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主页 > NBA新闻 > 正文

女的一夹一放什么感觉/别停下快再深点

时间:2020-03-21 14:10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阅读:
粉红色的咪咪罩整个现了出来,饱满的双.峰上还有着昨夜留下的红肿,许是力气大了两分。

顺着小腹往下瞄,平坦的小腹下,隐约两根卷曲毛发露了出来,底边是粉红色的绣花小裤裤,包裹着那一方神圣之地,上面留着昨夜剩下的白色斑点。

 

“咕噜!”秦宇又咽了一口口水儿,下.体毫无征兆的硬了起来,瞬间撑起一顶巨大帐篷。

 

“小宇,你脑子好了?”赵梅没注意到秦宇异样,惊奇道。

 

秦宇点了点头,“早就好了,只是装傻而已。”

 

“那....那你那个....”赵梅指向了秦宇裤裆,俏脸绯红。

 

这可是乱.伦的事儿啊,道德沦丧,被人戳脊梁骨的事儿呢。

 

“咳咳咳,”秦宇面露尴尬,本想接着装傻,可赵梅又不是笨蛋,瞧着表情肯定知道自己被他给算计了。当即道:“这个,天萎也不萎了。昨晚,昨晚不好意思了啊....”

 

“啊呸!”赵梅轻啐一声,白了秦宇一眼,没好气道:“好啊,死小宇,连你嫂子的便宜都敢占了....”

 

“昨晚你不也挺舒服吗?”秦宇小声嘀咕道。

 

赵梅红着脸不吭声了,心说道:“是啊,是挺舒服的。那么大的家伙,想不舒服都难呢......”

 

秦宇不知赵梅心中所想,一时意动,情不自禁抓住了赵梅那颗大木瓜,轻轻揉了起来....

 

“嗯哼...”一声舒爽的闷哼声响起。

 

秦宇邪恶笑道:“表,嫂子儿,我要吃奶....”

 

“不,不行。下面还痛呢。”赵梅连忙拦下秦宇,一脸惊恐。“过两天,等嫂子儿休养好了再给你吃啊。又红又肿的,怎么行?”

 

闻言,秦宇神色立马黯淡不少。

 

下面红肿,要靠休养的话,没十天半个月可不行,十天半个月还不得把自己给憋屈死?

 

“嫂子儿,你在家里好好休息,往下面擦点儿药酒,我去河里给你逮两只王八好好补补,你这战斗力太差了,一个小时都坚持不到.....”秦宇一边说着,一边出了门儿。

 

赵梅俏脸一红,啐了一口,暗暗道:“一个小时还短了么?要怪只能怪你那玩意儿太大了....”

 

“咦,不对!这臭小子又把老娘给调戏了,结果自己的事情倒是一样没告诉自己!不行,我得问问清楚,既然脑子都好了,还装什么傻啊.....”赵梅关上门,窸窸窣窣换起了衣服。

 

.......

 

清水河,横穿整个村的一条小河。

 

小河不大,可里面有货。尤其是夏天雨水过后,河里凭空多了鱼虾,个头挺大,就连王八甲鱼也有不少。

 

秦宇顶着太阳,找到一处石滩,裤衩一脱,“扑通”一声窜了下去,水面上泛起一阵水花,渐渐归于平静。

 

一两分钟之后,水面上露出一个黑溜溜的脑袋瓜子,不是秦宇又是何人?手里凭空多了两只甲鱼,个头还不小,怎么也得有三斤重了。

 

“嗯,这回可以好好补补了,嫂子得补,小爷也得补,这小.鸡.鸡还是有些小啊....”秦宇暗暗嘀咕着,穿起了裤衩。

 

河边是一片十来亩的玉米地,长势极好,这季节正是吃嫩玉米的时候,秦宇起了念头。

 

这十来亩的玉米正是陈天明那老混蛋家的,仗着是村里最大的官儿,用尽手段将河边这十来亩地收入囊中。一年下来,这十来亩的玉米怎么也得有一万多的收入了。

 

“赶打小爷女人的主意,得,先整两包谷回去炖汤喝,剩下的账咱们慢慢算.....”话音刚落,秦宇便窜进了玉米地。

 

因对陈天明的巨大恨意,秦宇偷玉米很有水平,专找又大又嫩的下手,玉米地正中被秦宇踩踏了好大一片地。

 

“嘿嘿,先炖一锅汤喝了再说,剩下的用来烤着吃....”兴奋之余的秦宇吹起了口哨。

 

“哗啦啦,哗啦啦....”河边一阵水响,惊动了秦宇。

 

悄悄放下玉米跟王八,秦宇蹑手蹑脚的拨开玉米叶子,寻着水声望去。

 

“次奥,又是这个骚婆娘再洗澡!”秦宇暗骂了一句,顺手扳倒两根儿玉米,蹲在玉米丛里观望了起来。

 

河边上,黄翠华正端着水冲凉,身条有些臃肿,却白皙水嫩得很。盖因这黄翠华是城里来的人,模样不仅好看,包养的还挺好。加之又是村支书陈天明的媳妇儿,自然好吃懒做,皮肤细腻倒也正常!

 

“嘶!”秦宇倒吸了一口凉气,眼珠子瞪得跟牛铃铛似得,暗骂道:“这婆娘才几天不见,木瓜咋大了那么多?”

 

不怪秦宇惊叹,实在是黄翠华这对奶.子太过震撼人心,虽然早已生养,可两大馒头却依然坚挺饱满,浑圆。美中不足的是,原本粉嫩嫩的樱桃珠子有些黑了。

 

终归是岁月不饶人呐。

 

“嘿嘿,陈天明啊陈天明,你丫儿做梦也想不到,老子把你婆娘看了个遍吧,等着瞧,老子迟早要给你日了!”秦宇使劲儿搓了搓裤裆那玩意儿,只一小会儿便硬了起来。

 

家伙事儿大没假,可这饭量也大!一两个根本不够自己吃的!秦宇必须要寻找炮友了,长此以往还不得爆体而亡?

 

“哎哟!”

 

秦宇一声惨叫,蛋蛋骤然疼了起来,仔细一看,却是一只蚂蚁夹了一下,立马就红了起来。

 

“谁,给老娘出来?敢偷看老娘洗澡?出来!”黄翠华被惊动,披了一件衣服遮住三点一线,找了过来。

 

秦宇逃跑不及,被逮了个正着。只得“嘿嘿”傻笑,暗骂该死的蚂蚁,夹哪里不好,非得夹小.鸡.鸡?

 

“哦,原来是小宇,”黄翠华松了一口气,不过是一个傻子而已,看了也就看了,有什么大不了。

 

“呵呵,翠华婶,你,你在干什么啊?怎,怎么不穿裤子啊?”秦宇傻笑着,眼角余光却瞄向了黄翠华的双.峰。

 

大,实在是太大了!

 

“咯咯”,黄翠华咯咯一笑,傻子就是傻子,连什么是洗澡都不知道,即便是看光了自己全身又能怎么样呢?

 

而且,还是一个天萎。一个不是男人的男人。

 

秦宇依然傻笑着,心里却冷笑不止,虽然秦宇不会什么他心通,可并不代表看不出黄翠华表情里的讥讽。

 

笑吧,笑吧。小爷总有一天要日得你跪地求饶!他奶奶的!

 

“秦宇,你看看翠华婶婶这大腿白不白啊?”黄翠华突兀伸出了雪白大腿,浑圆而精致,哪里像是生养过的女人?

 

秦宇流出一串哈喇子,哈笑道:“白,好白。”

 

“咦,翠华婶婶,你,你裤裆里怎么有卷发啊?”秦宇突然眉头一皱,指向黄翠华大腿根子处,几根毛毛露了出来。

 

“扑哧!”黄翠华笑了出来,倒也不脸红。傻子嘛,哪里懂阴.毛呢?还卷发,太好笑了。

 

然而,黄翠华不笑了,近乎呆滞的捂住了嘴巴,神色惊惧,仿佛看见了恐龙一般的眼神,望向了秦宇的裤裆处。

 

那是什么?一顶巨大的帐篷!

 

帐篷顶上,一个圆圆的脑袋,初步断定,至少得有玉米棒子那么大才行啊!秦宇什么时候能硬起来了,这不科学啊,不是说好了天萎么?怎么回事儿!

 

“不对,不对!肯定有问题!”黄翠华回过神来,紧盯着秦宇,“秦宇,说,是不是偷了我们家的玉米棒子了,怕被我发现然后藏在裤裆里了?”

 

这是黄翠华唯一猜到的解释了。

 

恰好秦宇就在玉米地里,而且,村里谁不知道秦宇硬不起来?不是偷了自己家里的玉米棒子又是什么呢?

 

秦宇心里一阵冷笑,偷了你家的玉米棒子是不错,可这玩意儿不是玉米棒子哦,那可是你做梦都想要的玩意儿呢。

 

嘿嘿,老子不仅要偷你家的玉米,还要把你一并给偷了!

 

“没,没,没有。”秦宇傻里傻气的连连摆手,恐慌着连连后退,“我没有偷玉米.....”

 

黄翠华一步跨了过去,怒道:“我要检查你的裤裆!不许跑!”

 

说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把揪住了秦宇的衣服。

 

秦宇假装失了重心,跌倒在地。

 

“哎哟!”

 

黄翠华一声惨叫,摔在秦宇身上,手里还揪着秦宇衣袖不放。

 

“还想跑?”黄翠华冷声道:“裤子脱了,把玉米给老娘交出来!不然,非得让你天明叔揍你不可!”

 

“不,不要!”秦宇差点儿给吓尿了,哆嗦道:“我,我真的没有偷,偷玉米.....”

 

“哼,谁信你!”黄翠华冷笑一声,一把拽下秦宇裤衩。

 

“啪!”

 

一声脆响!只见一根儿坚硬如铁,约莫玉米棒大小的黑肉.棒反弹了回来。弹在秦宇光溜溜肚皮上。

 

“嘿嘿”,秦宇傻笑如初,“翠华婶,我说了我没有偷你们家玉米嘛....”

 

“啊?这么大?”黄翠华吓了一跳,仿佛看见了恐龙一般,连连后退了两步。浑身直打哆嗦。哪里还听得见秦宇的话。

 

秦宇心里却是冷笑连连,暗骂道:“小样儿,小爷的秦宇可比你家玉米金贵多了。不是想看吗?这下傻眼了吧。天萎?老子日的你投降。”

 

不过秦宇没有主动行动,依然半躺在玉米地里,十里八乡的人都知道,黄翠华是个水性杨花的女人,说是城里人,也不过年轻那会儿在歌舞厅坐.台而已。眼看着渐渐老了,这才嫁给了陈天明。

 

一来是看上了陈天明是当官儿的,二来嘛,就是为了陈天明家里这几十亩的地了,一年到头可是一笔不菲的收入。

 

陈天明倒也乐得自在,为啥呢?这婆娘技术好啊,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天天晚上换着花样日,令陈天明尝遍了各种滋味儿,当真是爽得很呢。

 

“天哪,这么大!大,实在是太大了!”此时的黄翠华心中掀起一阵波涛,“老娘这辈子见过无数这样的玩意儿,可从来没遇见过这么大的。爽,用起来肯定很爽.....”

 

“嘶溜!”黄翠华舔了舔嘴皮子,下半身传来一阵湿漉漉的感觉,痒得难受,眼里更是泛着桃花,“小龙啊,你看翠华婶漂亮不?”一边说着,黄翠华一边拉开了花格子衬衫,胸前一抹白润一览无遗。

 

秦宇眨巴了两下眼珠子,心里一阵偷笑,终于是上当了。没曾想这顶绿帽子这么快就要送给陈天明了。

 

“漂亮,漂亮......”秦宇抹了把嘴角口水儿,直愣愣盯着黄翠华胸前两颗大木瓜,生养过的女人虽有些下垂趋势,可手感还在。

 

“好,表婶,你的奶.子好大哦,有奶水吗?小龙想,想吃奶了......”

 

“咯咯”黄翠华笑了起来,蹲了下来,抖了抖两只大白兔,顿时掀起一阵波涛汹涌,爽快道:“来,吃吧。只要你想吃,翠华婶让你吃个够,不过吗........”

 

黄翠华眼珠子一转,盯向了秦宇裤裆处那根儿擎天之柱。太大,太诱人了,黄翠华敢肯定,只要是女人就没有不想用的。

 

将黄翠华的in荡表情尽收眼底,秦宇依然装疯卖傻,“不过什么啊?翠华婶不肯给我吃么?”

 

“吃,肯定给你吃。只要你乐意,天天吃都行。”黄翠华一把握住了那根儿巨棒,身躯明显一阵,仿佛触电般,下面那股邪火越来越盛。“只是,小龙得答应翠华婶,把你这小.鸡.鸡给我用用,成吗?”

 

“用吧,用吧。只要翠华婶想用了,叫我就行。”秦宇装出一副无奈的表情,伸手扇了扇小.鸡.鸡,没好气道:“这小.鸡.鸡一点儿都不听话,一会儿软,一会儿硬的,真想一刀割了算逑,裤子都快给你顶烂了......”

 

“别别别,千万别割!”黄翠华面色大变,两只手抓住小.鸡.鸡不放,正色道:“小龙,以后小.鸡.鸡要肿了,来找翠华婶,我给你消肿啊.....”说着,黄翠华犹如捧着圣物一般,轻轻撸动起来,盯着那硕大的脑袋,流出了口水儿。

 

秦宇却是惊叫道:“翠华婶,你有消肿药么?在哪儿呢,给我抹点儿呗,肿胀的实在太难受了。”

 

“别急别急,翠华婶这就给你消肿。”黄翠华伸手摸了摸自己下面的水,浑身开始燥.热起来,“小龙,快,吃奶,使劲儿吃。”

 

秦宇点了点头,伸手猛地搓了搓,黄翠华立即发出母猫一般的呻吟声。

 

“翠华婶,快,快消肿,小.鸡.鸡好难受哦。”秦宇又催了一遍,干撸着实在是太难受了.....

 

仿佛有些惧怕那条巨蟒一般,黄翠华骑在秦宇身上,却闭上了眼睛,扶着小.鸡.鸡脑袋,抹了抹水,对准那个地方。

 

“啊......啊....啊....嗯...哼....”黄翠华欢快的叫了起来,伴随着啪啪的肉响。

半个小时眨眼而过,然,玉米地里的战争还没结束,或者说秦宇的侵“日”战争还没结束!

 

远远望去,青翠的玉米地里两团白花花的身条裹在一起,叫的异常开怀。

 

“啊...啊..啊..不...不行了,不行了,我要...我要到了.....”黄翠华紧闭着双眼,张着小嘴儿叫喊道。

 

秦宇哪里肯就此罢休?两手如铁钳一般夹着黄翠华的腰部,腰部猛地抽.插起来。眼里冒着奸邪光芒,却是傻乎乎的喊着。

 

“翠华婶,我,小龙还没,没消肿呢。等等,等等,快了,快了....”说着又是一阵噼里啪啦的猛烈抽动。

 

“啊...啊...啊..”黄翠华疯狂的甩动着长卷发,紧咬着嘴唇发出一阵阵闷哼声,身体突然瘫软了下来,倒在秦宇壮实的胸膛上。

 

“啪!”

 

秦宇没留情,一巴掌下去,在黄翠华白花花的屁股上留下了五个手指印,心下一阵不满,“这就不行了?次奥。老子还没过瘾呢。”

 

“翠华婶,小.鸡.鸡还没消肿呢。”秦宇的声音要有多委屈,就有多委屈。

 

黄翠华突然睁大了眼睛,看了看秦宇,又看了看秦宇下面那根儿依然坚挺的巨棒,神色惊恐!

 

“天哪,这什么东西,这么长时间了居然还不交货?老娘都快被搞死了!太吓人了!”

 

“小龙,是这样的。”黄翠华眼珠子一转,编了个幌子,“翠华婶还没吃饭呢,小.鸡.鸡消肿是需要体力的,我已经累得不行了。实在是动不了了,你先忍忍,下午,下午翠华婶再来给你消肿,好不好?”

 

秦宇冷笑。

 

摆明了还把自己当傻子看呢,要搁以往自己还真信了,可现在自己还会信吗?开玩笑!

 

“翠华婶累了啊,没事。你躺着,小龙把小.鸡.鸡放进去,自己来擦药消肿,你歇着就成。”既然把自己当傻子,那自己就再装一回吧。“翠华婶那里面的消肿药还真是好使,滑腻腻的,夹着真舒服...”

 

说着,秦宇也不管黄翠华如何反抗,翻身而起,将黄翠华压在身下,顺手掐了一把抖动着的大木瓜,抬起黄翠华大腿,腰板一挺,杀了进去!

 

“啊!”黄翠华猛地惊叫一声,这巨棒不仅粗又长,仿佛还会拐弯儿似得,一直捅到最深处,大脑仿佛触电一般,说不出的美妙刺激!

 

别看黄翠华生养过,两片面包都让陈天明给日黑了,可最里面却紧实得很。跟十几岁的小姑娘似得。

 

“啪啪啪”又是一个小时过去了,秦宇终于交货,喘息了一口气,倒了下来。

 

再看黄翠华,累的大汗淋漓,一脸红润。叉开着双腿,躺在玉米地里晒太阳。

 

太爽了,这辈子从来没有这么爽过!黄翠华突然感觉有些失败,枉自己做了几年的妓.女,却从来没这么舒服过!

 

“啊,翠华婶的药酒果然好使,这么一会儿就消肿了。”正在黄翠华感叹的时候,秦宇却在旁边傻里傻气的冒了一句。

 

黄翠华转过头一看,果然是消肿了,不过就算是消肿了,也比自己家里那口子大太多了,悬吊吊的跟马鞭似得,太雄壮了。

 

“小龙啊,估计过两天你这小.鸡.鸡还得肿,下次要肿了,一定要来找翠华婶哦。而且,这件事情千万不能告诉别人。知道吗?”黄翠华有了独享宝贝的心思。

 

有了这根儿擎天之柱,半夜起床再也不用黄瓜,手抠了。

 

“为什么呢?”秦宇偏着脑袋,疑惑的望着黄翠华,“翠华婶既然有这么好的消肿药就该告诉大家啊,还能卖个好价钱呢.....”

 

黄翠华脸一红,这不骂自己卖.偷人么?要让全村的人都知道了,陈天明还不一刀把自己给杀了?

 

“小龙,你不懂。翠华婶这个药量少,不能满足所有人使用,只够你用的。所以,你千万不能告诉别人,我也不会告诉别人的。知道吗?”黄翠华悉心解释道。“不然,翠华婶就不给你用咯。”

 

秦宇恍然大悟的点点头。在黄翠华眼里,秦宇仿佛还是那个傻子一般,唯一不同的是傻子不仅小.鸡.鸡不小了,而且还变大,变硬不少。

 

“哦,那下午小龙又来找翠华婶消肿,我先回去咯。”秦宇搂起裤衩有了去意。心里却开心无比。

 

不但送了陈天明一顶巨大的绿帽子,而且还赢得了一个免费炮友,啥时候来都行,生活砸就这么美妙呢。

 

“嗯,你先回去吧,我休息一会儿再走。”黄翠华点了点头,又躺了下来,生养过不假,可下面却痛的要死,不休息一会儿估计路都走不了。

 

“对了,小龙,摘几个包谷回去吧,好好补补身子啊。”黄翠华接着道了一句。黄翠华不得不担心,这么好的宝贝,自己还想长期占有呢,别用一次得缓个大半年。

>>>>全文在线阅读<<<<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