

 

      王婶眼角还带着泪,蝉翼一般的睫毛下面的大眼睛楚楚可怜,此刻露出的笑容如初升的朝霞一般。

 

      

 

      我看王婶美丽的笑容,我顿时痴了,说道:“好看,王婶是我见过最漂亮的女人,无论做什么事情都好看!”

 

      

 

      “就你话嘴甜,放心吧,晚上我一定尽力支开我闺蜜,我也很想品尝一下你的大东西的味道。”王婶笑靥如花。

 

      

 

      我顿时看的如痴如醉。

“明子,王婶虽然没有将自己完全地交给你,但是却也将三个第一次交给你,你以后要好好表现,知道吗?”王婶又道,眼中闪过复杂的情感。

 

“哪三个?”我下意识开口问道。

 

“自己不会猜吗?”王婶白了我一眼,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脸有些红。

 

三个第一次。第一次,我帮王婶口,从当时她的反应上来看,应该是她一次被人口。而第二次,应该是她帮我口。

 

而第三次,我却怎么也想不到……王婶的嘴巴,显然不可能,我从王叔的手机视频里面都看到过王叔和王婶两人接吻……

 

“王婶,我只想到了两个第一次。还有第三次,我脑袋笨,实在是想不出来。”我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

 

“那你说说,你想到的两个第一次是什么?”

 

“第一次,是我帮你口交,第二次,是你帮我口交,对吗?”我说道。

 

“流氓!”王婶羞嗔道,“你说对了,还有第三次呢?”

 

我挠了挠头道,:“我想不出来啊……”

 

“小混蛋,你忘了上次你闯进厕所看到了什么?还有刚才,我在视频里面干什么了?”王婶瞪了我一眼。

 

“看到那根震动棒?”我想了想说道,很快反应过来,有些惊喜:“王婶你说我是第一个看到你自慰的男人?”

 

“丑不要脸……”王婶羞赧。

 

“难道不对吗?”我问。

 

“算你说对了。”王婶俏脸嫣红。

 

“你说的那两个第一次,其中一个是意外,而第二个,算是我报答你的,最后一次才是我心甘情愿的,如果你以后表现的好的话,我可以把我的第四个第一次给你。”

 

第四个第一次?

 

我激动地脱口问道:“是什么?”

 

“不告诉你!”王婶骄哼,“你表现好之后我才会给你!”

 

王婶的话让我心里痒痒,却也让我充满了期待和兴奋。

 

……

 

抵达机场的时候,已经将近中午一点钟了。

 

王婶下了车,对面便有一个美女朝这边跑了过来,这个美女自然是王婶的闺蜜。

 

王婶也看到了那个美女,表现的很开心,也小跑了上去,和这个美女相拥在了一起。

 

我站在王婶身后,悄悄打量着这个女人。这个女人拥有模特的身材,身高也就比我矮上一点,她比照片上的要更好看,一头黑色的短发刚好到自己的脖子,脸型轮廓明显,鼻梁高挺,眉毛细长,有股英气在里头看上去应该是北方人。

 

她上身穿的是一件粉色短袖,被胸前的巨物给支撑了起来,她的胸居然比王婶的还要大,但是却丝毫没有下垂的迹象。

 

再往下看,她穿的是一条白色短裙,两条又长又细的大白腿暴露在空气当中。

 

拥抱过后,王婶和她的闺蜜聊的很投入,一时竟然忽略了我的存在,我有些尴尬,却又不好插嘴。

 

过了好一会儿,王婶才拿着她闺蜜的手走到我面前,对她闺蜜笑着说道:“这是我老公的表弟。”

 

“王力文,这是我闺蜜,严雨菲。”帮闺蜜介绍完之后王婶又又介绍了一下她的闺蜜。

 

“你好。”我笑着伸出了手。

 

严雨菲同样微笑着,伸出了手。两只手握在了一起,然后就要立即松开,谁知道这个女人的手突然捏了一下我的手指,然后才松开。

 

我一下子就脸红了。

 

看到我害臊的样子,严雨菲对王婶开怀笑道:“没想到你老公的表弟这么有趣,还会害羞。”

 

被这么一说,我脸更红了。

 

“别逗王力文了,你以为他是那些你在酒吧碰到的男人?你也不要碰到一个男人就想勾引。”王婶瞪了一眼严雨菲。

 

“什么叫碰到一个男人就勾引?我可是有原则的,要不是你老公这个闺蜜长得挺帅的,我才不会勾引。”严雨菲反驳。

 

听到这话,我有些傻眼,我是第一次见到如此开放的女人,居然直接把勾引男人放在嘴边。

 

“王力文,你平时是不是会健身,身材看起来也不错?”严雨菲盯着我的身体,一直从胸口看到大腿,对我说道。

 

我被盯着有些不自在,回答道:“我是乡下出身,家里穷,从小就干粗活重活。”

 

“那你在床上就能坚持很久吧?”严雨菲对我暧昧地笑了笑,“你看姐姐身材怎么样?”

 

“身材好就好,你怎么扯到这种地方了?”听到这,王婶也有些脸红了,打断了严雨菲的谈话。

 

“不是吧,我不就调戏一下他吗,你怎么就这个反应了,该不会是你的小情人吧?”

 

王婶一下子被噎住了,说不出话来。

 

“不会真的被我猜中了吧?”严雨菲惊讶道。

 

“瞎说什么呢,他可是我老公的表弟,如果你再胡说我就生气了!”王婶嗔怒道。

 

“好了,不是就不是吗,那么紧张干嘛?”严雨菲笑了笑道,却是意味深长地看了我一眼。

 

“走,我们上车再聊吧。”严雨菲笑道,向我这边走了过来。

 

严雨菲过来的时候却是趁我不注意拍了一下我的臀部。我吓了一跳,神经反射的跳到一边,摸着自己的屁股一脸不解地看着严雨菲。

 

“弹性不错哟!”严雨菲对我眨了眨眼,还对我吐了一口热气,我的当即又红了,一直红到脖子以下。

 

王婶看到这,当即将严雨菲给拉开了:“好了,快点走吧,不要总想着勾引男人了。”

 

就这样,严雨菲被王婶拉着我,而我,就在后面帮严雨菲拖着她的行李箱。

 

来到停车场后,严雨菲和王婶坐在后面,我坐在前面发动了汽车。

 

两个女人很快又聊了起来,内容却健康了很多,大多都是彼此间的生活趣事,还有就是一些女人的琐事,化妆,衣服之类的……

 

后面不停传来欢声笑语。

 

我的背上忽然被一个物体顶住,我愣了一下,余光向后看了一眼,便看到严雨菲伸长了腿,脚的末端应该是顶住我的座椅。我我猜想此刻她此刻一定是开叉坐姿的。

 

听这两人还在聊天,我就将后视镜给稍微调整了一下,便看到严雨菲此刻两腿开叉的坐姿,短裙里面的风光完全暴露在了后视镜当中。

 

严雨菲穿的是一条黑色蕾丝内裤,将那神秘地带的形状勾勒了出来,非常饱满的形状,她的大腿根部的皮肤也非常白,吹弹可破,如雪凝一般,非常诱惑。

 

而往上,严雨菲领子上的口子虽然开的不大,但我是从后视镜看她们的,从高处俯视,我能看到一条深深的沟壑,也能看到严雨菲的内衣,是一条黑色内衣,她的胸非常大,内衣似乎都遮不住,随着车子的晃动呼之欲出。

 

真是一个尤物!

 

两人聊天聊的很投入,似乎没有发现我偷看她们。我便一边开车,一边时不时偷看一下严雨菲裙底,还有她胸前的一抹白色,只感觉内心无比的满足。心中不禁发出感叹,人生当如此啊!

 

两女说着说着,忽然又说到了那方面的事情,那种隐晦的房事。她们说到这,声音虽然低了很多,但我还是能够听清楚。

 

“林佳,你老公现在在床上还能坚持多久?”严雨菲问道,脸上没有丝毫害羞的迹象。

 

王婶脸有些红,回答道:“正常的话,四五分钟吧,不过次数的话一个月也只有两三次。”

 

“那你可比我幸福多了,知道我们家老陈吗?虽然才三十几岁,但是那方面已经完全不行了,以前还能坚持个两三分钟,现在刚放进来几乎都射了,一个星期也就那么一次左右,不管吃什么药都是一样。”严雨菲诉说道,“而且你知道吗,性方面功能越是差的男人心里就越变态,老陈他自己满足不了我,就整天把我锁在家里,要不是我跟他说是到你这来玩,他门都不会让我出!”

 

“有那么夸张吗?”王婶惊讶。

 

“有那么夸张吗,还有更夸张的,他居然在家按了好多个摄像头,就连厕所,浴室都有,还有我们家那些仆人,他全都给换成女人了。”严雨菲又道。

 

我听到这,也是有些傻眼了,王婶这个闺蜜的老公心理是变态到了什么程度才能这样做?

 

“所以说,林佳,你看我这次好不容易出来,你帮我找一个男人?”严雨菲拉着王婶的手臂,一脸苦水。

 

“要是我帮你介绍男人,你老公不得恨死我?”

 

“哼,我才不管,老陈他自己没本事,还不让我自己出来觅食了?再说,你不说我不说,老陈又怎么会知道?”严雨娇哼道,说罢又笑了笑,道,“我看你老公这个表弟就不错,长得也挺帅的,要不就让给我好了?”

 

“这我可不能做主,你要是自己能勾引得到人家,就是你的。”再一次提到我,王婶的语气好像显得有些不满。

 

严雨菲看见王婶这个样子,好笑道:“好了不说这个了,话说我听说你们这里有个露天温泉,是不是真的?”

 

“温泉倒是有,可我听说老陈不是在你家里面造了一个温泉吗?”王婶问道。

 

“那个温泉是人工造的,哪有天然温泉泡的舒服,再说,比起室内温泉我更喜欢户外温泉。”严雨菲双臂交叉,鼓着嘴说道。

 

“对了,你们这里还有我的一个朋友,就在前几个月他买了一艘大游艇,下次我也把它借出来,我们一起出海去玩上一圈。”严雨菲又道。

>>>>全文在线阅读<<<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