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主页 > NBA新闻 > 正文

一进一出疯狂的要我/小学生比赛亲吻

时间:2020-03-19 16:43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阅读:
嫂子,其实我哥临死前除了这些还说了一句话,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桃花的手一颤,整个人僵在了当地。

 

此时不用她再说什么,刘伟已经知道了孟玉洁没有骗他。

 

但是很快桃花就镇定了下来,虎着脸挣脱了刘伟的手,“你从哪里听的这些风言风语的,没有的事儿。”

 

“嫂子,你是不是怕村子里人说闲话,才…….嫂子,我不怕,只要我们两个人真心为对方好就行了,嫂子,我喜欢你,你的下半生就让我来照顾你吧。”刘伟再次抓住了桃花的手,十分深情的说道。

 

桃花避开刘伟火热的眼神,可是心却乱了。

 

“小伟,我认真的告诉你,你哥没有说过那样的话。”

 

下一秒,桃花再次挣脱了刘伟的手,“我们两个住在一起肯定有人说乱七八糟的,可是我们身正不怕影子斜,但如果我们真的在一起了,怕是我们再也没脸在村子里呆了。”

 

“嫂子,我说了,我不怕。”

 

“行了,别说了,再说嫂子跟你翻脸了,睡觉!”桃花沉着脸说句,扭头走了出去。

 

望着桃花毅然决然的背影,刘伟一时间心里也乱了起来。

 

嫂子,你到底是怎么想的?你是不喜欢我,还是真的惧怕别人的流言蜚语?

 

躺在床上,刘伟又一次转转反侧,难以入眠。

 

除了嫂子桃花的事儿,他还为竞选的事发愁。

 

经过这几天的了解,刘伟知道大队会计林清水和老治保主任郄建设两人,和张五河关系特别好,也就是说他们这两票肯定是会投给张强的。

 

而他现在也算是有了两票,一票妇联主任孟玉洁的,一票副村长郄喜来的。

 

现在就看剩下的村支书孟满仓,和村长柳金岭将票投给谁了,投给刘伟胜出,投给张强,张强胜出。

 

虽然杨小凤已经答应自己在柳金岭耳边吹吹枕边风,但是刘伟知道杨小凤根本做不了柳金岭的主,不过既然杨小凤说了话,怕是柳金岭也会好好考虑自己。

 

所以他这一票是悬着的,另外就是老支书孟满仓那一票了。

 

孟满仓是老支书,为人处世向来秉公刚正,对人向来是看能力说话,因此想要获得他那一票必须得到他的认可才行。虽然孟玉洁说要在老支书面前帮自己说说,但是他知道效果应该不会太大。

 

可是怎么才能让老支书认可自己的能力呢?

 

……

 

因为答应柳金岭要干三天活的,所以第二天刘伟又跟着上了山。

 

可能是杨小凤跟柳金岭说了袁大壮哥俩的事儿,柳金岭也跟着上了山。

 

因此,杨小凤也没再找机会亲近刘伟。

 

老老实实忙了一上午,中午吃饭的时候,桃花对杨小凤说道:“小凤嫂子,下午我想带着小伟去趟乡里,给他买两件衣服。”

 

“去吧,小伟不是要竞选治保主任嘛,总不能总穿着部队带回来的衣服,人靠衣服马靠鞍嘛。”杨小凤十分痛快的应道,“小伟,你放心,我会跟金岭说的,给我家少干半天活就少干半天。”

 

“嫂子,我这衣服还能穿,现在咱家的情况能省点就省点吧。”刘伟知道嫂子桃花没有多少钱,所以有些不愿意去。

 

“小伟,我答应叶小翠那婆娘让你和她家郄媛媛相亲了,你怎么也得捯饬一下吧。”桃花见刘伟又要说什么,脸色一沉,“听嫂子的,不然嫂子生气了。”

 

刘伟无奈只好跟着桃花向乡里走去,“嫂子,买衣服行,可是我不能和郄媛媛相亲。”

 

“小伟,我问过叶小翠了,孟朝阳虽然喜欢郄媛媛,但那只是烧火棍子一头热,叶小翠说郄媛媛对你很有好感。”桃花道。

 

“嫂子,我和孟朝阳关系一直不错,所以我绝对不能抢她的女人。这事儿没的商量。”刘伟固执的说道。

 

桃花看了刘伟一眼,只好道:“好,先买衣服,这事儿下来再说。”

 

此时公交车来了,两个人不再说什么上了车。此时他们两个谁也没有想会在服装城里再次碰到袁大壮,更没有想到…….

 

到了乡里的服装城,很快桃花就看上了两件T恤,“小伟赶紧试试。”

 

刘伟接过来换好后,问道:“嫂子,怎么样?”

 

刘伟肩宽,这种人本身就是衣服架子,再加上他当过几年兵,肌肉发达,所以换上新衣服后,那叫一个精神,帅气,就好像是立马换了一个人一样。

 

“好帅,简直是为你量身定做的一样。”没等桃花说话,旁边的女售货员早已经忍不住连连赞叹起来。

 

桃花看的也不是连连点头,满眼欢喜,“真精神。”

 

其实刘伟也很中意这件T恤的,不过一看价钱三百八十八,他立马就将衣服脱了下来,装出一副看不上的样子,“嫂子,我怎么就觉得不好看呢?”

 

“这件衣服我们要了。”桃花知道刘伟是心疼钱,所以直接对售货员说道,见刘伟还要说什么,美目一瞪,“听嫂子的。”

 

见此,刘伟也不好再说什么,只是暗暗发誓以后一定要好好努力报答嫂子。

 

后来桃花又要给刘伟买裤子,在刘伟的一再坚持下,这次桃花听了刘伟的,只买了一条不到一百块的裤子。

 

因为桃花给了刘伟一条自己的小裤衩儿,所以在给刘伟买好以后,她就去转内.衣区去了。

 

刘伟不好意思跟着,便去了门口抽烟。一根烟还没抽完,就见嫂子桃花急匆匆的走了出来,脸上满是忿色。

 

刘伟顿时紧张了起来,“怎么了嫂子?”

 

“他们试衣间里偷安装了摄像头,有人偷窥我。”桃花差点儿哭了出来。

 

原来她挑了一套衣服,走进试衣间准备试试大小,结果刚要脱就发现面前的一个插座里面好像有亮光闪了一下,开始她也没在意,可就在她把衣服脱下了一半,亮光又闪了一下。

 

对于试衣间被偷装摄像头这种事儿她在网上看过,所以就急忙穿好了衣服,然后仔细朝插座里面看去,一看果然里面装着摄像头。

 

“居然有这种事儿?嫂子,你领我去看看。”刘伟说完拉着桃花走了进去,一看,还真是有摄像头。

 

妈的!

 

刘伟当即就火了,腾腾走出试衣间,对售货员吼道:“把你们老板给我叫出来!”

 

“怎么了?”听到动静,老板娘急忙走了出来。

 

“怎么了?你说怎么了?妈的,居然在试衣间安装摄像头,你们这店还想不想开了?”

 

“有这事儿?”老板娘一愣。

 

正说着就听一个声音怒道:“他妈的,谁在我姐的店里闹事儿?”

 

刘伟扭头一看,就见一个大个子叼着烟,横眉立目的从楼上走了下来。

 

卧槽,这不是袁大壮吗?

 

大个子正是袁大壮,这家服装城是他姐夫开的。

 

袁大壮这小子特别的坏,所以就偷偷地在女试衣间里安装了摄像头,用来窥视在里面换衣服的女人。

 

方才他正在偷看,见进来的是黑石头的大美人桃花,顿时激动的差点儿流了鼻血,正准备好好地欣赏一下桃花这个大美人的时候,没想到桃花脱了一半就穿好衣服跑了出去。

 

“妈的,又是你个王八蛋!”刘伟骂道。

 

袁大壮见到刘伟,心中这火腾地就上来了,那天被刘伟揍了以后,他一直还想着报仇呢。

 

“刘伟,想买衣服就买,不买滚蛋,再在这里吵吵,老子打的你满地找牙!”

 

“袁大壮,尼玛的在女试衣间里装摄像头玩儿偷窥,还有理了是吧?”刘伟骂声朝袁大壮冲了过去,对着他的眼就是一记封眼锤。

 

袁大壮躲闪不及,一下就被刘伟打了个熊猫眼。

 

“啊!”袁大壮咆哮一声,像是一头狗熊似的朝刘伟扑了过来。

 

要论个头,力气,刘伟绝对不是袁大壮的对手,但是刘伟毕竟是当兵出身,又怎么可能选择以硬碰硬呢。

 

见袁大壮扑过来,他横向一个滑步躲过了袁大壮的拳头,然后闪身到了袁大壮的身后对着他的屁股就是一脚。

 

袁大壮虽然身强体壮,但是因为方才一拳用尽全力冲击,再加上刘伟这一脚顿时收势不住朝前栽了出去,正好扑倒在不远处的衣架上。铛啷啷一声连人带衣架扑倒在地。

 

刘伟一个箭步上去骑在了袁大壮的身上,对着袁大壮的嘴巴就是一拳,“今天老子要让你知道桃花为什么这样红!”

 

只一下,袁大壮的嘴巴就崩出了血。

 

吃痛之下,袁大壮像是一头被人扎了屁.股的公牛,大吼两声仗着一身蛮力就将刘伟推了开来,然后红着眼睛和刘伟扭打在一起。

 

眼见自己弟弟打不过刘伟,袁大壮的姐姐忙打了110,派出所就在服装城对面,所以很快的就跑过来两个警察。

 

“都住手!”两个警察拉开了刘伟和袁大壮。

 

此时的袁大壮满嘴巴是血,身上的衣服也被扯烂了,再看刘伟身上也不过有个脚印儿。

 

这一战刘伟完胜。

 

“王哥,你们来了啊。”袁大壮擦了一把嘴角的血,像是哈巴狗是的从兜里掏出烟给两个警察敬烟,同时狠狠地瞪了刘伟一眼。

 

心说,看见没,老子熟得很。今天老子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别来这一套。”唤作王哥的警察刚想接过袁大壮的烟,发现桃花正在用手机录视频,忙一把推开了袁大壮的手,“说!怎么回事儿?”

 

“警察同志,这小子在女试衣间里安装摄像偷.窥我嫂子。”刘伟说道。

 

唤作王哥的警察看向袁大壮,“袁大壮,怎么回事儿?”

 

“王哥,我们是安装了摄像头,可那都是为了防盗的,而且我们白天都没开摄像头,哪里来的偷.窥一说?都是这小子血口喷人。”袁大壮解释道。

 

“没开?”刘伟哼道,“袁大壮,有种告诉我监控视频的电脑在哪里?”

 

“对,开没开一看不就知道了。”另一个警察说道。

 

一听这话袁大壮慌了,不仅方才桃花的视频没有删掉,他还保存了很多以前来这里买衣服,长相不错的女人视频在电脑里。

 

“怎么回事儿?”这个时候,一个女人清脆的声音传来,众人扭头望去,就见一个穿着白色紫花短裙的女人走了进来。

 

女人一头小波浪的秀发,明媚皓齿,唇若点朱,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御姐的气质,随着步伐,两条裹着黑色丝袜的大长腿交替前行,十分的动人。

 

女人叫杨杏,和刘伟是一个村的,她是郄喜来的老婆,在乡政府上班,虽然只是个临时工,但是却特别的傲娇。

 

因为她姑姑嫁给了二十亩地袁拉子,也就是袁大壮的叔叔,所以袁大壮的姐姐就打电话把她叫了过来,让她从中间说和说和。

 

因为杨杏在乡政府上班,两个警察自然认识她,一看这架势就知道她来干什么来了,想着也没什么大事儿,还是私了比较好,两个人交代了两句一定要处理好的话后就走了。

 

“袁大壮,你这干的是人事儿吗?”待两个人刚走,杨杏就指着袁大壮的鼻子骂了起来。

 

袁大壮低着头,屁也不敢放一个。先被刘伟揍的跟狗似的,现在又被杨杏骂了个狗血喷头,袁大壮只觉自己好比一只钻进灶膛的王八憋屈又窝火。

 

“你个混蛋,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将摄像头拆了去?”杨杏又骂一句。

 

见袁大壮去拆摄像头了,杨杏这才将刘伟和桃花拉到了一边,“桃花,小伟,这件事儿呢肯定是大壮不对,不过你看你把他给揍的那个熊样儿,你们两个看这样行不行,一会儿大壮回来以后让他给你们道个歉,还有你们买的衣服我做主免费送给你们了,这样行不?”

 

“喜来嫂子,我听你的。”桃花生性善良,也不想把事情弄大,所以几乎没有犹豫就答应了。

 

刘伟知道杨杏都出面了,自己怕是不给面子也是不行,万一得罪了她,她要是不让郄喜来把那一票投给自己那就完了。

 

所以也很痛快的说道:“嫂子,这也就是你,不然换做是谁都不好使。”

 

“小伟,嫂子谢谢你了,你今天晚上不是去我家喝酒吗?到时候嫂子给你整两个大菜好好感谢你一下。”杨杏非常高兴,而且特别有成就感。

 

“喜来嫂子,你真的要想感谢我,就帮我再跟喜来哥说说让他把他那一票投给我。”刘伟又道。

 

虽然郄喜来已经答应了自己,但是如果能再让杨杏帮自己一下,那肯定就再也没有什么问题了。

 

“小事儿,包在嫂子身上了。”

 

就这样,一场风坡算是平了。不过在刘伟他们走后,袁大壮的姐姐却狠狠地给了袁大壮一个耳光,几件衣服白白的送人了,她心里不窝火才怪。

 

“这么大人了,净干些生儿子没屁.眼儿的事儿,你以后别来我店里了。”

 

袁大壮捂着脸,那叫一个委屈。

 

到了晚上六点,刘伟穿上新买的衣服,拎着两条杨小凤给的软云去了郄喜来家。

 

见到刘伟手里拿着烟,郄喜来心道,这小子还真是会办事儿。

 

如果真能让他当上治保主任,说不定以后自己当了村长,这小子能成为我的左膀右臂呢。

 

杨杏有个妹妹叫杨桃,去年毕业以后在县医院里当实习护士,经人介绍和张艳红订了亲,张艳红马上就要到台裕乡当副乡长了,所以他就想着等他来了,借势挤掉柳金岭自己当村长。

 

“小伟,来就来呗,还拿什么东西啊。”郄喜来忙接过刘伟手里的软云。

 

“亲戚给的,我抽不惯。”刘伟左右看看,见没有杨杏,忙问道:“嫂子呢,还没下班?”

 

正说着杨杏边在围裙上擦手,边走了进来,看见刘伟的那一刻,杨杏不由有些惊呆。

 

这小子换了衣服立马就跟换了一个人似的,真是活脱脱一个小鲜肉啊。

 

短暂的愣神之后,她笑着说道:“小伟你先坐会儿,嫂子马上就把菜做好了。”

 

杨杏说完走了出去,望着她那扭.动的小屁.股,刘伟恨不得摸上两把。

 

妈蛋的,这郄喜来家里有这么一个貌美如花的老婆居然还去偷吃孟玉洁。

 

郄喜来和刘伟聊了几句后,说道:“小伟,你真的打算在咱村里发展?”

 

“嗯,现在大城市机会少,相反我倒觉得咱农村大有可为,现在国家政策是大力发展农村特色经济,所以我就想试试。”

 

“这话倒是不错,听我挑担说咱们乡里上报市里的要开发龙阳湖的工程已经批下来了,这可是省级重点工程,据说要投入几个亿呢。”

 

“真的假的?”刘伟有些惊讶。

 

“绝对是真的,要知道我挑担他爹可是省厅级干部呢,不瞒你说,我挑担之所以下调到台裕就是为了这个工程,只要这个惠民工程弄好了,那就成了他再进一步的垫脚石。”郄喜来有些神秘的说道,“到时候别说乡长,怕是得当县里的领导。”

 

“喜来哥,那到时候你可就发达了。”刘伟羡慕的说道。

 

郄喜来悠然的点上一根烟,仰着头,充满憧憬的说道:“到时候别的不说,我要想当咱们黑石头的村长应该没有多大问题。”

 

“喜来哥,别说村长,就是支书也没问题啊,你放心,到时候我铁定掏心挖肺的跟着你干。”刘伟说道:“以你的能力,我想咱村一定会比现在强多了。”

 

“这话我还真不是跟你客气,你看老书记就是思想太保守了,根本跟不上现在的形式。如果我当了支书,别的不敢保证,把黑石头弄成台裕乡第一村绝对没有问题。小伟啊,哥哥看好你,到时候我要当了支书,就让你当村长。”郄喜来说道。

 

说话说到这份上,刘伟知道郄喜来这一票彻底没问题了。

 

正说着,杨杏将炒好的菜端上了桌子,两个人边喝边聊,几杯小酒下肚,郄喜来骂起了柳金岭。

 

“小伟,你说柳金岭这个王八蛋有什么能耐?要文凭没文凭,要能力没能力,他能当上村长,还不是因为他爹,因为他们兄弟多,这么些年别的没干,倒是解放了村子里一批留守妇女。你说你玩儿就玩儿呗,还尼玛玩儿到老子头上了。”

 

刘伟一惊,“喜来哥,难道柳金岭他把嫂子给睡了?”

 

郄喜来愤恨的将杯中酒一干,然后用力的在桌子上一墩,“他娘的,裤子都给扒了,要不是我回来的及时…….他娘的,你说杨小凤那娘们儿长得多水灵,这个王八蛋放着她不要。”

 

刘伟暗中撇嘴,尼玛的还不是一样,放着杨杏这么个大美人儿不要,偏偏惦记人家孟玉洁。

 

“郄喜来你个王八蛋还好意思说柳金岭,你他娘的还不是整天想着孟玉洁?”杨杏端着菜进屋,正好听到了郄喜来的话,瞪着眼睛骂了起来,“要是猫尿喝多了,就赶紧滚回屋子睡觉去,我陪着小伟喝。”

 

郄喜来嘿嘿笑了两声,“没多,没多。”

 

“没多就堵着你那张嘴。”杨杏哼声在刘伟身边坐了下来,顿时一股子香气钻入了刘伟的鼻孔。

 

“嫂子,我给你倒上。”刘伟拿过酒杯,给杨杏倒酒,心跳瞬间加速。

>>>>全文在线阅读<<<<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