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主页 > CBA新闻 > 正文

h快穿收集精子:不要了好烫h小依/痛打臀缝打肿

时间:2020-03-20 17:09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阅读:
等等老公,把窗帘关上,不然会有人看见的。”

“没事的,大中午该睡觉的都睡了,不会有人看我们的,而且这阳台不是更刺激么?玻璃反光,他们是不会看见我们的,别动老婆,你扶好墙……”

 

“啊!你别猴急嘛!这样不舒服,等我有反应了再来……”

 

没等老周听上几分钟,屋内的动静就停了。

 

疑惑中,突然里面传来一声惊叫。

 

“哎呀!完了,我底裤被你弄到地上了,现在还怎么穿啊?”

 

老周心脏猛然跳动一下,心思瞬间活络起来。

 

居然这么快就结束了,难不成这林老师还是一个秒男?

 

难怪我每次来,徐丽丽都是一副欲求不满的样子。

 

这林老师既然是秒男,那徐丽丽多半现在还有反应,一个欲求不满的女人……

 

老周咚咚咚的敲了门,房内出现了一些细碎的声音。

 

打开房门的时候,徐丽丽就站在门口,那窈窕的身姿,瞬间攫住了老周的目光。

 

她穿着一件宽松的白色连衣裙,一米七的个头,肤白貌美的,特别是那一对高耸的山丘,简直要从裙子里涨出来。

 

看见老周,徐丽丽嫣然一笑,脆生生的说:“周师傅您来啦!”

 

“是啊,徐老师今天怎么没上班?”老周嘿嘿点点头,徐丽丽脸上的红晕还没褪去,眼中带有丝丝诱人媚意。

 

老周的小腹顿时一阵火热,再想起之前听到的娇柔喘息,更是火上浇油。

 

这时候,一个穿着西装的男人从屋内急忙走了出来。

 

这人是徐丽丽的老公,林耀祖,也是一名老师。

 

“丽丽,你看着老周装修,学校有事我要过去一趟。”

 

说完,男人挤过老周快速跑下了楼。

 

这下老周更激动了,一双眼睛紧盯着徐丽丽那鼓胀的胸前,丝毫都不愿意移开。

 

徐丽丽被老周看得有些不自在,再加上刚才本就没有从老公身上得到满足,还难受着呢,被他这么一看,竟然立马就有了反应。

 

也不知道为什么,有些时候,在徐丽丽内心深处,对老周这种直白的眼神还觉得挺受用。

 

老周那一双老眼似乎带电,被他看着,一种别样的愉悦如电流一般流遍全身,身子都感觉轻了许多、软了不少......

 

第二章

躲闪着老周的眼神,徐丽丽俏脸羞红的问老周:“周师傅,我家的活还要多久能完工啊?”

 

老周心中一动,装作一脸认真的说:“现在活多,我现在在做的就有五家,而且还有十几家在排队,我得匀着来,别人家也想快些装好不是?徐老师你们再急也得等等啊!”

 

徐丽丽心里焦急,忍不住上前抓住老周的胳膊,一边轻轻摇晃,一边轻声嗔着恳求道:“周师傅,您多抽点时间给我们家干干活好不好?我跟我老公是住学校教师宿舍的,非常不方便,您速度快一点,我们也好早一点搬家,求求您了,行不行?”

 

老周感觉自己的胳膊陷入了一片柔软之中,骨头都轻了几斤,下面也一下子被撑得满满当当,立马他老脸一红,开口说:“行行行,那我这两天晚上就多给你家加加班,先干上两个通宵,让你们家也能早点搬进来。”

 

“那太好了!”徐丽丽顿时激动不已,差点忍不住在老周的老脸上猛亲一口。

 

正激动着,徐丽丽一不小心看到老周那深蓝色的劳保服裤子,那处仿佛要炸裂开来,她的脸就顿时红了起来,心跳也瞬间加快了。

 

一下子,徐丽丽羞红了脸,心里就好像有一团火苗窜起,红着脸说:“周师傅您先忙,我去主卧收拾一下。”

 

说罢,她急忙跑进了主卧。

 

老周回想刚才徐丽丽的眼神,低头一看自己的裤子,顿时就明白过来,嘿嘿一笑,迈步也跟着她进了主卧。

 

老周倚在门框上,笑着说:“徐老师,我老周的手艺,你是可以尽管放心的,你从外面买的床,小两口在上面折腾久了就吱嘎吱嘎的响,我打的这个,你跟你老公就算往天上折腾,也绝对不会有……”

 

忽然,老周抽动了两下鼻子,疑惑说:“嗯?这房间是什么怪味啊!”

 

瞬间,徐丽丽的脸更红了。

 

刚刚她就是和老公在这房间的阳台上,所以房间中的怪味自然就是……

 

想起这个徐丽丽就心烦,林耀祖一个月交一两次公粮,还都在三两分钟内匆匆完事,搞得徐丽丽每一次都不上不下的,非常烦躁。

 

所以久而久之,徐丽丽的心里对那方面的事情都有些厌倦。

 

不过,看着这张结实的大床,她心里忽然有些渴望,如果搬了新家,老公能在这张床上表现的威猛一点,那该多好......

 

如此想着,徐丽丽忽然感觉浑身的筋肉都变得酥软异常,她的体内也变得又热又胀。

 

而且那热涨的感觉还不断往身下汇聚,以至于她只能用力的夹紧双腿,没想到,这一夹紧双腿,感觉更加强烈,顿时就让她打了个摆子......

 

第三章

老周在门口把徐丽丽的表现看得一清二楚,心里不断的嘿嘿直笑。

 

这徐丽丽欲求不满看来不是一天两天了,这才说上几句话就有了反应。

 

想到这,老周看着刚化完淡妆的徐丽丽,徐丽丽的身材之好,简直无法形容,那一对丰腴尖挺托起了傲人的前身,光滑细腻的皮肤,迷人的蛮腰,浑圆饱满的后面,勾勒出完美的身材曲线。

 

老周心中一动,转身踩在梯子上,装作打磨柜子上层木料,从上往下俯瞰徐丽丽,轻松看到徐丽丽衣服内的一片雪白。

 

只是,想再看的更多一点,就得想点办法。

 

于是,老周故意把手里的一张砂纸弄掉地上,然后对徐丽丽说:“徐老师,麻烦你帮我捡一下吧。”

 

“好。”徐丽丽也没多想,走到老周的梯子下面,一弯腰便去捡那张砂纸,这一弯腰不要紧!老周的眼珠子立刻瞪圆了!

 

天呐!透过徐丽丽垂下的宽大领口,老周看到了徐丽丽衣服的里面,从接缝处往下,甚至看到她平坦的小腹,以及那......

 

老周的心跳如鼓,脑子里反复问自己:“果然!空的!我就知道是空的!”

 

在门口的时候老周心里就有了想法,刚刚徐丽丽的裤子就脏了,自己又急忙敲门,她自然来不及时间换新的裤子。

 

只是没想到,她现在的外面居然就只是套着一件连衣裙,里面什么也没有。

 

而徐丽丽觉得,自己穿的连衣裙格外宽松,所以即便下面真空,也不会被人看出来,所以也就没在意。

 

可是没想到,老周魔高一丈,一张砂纸,就让徐丽丽原形毕露。

 

老周看得直流口水,几乎快要流出鼻血,可心里也在懊恼,从上面这个角度,只能看到一个轮廓,不能看的透彻。

 

这时候,徐丽丽拿起砂纸,弯腰起身,这一起来不要紧,她自己的眼神不经意往下一看,顿时惊的目瞪口呆。

 

徐丽丽哪想到,自己领口竟然会开这么大,自己低着头都能看到那两团傲人、小腹以及那里,老周在梯子上面,岂不是......

 

徐丽丽急忙站起身,俏脸又红又烫,一手捂着领口,一手将砂纸递给老周,然后紧张的支支吾吾道:“周师傅,这个给您……”

 

说完,眼神无意间瞥向老周的裤子,一见那里跟要炸开似的,心里更是羞臊的很,看老周这个模样,她就知道自己刚才领口内的东西,都被他看干净了……

 

老周嘿嘿一笑,刚说了一声谢谢,徐丽丽便羞臊的说:“周师傅您先忙吧,我去卧室换个衣服就出门。”

 

随后,她也没等老周回应,扭头便逃出了卧室。

 

老周看着她一路小跑的背影,那挺翘无比的丰臀在裙摆下面左摇右晃,撩的他心痒难耐。

 

他心中暗忖,徐丽丽平时果然都是装出来的,这心里其实非常空虚吧,我未必没有机会……

 

这边,逃回主卧的徐丽丽,臊的俏脸滚烫,心里忍不住责怪自己,既然没穿内内,为什么还这么不小心?这让周师傅看到了,搞不好还会误会自己是个放荡女人呀……

 

想到这里,徐丽丽感觉腿根处有些凉飕飕的,她顿时意识到发生了什么,脸羞的更烫更红,急忙从包里掏出一张纸巾探到裙底,将那些湿哒哒的东西擦拭干净。

 

“好丢脸……为什么在周师傅面前,身体总会那么的敏感,只是几个眼神,就让自己成这样了……”

 

第四章

徐丽丽心里埋怨着自己,这时候,微信收到好闺蜜发来的语音:“丽丽,你什么时候过来?我已经到饭店了。”

 

徐丽丽还要去参加聚会,不知不觉竟然快忘了时间。

 

徐丽丽急忙回复她道:“我还在新房干活呢,马上就出门了。”

 

回完信息,徐丽丽急忙从自己带来的一个手提袋里,取出了一件黑色的连衣裙。

 

徐丽丽一到这种聚会的场合,她就希望自己能够成为女人中最耀眼的那一个,所以她今天特地准备了一件非常性感、非常紧身的黑色连衣裙。

 

这件连衣裙设计非常贴身,能够把自己丰满的上身及挺翘的臀部曲线展现的淋漓尽致,而且,它最特别的地方,是连衣裙的前面有一条从上至下的拉链,如果把拉链拉开,整条裙子都会敞开衣襟。

 

徐丽丽脱掉身上的宽松连衣裙,浑身上下只剩了一条里衣,不过她倒也没有在意,因为房门已经被她从里面反锁。

 

把身上脱下的连衣裙放到一边,她便穿上了那件黑色带拉链的连衣裙,随后便低下头,准备将拉链拉起来。

 

可是,这一用力不要紧,拉链拉到胸前位置的时候,就死活拉不动了,徐丽丽低头一看,才发现,自己刚才不小心,把胸衣的蕾丝边给卷进了裙子的拉链里!

 

心急之下,徐丽丽急忙试图把拉链往下退,可是那拉链的拉锁就死死的咬住里衣的边,怎么退都退不下来,而且被她这么弄了几下,拉锁卡得更紧了,连带着胸都勒的生疼。

 

徐丽丽这条裙子本身就是修身款,穿上之后的效果就是紧紧包着身体,现在拉链卷住里衣卡在胸前,把她那两团傲人的柔软勒得几乎快要炸开。

 

“哎呀......”徐丽丽急的眼泪都滴出来了,这样不但出不了门,自己也难受的不行,这可怎么办?

 

情急之下,徐丽丽忽然想到老周,顿时仿佛找到了救星,这时候,也只有老周能帮自己了。

 

于是,她急忙打开主卧房门,大声喊道:“周师傅、周师傅!”

 

老周正在干活,听见声音,急忙放下手中的砂纸走了出来。

 

打开一条门缝,看徐丽丽一脸焦急的样子,老周便忍不住问道:“徐老师,你怎么了?”

 

徐丽丽脸红如血,支支吾吾的说:“我......我......我有点事情想让您帮忙......”

 

老周心里纳闷,这徐老师是身体空虚,想让自己帮忙填满?是不是来的太快了?

 

于是他急忙说:“徐老师,有啥事你尽管开口,别看我老周年纪大了,但体力还是很好的......”

 

徐丽丽一听这话更是羞臊,但前面勒得实在太疼,而且又着急出门,只能咬咬牙打开门,让老周看到自己的窘境,极其不好意思的说:“周师傅,我的裙子拉链坏了,您能不能帮我弄一下?”

 

老周这一眼看去,鼻血几乎就要喷出来!

 

只见徐丽丽身上穿着黑色连衣短裙,那裙子前面是一整条的金属拉链,现在拉链拉到底部,把蕾丝边卷了进去,然后把两颗硕大浑圆的柔软死命的向上推,几乎就要爆炸出来。

 

老周一双眼睛就像陷入了旋涡,看得整个人都仿佛要被吸了进去。

 

第五章

徐丽丽本见老周一直盯着自己的那里看个不停,顿时羞臊难耐的跺着脚说:“哎呀周师傅,您倒是帮帮我呀!”

 

说话间,眼泪都快流出来了。

 

老周这才回过神来,心里兴奋难耐,嘴上正经不已的说:“好好好,我这就帮你弄!”

 

说着,他走到徐丽丽面前,颤颤巍巍的伸出手去,抓住了徐丽丽胸上的拉锁。

 

“徐老师,你的......你的也太大,把上面没咬合的拉链撑得太开了,要不我帮你挤一下,你往下拉吧。”

 

徐丽丽听得有些害臊,但此时已经被勒的心急了,听老周一说,急忙支支吾吾的说:“周师傅,要不......要不我自己来、你来帮我拉吧?”

 

老周心里有些失望,但还是点头道:“那行,你从两边按着,我来拉。”

 

于是,徐丽丽便红着脸从两侧用力按压自己硕大的柔软,这一按,那里就更深更长,老周恨不得一头就扎进去、闷死在里面也值了。

 

徐丽丽见老周看着自己那里发呆,又羞又急的说:“周师傅,您别光顾着看,倒是上手帮帮忙啊!”

 

“哦哦哦!”老周这才回过神来,急忙上前去拉那拉锁,甚至都能听到布料即将崩裂的声音,可拉锁依旧纹丝不动。

 

徐丽丽急忙说道:“周师傅别硬来,万一拉坏就麻烦了。”

 

老周一脸认真的说:“你还得再用力一点才行。”

 

徐丽丽着急的快哭了,说:“我已经用了最大力气了……实在是按不动了……”

 

老周忍不住感叹道:“没办法,谁让你的这么大……”

 

徐丽丽臊的脸通红,想生气也生不起来,因为就连她自己现在都有点痛恨自己的胸,为什么长这么大?

 

咬了咬牙,徐丽丽下定决心一样,对老周说:“周师傅,要不您帮我按一下吧,我来试一下。”

 

老周顿时兴奋的连连点头:“那…那行,我来帮你按……”

 

说罢,他伸出手去,从两侧按着徐丽丽硕大的柔软,虽然还隔着衣服,可这种饱满爽弹的手感,还是美妙的无法言喻。

 

徐丽丽感觉老周的一双大手,用力的按着自己的一对,不知怎的,她感觉老周的手好像有魔力一般,弄得她格外舒服。

 

不过当务之急还是眼前的事情。

 

趁着老周帮自己按着胸,她赶紧用力去拽裙子的拉锁,拽了好几次,依旧没有半点效果,这下把她气的,将手一甩,嘤嘤哭了起来。

 

老周急忙安慰她:“徐老师别哭啊,要不我就帮你把拉锁拆掉吧,不然这样勒久了,你的那里要受伤的......”

 

“受伤?......”徐丽丽下意识问了一句,随即立刻反应过来,顿时涨红了脸。

 

这时候,老周又说:“我帮你拆掉拉锁,弄好之后再帮你装上,很快就能弄好。”

 

徐丽丽脱口问:“真的吗?”

 

“当然。”老周点点头,说:“你放心,我这就去拿工具。”

 

徐丽丽快急哭了,此时也顾不得其他,连连点头答应下来。

 

老周赶紧取了一字螺丝刀、平头钳回来,抓住徐丽丽裙子上的拉锁,用一字螺丝刀把拉锁整个拆了下来。

 

咔的一声之后,拉锁便从拉链上脱落,但这一下,徐丽丽裙摆下面的拉链也失去了拉锁的固定,她原本就鼓胀的那里忽然得到释放,一下子便将下面的拉链撑得完全爆开!

 

哗啦一下,徐丽丽的连衣裙便敞开了衣襟,那一双被拖住的柔软仿佛用力弹了出来,一阵乱颤。

 

老周看得眼花缭乱,但紧接着,他便发现了更让他激动的场景!

 

徐丽丽下面此时竟然还没有穿!

 

第六章

徐丽丽只感觉胸前一凉,整个人顿时便慌了神,差点昏过去,自己连底裤都没穿,就这么敞开怀暴露在老周面前,这实在是太羞人了!

 

于是她立马将衣服紧紧裹住,手足无措的看着老周,羞红的脸说:“周……周师傅……麻烦您先出去一下……”

 

“好好好,我这就出去,这就出去。”老周已经看呆了眼,忙的点头,瞪大眼睛却是一下也不眨。

 

正这时候,门口传来敲门声,老周心底的那股子冲动瞬间被惊得烟消云散。

 

徐丽丽也吓出了一身冷汗,急忙对老周说:“周师傅,您开下门,我先去换条裙子……”

 

“好好……”老周急忙点点头。

 

说着,老周赶紧扭头出了房间。

 

这时候,门外敲门声越来越急促。

 

老周赶紧把门打开,发现门外站着一个气势汹汹的中年少妇,这中年少妇看着差不多三十四五岁,年纪虽然比徐丽丽大了一点,但长得倒是真不错,身体丰满曼妙、风韵犹存。

 

中年少妇看着老周,恼火的道:“你是这家业主吗?”

 

老周打量她,摇摇头说:“我是干活的,咋啦?”

 

中年少妇皱了皱眉,问:“这家的业主呢?”

 

老周见她态度很差,警惕的问道:“业主这会不方便,你有啥事?”

 

那中年少妇怒道:“我是他家楼下,他家的厨房漏水,把我刚弄好的橱柜泡坏了!”

 

“啊?”老周愣了愣,脱口问道:“厨房漏水?这家也没住人啊,不应该吧?”

 

中年少妇气不打一处来,说:“我还能骗你咋的?让业主跟我下去看看不就知道了吗!”

 

这时候,徐丽丽换上了先前宽松的连衣裙急匆匆的走了出来,开口问道:“我是这家业主,怎么回事?”

 

中年少妇冷哼一声:“你跟我下楼去看看!”

 

徐丽丽急忙点点头,老周一见如此,忙道:“那我也跟着看看去。”

 

这时候,老周也一下没了那想法了。

 

两人跟随那中年少妇来到楼下,中年少妇打开房门便领着他们往厨房走,一到厨房,指着还在滴水的天花板,气鼓鼓的说:“你自己看,是不是你家在漏水?你看这橱柜泡的,这还能用吗!”

 

徐丽丽抬头一看,顿时慌了神!

 

这中年少妇说的没错,自家确实在往下滴水,而且把人家精美高档的实木橱柜都泡坏了。

 

那中年少妇气愤的说:“我就几天没过来,刚装好的厨房就被你们家给毁了,你说吧,这要怎么办!”

 

老周也是无奈,低声对徐丽丽说:“徐老师,你在哪找的水电工?这一看就是防水没做好,而且可能管道都有问题。”

 

徐丽丽知道自己被水电工骗了,只好说道:“损失我来承担,您说个价格。”

>>>>全文在线阅读<<<<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