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主页 > NBA新闻 > 正文

18岁末年禁止观看试看20分钟|男人掐着她的腰不停

时间:2020-03-01 12:02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阅读:

老孙,今天发生的所有事情,都是属于我们之间的秘密,咱们拉钩保证,谁做不到的话,谁以后就没有甜水喝,好不好?”

 

拿甜水诱惑着跟老孙拉钩保证后,赵倩就收拾下了下心情。

 

她不想那么多了,眼下既然已经把王胜利得罪死了,那么这破学校也就没什么好待的了。

 

收拾过个人物品后,赵倩就招呼上了老孙——

 

“走,陪我去超市买菜,为了庆祝怼骂王胜利个狗血淋头,咱们中午开荤,我做饭请你喝酒!”

 

老孙才不要呢,他跟在赵倩身后满眼殷切的嘟哝着,“喝甜水行不行啊,我喜欢喝甜水,你那儿的甜水可香可甜了,全都给我喝好不好?”

 

走在走廊上的赵倩大羞,前脚才拉的钩,你不能这样啊傻老孙!!!

 

去超市溜达了一圈后,老孙倒也规规矩矩的,没给赵倩出什么难堪。

 

只是回到家中后,老孙却坚持要回家,等中午再过来。

 

赵倩倒也没啥意见,反正老孙在这也帮不上什么忙,中午再喊他过来吃饭好了。

 

于是从赵倩家离开后,老孙就直接赶去了市教委。

 

他是傻子他怕啥?连贷款公司都奈何不了他,市教委公家部门,还能把贷款公司更不守法?

 

上午整十点的时候,老孙就来到市教委门口。

 

而这时候,作为王胜利的相好,陈福秀正在陪上级领导观摩着本教委的工作状态。

 

介绍起自己的工作成绩来,陈福秀那可是头头是道,更是在介绍完了之后不忘补一句,都是领导指示的好,她之所以能有今天的成绩,都是上级领导的功劳。

 

上级领导有个屁功劳,新上任才几天时间,他自己哪来的功劳,自己会不知道?

 

尤其是对于陈福秀这种酷爱溜须拍马的领导干部,新上任的局长更是不喜欢。

 

在他看来,但凡有能力的人,又何须溜须拍马,这可是他在部队养成的一身正气!

 

因而对于陈福秀这个教委主任,新局长心里很是不爽。

 

但陈福秀还不觉得有啥,依旧溜须拍马夸夸其谈,只当是马屁拍的还不到位。

 

正在这时候,突然有个老头儿闯了进来,疯疯癫癫的,保安都没拦住。

 

陈福秀很是不爽,这不是冲撞领导嘛这不是,这要搁在解放前的封建社会,冲撞领导至轻都是要挨板子的,甚至丢进大牢里去都极有可能。所以她立刻大手一挥,让保安把老头儿轰走。

 

这老头儿,当然就是老孙了。

 

他也不是莽撞来冲的,本来想先探探风再准备下计划,哪成想俩保安聊天时他听到了,竟然有新局长到来,而且听起来似乎还是个挺正直的官员。

 

既然如此,那老孙就闯进来祸害一下嘛!

 

成了固然是好,不成也不害怕,我是傻子我骄傲,有本事你拘留我啊?派出所都不收!

 

本着这种嚣张的‘特权’心态,老孙直接就闯了进来,随即对陈福秀大喊道:“陈福秀主任,王胜利校长让我告诉你,今晚他老婆不在家,让你赶紧过去,完事后谈谈他进教委的事。”

 

老孙这一嗓子,纯属瞎说八道,但并不能否认恶果的诞生。

 

陈福秀当时就吓傻眼了,王胜利有病是吧,竟然派人大庭广众的来喊,还是当着新局长的面,那个狗东西疯了吗?想死也就罢了,干嘛要拉上自己?!

 

而且老孙喊的有名有姓的,她就是想推脱到别人头上让人顶缸,都推脱不了。

 

想着这个,心中担忧的陈福秀把目光望向了新局长。

 

哪成想,这时候新局长咄咄逼人的目光正落在她的脸上,这让陈福秀心里‘咯噔’一下子。

 

她连忙拿出了戏精的状态来,跟新局长各种哭诉,“局长,您别听这人瞎说,我根本不认识他,我更不认识什么王胜利,这人就是别人派过来给我摸黑的呀,背后之人有险恶用心呐!”

 

不得不说,陈福秀真是深谙为官之道,关键时刻祸水东移。

 

她也不知道老孙背后有没有人,但这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能把新局长的注意力转移就好。

 

但以往很有成效的手段,今天在新局长这却是彻底失去了疗效。

 

“噢,你根本不认识王胜利?”

 

“可我记得刚刚在屋子里的时候,你还跟我夸过,说是本市女校的校长王胜利功劳卓绝,是不可多得的教育人才,正准备竖立为典型做推广的。”

 

“我当时还想呢,这位校长的名字倒是挺喜兴的,适合军队。”

 

“可怎么着,一转眼的工夫,有人来替他跟你传话了,你就不认识王胜利了?”

 

陈福秀刚才就想着赶紧撇清自己跟王胜利的关系,根本没考虑那么多,毕竟事发突然。

 

按说她能想到那么机智的回答,就已经很不错了。

 

但显然她话语中的漏洞不能逃脱新局长的那双火眼金睛,一个老侦察兵,想随便三言两语的就给糊弄了,闹着玩呢?要真是那样,那他以前还出去侦查个屁呀!

 

被新局长把话语中的漏洞给戳破后,陈福秀当时就尴尬了。

 

“这个,这个我……我其实就是怕被冤枉,所以才那么说的,我……”

 

好不容易在吞吞吐吐的尴尬中找到合适的由头了,但新局长却挥挥手示意陈福秀不用说了。

 

“你放心,我们的政策一向是清官不怕查,怕查的不是清官,组织上呢,也不会冤枉一位好同志,更不会让坏份子蒙混过关,继续留在教育部门里做害群之马!”

 

“所以陈主任,你跟我一起去局里吧,我刚好有些地方教委的问题向你请教。”

 

所谓请教,显然就是个由头,新局长是要把陈福秀拉在身边防止跟王胜利串供,与此同时他也会派人去火速调查王胜利,查出两人之间的关系。

 

事实上也的确如此,随后新局长就给带来的男秘书使了个眼色。

 

那男秘书立刻走人,去旁边小声打起了电话,不用问,肯定是安排人查王胜利去了。

 

陈福秀远没想到新局长下手竟然这么狠,简直就跟专门针对她来的似的。

 

不然的话,随随便便一个人喊句话,新局长怎么可能动地方教委的主任。

 

但她万万没想到,新局长之所以这么针对她,就是因为她之前的溜须拍马。

 

还是那句话,在新局长的认知里,真正有能力的人,从不需要溜须拍马。这就好比是一块金子,它根本不要到处恭维让大家发现它是金子,因为金子本身就很耀眼,遮都遮不住!

 
>>>>全文在线阅读<<<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