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主页 > NBA新闻 > 正文

男主是机器人H/被老公吻遍全身的感觉

时间:2020-03-19 16:31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阅读:
转眼间梨花带雨,哭得更为凶猛,似乎要把心中的委屈全部用泪水流出来。

老马这下是真慌了,他一把搂住邱兰馨,一双大手在邱兰馨的后背上轻轻摩挲着,像哄小孩子一样念叨着,“兰馨乖,咱没事,啊,别哭了,哭花了眼睛就不好看了哦。”

 

邱兰馨依偎在老马结实的胸膛,心底徒然升起一股莫名的安全感,两只藕臂情不自禁的环抱住老马的腰躯,不一会儿就停止了抽泣。

 

由于昨夜在医院里呕吐过,邱兰馨身上的裙子脏了,今天一早就在护士的帮助下,换了一套新病服,里面却挂着真空。

 

此时,邱兰馨紧紧的抱着老马,两人的上身贴在一起,使得老马不知不觉身体有了反应!

 

这可是在医院啊,虽然病房里只有邱兰馨一个人,但是在这种公共场所下,老马还是相当顾忌的,他意识到自己的身体反应后,赶紧松开了邱兰馨,以免失态。

 

然而,老马松手了,邱兰馨却依然抱着他的腰躯,紧紧不放。

 

“丫头这是?”老马不禁有些纳闷,可转念一想,邱兰馨刚经历了一场变故,又独自一人在医院熬了整夜,心灵上肯定极度受创。

 

老马顿生怜悯,又重新搂住了邱兰馨,想着给她疗伤。

 

可是刚搂入怀里,邱兰馨就贴了上来。

 

“马叔叔……”邱兰馨娇嗔一声,在老马的怀里扭捏着。

 

老马一下子就忍不住了,低头去看邱兰馨,那张绝美的脸蛋上已然红晕,此刻她微微的扬起头,眯着眼睑,一张红唇娇艳的翕张,似乎是在等待着什么。

 

“兰馨!”老马如梦般呓语,情不自禁的把嘴凑了下去……

“真的吗?那小子抓到了?”老马十分惊诧,他没想到吴晓燕办事效率这么快。

 

“目前正在全力搜捕,不过邱兰馨已经醒过来了,我们的人和她了解过,你的口供属实,所以,你现在可以回家了。”

 

吴晓燕收拾了桌子物什,准备送老马出门。

 

老马稍微的愣了一下,就从椅子上很轻松的走了下来,如今案情水落石出,他刚才暴躁的情绪瞬间没了。

 

瞥了眼无语的年轻小伙,老马对吴晓燕点头笑道,“这件事就麻烦你了,有什么情况可以随时通知我,我会积极配合你们的检查!”

 

吴晓燕亲自把老马送出了警局,不是愧疚,而是因为那种莫名的相熟感,只是一时半会儿却记不起来,不过她并没有表现出来,也没有多问老马一个字。

 

老马也一样,出门前一直和吴晓燕说着客套话,中途有几次差点问起来,可话到嘴边又硬生生的咽了回去。

 

依依不舍的告别了吴晓燕,老马径直去往医院,在病房里见到了一脸苍白的邱兰馨。

 

一夜不见,邱兰馨似乎又消瘦了,两只大眼睛毫无昔日的风采,目光呆滞的盯着天花板。

 

“兰馨,好点了吗?”老马心疼不已,刚准备捋顺邱兰馨额前的刘海,伸出去的手又缩了回来。

 

见到老马来了,邱兰馨无助的眼神大发光彩,旋即又俏脸一红,吞吞吐吐的说,“马叔叔,你,你没事吧?”

 

她想到了昨晚的情景,想想都没脸见人了。

 

老马并不在意,此刻,憔悴的邱兰馨让他内心一阵怜惜,他甚至都有些内疚了,如果昨晚不去牛大江的家里喝酒,他就会在家里陪着邱兰馨,那么或许酒吧里的事就不会发生了。

 

老马真是越想越惭愧了。

 

“兰馨,我没事,你不用担心,昨晚那个人是谁?你怎么会和他去了酒吧?”老马心中有愧,对此事就更加耿耿于怀,他恨不得马上去亲自抓住那小子,将他绳之以法。

 

“马叔叔,我……”邱兰馨欲言又止,两只玉手紧紧攥在一起,如葱的手指捏的有些发白。

 

老马见了邱兰馨这个样子,连声说道,“不想说咱就别说了,你肚子饿了吗?我回去给你做点好吃的。”

 

成熟的男人在面对女人时,不仅会察言观色,而且一开口就能直达心灵,这是一种难得的体贴,恰巧邱兰馨在张小军那里很缺乏,当下鼻子一酸,轻声抽泣。

 

老马最怕的就是女人哭,尤其是自己钟意的女人。

 

他急忙坐上床沿,用纸巾给邱兰馨揩泪,并极其温柔的安慰着,“兰馨,没事了,你别哭,这不是有叔叔在吗?啊,别怕!”

 

邱兰馨哪里感受过这般厚爱,转眼间梨花带雨,哭得更为凶猛,似乎要把心中的委屈全部用泪水流出来。

 

老马这下是真慌了,他一把搂住邱兰馨,一双大手在邱兰馨的后背上轻轻摩挲着,像哄小孩子一样念叨着,“兰馨乖,咱没事,啊,别哭了,哭花了眼睛就不好看了哦。”

 

邱兰馨依偎在老马结实的胸膛,心底徒然升起一股莫名的安全感,两只藕臂情不自禁的环抱住老马的腰躯,不一会儿就停止了抽泣。

 

由于昨夜在医院里呕吐过,邱兰馨身上的裙子脏了,今天一早就在护士的帮助下,换了一套新病服,里面却挂着真空。

 

此时,邱兰馨紧紧的抱着老马,两人的上身贴在一起,使得老马不知不觉身体有了反应!

 

这可是在医院啊,虽然病房里只有邱兰馨一个人,但是在这种公共场所下,老马还是相当顾忌的,他意识到自己的身体反应后,赶紧松开了邱兰馨,以免失态。

 

然而,老马松手了,邱兰馨却依然抱着他的腰躯,紧紧不放。

 

“丫头这是?”老马不禁有些纳闷,可转念一想,邱兰馨刚经历了一场变故,又独自一人在医院熬了整夜,心灵上肯定极度受创。

 

老马顿生怜悯,又重新搂住了邱兰馨,想着给她疗伤。

 

可是刚搂入怀里,邱兰馨就贴了上来。

 

“马叔叔……”邱兰馨娇嗔一声,在老马的怀里扭捏着。

 

老马一下子就忍不住了,低头去看邱兰馨,那张绝美的脸蛋上已然红晕,此刻她微微的扬起头,眯着眼睑,一张红唇娇艳的翕张,似乎是在等待着什么。

 

“兰馨!”老马如梦般呓语,情不自禁的把嘴凑了下去……

 

老马刚进小区大院,就瞧见牛大江带着儿子从单元楼里出来,牛大江大老远的就叫了声,“老马,你丫的昨晚咋一声不吭就跑了?”

 

老马吓了一跳,想起和赵雅婷的冲动事儿,心虚了,佯装问道,“怎么了,大江?”

 

牛大江嘿嘿一笑,“老哥我都喝趴下了,你的酒杯还没见底!”

 

老马顿时舒了一口气,原来牛大江是在说喝酒的事呢,弄明白情况后,老马拍了拍牛大江的肩膀,说,“不好意思啊,大江,昨晚的事怪我咯,这样,下次我请你搓一顿!”

 

“要得!昨晚的酒也得补上!”牛大江哈哈大笑,钻进了小轿车里。

 

回到家后,老马在厨房里忙活了起来,他路上买了新鲜的脊骨,打算炖锅骨头汤送去医院,给邱兰馨补补身子。

 

快到晌午的时候,老马准备随便吃点饭就出去,没想到赵雅婷却来窜门了,她一进屋就闻到满屋的肉汤味,顺着香味就走进了厨房。

 

“老马哥,生活不错嘛,一个人在家吃香喝辣呀!”赵雅婷揭开锅盖,看到一大锅子的脊骨汤,颇为惊讶。

 

她以前是风尘女子,说话做事都很大大咧咧,况且昨晚和老马都有肌肤之亲了,此时来到了老马家里,就跟在自家一样随意,顺手就挖了一勺尝了尝。

 

“啧啧,味道可真不错哟!”喝了一勺,赵雅婷赞不绝口。

 

“雅婷,你吃饭了没有?要不一起吃?”想着到了饭点,老马客气的说。

 

“好啊,那个老废物带儿子去乡下看望老母亲了,今天没人做饭,就在你这里解决吧!”赵雅婷毫不客气的笑道,扭着翘臀就坐上了沙发。

 

老马郁闷了,他没想到赵雅婷还真留了下来,虽说两家之间经常互相蹭饭,但是今天是非常时期,老马还要去医院照顾邱兰馨呢。

 

无奈,老马只好又匆匆忙忙炒了两道菜,端上桌后,又把赵雅婷的碗盛上饭,喊道,“雅婷,好了,快来吃吧。”

 

赵雅婷上桌后,看到老马把饭都给盛上了,不高兴的撅起小嘴,“光吃饭多没意思呀,人家陪你整点呗。”

 

老马心里乱糟糟的,他都计划好了,抓紧时间吃完饭,然后就把骨头汤送去医院,邱兰馨还等着自己呢。

 

见老马没有表态,赵雅婷又娇声道,“老马哥,人家今天陪你喝两口白的哦。”

 

平时两家在一块儿吃饭,赵雅婷喝得最多的就是啤酒,老马也从来没有见她沾过白酒,如今,她都把话说到这种份上,老马便推辞不过了。

 

从酒柜里拿出没整完的半瓶二锅头,老马递给赵雅婷一只小酒杯,讪笑道,“雅婷,我不知道你的酒量啊,你先喝点试试。”

 

赵雅婷幽幽一笑,“老马哥,你也太小看人家了,人家可是专门想陪你整两口的呀!”

 

老马有些受宠若惊,这小娘们儿今天是抽哪门子风?大中午的过来蹭饭,居然还要喝白酒!

 

“那行!看我不把你灌翻了!”老马心头暗自叹道,很快就给赵雅婷换了一个大酒杯,并满上。

 

他要速战速决,邱兰馨还等着喝他的骨头汤呢!

 

赵雅婷不愧是夜场出身,久经沙场的她喝到微醺的时候,就开始卖弄起来,软磨硬泡、拉拉扯扯的哄着老马喝酒了。

 

作为一名退伍老兵,老马的私生活相当检点,平常很少出入灯红酒绿的娱乐场所,更别说喝花酒了。

 

现在和老江湖赵雅婷这么一来二去,老马刹不住车了,一口气比赵雅婷多喝了不少!

 

几杯下肚,老马上了头,开始和赵雅婷谈笑风生,赵雅婷也不赖,借着酒劲满嘴荤段子,撩拨的老马兴致颇高。

 

不知不觉,赵雅婷坐在了老马的腿上,端起酒杯给老马喂酒。

 

“马哥哥,我很少喝白的,今儿高兴,你可要赏脸哦。”见老马推辞不喝,赵雅婷使出了看家本领,在老马怀里撒着娇。

 

、“好好好,我喝!”老马醉眼朦胧,抱着美女喝酒还是人生头一回,这种特殊的感觉让他瞬间诗兴大发,想吟诗作对。

 

赵雅婷哪里有这幅雅兴,这会儿,她的心思全部都在老马强健的身体,那里才是她此次喝酒的最终目的。

“马哥哥,耍赖皮,你看你,酒都洒出来了……”

 

赵雅婷撅着小嘴,气嘟嘟的捏着粉拳,作势捶起老马的胸膛,。

 

“哈哈,喝得真爽!”老马不以为然,豪气冲天的抹了一把嘴上的酒水。

 

“诶,别动,我来给你擦。”

 

赵雅婷娇嗔一声,红艳艳的香唇就凑了上去!

 

“雅婷,这不合适吧……”

 

老马的话刚刚说出口,那张红润诱人的饱满香唇又贴了上来,堵住了老马的嘴。

 

“呜呜……”老马想说“万万使不得”,可声音却淹没在这个火辣辣的热吻里。

 

老马亢奋极了,只感到一股酥爽冲上头顶,他抱着赵雅婷起身走向了沙发。

 

突然,老马的手机响了起来,他腾出一只手打开手机翻盖,想看看是谁的电话,结果一不小心碰了免提键,手机外音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

 

“马叔叔,你过来了吗?”

 

对方居然是邱兰馨!

 

老马迷醉的脑袋豁然清醒,他一把将赵雅婷扔到沙发上,连忙把免提调成听筒,握着手机放到耳边,飞快地跑去了阳台。

 

“兰馨,怎,怎么了?”老马不由得有些紧张,好像背着邱兰馨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没什么呀,就是问问你还过不过来?”邱兰馨并没有注意到老马不安的情绪,反而自己却假装很平常的样子,毕竟这个电话可是她主动打的,而且她也时刻盼望着老马尽快回到身边。

 

“过来啊!当然过来!骨头汤都给你煲好了!”老马一口气说了出来,接着又纳闷的问道,“那个,你哪里来的我号码?”

 

老马清楚的记得自己并没有邱兰馨的电话,更没有给她打过,而邱兰馨却有他的号码,这会不会是暗示了一种暧昧的信号?

 

“我一直都有啊,当初租房的时候,是看到你的广告才来的呀。”邱兰馨的声音充满了天真无邪。

 

“哦哦,这样啊,我也是说呢,呃,那你先别急,我马上就过来了。”事情弄明白了,老马的心里竟有点小失落,看来又是自己多情了。

 

挂了电话,老马回到客厅,赵雅婷一脸忧郁的坐在沙发上,看到老马过来了,眼神里多了一抹幽怨。

 

不等老马说话,赵雅婷幽幽的开口道,“刚才谁电话呀?搞的那么紧急,你就不怕把我摔死!”

 

老马闻言,顿时有些羞愧,自己刚才确实太鲁莽了,丝毫没有考虑赵雅婷的感受,讪笑道,“对不起,雅婷,我有个亲戚住院了,等着我送饭,我差点忘了。”

 

赵雅婷轻蔑一笑,“哦?是吗?那你去忙吧,我先走了。”

 

说完,赵雅婷便阴沉着小脸离开了老马的家。

 

赵雅婷走后,老马赶紧装好骨头汤去了医院。

 

病房内,邱兰馨坐在病床上玩着手机,见老马提着保温盒进来了,温尔一笑,“马叔叔,你吃了吗?”

 

“吃了吃了,你饿坏了吧,来,先喝点汤。”老马打开保温盒,给邱兰馨盛了一碗骨头汤。

 

“小心烫啊!”老马端着碗放在嘴边吹吹气。

 

邱兰馨看着眼前这个房东叔叔,内心十分安详,他就像是风雨中为自己撑伞的那个人,无微不至,时刻庇护。

 

喝着香喷喷的骨头汤,邱兰馨的气色好了许多,加上心情大好的原因,吃完饭后,邱兰馨的俏脸就恢复了往日的润色。

 

“马叔叔,医生说了哦,今天没什么问题就可以出院啦。”邱兰馨眨着大眼睛望着老马。

 

“哦?那太好了,回去后我再给你做些好吃的。”老马收拾好保温盒,放到一边。

 

“嗯!”邱兰馨点点头,俏脸上露出阳光般的笑容。

 

不觉间,她已经适应了老马对她的好,甚至有些依恋,这种微妙的感觉悄无声息的滋润她的心田。

 

老马擦擦手,坐在邱兰馨的身边,憨厚的笑了笑,“兰馨啊,别怪叔叔多嘴,昨晚那个人,以后还是少联系哈。”

 

提到昨晚的事,邱兰馨不堪回首,可是这种难以启齿的事,只有面对老马,她才会倾诉衷肠,毕竟,这个房东叔叔更像是一个大哥哥,而且,也是昨晚的当事人。

 

邱兰馨告诉老马,昨晚那个白衣男子是她的大学同学李昊,当初追求过她,但因为她后来选择了张小军,所以就拒绝了李昊。

 

没想到来到实验中学就职,发现李昊也在学校,想着大家都是老同学,她也没在意就参加了昨晚聚会,谁知道李昊贼心不改,对她做出那样的事情。

 

原来如此!

 

老马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不由得十分震惊,他没料到那小子居然会是邱兰馨的同事!

 

这样的话,那以后邱兰馨岂不是每天都要面对豺狼虎豹?

 

简直,危机重重啊!

 

气愤的同时,老马也忧心忡忡,他绝不能让邱兰馨再受到伤害,那个人面兽心的李昊,他更不能让他有机会故技重施。

 

老马决定,这小子,他不会就此轻易放过!

 

老马着急的问,“兰馨,这事你跟警察说了吗?”

 

邱兰馨摇摇头,叹气道,“同学一场,又在同一所学校供职,我不想把事做的太绝。”

 

老马一听激动了,声音大了点,“兰馨,你为什么不说啊!那小子都给你下药了,你还包庇他,万一他死性不改,以后再欺负你咋办?”

 

邱兰馨笑了笑,“没事的马叔叔,我以后会注意的,放心吧。”

 

见邱兰馨心地善良,思想单纯,老马十分无奈,他在心里暗暗发誓,“多好的一个女孩,我一定要保护好她!”

 

话已至此,老马也不便再说什么,只是千叮万嘱,此事不可让张小军知道,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邱兰馨也正有此意,只是不想老马似乎比她还要谨慎,顿时心里暖暖的。

 

这会儿到了午休时间,老马每天都会雷打不动的小憩,自然开始犯瞌睡了,于是就趴在床沿上将就一下。

 

病房里只有一张床,邱兰馨看着老马昏昏欲睡的样子,突然有些心疼,如果不是为了照顾自己,恐怕老马早已躺在软绵绵的沙发上打呼噜了。

 

银牙一咬,邱兰馨推推老马的胳膊,娇羞的说,“马叔叔,你……上床睡吧,这样趴着多难受。”

 

老马原本昏沉的脑袋顿时亢奋了,邱兰馨居然让自己和她一起睡!

 

这样的想法,老马不是没有,只不过碍于情面,所以没好意思说出来,不料,邱兰馨主动提议,让老马一时间兴奋不已。

 

不过,他并不想表现出那么随意,一本正经的说,“兰馨,这样不好吧,你一个女孩子和我同睡一张床,被人看见了多不像话!”

 

邱兰馨没想到老马如此顾虑她,当即感动万分,原本还有些纠结的心霎间放开了,笑道,“没关系,马叔叔,你去把房门关上,然后把床帘也拉上吧。”

 

什么?!关门,拉帘,两个人躺上一张床!

 

老马简直难以置信,甚至怀疑是不是自己的耳朵听错了,可是看到邱兰馨一双天真无邪的眼神,老马又释然了,也许只是自己想太多,邱兰馨的意愿不过是让自己能够睡的安稳点。

 

准备工作做好后,老马终于无比激动的爬上了床。由于这是张单人床,两个人必须靠的很近,才能全部睡下。

 

老马的身子骨刚贴过去,就陷入了一片柔软中…

>>>>全文在线阅读<<<<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