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主页 > CBA新闻 > 正文

上课被后桌男生一直揉哪个胸|老板快点好爽快点

时间:2020-03-20 14:56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阅读:
我想挣开,但又怕拂了她的面子,毕竟是个女人,还是迁就一下吧。

只有嫂子看向我们的时候眼神怪怪的,我也猜不到她心里在想什么。

 

由于大家都没有什么野营的经验,所以决定还是以简单为主,搞点烧烤,边吃边玩。

 

选的地方就在一条小溪旁边,风景非常不错,而且四周也视野开阔,所以不会有什么太大的危险。

 

等我们手忙脚乱地生好火,把食物烤熟,太阳也渐渐地落山了,于是哥哥又拿出早就准备好的啤酒,想要畅饮一番。

 

“你哥估计是想打野战呢!”方筱雨突然凑到我耳朵旁轻声说了一句。

 

我微微愣住,猜想到这个可能性实在太大了,本来带着帐篷就准备是在这里过一晚的,而且到时喝了酒,还不得酒后乱性?

 

最关键的是,我们只带了两顶帐篷出门,总不可能让我和哥哥两个大男人睡在一起吧!

 

就算是不能和嫂子睡,但方筱雨这个骚货,今晚是注定要被我干得双腿合不拢了!

 

她那熟练的口活现在还让我回味不已,我不由邪笑道:“那你想不想啊?”

 

“哼,我才不要!”方筱雨故意白了我一眼,但我能从她的表情中看出,她也非常期待夜晚的到来。

 

出来玩嘛,就是要玩得开心!

 

为了防止等下不能办正事,我没喝多少酒,倒是方筱雨的酒量很好,一直在和哥哥对拼,到了后面,哥哥干脆直接就说让我娶方筱雨当老婆了。

 

嫂子也在旁边起哄:“是啊,大根,筱雨是我最好的姐妹,她的一切我都很清楚,能娶到她,也算你上辈子积德了。”

 

吗的,我都不知怎么接这个话才好,难道要跟他们说,这女人其实是一见到大炮就挪不动脚的骚娘们?

 

狂欢一直持续到晚上差不多10点才结束,哥哥已经完全醉了,我好不容易才把他抬进帐篷里,但估计今晚他肯定又要让嫂子失望了。

 

不过我却留了个心眼,刚才在扎帐篷的时候,故意把两个帐篷放置得很近,万一还能多发生点什么事呢!

 

“那个,都早点休息吧,大根,你自己注意点。”嫂子说完这话,有些不好意思地看了看我们。

 

她当然知道两个喝了酒的帅哥和美女睡在一起会发生些什么,说不定她都幻想着能代替方筱雨呢。

 

方筱雨很自然地拉着我的手钻进帐篷,就开始脱自己的衣服。

 

“还愣着干嘛,不想睡?”方筱雨的雄伟一下就蹦了出来,看得我眼花缭乱。

 

果然是骚,居然穿着这么性感的内衣,摆明了就是想勾引男人吧?

 

我再也按捺不住,一下就扑了过去,对着她的香唇便吻了起来。

 

“唔,你慢点,急什么,长夜漫漫呢!”方筱雨轻轻推开我,眼带哀怨地看着我,右手却已经抓住了我的要害。

 

“还装什么装,老子肏死你这个小妖精!”我被她揉捏得心头火起,这会儿就算是天王老子来也不能阻止我了。

 

身下的尤物扭动了下娇躯,又妖媚地说道:“你就不怕让瑞芝听见啊,她就在旁边哦!”

 

“管那么多,她可能也在和我哥做呢!”我幻想到一副画面,醉鬼老哥压在嫂子那性感的酮体上,只是几秒钟便一泄如注,留下空虚寂寞的美人儿独自哀伤。

 

也许是看出了我的心思,方筱雨妩媚一笑,道:“哟,看来你都习惯了,老实交代,你是不是早就对瑞芝有想法了?”

 

“没有。”我撒了个谎。

 

“切,骗别人可以,但你骗不了我。你以为我没看到你们俩相处时的那种暧昧感觉啊,瑞芝嫁了这么个废物老公,需要男人滋润是理所当然的,我怀疑你是不是早就肏过她了?”

 

“真没有。”

 

我下面硬得难受,一把就撕开了方筱雨的内衣,那挺翘无比的玉兔一下子就弹了出来,虽然没有嫂子的那么大,但却胜在紧实无比,看样子应该是有经常健身。

 

“嗯,轻点吸!”

 

我猛地用嘴朝那红晕处吮了起来,甜美的汁液让人根本舍不得离开,这女人真是太过瘾了。

 

方筱雨此刻还有心情调侃我:“怎么样,比起瑞芝的也不差吧,那个小妖精也骚得很,我都知道她在公司被几个男人吸过!”

 

“真的?说给我听听!”我听到这种秘闻,就更加兴奋起来。

 

虽然早就知道嫂子在外面不检点,但具体的细节却不清楚,她到底有没有红杏出墙?

 

方筱雨推开了我的头,让我平躺下来,慢慢地套动着我那儿,用诱惑的声音说道:“据我所知,瑞芝每次觉得寂寞难耐了,就会找一个公司里的小鲜肉去办公室,然后一去就是半个小时以上。”

 

“他们在里面做什么?”

 

想到上次我闯进嫂子的办公室里,就看见了这一幕,那个职员也长得挺帅气,而且肆无忌惮地品尝着嫂子的秘密花园!

 

最关键的是,嫂子还被他服务得很爽,欲仙欲死,连办公椅都打湿了一片。

 

“谁知道他们做什么,但我可以肯定,除了没真正地肏进去,瑞芝也会被弄得很舒服,因为我每次看到事情发生后,她都会满脸红光,那是被玩得很开心才会出现的神情。”

 

方筱雨轻吻着我的胸膛,不断地挑逗着我,而嫂子的秘密情事也让我激动不已。

 

平日里看起来端庄高贵的女副总,被下属男同事在办公室里尽情玩弄,那绝对是无比香艳的活春宫。

 

“这么说,我嫂子早就出轨了?”我迫切地想要知道这个答案。

 

“那倒不至于,只不过是等于找了个工具满足自己,但瑞芝还是很谨慎的。”

 

方筱雨一把拉下我的裤子,让我的雄风直接暴露在空气中。

 

“这么大,能尝到的女人一定很享受吧?嘻嘻,如果瑞芝在这里,估计会忍不住坐上去哦!”方筱雨三句话不离我嫂子,那种禁忌的刺激让我差点把持不住。

 

他吗的,如果真有机会,我肯定不会怜惜,毕竟都是需要满足,非要肏得嫂子怀上我的种不可。

 

方筱雨见我有些出神,便直接坐到了我身上,问:“猛男,想不想尝尝我的味道啊?”

 

“骚B!老子让你知道厉害!”我已经不想再被她摆布了,索性一个翻身,便把她压在身下。

 

看到她欲拒还迎的眼神,我知道时机已到,也顾不得什么情调,拉下她的运动裤,便对着那禁区撞了过去!

 

轻薄无比的亵裤哪里挡得住我的银龙大戟,才几下,便已经出现了裂缝。

 

“啊,好厉害,大根你太厉害了!”方筱雨大声淫叫起来,这个分贝的音量别说是隔壁帐篷,估计连百米外都能听见。

 

我知道她肯定是故意的,哥哥已经喝醉了,能听见的人也只有嫂子。

 

只要我越是勇猛,便越能让嫂子这条大鱼上钩!

 

不得不说,方筱雨这个女人,真是帮了我大忙,我现在都有些喜欢上她了。

 

在我的粗暴进攻下,她的那片布料终于抵挡不住,嘶啦一声裂开了缝,我便趁势进入了那桃源秘境之中。

 

“啊!”

 

两人同时长舒一口气,真正的好戏,现在才刚刚开始。

 

这种干柴烈火的情况下,根本不需要什么技巧!而且我一直认为,技巧都是给先天不足的人准备的,像我这种天赋异禀的猛男,只需要直来直去!

 

如同狂风暴雨般的进攻让方筱雨彻底迷了魂,她表面看起来放荡,却好像也没有经历过什么人事,那里紧致得和小女孩差不多,夹得我都有些生痛。

 

要不是因为飞溅的汁水起到了润滑的作用,估计她早就被我肏晕了。

 

“快点,大根,用力干我,你好厉害,你的东西好猛!”方筱雨的浪叫在持续不断地传出去,我隐隐约约好像看到了一个人影出现在帐篷外。

 

肯定是嫂子忍不住,想来现场观摩了。

 

我心中邪念大起,抓住方筱雨的骚臀便翻了过来,换了个小狗姿势,这样就能更加方便我使力了。

 

狂暴的进攻简直让帐篷内昏天暗地,肉体碰撞的声音听着淫秽无比,加上方筱雨的淫叫让这里更像是动作片现场。

 

终于,帐篷的拉链被悄悄拉开,一张满脸潮红的俊俏面容出现在那,正好和我的视线对了个正着。

 

果然是嫂子,她只穿着简单的睡衣,身子却不安地扭动着,眼睛一动不动地看着我的表演。

 

“爽不爽,骚货,喜不喜欢被我这样猛男肏!”我一边猛烈地挺动着下身,一边邪恶地看着嫂子。

 

她根本忘记了害羞,眼中只有自己的闺蜜被小叔子弄得欲仙欲死的画面,要不是还有最后一丝理智在,估计她都要主动加入战团了。

 

方筱雨一把拉下我的裤子,让我的雄风直接暴露在空气中。

 

“这么大,能尝到的女人一定很享受吧?嘻嘻,如果瑞芝在这里,估计会忍不住坐上去哦!”方筱雨三句话不离我嫂子,那种禁忌的刺激让我差点把持不住。

 

他吗的,如果真有机会,我肯定不会怜惜,毕竟都是需要满足,非要肏得嫂子怀上我的种不可。

 

方筱雨见我有些出神,便直接坐到了我身上,问:“猛男,想不想尝尝我的味道啊?”

 

“骚B!老子让你知道厉害!”我已经不想再被她摆布了,索性一个翻身,便把她压在身下。

 

看到她欲拒还迎的眼神,我知道时机已到,也顾不得什么情调,拉下她的运动裤,便对着那禁区撞了过去!

 

轻薄无比的亵裤哪里挡得住我的银龙大戟,才几下,便已经出现了裂缝。

 

“啊,好厉害,大根你太厉害了!”方筱雨大声淫叫起来,这个分贝的音量别说是隔壁帐篷,估计连百米外都能听见。

 

我知道她肯定是故意的,哥哥已经喝醉了,能听见的人也只有嫂子。

 

只要我越是勇猛,便越能让嫂子这条大鱼上钩!

 

不得不说,方筱雨这个女人,真是帮了我大忙,我现在都有些喜欢上她了。

 

在我的粗暴进攻下,她的那片布料终于抵挡不住,嘶啦一声裂开了缝,我便趁势进入了那桃源秘境之中。

 

“啊!”

 

两人同时长舒一口气,真正的好戏,现在才刚刚开始。

 

这种干柴烈火的情况下,根本不需要什么技巧!而且我一直认为,技巧都是给先天不足的人准备的,像我这种天赋异禀的猛男,只需要直来直去!

 

如同狂风暴雨般的进攻让方筱雨彻底迷了魂,她表面看起来放荡,却好像也没有经历过什么人事,那里紧致得和小女孩差不多,夹得我都有些生痛。

 

要不是因为飞溅的汁水起到了润滑的作用,估计她早就被我肏晕了。

 

“快点,大根,用力干我,你好厉害,你的东西好猛!”方筱雨的浪叫在持续不断地传出去,我隐隐约约好像看到了一个人影出现在帐篷外。

 

肯定是嫂子忍不住,想来现场观摩了。

 

我心中邪念大起,抓住方筱雨的骚臀便翻了过来,换了个小狗姿势,这样就能更加方便我使力了。

 

狂暴的进攻简直让帐篷内昏天暗地,肉体碰撞的声音听着淫秽无比,加上方筱雨的淫叫让这里更像是动作片现场。

 

终于,帐篷的拉链被悄悄拉开,一张满脸潮红的俊俏面容出现在那,正好和我的视线对了个正着。

 

果然是嫂子,她只穿着简单的睡衣,身子却不安地扭动着,眼睛一动不动地看着我的表演。

 

“爽不爽,骚货,喜不喜欢被我这样猛男肏!”我一边猛烈地挺动着下身,一边邪恶地看着嫂子。

 

她根本忘记了害羞,眼中只有自己的闺蜜被小叔子弄得欲仙欲死的画面,要不是还有最后一丝理智在,估计她都要主动加入战团了。

可能是我低估了方筱雨,能和嫂子这样的女强人玩在一起,她的聪明才智绝对也是不容忽视的。

 

于是她很快便想出了一个点子,那就是要住到我家里去!

 

“这,太快了吧?”哥哥听到这个消息后有些目瞪口呆,毕竟他是永远不会知道一个女人会如何迷恋男人。

 

我笑了笑,只能配合方筱雨演戏,说:“哥,现在都什么年代了,谈恋爱快都不是啥稀奇事,闪婚的人还不照样一大把!”

 

“说是这么说,但你决定好了吗,如果你只是玩玩而已,不用把她带回家的!”哥哥担心的是这个问题。

 

“这个,以后再考虑吧!”

 

家里的房子足够大,有四个房间,两个客厅,而且都有单独的卫浴,所以即便是住在一起,也不会对他们造成太大的困扰。

 

当然,晚上做某事的时候就除外了。

 

嫂子对于方筱雨的决定似乎一点都不感到惊讶,几乎没怎么考虑便答应了,还主动叫人帮忙搬家。

 

于是一个礼拜之后,方筱雨便正式住进了我家,也正式成为了我的女友。

 

这个小骚货真是天生就欠干,每天在家里都穿得清凉无比,有时候连内衣都不穿,看得哥哥眼睛都有些发直。

 

但我知道他是有心无力,只能饱饱眼福,真要行动起来,估计会被嫌弃得不行吧,哈哈!

 

所以,在方筱雨的诱惑下,哥哥和嫂子的房事明显变得频繁起来,从一开始的一周一次,变成了两三天就一次。

 

当然,结果是差不多的,他依旧满足不了嫂子日渐剧增的欲望。

 

每天晚上,方筱雨都会用各种姿势和我在床上大战,她现在已经彻底臣服在我的胯下,唯我是从,我说一她都不敢说二。

 

而且她也确实是个极品玩伴,尽管已经天天黏在一起,我都没有觉得腻味。

 

“再这样下去,瑞芝肯定忍不住的。”方筱雨跪在我的面前,为我服侍着。

 

我笑着问道:“最近她在公司表现怎么样,还有没有找其他的男人止渴?”

 

“没有,你放心,她现在一直都忘不了你呢!”方筱雨淫荡一笑,香舌灵巧地活动着。

 

“上次她偷偷问我,和你做的时候是什么感觉,我故意戏弄她,说让她自己试试就知道了,结果她还没有直接说不行。”方筱雨无时不刻地在帮我的忙。

 

之所以她要住进来,最大的目的,就是要彻底点燃嫂子的情欲,让她心甘情愿地主动献身,现在看来,这一招非常有效。

 

我能感觉到嫂子现在的眼神里,带着一种渴望,她渴望被我深深地进入,不管是心灵,还是肉体。

 

只要点燃导火索,她的欲望炸弹就会被彻底引爆!

 

我看了一眼时间,突然有了个主意,于是便拉着半裸的方筱雨来到了客厅,这旁边便是哥哥嫂子睡觉的房间。

 

今晚,我要更加近距离地刺激一下那个美艳的少妇!

 

“啊!好大!”

 

方筱雨早已明白我的心思,主动地抬起骚臀,便直接坐到了我身上,狂野地扭动起来。

 

王总贪婪地索取着嫂子的香舌,两个人看起来吻得非常激烈,我能肯定,这时那个老男人绝对已经硬了起来。

 

但嫂子却很适度地退开了,再次说道:“王总,我今天真的不行,工作汇报完了,再见。”

 

“好吧。”王总看起来有些意犹未尽,但却也没有别的办法,况且他刚才也已经小小地爽了一下。

 

嫂子从办公室走出来,见到我便有些脸红。

 

“你们……”我并不想掩饰自己没看到这些事。

 

但是嫂子急忙解释道:“不要生气,大根,我只是在逢场作戏而已!”

 

她居然还照顾到我的感受,我顿时压下火气,说:“有什么大不了的,凭你的能力,在哪里不能前途无量,他只是比你高一个级别而已。”

 

“没有这么简单的。”

 

嫂子便说出了一段往事,原来在刚进公司的时候,她有事情要去找王总,正好看到办公室的门没有关好,里面有奇怪的声音传出来,嫂子偷看了一下,顿时面红耳赤。

 

那里面原来是一个同样刚进公司的员工,全身赤裸地趴在办公桌上,王总站在后面猛烈地抽插著对方,那小美女淫叫个不停,王总得意地大叫:“哈哈啊,既然你这么懂事,我就安心收下你了,免得你再去便宜别人,不过以后,要经常来帮我消消火才行!”

 

嫂子看得心惊胆跳,只能悄悄溜到卫生间,算好时间才再去找王总。

 

原来公司里都流传着一个传闻,凡是漂亮有点姿色的女人,最后都会落入王总的魔爪。

 

如果谁敢反抗,那下场就是被开除,或者是被排挤,像嫂子这么美艳的少妇,各种传闻早就满天飞,不然她怎么能爬到副总的位置?

 

看著楚楚可怜的嫂子,我脑海里浮现出她脱得精光,被王总按在办公桌上狠命抽插,突然下身一阵冲动,难道我也有绿帽情节?

 

我赶紧打消这个念头,好奇地问道:“那你以后怎么办,总这么拖着也不是个办法。”

 

嫂子急忙解释:“不会的,我打算先敷衍他,过两天他要带我去外地参加分公司考察意见会,我会争取调换工作地点,到时不用天天面对他就没事了。”

 

我听嫂子这么讲,也没办法了,不过我总觉得这次出差没有那么简单。

 

思前想后,我还是决定偷偷跟着他们一起去,当然,这不能让任何人知道。

 

对方筱雨,我就说自己是要去参加同学聚会,要回一趟老家,现在暂时不方便带她去。

 

所有人都没怀疑,我便开着车直奔临市,利用监控找到了嫂子和王总住的酒店。

 

我直接跟前台说要开一间旁边的房,对方倒是也没有怀疑,毕竟这么贵的房间有人开就是好事了。

 

接下来一天我都在房间里养精蓄锐,因为晚上等嫂子回来,她是肯定要被王总叫去房间里面的,至于会发生什么事就很难说了。

 

为了能全程实况掌控,我还特意找了一家电子商店,找老板买了一套专门用来偷窥的设备。

 

价钱不便宜,但效果是杠杠的,正好能让我从窗台看见隔壁卧室里发生的所有情况,科技先进就是方便啊!

“王总,我先回房了,你也喝醉了!”

 

终于到了这个时刻,看样子他们聚餐是喝了不少酒,两人都有些醉醺醺的,特别是那个王总,居然直接就把手按到了嫂子瑞芝的翘臀上,一点都没有避讳什么。

 

“回什么回,好不容易有这个机会,咱们可不能浪费了。”王总淫笑一声,居然直接抱起嫂子便丢到了大床上。

 

我都有些惊讶于他的强壮,要知道嫂子身材高挑,而且一点都不显瘦,是标准的黄金比例身材,至少也有上百斤,他居然能这么轻易地就控制住嫂子!

 

嫂子也被吓了一跳,她今天穿着一件深绿色的花边旗袍,将魔鬼般的身段衬托得淋漓尽致,胸前那夸张的玉兔高高挺立着,似乎要爆裂开来。

 

下身是红色的高跟鞋,配上一双黑色蛇纹丝袜,整个人看起来就像是从油画中走出来的女神。

 

“瑞芝,你真是太美了,尤其是这双腿,真是极品炮架啊!”王总色相毕露,一点都没有再隐藏他的欲望。

 

毕竟他开的那个房间是超级豪华套间,保密性是一流的,更加不可能随便有人能闯入。

 

嫂子的美腿被他抱住,张开大嘴便在那黑丝袜上舔了起来,哧溜哧溜的口水声听起来淫秽无比,连我听得都有些把持不住。

 

“别这样,王总,我们不能这样的,啊,别舔那里!”嫂子低声呻吟着,竟然被舔得来了感觉。

 

这王总绝对技术不凡,虽然看上去像是喝醉了,但调情的时候却很有章法,从小腿到大腿,再到膝盖,或者猛力地吸,或是轻轻地舔舐。

 

我自问都没有怎么高超的技术,差距还是很明显的。

 

很快,王总便不满足于此了,他脱掉了嫂子的高跟鞋,开始把注意力放在晶莹剔透的玉趾上。

 

嫂子的腿很美,匀称,修长,没有一丝赘肉,特别是那对玉足,绝对是所有恋足癖的圣物!

 

“唔,王总,别,我不要!”嫂子被突然袭击到敏感部位,呻吟的声音顿时大了好几个分贝。

 

女人的脚向来都是非常敏感的,更别说是被王总这样的高手挑逗了,只见那双玉足已经变成了王总手里的玩具,嘴上的珍馐美味。

 

王总淫笑着,问道:“瑞芝,是不是被舔得很爽啊!你这骚货,平时最喜欢在我面前装清纯,我早就想这么玩你的贱腿了。”

 

“没有,我才不骚。”嫂子扭动着不安的身体,美腿欲拒还迎,好像已经开始动情。

 

“哼,不骚!我听说你那老公是个萎哥,不然怎么你们结婚几年了都还没孩子,肯定是他那里不行吧,哈哈!”王总看来对这事还有一定的了解。

 

嫂子面色如潮,听到这样的话就更加羞愧无比,因为她确实已经空虚寂寞了太长时间,老公和废材一般,根本配不上自己这样鲜嫩肥美的女人。

 

那鲜嫩肥美的土地,迫切地需要一个强悍有力的男人来开垦,不然都快荒芜了。

>>>>全文在线阅读<<<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