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主页 > NBA新闻 > 正文

红酒木马冰块play,|王爷的通房丫鬟h/公务员经历女

时间:2020-03-19 16:30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阅读:
叹气道:“清姐,抱歉,刚刚想到了一些事情,所以一不小心就走神了。”

眉头微微一簇,沈清突然坐直身子朝我这边凑了过来,她毫不避讳的挨在了我的背后,对我安慰道,“你怎么了,今天白天不是还好好的吗?”

 

与她那双澄澈的目光对视片刻,我脸上露出了一丝苦笑道:“清姐,可能我以后要离开东海市了。”

 

“啊,你要离开东海市,这怎么会……”沈清的脸上闪过一丝不安和不舍,她伸手拖住了我的脸颊,言语之中满是愧疚,“是不是因为我拒绝了你转正申请的缘故?”

 

我连忙摇了摇头,语气悲凉道:“不,跟你无关,是赵明诚,这个人睚眦必报,当年我只不过是偶然撞破了他跟别的女人偷欢,他就一直在打压我,哪怕我不再继续担任校医,他也不会让我在东海待下去的。”

 

我这话一说完,沈清就不再说话了,车内瞬即陷入了一阵沉默,似乎是因为拒绝我转正申请的事情而感到自责。

 

毕竟,在配合赵明诚打压我的这件事情里面,她也出了一份力。

 

“张诚,对不起,我原本是不该配合赵明诚来一起打压你的,可是…”沈清突然搂住了我的肩膀,想说什么,但却欲言又止,最终只是说了一句满怀歉意的话。

 

望着她眼眶微红,一脸纠结的模样,我伸手抹去了她眼角的泪水,出言安慰道:“清姐,我都知道,这不能怪你,即便你没有按照赵明诚的指示办,他也会想出别的办法让我待不下去的。”

 

沉吟片刻,我抚摸着她的秀发,轻声问道:“清姐,你知道有没有办法能够让赵明诚回心转意?”

 

一听我提到赵明诚,我看到她的脸上明显闪过一丝慌乱。

 

她偷偷的看了我一眼,见到我的视线一直在她身上停留,连忙又低下头去,脸上满是愧疚。

 

从她这副表情我就知道,今天晚上答应了她的邀约是个十分明智的选择。

 

沈清一定是知道些什么信息,但又因为某种原因,不太愿意告诉我。

 

如此一来,只要能够突破沈清心理的那一道防线,我今天晚上绝对可以在她这里有所收获。

 

见她此刻的情绪有些低落,我捏了捏她的身前,柔声说道:“好了清姐,既然你有难言之隐的话,我们就不讨论这个了,你是我张诚在东海市接待的最后一位客人,接下来,我会用我这辈子最好的手法来为你服务。”

 

沈清一听完我这话,脸上的惭愧之意更浓。

 

不过,她还是听从我的吩咐,先将身体躺好,而我则是开始拿出我最专业的手法在她的全身进行按压……

 

整个过程,持续了将近一个半钟头。

 

一个半小时后。

 

擦了擦额头上滴落下来的汗液,见沈清双目迷离,一副意犹未尽的样子,我不由提醒道:“清姐,已经好了,我也是时候告辞了。”

 

“张…张诚…都已经到这种地步了,你难道就一点也不想和我发生点什么吗?你知道我是不可能拒绝你的,你是不是嫌弃我?”

 

在说出这些话的同时,沈清的眼中却突然泛起了泪光。

 

我连忙摇了摇头,安慰道:“清姐,你知道我没有这个意思的,我马上就要离开东海市了,如果再这样纠缠下去的,对我们两个人都不好,我怕一旦对你动了真感情的话,我会忘不掉你的。”

 

而我这话一说,沈清反而还哭得更凶了。

 

她哭着哭着,忽然朝我扯出了一个比哭还要难看的笑容,“呵呵,赵明诚包养了我三年,但我跟他只存在身体上的交易,可我跟你前后认识还不到一天,竟然对你动了情,张诚…你觉得可不可笑?”

 

说话的同时,沈清已经将那件黑色风衣披在了自己的身上,然后一脸真诚的看着我,道:“张诚,虽然才跟你接触不到一天,但不得不承认我对你已经有了好感,你这个人很真实,不像其他男人那般虚伪……”

 

沈清对我的这番评价很高,但如果让她知道了我是抱有目的性,不知道她会作何感想。

 

正当我准备从她嘴里面打听出赵明诚的一些关键信息,沈清却突然说道:“今天是我这么多年以来最开心的一天,张诚,谢谢你,你走吧。”

 

由于沈清现在的情绪不是很稳定,我知道,今晚想从她嘴里面套出一点有用的信息已经不太可能了。

 

我整理了一下衣服,跟她打了声招呼,直接就下了车,离开了金水小区。

 

一想起沈清刚才对我真情流露的样子,也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内心竟是有种莫名的忧伤。

 

可就在这个时候,手机突然传来一阵震动,却是沈清发来了一条短信。

 

而短信的内容,则是一个不记名的手机号码!

 

看到这个手机号码,起初我还没反应过来,而且还纳闷沈清给我发一个号码是什么意思。

 

正当我准备给沈清打电话过去询问清楚的时候,脑海中却是突然闪过了一道灵光。

 

等等,难道说,这个号码跟赵明诚有关?

 

将这两个点串联在一起,我赶紧拿出手机打开度娘,在天眼查里面输入了这个号码。

 

果不其然——

 

在一家投资有限公司的信息栏目里面,我发现了这个号码。

 

号码的主人叫徐静萱,是这家投资公司的法人。

 

虽说仅凭这么点信息,我根本无法判定这个徐静萱到底是谁,可除了徐静萱的一些基本资料以外,我竟是在这家公司的信息页面上发现了有关赵明诚的信息。

 

徐静萱是这家公司的法人,而赵明诚则是这家公司的监事。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个徐静萱应该就是赵明诚的老婆了…至少从法律层面来讲,是没错的。

 

而一想到赵明诚的老婆,我脑海中瞬间浮现出了今天白天,在赵明诚的病房外面看到的那位珠光宝气满脸富态的中年美妇。

 

不过,我虽然能够确定了这个号码主人的身份是赵明诚的正牌妻子徐静萱,可我还是有些搞不懂,沈清为什么要把赵明诚老婆的联系方式给我呢?

 

难不成是要我做一做徐静萱的思想工作,通过曲线救国,从而让赵明诚放我一马?

 

要是在白天没去医院,我觉得这个法子倒是可以一试。

 

可在医院见识过徐静萱跟赵明诚相互撕逼的那股泼辣劲后,我感觉说服徐静萱远要比说服赵明诚还难。

 

毕竟有句老话说得好,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这两口子可都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不过,我也不得不承认,徐静萱这边的确难度不小,但或许也是一个新的突破口。

 

无论如何,我还是得试一试,至少有一个方向比像个无头苍蝇一样要好得多。

 

心中确定了一个大概的目标,一回到家,我冲了个澡,将手机调成静音后,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因为今天实在是累坏了,所以晚上这一觉睡得格外的沉。

 

等我第二天醒过来的时候,我拿起手机一看,已经上午十一点了。

 

“算了,这几天干脆就不去医务室了,把赵明诚这边的事情先搞定,等下看看能不能跟徐静萱联系一下。”

 

心里这般打算,我将手机滑动解锁,正准备浏览一些新闻资讯,手机却突然弹出了一条短信,是沈清发过来的。

 

将信息点开,看到信息内容后,我脸色顺间就变了。

 

“卧槽,到底怎么回事,沈清竟然被赵明诚的老婆堵在病房门口打了一顿?”

 

说实话,一开始看到这条信息的时候,我的内心无疑是震惊的。

 

不过我想了下,沈清也不可能在这种事情上跟我开玩笑,一边在言语上安慰了她一番,我也借此将这件事情的前因后果了解了一个大概。

 

事情的起因是徐静萱在昨天回去后,考虑到白天在医院对赵明诚的态度确实有些恶劣,所以第二天一大早起来就做好了爱心早餐,准备给赵明诚补补身子,顺便也想为昨天的事情认个错。

 

可谁知道当她满心欢喜的提着爱心早餐过来的时候,却刚好发现病房里的赵明诚正在和一个女人举止亲密。

 

而这个女人,自然就是浑身都散发着一股成熟性感气息的沈清。

 

原本就是个大醋坛子的徐静萱哪里见得了这般阵状,她好不容易才说服了自己来给赵明诚留一个台阶下,顺便也想修复一下夫妻二人之间的感情裂痕,谁知道等来的却是赵明诚跟其他女人的你浓我依。

 

此情此景,估计无论是哪个女人都无法忍受。

 

于是,醋意大发的徐静萱也不管沈清跟赵明诚是什么关系,更没有给沈清半点解释的机会,直接抄起病房里面吊点滴的铁架就往沈清身上招呼过去,将沈清浑身打得淤青。

 

听说闹到最后,医院把警察都叫过来了,徐静萱这才作罢。

 

徐静萱直接被警察叫去问话,而沈清也因为受伤的缘故,在市人民医院住院治疗。

 

不管如何,我觉得自己都应该去医院看望一下沈清。

 

事先打听好了沈清所在的病房号,我简单的洗漱了一番,打车来到医院后,我直奔住院部赶去。

 

还没等我推开沈清所在的这间病房,我在门外就隐约听到了里面传来的抽泣声。

 

兴许是怕人听见的缘故,她还刻意的压低了哭声。

 

我将房门一把推开,坐在床上穿着病服的沈清还以为是换药的护士,立刻就止住了哭声。

 

可当她看到进来的是我之后,她再也禁受不住,将自己受到的无尽委屈再次化作了哭声尽情宣泄了出来。

 

“张诚……”

看到沈清哭得梨花带雨,我心里竟是隐隐有些阵痛。

 

我急忙走上前去,而这时沈清却一把扑到了我的怀里,搂住了我的肩膀,低声抽泣了起来。

 

我轻轻的抚摸着她的后背,出声安慰道:“清姐,好了,没事了,咱不哭了,我这不是来了吗?”

 

其实在有些时候,女人真的是一种难以琢磨的生物,沈清自然也没能脱俗。

 

因为我越是安慰,她反而还越哭越凶。

 

直至她哭到最后声音都哑了,这才止住哭势,整个人倒在了我的怀里,似乎只有这样,才能让她比较有安全感。

 

说实在的,我跟沈清从见面到认识开始,总共也一天的时间,我也不知道她为什么会如此的依赖信任我。

 

而看到她这般模样,我也不知道到底该说点什么才合适,只能伸手拍抚着她的后背。

 

可就在这个时候,沈清的眸中却忽然摄出了两道狠厉的冷芒,道:“张诚,从今往后,我要跟赵明诚彻底地断绝所有的关系。”

 

“啊,清姐你的意思是说?”我嘴里发出了一句疑问。

 

沈清点了点头,心有不甘的说道:“他们所有人都说我是小三,说我不要脸,说我犯贱,勾引别人的男人,但是我没有,当年我之所以答应做赵明诚的情人,完全是被他胁迫的,而且,今天早上我来医院是有重要事情找他的,并非像他们说的那样跟赵明诚私会,张诚,你要相信我。”

 

“清姐,我自然是相信你的,不然我也不会出现在这里了,不过你找赵明诚是为了什么事啊?”我不由纳闷道。

 

沈清忽然看向了我的眼睛,那已经哭得红肿的双眼里面不仅布满了泪花,还有一层隐藏得并不是很深的爱意。

 

“我…我只是想求赵明诚放你一马,能够让你继续待在东海,继续在郁金香中学的医务室担任医生一职……”

 

说到最后,她的语气渐渐低落了下来。

 

或许是觉得事情没有办成,反而还弄成了这副样子,她有些难以启齿。

 

而我听她这么一说,内心震惊的同时,更是有种说不出的感动。

 

没想到沈清竟是因为我的事情才去跟赵明诚求情,谁想这个时候却刚好碰到了徐静萱前来探病,这才导致了悲剧发生。

 

呵,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啊!

 

看着沈清额头和嘴角上的淤青,以及她脸上至今还保留的那份愧疚之意,一时之间,我更是心如刀绞。

 

妈的,我张诚究竟是何德何能啊,竟能让一个女人如此待我!

 

一想起沈清是因为我的事情才遭了徐静萱的一顿毒打,我不禁更加心疼了,双手也不由自主的将她紧紧搂在了怀中。

 

“啊,张诚,你别太抱的这么用力啊,碰到我的伤口了,好疼的。”

 

因为被我触及到了伤口,沈清忍不住发出了一声痛呼。

 

我连忙把她松开,趁机将她的病服揭开了一角。

 

目光所及之地,她的身体满是淤青。

 

原本光洁娇嫩的细腻皮肤上,已经没有了一处完好。

 

别说是沈清这样一个女人,哪怕是一个大男人被打成这样,也很难经受得住这般痛楚。

 

看着沈清因为疼痛微微扭曲的面容,我忍不住开口道:“你疼,我也疼。”

 

说完,我又指了指自己的胸口,继续道:“看到你这样,我心疼。”

 

沈清一听先是一愣,然后脸色竟是罕见的出现了一抹诱人的红晕,看向我的眼神更是充满了柔情。

 

“现在还疼么?以后不要再做这种傻事了!”我伸手将她额头上的秀发捋清,温声说道:“因为,我不想再看到你受伤,而且还是为了我受伤。”

 

我以前是从来不会说这些情话的,但不知道为什么,今天看到沈清为了我变成了这样,这些话自然而然就脱口而出了。

 

而我番话一说出口,沈清着实被我感动坏了。

 

但考虑到我随时都会离她而去,她最终还是鼓足了勇气对我说道:“可我不想你离开学校,不希望你离开东海市,更不希望你离开我。”

 

听到沈清这番比情话更具有杀伤力的真情告白,我心里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再次拍抚了一下沈清的后背,为了能让她躺的更舒服些,我将她的身子往病床前面移了点位置,说道:“我说过这件事问题不在你,反正从现在开始,你只需要在这里好好休息给我把伤养好就行了,至于其他的事情,交给我就行了。”

 

然而,就当我跟沈清交代一些事情的时候,病房外面却突然传来了一道满含怒气的尖锐女声。

 

“那个跟我老公搞破鞋的小贱人呢,是不是在这个病房?”

 

伴随着这道尖酸刻薄的凄厉女声响彻,只听见哐当一声,病房的门直接被人从外面一脚踹开。

 

与此同时,一名富贵逼人的中年美妇,脸色铁青的出现在了门口。

 

她双手叉腰,眼神带着一丝怨毒,目光在房间内扫视一圈,最终则是冷冷地锁定在了沈清身上,随即冷笑道:“哼哼,原来你个小贱人躲在这里啊,可真是让我好找啊!”

 

这个突然闯进病房的女人不是别人,正是赵明诚的老婆,徐静萱。

 

而沈清在看到徐静萱闯进来的那一刻,她的眼中满是惊惧之色。

 

与此同时,她的身子更是下意识的朝我这边挪动了几下,似乎是只有这样才能找到一点安全感。

 

我握住了沈清那双冰凉的小手,然后给了她一个放心的眼神,轻声说道:“别怕,一切有我呢!”

 

说完这句话,我的目光再次落在了徐静萱的身上。

 

讲真,其实早在这个女人进来的时候,我就有种想把她暴打一顿的冲动。

 

再加上她刚刚那副咄咄逼人的丑陋嘴脸以及沈清那惶恐的模样,我发现自己心头积压的怒火已经快要临近爆发的边缘。

 

如果不是我一直在极力克制住自己的情绪,我可能早就对这个女人动手了。

 

“小贱人,你以为医院把警察叫来了我就奈何不了你了?你想多了,我告诉你,老娘我捉小三天经地义,走到哪都有理,我看这件事情谁敢插手?”

>>>>全文在线阅读<<<<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