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主页 > NBA新闻 > 正文

美妇和老汉/巨大在花唇上滑动然后挤进入

时间:2020-03-19 16:19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阅读:
但也知道要是不挂急症医生是没办法动手的,都要按程序来,否则出了什么差错谁也担保不了。

眼看女儿被推进了急救室,医生在一旁全程跟着,老李悬着的心也落下了不少,跟着护士下了楼。

 

此时已经半夜了,女护士似乎是刚打盹睡醒,不住揉了揉眼,一股子惺忪的睡意,连自己制服的第一颗纽扣解开了都不知道,一大片风光暴露在老李的眼睛里。

 

女护士穿着医院的制服,臀部被束紧了,性感的轮廓随着她走路的姿势一摆一摆,身材曼妙,美又妖娆。

 

老李咽了咽口水,跟在她后面,虽然按捺不住内心的沸腾,愣是逼自己一声不吭。

 

“家属,过来签下字。”女护士跟挂单的工作人员打了声招呼,把急诊单和笔递给了老李。

 

“来了,来了。”老李接过单子的时候,不小心碰到了她白皙滑嫩的手,一股绝美的触感跟触电一样迅速蔓延他全身。

 

这手,真是白嫩啊。

 

老李一边签着字,女护士身上萦绕的香味扑过他的鼻子,低着头联想到女护士曼妙的身姿,不由心猿意马起来。

 

签了字,老李把纸递给了女护士,女护士扫了一眼单子,又把单子送给了工作人员。

 

“带了钱吗?要交下挂单钱,十三块。”工作人员写了几个老李看不清的字,把纸从玻璃窗口下面的缝隙塞了出来。

 

“我不知道带没带钱,能微信支付不?”由于出来的急,老李也不确定自己带没带钱,但他记得自己微信还有几百来着。

 

“医院哪有微信支付,我们只接收现金。”女护士在一旁插嘴。

 

老李尴尬地挠了挠头,面对着女护士,自己那儿还没消停,但是他不得不找一下身上的口袋里还没有现金。

 

老李把遮住裤袋的外套捞了起来,手在兜里仔细摸索,同时,那一片风光清清楚楚显露在女护士眼前。

 

她哪里见过这般玩意?

女护士对老李的目光参了一些复杂的意味,怎么也想不到他一把年纪了,还能那么......

 

想到男朋友远在外地,自己天天上夜班,面对着些天天躺在病床上需要照顾,病恹恹且无能的男人。虽然这些人里面年轻的有老点的也有,但没一个自己能看上的。更不要说长期夜班,那份无人填补的孤独了。

 

眼前这个看起来穷屌的中年男人,虽然相貌已经年入中年了,但是那个画面不断涌现在女护士的脑海里,令她浑身都充满了热浪。

 

老李现在在女护士面前散发一股特殊的魅力,深深吸引女护士,让她情不自禁主动去靠近。

 

老李察觉到了她脸上的异样,顺着她的目光望去,才发现她还在低头盯着自己,眼神色眯眯的,又带着少女羞涩的矜持。

 

“美女护士?”老李喊了她一声。

 

女护士突然被吓了一跳,惊弹似的把目光赶紧移开了,但是脸上的红晕是怎么也躲避不了的。

 

老路把一切尽收眼底,他的本钱一直是令自己骄傲的存在,这可是比别的男人都厉害不少。所以她怎么想的,被老李一窥无疑。

 

老李特地靠近了她些,故意装作关心地问道:“美女护士,你脸怎么那么红?是不是生病了?”

 

“没,没有,我没生病,我自己就是医生,怎么会生病呢。”女护士言辞都有些混乱了。

 

“那就行了,没事就好,上夜班辛苦也不要累坏自己了,想休息就休息,反正晚上也没什么人来。”这些话,一听就知道老李在隐晦的暗示着什么,没什么人来那么敏感的字眼,从老李的嘴中对女护士说出来,有一股特殊的意味。

 

女护士非常惊讶的同时羞得无地自容,莫非自己在想些什么老李都知道了?她心里隐隐作难,虽然老李表现出来的对自己也有点意思,但是她毕竟是有男朋友的人了,这样已经算得上精神出轨,未免觉得太对不起自己的男朋友了。

 

“谢谢您关心。”女护士朝老李礼貌性地笑了笑,这一幕,可是被挂单的工作人员看见了。

 

“是啊,小珊,你上夜班也上了大半个月了,也没见你好好休息,晚上反正没什么人,这位先生说的对,休息休息也好。”工作人员善意地劝解道。

 

老李一听,就听得出这两个女人很熟。被叫做小珊的女护士白了说话的工作人员一眼,拉着老李,头也不回的走了。

 

“多管闲事。”走远了,小珊还恶狠狠地朝窗口骂了一句。

 

这时,她才注意到自己牵着老李走了一路。老李虽然步入中年了,但是皮肤也不是很粗糙,再加上他是按摩中医,手部甚至能说是有刺激她神经的触感。

 

小珊虽然很留恋,但还是撒手了。

 

她一个小年轻的女护士,牵着一个男人算什么回事?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们要去偷情呢。

 

“老李,对不起啊,刚刚没注意那么多,拉着你就走了,有冒犯的地方,还请多多担待。”小珊红着脸跟老李道歉。

 

“这有什么,你年轻,冲动的时候不顾那么多也是正常。”老李对她安慰道。

 

女护士看他不介意,也没过多的对自己再暗示什么了,也就放宽了心,带着老李两人一路又上了楼,在急救室外面等待。

 

小珊晚上也没什么事做,为了安慰老李,一直陪老李在门外等着。

 

老李一直愁眉不展,小珊了解到她女儿是因为胃病才来医院的,让他放宽心道:“你女儿如果是第一次犯胃病的话,以后多多调理,按我的经验来说,日后不会太严重,你放心吧。更何况,有我们医院在呢。”

 

老李看着急救室亮着的灯,不愿意相信她的话。女儿虽然是最近才跟他和好的,但自从丧偶后,女儿就是他的命了,万一出什么差池,他无论如何都不会原谅自己。

 

“你不要看这是急救室,你女儿在里面完全是因为现在门诊都下班了,医院晚上只有急救室开门,所以让你女儿进去抢救。”女护士看出来他的担忧,开口解释道。

 

这一说,让老李放宽心不少,虽然灯还亮着,但老李悬着的心也放下来了。

 

“你这么一说我就放心多了。那么晚你还不去休息,还在这里陪着我,会不会耽误你的时间?”老李从压抑的心情里走出来,关心女护士道。

 

女护士摇了摇头,表示并没有什么关系。

 

她的目光,再次挪到了老李身上,看到了他已经湿透的背夹。

 

“老李,我休息室有浴室,你要不要去洗个澡?”

 

老李感到有些奇怪,他知道女护士是饥渴的,但是实在没想到她已经饥渴到这个地步了?主动邀请他去洗澡是怎么回事?把他直接给办了吗?

 

老李眼神放光,到手的美色不要白不要,洗个澡万一洗出了什么特殊状况呢?

 

“我正好也想洗个澡,走吧,你在前面带路。”老李对小珊说道。

 

小珊想到一个男人要去自己休息室洗澡,她突然又后悔了,这要是被别人知道了,她以后还怎么走出去见人啊?而且,她是有男朋友的人了。

 

眼见老李马上站了起来,背对着她,布入眼帘背后一片因为汗水浸透的阴影,又打消了她的顾忌。

 

现在大热天的,去冲个凉有什么,而且看老李年纪和她年纪的差别,少说也隔了个二十岁,谁会往那方面去想呢?

 

小珊突然开阔了,在前面带路:“但是我那里没有衣服换哦,你要穿现在的旧衣服才行。”

 

老李麻溜点了点头,生怕到手的鸭子又飞走了。

 

进了小珊的休息室,老李这才发现,她的休息室其实是医院的宿舍!

 

除了她以外,还有另外两张床铺,三张床并排铺在房间里,往里走就是浴室和洗手间了。

 

床上面摆满了女生的用品,布娃娃排了一路,三张床铺都挂好了粉色蚊帐,一股子女孩子特有的香味弥漫在周围。

 

老李离开校园生活二三十年了,期间也见过一次女生宿舍的美妙与温馨,这次突然重回宿舍,不管是学校的的还医院的,都让他心潮澎湃。

 

鼻尖萦绕的香味,与他眼前现在所见到的美色,通通令他全身沸腾了起来。

 

老李现在就巴不得朝穿着制服的小珊扑过去就好。

 

小珊把地上的纸团给捡起来,扔进垃圾篓里,用小家碧玉的语气对老李道:“有点乱,你将就着一下呀。”

 

这种酥软的字眼传入老李耳朵,觉得自己要被统治了一样,春心荡漾了起来,对小珊言听计从。

 

小珊穿着制服坐在床上,紧挨的双腿生怕春光乍泄似的,但这副画面给老李的感觉是,她正在安抚自己忐忑的心,给自己做做准备。

 

老李咽了咽口水,想朝她直接扑过去,但是又怕自己身上的汗臭熏到她,还是忍住了冲动。

 

“小珊美女,浴室在哪里?我要去洗个澡。”老决定先洗个澡再说。

 

小珊这才发现老李已经记住了自己的名字,对上他意味深长的眼神,整个脸都一片通红了。

 

她指了指后面的洗手间,示意老李赶紧过去。

 

老李把上衣一脱,随便丢在地上,小珊惊叫一声捂住了眼睛,“老李,你,你怎么脱衣服啊。”

 

“洗澡啊,我去洗澡,小珊美女,你别误会。”老李解释道,一边往小珊指的浴室位置走去。

 

老李发现,浴室的门是虚掩着的,风一吹就开了,根本就锁不紧。

 

小珊睁开眼睛,跟老李解释说:“那门坏了,我不会偷看你的,你洗就是了!”

 

老李应了一声,打开花洒的按钮,暖意渐佳的水迅速冲洗过他全身,安抚他内心的躁动。

 

滋滋的水声,更是令躺在床上的小珊坐不住了。

 

长久以来宿舍就是她一个人,舍友都有男朋友,当然是去宾馆开房了。只有她,天天守着空房,即便有男朋友也见不到摸不着。但是,眼下不就是有一个男人吗?而且,他的身体好壮硕......

 

“吱呀”一声,窗被风吹的胡乱作响,小珊从刚刚到想象中回过神来,拍了拍脑袋,让自己清醒一点。

 

窗户就在浴室走过去几步地方,她要去关的话,一定会路过老李。

 

小珊只好作罢,但是胡乱拍打的窗户实在太烦人了,更何况,隔壁的宿舍万一还有人在睡觉呢?吵醒了她们,自己可就罪过了。

 

小珊蛮心一横,蹑步走了过去,声音轻到一根针掉地上都能听见。

 

顺利关上了窗户,回来时,又路过浴室的门口,透过细小的门缝,小珊情不自禁地别过头去看了一眼。

 

门缝里,只见老李把沐浴露擦在身上,一脸惬意地享受着沐浴露给他带来的温顺,手掌抚摸过全身,最后停到了小珊最期待看到的地方。

 

小珊吞了吞口水,没想到老李身材那么好!

 

这时,老李突然回过头来了,对着门口道:“小珊,是你吗?”

 

小珊突然诈惊一下,整个心都跳到了嗓子眼,她才发现到自己光明正大地在偷看,还被老李发现了,一时间窘迫的想找个地洞钻进去。

 

正当她手忙脚乱之时,门外响起了脚步声,脚步声逐渐靠近,最后停在了她的门前。

 

“咚咚咚!”脚步停下之后,就是一阵敲门声,在宿舍楼里显得非常突兀,小珊整个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

 

都大半夜了,还怎么有人来找她?莫非是她带人来洗澡的事情被发现了?

 

小珊不敢应声,而浴室内的老李,也听见了敲门声,急忙把身上泡沫冲干净,穿上衣服走了出来。

 

小珊脸色通红,不敢抬头看老李。

 

老李见小珊的难为情,安慰她道:“先别管这件事了,我相信你也只是不小心路过,我天生敏感,虽然发现了,但你又没看多少。小珊,你先看看外面是谁。”

 

小珊见有台阶下,急忙解释:“我刚刚是想去关窗户,真的是不小心路过。”

 

老李点头表示相信她,“这件事我相信你,你不用担心。现在你快去看看外面是谁,是不是找你的,都那么晚了怎么还有人。”

 

小珊点点头,觉得老李太善良了,他完全可以借这个机会对她要求些什么,但是,老李就是把她完完整整的放回去了。

 

她忐忑的走到门前,此时,敲门声又再次骤然响起,刺穿他们的耳膜。

 

“谁啊?大半夜的还来敲门。”小珊装作语气微微不耐烦的样子。

 

那边沉默了片刻,小珊和老李都以为人走了,还以为是哪个走错门的人。

 

岂料,打开门一看,一个传着医生制服的男人,双手绕在膛前,死死盯着小珊看。

 

小珊顿时被吓到了,脸色骤变,话也语无伦次起来:“科……科长,你怎么来了。”

 

科长?

 

老李一听就知道外面来人是小珊上司了,他这时候出去也不是,躲着也不是。

 

出去的话,小珊美女肯定会被落个跟他偷情的罪名,而不出去的话,他的女儿还在等着他,老李此时是真的左右为难。

 

科长带着一副厚厚的眼镜,身躯略显肥胖,用粗犷的声音指着小珊鼻子骂:“今天是不是你值班?你怎么跑宿舍来了?电话不接,还得我亲自来找你,是不是不想在医院待了?”

 

小珊急忙打开手机一看,才发现有三四个未接电话,再一看科长的怒气冲冲,她就知道自己闯祸了。

 

“李芸芸从急救室出来了,病人家属呢?你怎么不看住?难不成又给我一个要赖账的病人?你登记他资料了吗?他要是人不见了,我上哪找他去!”

 

“夜班都值不好,要你有什么用!”

 

“你是干什么吃的,坐在那看个人都看不住。”

 

科长骂的口水沫子四溅,小珊头本来就埋得很低了,此时更加低了,窘迫地跟生怕有人看到她一样。

 

老李在里面听着科长对小珊的臭骂,很想出去解释一下,但是他一出去,场面肯定会更加混杂。

 

科长竟然把他当成了不想付医药费的老赖,连着无辜的小珊一起骂,若是再出去添乱,指不定出什么乱蛾子。

 

科长还骂了几句,小珊才悠悠开口,用一种非常细小的声音道:“病人家属姓李,已经挂号了,我可以联系到他。”

 

听到这句话,科长起初还以为小珊在撒谎,但是看她平时就比较老实,在这件事上指定也不敢撒谎。

 

于是命令道:“天亮以前把他找回来!还有,现在赶紧去值班!”

 

说完,科长给了小珊一个白眼,扬长而去了。

 

小珊一脸委屈与郁闷的回过头,才发现老李一动不动看着自己,那眼神里满满的都是有对她的怜悯与同情,掺杂着浓厚且复杂的歉意。

 

老李叹了一口气:“唉,都怪我。小珊妹子,我女儿醒了,我们先过去吧,这件事我改日再找个时间跟你道歉。”

 

小珊虽然心情跌到了谷底,还是体谅老李见女心切,带着他照着来时的路又走过去了。

 

医院的病房,来了几个病人登记完资料就走了,老李看着病床上满额头大汗的女儿,非常心疼。

 

胃病也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形成的,女儿是长期不按时吃饭和作息不规律才落下了那么大的病患,而他身为一个父亲,直到现在才知道,实在是太不称职了。

 

他正想着,病床上的李芸芸就睁开了眼睛,忍着腹部剧烈的绞痛,伸手拉住了老李,轻轻喊道:“爸爸。”

老李手挽住了李芸芸颤抖的手,爱惜的拿在手掌间轻轻抚了抚,很是心疼地看着她。

 

“芸芸,爸爸对不起你,爸爸没好好关心你,都是爸爸的错,你有胃病我都不知道,爸爸以后一定好好保护你。”

 

李芸芸额上虽然都是汗水,对老李的爱意却成倍增长了,老李现在对她深沉厚重的关心,是以前从未有过的。上一次老李就挺身而出救她与水火之中,这一次,又流露出那么真诚的感情,李芸芸不感动都是假的。

 

李芸芸流露出感动的目光,对老李说道:“爸爸,你别那么说,你怎么样都是我的爸爸,有时候你也只是因为工作忙疏忽了对我的照顾,我自己也有错。”

 

女儿懂事了,宽慰他的话被老李一字不落听了进去,令他整个心充满了暖流。果然女儿都是爸爸的小棉袄这句话,一点都没错。

 

“出院以后,爸爸给你多准备点补品,以后经常做饭给你吃,好好保护你。”老李说得泪眼婆娑,要是女儿下一次还进医院,他这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

 

李芸芸感动地点了点头,被父爱包裹住的她,心里逐渐平静下来。相信这样,她很快就能从前段时间的阴影里走出来。

 

老李给李芸芸擦了擦额头上的汗,让她休息会,自己去缴费处把费用给交了,这样说也是避免有更大的问题出现。

 

领了不少的药,在医生再三叮嘱下,老李才带着刚睡醒的李芸芸,出了院。

 

老李把桑塔纳开过来,让李芸芸坐了上去,路上还给李芸芸买了份早餐。边开车边看她吃的那么开心,老李感觉自己都年轻了几岁。

 

果然,父爱这个东西,是治愈的良药。

 

把李芸芸送回了家,老李让女儿好好休息,但是李芸芸前后犹豫,还是跟老李说道:“爸爸,你帮我去跟班主任请下假吧,我前段时间给她添了麻烦,要是这次还不请假,恐怕再好的老师都对我讨厌起来了。”

 

老李点了点头,今天是上学的日子,还没到休假的时候,他还没想到请假这码子事。

 

“好,我亲自过去给你们班主任请假。”老李拿上车钥匙,就要出门。

 

刚到楼下,老李就看到一抹熟悉的倩影朝自己走来,那女人身材绝美,扭动着身姿,面带微笑朝他漫步走来。

 

老李定睛一看,才发现这就是女儿的班主任,林初雪。

 

林初雪一身淡黄色的长外套,里面一件鹅白的长衫,双臂上有头发自然垂落,风一吹,一种极其靓丽的美感体现在她身上。

 

貌美如花这样的词形容在她身上都有些贬低了她。

 

老李吞了吞口水,完全不记得昨天林初雪给他的难堪一般,率先开口问道:“林老师?是你?你怎么来了?”

 

林初雪看到老李,就想起了昨天打脸的事儿,一时间姿态也放低了不少:“是这样的,我听班上的人说,李芸芸胃病进医院了,我身为班主任,过来看望看望她。”

 

“我还正想跟你去请假呢,没想到你先过来了。谢谢林老师关心,你的好意我代她心领了,芸芸现在还在休息,林老师要上去看望一下吗?”老李摊坦然地说道。

 

“还在休息啊,那我就不去打扰孩子了吧。”林初雪说道。

 

老李也认同地支持她的话,女儿刚睡好,从医院出来以后一直比较虚弱,现在这个时间去打扰她不太好。

 

“老李,昨天的事,我跟你道个歉啊。”林初雪声音放轻了不少姿态。

 

老李坦然拍一拍胸膛,仔细寻思一番,林初雪往日对他的态度,鼻子简直翘到了天上,现在居然那么和气?他本就想不明白,一听林初雪的话,心里就都有了数了。

 

林初雪表面上打着关心学生的幌子,其实是来跟他道歉的。

 

老李淡然一笑,表示丝毫没放在心上:“小事,小事。”

 

林初雪起初还以为老李会为难她,毕竟她给了老李太多难堪,实在料不到他一句难听的话都不说,直接原谅她了。

 

这更坚定了今天她来这里的目的。

 

“这样只道歉也表明不了我的诚意,这样,我请你吃个饭吧。”林初雪说道。

 

老李捂了捂肚子,是有点饿了,早上送女儿回来,自己还没吃东西呢,于是答应了下来。

 

老李开着桑塔纳,林初雪坐在副驾驶上,到了附近的一家价钱不算太贵也不算太便宜的餐厅里。

 

刚坐住点了餐,林初雪就暴露了。

 

“老李,多吃点,等会还有重要的事要谈。”

>>>>全文在线阅读<<<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