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主页 > NBA新闻 > 正文

男朋友吸乳疼啦好几天/隔着一层膜的两根硕大

时间:2020-03-21 14:26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阅读:
莱姨,我快不行了。”

我扯住她的丁字裤,想要直接翻身农奴把歌唱。

 

她也很配合我,顺势倒下。

 

“赵立,一定要温柔点哦……阿姨怕疼……”

 

“莱姨,你真好看。”我发自内心地夸了莱姨一句,此时在我看来,莱姨真的就像小姑娘一样,年轻又害羞。

 

一听我这么夸她,莱姨更开心了,女人哪个不想被夸年轻漂亮呢,女人都吃这一套,哈哈!不过我倒是真心夸她的,没有夸张,也许是在情欲的支撑下吧,俗话说“情人眼里出西施”,总之,起码在这会儿我看来,莱姨真的是很美的。

 

莱姨抚摸着我的肩膀,我揉着她那柔软的头发,我们互相抚摸,都开心无比。

 

“亲爱的,你真好。”莱姨说道。

 

“哪里好?”我故意用下流的语气问她。

 

莱姨当然知道我什么意思,她撒娇道:“讨厌~你真讨厌~”

 

“哈哈!真的讨厌吗?那我走了哦?”我故意说道。

 

“别,别走!”莱姨狠狠把我拽住。

 

就在我们两个一边调情一边进入主题时,不成想关键时刻,莱姨家的防盗门“当当当”地响起来!

 

我心里骂了一声“我日!”心想谁他妈地搅老子好事啊?莱姨也低喘一声,叹了口气,我知道她和我一样不爽,但毕竟我们是偷摸着的,这又是她家,所以,她眼神里露出紧张和害怕,这时我也慌乱起来,万一是她儿子曾林回来了可怎么办?我和莱姨的事如果被他发现我还怎么做人?他还不恨我一辈子?

 

我赶紧穿上衣服,莱姨也立刻慌乱地开始穿衣服,一边向门口的方向喊着:“来了,来了,谁啊这是?”

 

可门口方向并无人回应,防盗门仍被“当当当”地乱砸一气。

 

这不是曾林,我能判断出来,如果是曾林回来他不会这样砸自己家门的。

 

我和莱姨都用最快的速度穿好了衣服,我飞速地整理床铺,不想被来人看出什么,莱姨紧张不已地一边整理她的头发一边眼神示意我坐到沙发上,让我装出一副什么事情都没发生的样子。

 

我当然会意,快速整理好床铺后,我就坐到了沙发上,顺手拿起旁边一本作文书看起来。

 

“别敲了,别敲了,来了,来了……”莱姨边说边走向门口,然后把门打开。

 

但打开门后,莱姨还没来得及开口说话,对方就风风火火地冲了进来!

 

“大白天的在家鬼鬼祟祟地干什么呢?这么久都不开门,嗯?”我向门口看了一眼,原来是个长相还不错的女孩子,只不过她一身潮衣打扮,头上还梳着脏脏辫,一看就是混社会的那种女孩。

 

“雪念,你来了啊?你这孩子总是胡说八道,什么叫我在家鬼鬼祟祟了?我怎么鬼鬼祟祟了?刚你敲门时我正在厨房做饭呢,手上都是油,总得把油手洗了才能来开门吧,你说是不是?”莱姨陪着小心跟对方解释,当然了,她撒得这谎一般人都能听得出来。

 

“行了,少废话,你爱干什么干什么,跟我没关系,我也不关心,我来是来要我爸的赔偿金的,赶紧拿钱来!”女孩子根本不理莱姨这一套,直接说明来意。

 

莱姨尴尬地笑了笑,这时,女孩子开始在屋子里乱转,她把莱姨家的几个房间包括厕所和厨房全都转了个遍,走到莱姨卧室时,她当然看到了我!

 

虽然我尽力做出什么事都没有的样子,但俗话说“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我想我脸上的慌张应该被她看了出来。

 

果然,她对着我撇了撇嘴角,鼻子里冷哼一声:“切~”

 

“你好,我叫赵立,是曾林的好朋友。”我做自我介绍说,虽然她有可能已经看出什么蛛丝马迹,但我该装还是得装,我总不能主动承认自己刚刚跟莱姨做过那种羞羞事吧?虽然是想做但未遂。

 

这时,莱姨赶紧冲进了卧室,朝女孩一笑,跟她介绍我说:“雪念,这孩子叫赵立,是曾林最好的朋友,他来找曾林玩,结果曾林有事出去了,我让他在家里等,一会儿曾林就回来了,他俩从小就要好,我总不能让他白跑一趟不是?”

 

然后她又给我介绍女孩:“赵立,这是雪念,我亲侄女,我弟弟的女儿。”

 

“哦,是吗?”我再次冲着来雪念笑了笑。

 

莱姨脸上透着尴尬,她也在极力掩饰着。

 

我也陪着笑,然后不再说话,重新坐回沙发,拿起刚才那本作文书装作认真看起来。

 

就在这谎话快成真的时候,我瞥了莱雪念一眼,只见她正盯着床上一个东西看,我顺着她的眼光看过去,OMG!那是我的内裤!

 

刚才穿衣服时太慌张,竟然忘记穿内裤了!

 

怪不得我感觉身上怪怪的,好像少了点什么东西一样,原来是直接把长裤子套身上了……

 

不过,莱姨倒是没注意到莱雪念的眼神,莱雪念也没纠缠这事,她只是又不屑地从鼻子里发出一声冷哼,然后就转过身冲莱姨说:“行了行了,你家里有什么客人我不关心,我只关心我的钱,我爸的钱,我家的钱,你凭什么私吞我家的钱,给我拿出来!”

 

莱雪念一心要钱,怪不得没纠缠我和莱姨之间的……见不得人的那种事,这样也好,我心里松了一口气,否则,如果她真走过去拿我的内裤在我和莱姨眼前晃一圈的话,那我和莱姨的谎话可就真的圆不过去了,那丢人就丢大发了!

 

莱姨继续跟莱雪念陪着笑脸,说:“你这闺女,又说这个,我哪里有钱啊?其实我以前是骗你的,我怕你心里不舒服,没安全感,就撒了个谎说你爸爸留下一笔赔偿金,说等你长大了给你,我那都是善意的谎言啊!”

 

“得得得,你可拉倒吧!谎言?我看你现在说的才是谎言吧!少废话,快把我爸的钱交出来!”莱雪念说着就开始动手了,当然她不会对莱姨动手,她再怎么样也还不会伸手打莱姨,但她对莱姨的家动手了!她随手抄起一个凳子就朝地板砖上砸下来,那声音“咣当”一声特别刺耳。

 

“你别砸,别砸呀……”莱姨仍旧陪着好话。

 

莱雪念走出莱姨的卧室,向客厅走去,一边走一边随手抄起什么东西就往地上砸,走到客厅里,她又砸了好几样东西,比如花瓶,电视遥控器,沙发上的靠垫,还有凳子等等很多东西,总之她是手里拿起什么看也不看就直接往地上砸。

 

莱姨劝不下来,这个时候这个家里就我一个男人,虽然我还未成年,还只是个男孩,虽然我也不是这个家里的主人,只是一个客人,但我还是得做个男子汉的样子吧,我冲进客厅,对莱雪念说:“别砸了!”

 

我这一声吼把莱雪念和莱姨同时吓住了,她们都转过来看我,我清了清嗓子:“咳咳”,为我这男子汉的架势心里还有点小得意,我对莱雪念说:“你听着,虽然我不知道你和莱姨在争执的到底是什么事情,但是,再怎么说你是莱姨的亲侄女,莱姨是你亲姑姑,你这一进亲姑姑家就砸,摔,你这像话吗?”

 

我眼睛余光瞥见莱姨冲着我露出感激的表情。

 

莱雪念不砸了,但我开始冲我来了!得,谁让我多管闲事呢!莱雪念放下手里的东西,朝我走过来,走到我身边后,她指着我的鼻子骂道:“你是什么人?你算哪根葱?你他妈懂什么?你有什么资格在这里大呼小叫指挥人?”

 

“我……我是曾林的朋友,刚才不是给你做介绍了吗?我既然是曾林的朋友,就是这个家的客人,现在曾林不在家,我就是莱姨的儿子,家里有事了我得管,不对吗?”我在心里给自己打气,跟自己说要镇定,不要紧张,就装作这女孩子来之前我跟莱姨什么都没有。

 

女孩子冲着我再次不屑地冷哼一声,又用同样不屑的眼神瞥了莱姨一眼,看得出她似乎对我和莱姨之间的事情心知肚明,不过,有一点我得感谢她,莱姨也得感谢她,那就是她并没戳穿我和莱姨,起码当面没戳穿,给我们留了面子。

 

“客人?既然是客人,就少他妈多管闲事!”莱雪念吼道。

 

“你……”这一句弄的我也无话可说了。

 

这时,莱雪念又冲莱姨闹起来,她走到莱姨身边,伸出手朝她肩膀上一拍,吼道:“一句话,给不给钱?不给钱我就去法院告你!你私吞我家的钱,我要让你赔钱,还要让你蹲监狱!”

 

莱姨对莱雪念态度还是非常好的,毕竟她是长辈,对方是她亲侄女,对她来说还是个孩子,虽然这个孩子非常不懂事。

 

莱姨把莱雪念的手从肩膀上拿下来,非和蔼地对她说:“雪念,你不能这样,我是你亲姑姑,你爸早年离婚,后来你爸爸又出车祸去世,把你丢给我,我一个人把你带大不容易,现在你长大了,你不感恩也就算了,怎么还找我讨起债来了?我跟你说了根本就没那笔钱,那是我当初为了哄你高兴骗你的,你怎么就不相信呢?”

 

但莱姨的苦口婆心并得不到莱雪念的谅解。

莱雪念又开始砸起来,这次她拿起一把凳子朝玻璃茶几摔去!

 

不过幸好,那茶几挺结实的,并没被凳子砸碎,凳子滚落到一边,倒把地板砖给砸了个小坑。

 

“雪念,你不能这样!你整天和小混混们混在一起不学好,就学到了这些是吗?你知道我看到你变成这样有多痛心吗?”莱姨继续说着。

 

“少给我来这一套!快拿钱来!不拿钱今天我就不走了,我跟你干到底!”莱雪念根本不理会莱姨,不和她讲理,总之一句话,就是要钱,不给钱就休想消停!

 

莱雪念一边说一边继续砸着,屋里的东西都差不多被她砸遍了,我这个外人也确实不好插手,既然是外人,我说话就没什么说服力,也没什么底气,莱雪念当然不会听,再加上,本来在莱雪念来之前我就和莱姨……在做那种事,莱雪念早看出来了,我也知道她看出来了,但她没拆穿我们,我心里对她还有点感激,所以,这会儿我也不敢再指责她什么了,万一把她激怒了她把我和莱姨的事当面拆穿,那我和莱姨两个人可就真的没脸做人了。

 

莱姨看着莱雪念的行为真是又急又气,可莱雪念根本不听她的话,下一步只见莱雪念要砸电视机了!

 

她从旁边拿起一把小凳子就要朝液晶电视机砸去了,莱姨这才喊了一声:“住手!雪念,我给你拿钱!”

 

雪念一听到“拿钱”两个字这才住了手,她把小凳子放下来,得意地一笑。

 

我心里暗自叹了口气,心想莱姨也不容易,自己一个单身女人抚养儿子就够累的了,却原来还有这个侄女,这种不但不感恩反而来胡闹的祖宗!

 

莱姨摇着头叹着气朝她卧室走去,这时,我看了眼莱雪念,她竟然抛给我一个挑衅的眼神,那样子似乎是在说还好钱要到手了,否则就把你们这对狗男女的事情说出来,让你们没脸见人!她这眼神里含义让我吓了一跳,我不敢再看她,毕竟我心虚,我低下头不再做声。

 

片刻后,莱姨拿着钱出来了,她把钱递到莱雪念手里说:“这是五千块钱,你先拿去花吧。”

 

莱雪念拿到钱,又冲着我和莱姨得意地笑了一下,然后就头也不回地走掉了。

 

而看着这满屋子被砸地混乱不堪的家具,莱姨叹了口气,我看到她眼里有泪花涌现出来了。

 

眼下的情况,我只能和莱姨一起收拾家了,我走到门口把门关上,因不想让外面邻居看笑话,关上门后,我就开始收拾屋子,毕竟我是个男人,精力好,而莱姨显然是累了,她坐到沙发上开始哭起来。

 

我收拾了一会儿后,来到莱姨身边,我也不知道该劝她什么好,可能在她看来我也是个小孩子,我说的话也没什么说服力吧,所以,我什么都没说,就从桌上拿起纸抽递给她,让她擦眼泪。

 

我起身继续收拾屋子,把所有东西都归置好,然后去卫生间拿了笤帚和簸箕,把屋子打扫一遍,把垃圾装好,然后又拿了拖把,把屋子全部墩了一遍。

 

都收拾好后,我又来到莱姨身边,莱姨已经不哭了,她说:“谢谢,谢谢你赵立,你真是个……好孩子。”

 

这时我注意到莱姨的眼睛朝我裤裆部位看了一眼,也许她是无意的,但我一下子就……怎么说呢,其实这时我已经没了那种想法,毕竟莱姨家里发生这种事,我哪里还能有那种想法呢,不过我在心里笑了一声,跟自己说:“我当然是个好孩子了,不然怎么会陪你……做那种事呢,嘿嘿。”

 

我这种想法没有表露出来,因为莱姨现在正在伤心,我不能跟她开这种玩笑。

 

接下来,莱姨跟我讲了讲莱雪念的事,她告诉我说,莱雪念的爸爸也就是莱姨的亲弟弟当年和莱雪念的爸爸早早就离了婚,莱雪念的妈妈有了外遇,跟别人跑了,然后把莱雪念留给了他,然后,他独自一人抚养女儿,可没想到,祸不单行,莱雪念的爸爸后来竟然出了车祸,死了,这下子,就把莱雪念给她——这个莱雪念唯一的亲人,亲姑姑抚养了。

 

莱雪念小时候总是在家里哭,说要找爸爸找妈妈,后来莱姨为了安慰她,就编出个谎话说,虽然你爸爸妈妈都不在了,但他们都很爱你,他们给你留了一笔钱,那是你爸爸出车祸的赔偿金,很大一笔钱,想等你长大后给你出国留学用。

 

莱雪念又开始砸起来,这次她拿起一把凳子朝玻璃茶几摔去!

 

不过幸好,那茶几挺结实的,并没被凳子砸碎,凳子滚落到一边,倒把地板砖给砸了个小坑。

 

“雪念,你不能这样!你整天和小混混们混在一起不学好,就学到了这些是吗?你知道我看到你变成这样有多痛心吗?”莱姨继续说着。

 

“少给我来这一套!快拿钱来!不拿钱今天我就不走了,我跟你干到底!”莱雪念根本不理会莱姨,不和她讲理,总之一句话,就是要钱,不给钱就休想消停!

 

莱雪念一边说一边继续砸着,屋里的东西都差不多被她砸遍了,我这个外人也确实不好插手,既然是外人,我说话就没什么说服力,也没什么底气,莱雪念当然不会听,再加上,本来在莱雪念来之前我就和莱姨……在做那种事,莱雪念早看出来了,我也知道她看出来了,但她没拆穿我们,我心里对她还有点感激,所以,这会儿我也不敢再指责她什么了,万一把她激怒了她把我和莱姨的事当面拆穿,那我和莱姨两个人可就真的没脸做人了。

 

莱姨看着莱雪念的行为真是又急又气,可莱雪念根本不听她的话,下一步只见莱雪念要砸电视机了!

 

她从旁边拿起一把小凳子就要朝液晶电视机砸去了,莱姨这才喊了一声:“住手!雪念,我给你拿钱!”

 

雪念一听到“拿钱”两个字这才住了手,她把小凳子放下来,得意地一笑。

 

我心里暗自叹了口气,心想莱姨也不容易,自己一个单身女人抚养儿子就够累的了,却原来还有这个侄女,这种不但不感恩反而来胡闹的祖宗!

 

莱姨摇着头叹着气朝她卧室走去,这时,我看了眼莱雪念,她竟然抛给我一个挑衅的眼神,那样子似乎是在说还好钱要到手了,否则就把你们这对狗男女的事情说出来,让你们没脸见人!她这眼神里含义让我吓了一跳,我不敢再看她,毕竟我心虚,我低下头不再做声。

 

片刻后,莱姨拿着钱出来了,她把钱递到莱雪念手里说:“这是五千块钱,你先拿去花吧。”

 

莱雪念拿到钱,又冲着我和莱姨得意地笑了一下,然后就头也不回地走掉了。

 

而看着这满屋子被砸地混乱不堪的家具,莱姨叹了口气,我看到她眼里有泪花涌现出来了。

 

眼下的情况,我只能和莱姨一起收拾家了,我走到门口把门关上,因不想让外面邻居看笑话,关上门后,我就开始收拾屋子,毕竟我是个男人,精力好,而莱姨显然是累了,她坐到沙发上开始哭起来。

 

我收拾了一会儿后,来到莱姨身边,我也不知道该劝她什么好,可能在她看来我也是个小孩子,我说的话也没什么说服力吧,所以,我什么都没说,就从桌上拿起纸抽递给她,让她擦眼泪。

 

我起身继续收拾屋子,把所有东西都归置好,然后去卫生间拿了笤帚和簸箕,把屋子打扫一遍,把垃圾装好,然后又拿了拖把,把屋子全部墩了一遍。

 

都收拾好后,我又来到莱姨身边,莱姨已经不哭了,她说:“谢谢,谢谢你赵立,你真是个……好孩子。”

 

这时我注意到莱姨的眼睛朝我裤裆部位看了一眼,也许她是无意的,但我一下子就……怎么说呢,其实这时我已经没了那种想法,毕竟莱姨家里发生这种事,我哪里还能有那种想法呢,不过我在心里笑了一声,跟自己说:“我当然是个好孩子了,不然怎么会陪你……做那种事呢,嘿嘿。”

 

我这种想法没有表露出来,因为莱姨现在正在伤心,我不能跟她开这种玩笑。

 

接下来,莱姨跟我讲了讲莱雪念的事,她告诉我说,莱雪念的爸爸也就是莱姨的亲弟弟当年和莱雪念的爸爸早早就离了婚,莱雪念的妈妈有了外遇,跟别人跑了,然后把莱雪念留给了他,然后,他独自一人抚养女儿,可没想到,祸不单行,莱雪念的爸爸后来竟然出了车祸,死了,这下子,就把莱雪念给她——这个莱雪念唯一的亲人,亲姑姑抚养了。

 

莱雪念小时候总是在家里哭,说要找爸爸找妈妈,后来莱姨为了安慰她,就编出个谎话说,虽然你爸爸妈妈都不在了,但他们都很爱你,他们给你留了一笔钱,那是你爸爸出车祸的赔偿金,很大一笔钱,想等你长大后给你出国留学用。

 

她的头低垂着,眼睛也不敢看我似的。

 

这时候的她已经完全没了刚才的狂放劲儿,完全就是一个害羞的小女生状,而这也正是我喜欢的,这样让我们男孩子很容易找到满足感。我用手挑起她的下巴,吻上了上她的嘴唇,她的嘴唇非常软,比莱姨的软多了。

 

过了一会儿,有一些好像是来这里旅游的人朝这边走过来,我便只能停下了。

 

我把手从莱雪念身上拿下来,她的脸上潮红着,看得出来她很享受,并不反感我。

 

完了之后,她朝我伸出手,我知道她的意思,她在要钱,毕竟我也把她玩了一回,虽然是用手,我从兜里逃出二百块钱甩给她,便走人了。

 

第二天,来到学校,上课时我一直魂不守舍,一方面心里想着莱雪念那湿湿滑滑的私处,一方面又想着莱姨在床上那放荡的样子,但其实,我心里还是挺关心莱姨的,我并不是只想和她做那种事,我现在在想,昨天我走后她怎么样了,有没有又流泪,又伤心难过。

 

可是,想归想,这会儿曾林应该在上班,那我也没有理由趁他不在家往他家跑吧,便只得把莱姨的事暂时搁下了。

 

课间十分钟,我出去上厕所,心里仍旧在惦记着莱姨,整个人迷迷糊糊地不知怎么的就撞到一个人身上,而那个人被我撞的部位还软乎乎的……

 

我抬头一看,啊!怎么会是她——我们学校的校花陈思思!

 

她可是我们全校公认的校花啊!是我们全校男生的梦中情人,当然我也不例外!

 

“臭流氓!往哪儿撞呢?没长眼吗?”陈思思朝我骂了一句。

 

我一下子尴尬起来,我不是故意的啊!可是,这个时候说什么都显得多余,陈思思是我喜欢的女孩子,在她面前我会紧张的,所以,也真的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我便尴尬地跑走了。

 

“流氓!”身后又传来陈思思一声骂。

 

糟了,给我的女神留下不好的印象了,我心想,心里一阵懊悔,都怪自己刚才走路胡思乱想啊!

 

放学后,曾林在我们学校门口等我。

 

“去我家吃饭吧,我妈做了好吃的。”曾林很热情地邀请我。

 

“好吧。”我回应道,有好吃的谁不想吃啊,关键还有莱姨,那美貌诱人的胸部还有……昨天差点就吃到了却被莱雪念那个小混混给搅黄了,今天没准儿……嘿嘿,我心里又生出一股邪念。

 

来到曾林家,莱姨见到我很热情,我看到莱姨状态不错,她好像挺高兴的,准备了好几个菜,我心里对莱姨的担心放了下来,从昨天到今天的阴郁也一扫而空了。

 

“小林,好好招待赵立,这孩子挺懂事的。”莱姨对曾林说。

 

“知道了,妈。”曾林说。

 

我和曾林在客厅里看电视,莱姨在厨房做饭。

 

过了一会儿,曾林说要去他房间里玩游戏机,让我和他一起去,我就和他来到他房间,正玩着带劲时,莱姨走了过来。

 

“你们俩谁帮我洗鱼?我早晨买了条鱼,卖鱼的给宰好剥好了,但我晕血,我一看到那鱼身上的血就害怕,连洗都不敢洗。”莱姨站在门口说。

 

这倒是,我以前听曾林说过,说她妈妈晕血,平时都不敢买鱼,因为看到人家杀鱼她会害怕,就算买回家了也是连洗都不敢洗,所以平时他们家都很少吃鱼。

 

“我妈是特意给你做鱼的,知道你要来,嘿嘿,平时我都吃不上这鱼。”曾林说,说着他就要往外走给莱姨洗鱼。

 

我心里挺感动的,想着莱姨竟然会特意给我买鱼做鱼,那我岂不是很荣幸,我便阻止了曾林说:“别了,你待着吧,还是我去吧,既然莱姨是特意给我买的鱼,那我就该帮莱姨洗鱼的。”

 

“也是,嘿嘿,那你就表现表现吧。”曾林说着就继续打游戏了,正好他可以多打会儿游戏,他正乐意呢。

 

我看到莱姨也很高兴地笑了一下,不过这个笑她懂我懂,曾林却不懂。

 

我跟着莱姨来到厨房,我一看那鱼挺大的,在盆子里放着,确实是宰好的,但还没洗,我拿起盆子放水龙头下接水,然后开始洗鱼,把鱼身的里里外外都洗干净了,然后把盆子重新放好。鱼洗好了,我想着继续去和曾林一起打游戏,没想到被莱姨拦住。

 

莱姨用大眼睛看着我,嘴角邪魅地一笑,勾引我,我立刻就站那里动不了了,低头一看,我那个部位已经膨胀起来了。

 

更加大胆起来,我继续抚摸莱姨,然后大胆地把手在她身上摸来摸去。

 

莱姨被我逗弄地忘情不已,呻吟不止,她的脸越来越潮红,呻吟声也越来越大,搞得我又开始紧张起来,怕曾林突然走过来看到。

 

这时,我听到曾林收电话的声音,他往外走了,我便赶紧把手从梅姨身体里撤了出来,装作一直在吃饭的样子。

 

大家继续吃饭,莱姨不停给我夹菜,尤其给我夹了好几次鱼:“赵立,这鱼是你帮莱姨洗的,你一定要多吃,这就是我特意给你做的,知道吗?”

 

曾林也劝我多吃,多吃菜,多吃饭,我就一直在吃,吃了很多,吃撑了。

 

吃完饭后,莱姨去洗碗,我和曾林在客厅卡电视,这时,有人敲门,曾林去开门,是个男人。

 

莱姨从厨房走出来,说“吴老板,您怎么来了?”

 

来人姓吴,是莱姨以前上班的顶头上司,有四十多岁五十岁的模样,只见他大腹便便,头顶上一圈儿地中海,一说话露出一嘴金牙。

 

吴老板说:“小莱,我来看看你,你们吃完饭了?”

 

“刚吃完,”莱姨说,这时,我看到曾林有点不高兴,莱姨也注意到了,便对吴老板说:“要不咱们出去走走吧,让孩子们在家看会儿电视。”

 

“好啊。”吴老板一口赞同。

 

曾林仍旧不高兴,莱姨给我使了个眼色,意思是让我安抚下曾林,我会意地点了点头。

 

莱姨和吴老板走后,曾林问我:“赵立,你说我妈和那个男人会不会在一起?”

 

“应该不会吧。”我说。

 

曾林脸上显出一股怒气,看得出来他不喜欢那个吴老板,不想让莱姨和他交往。

 

我陪着曾林看了会儿电视,心里一直惦记莱姨,便对曾林撒谎说要出去买瓶饮料,走出了曾林家。

 

来到外面,正好莱姨和那吴老板还没走远,我便在后面跟上了他们。

 

跟着他们来到一个公园,他们停了下来,坐在亭子里的一根廊柱上,我在附近一棵树后站着,他们没有看到我。

 

不过我却是紧紧盯着他们,我想看看这个吴老板想对莱姨坐什么。

 

就在这时,我看到吴老板伸出手抓住了莱姨的手,他双眼放光,对莱姨说:“小莱,我想你也看得出来,我一直都挺喜欢你的,咱们也都到这岁数了,不如你就给我个机会,我……”

 

莱姨把手从吴老板手里抽了出来,她脸上有点不自在,不过她什么都没说。

 

吴老板便继续表白:“小莱,给我个机会吧,我一定会好好对你的。”

 

莱姨仍旧没有说话。

 

莱姨和吴老板在公园里就这样坐着,期间吴老板时不时地对莱姨表白一下,但莱姨话很少,她既没答应,也没说不答应,总之就那样安静地在那里坐着。

 

天慢慢黑下来,这时我就更不放心了,我怕吴老板会趁天黑没人对莱姨做什么不轨之事,我便继续在那里盯梢,盯着盯着,我突然想起,啊!晚自习时间早已过了,我旷课了!

 

实在没办法,我只能放弃莱姨这边,向学校跑去。

 

我打了个出租车,来到学校,跑进教室时,晚自习已经快结束了。

 

班主任江老师是个女的,挺年轻,她这时正在班里坐班,她坐在讲台上的老师的座位上,看着我灰溜溜地溜进教室里,瞪了我几眼。

 

我回到座位,赶紧从桌兜里拿出一本书装模作样看起来,过了一会儿,看着看着,突然,在我的眼前出现一个人,我抬头一看,江老师就站在我课桌前。

 

“赵立,下晚自习后到我办公室来一趟。”江老师冷冰冰的说。

 

“好的。”我小声回复道。

 

没多会儿就下晚自习了,我离开教室向江老师办公室走去,心里想着一会儿江老师会怎样训斥我,我的心里就直打鼓。

 

走到江老师办公室门外了,我仍旧有些害怕,不敢进去,在门口站了一会儿,心里正想着一会儿江老师训话时我该怎样应对,就在这时,突然有一阵女人的呻吟和男人的调情声传到我耳朵里,我左右看看,咦,奇怪了,这一片都是老师们的办公室,怎么会有这种声音传来啊?

 

我正纳闷时,这声音越来越清晰,我才知道原来这声音不是从别处传来的,正是从我的眼前——江老师的办公室传出来的!

 

原来江老师……她正在办公室里跟男人私会调情!

 

果然江老师和一个男人正在里边做不轨之事。

 

而那个男人我也看到了,竟然是年级主任汪主任!

 

透过门缝儿,我看到江老师正坐在汪主任大腿上,汪主任正肆意地揉着江老师胸前的两团,江老师就忘情地呻吟,而汪主任嘴里不停地说着:“亲爱的,舒服吗?嗯?”

 

我听得浑身痒痒,我注意到,江老师和汪主任两人由于太过忘情,根本就没发现门开了条缝儿,也不知道门外有人,所以,他们两人非常忘我地在那里表演着,我就忘乎所以地在门外偷听偷看着。

 

又看了一会儿,我怕万一有人过来看到他怎么办?便悄悄溜走了。

 

但因刚才看了那一会儿调情戏码,我那里又不安分了,不时地涨起来,我便想去厕所解决一下。

 

到了厕所后,正好这个点厕所没人,我就在那里用手给自己解决,解决了一会儿后,突然有人进来了,我便停了下来,装作是在撒尿的样子。

 

而我看到进来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刚才和江老师调情的汪主任!

 

汪主任就在我旁边的小便器前站住,解开裤带开始撒尿,这时,我忍不住朝汪主任的裤裆处看了一眼,这一眼不要紧,我直接就想笑了,不过他忍住了,因为对方毕竟是年级主任,尽管他那里比我的小了许多,但我也不敢就这样公然嘲笑啊。

 

这时,汪主任也朝我看了一眼,当看到我的时,他果然吃了一惊,再低下头看看他自己的,他瞬间就自惭形秽了,他恶狠狠的瞪了赵立一眼,然后拉上他的裤带走了。

 

这边我也穿好裤子,然后走出厕所。

 

走出厕所后才看到汪主任竟然没走远,就在厕所门口抽烟,看到我出来,他把我叫住。

 

“站住!”

 

我一愣,然后就乖乖站在那里不动了。

 

汪主任走过来,上下打量了我几眼,尤其是看到我裤裆部位时他下意识地停了下来,多看了一会儿,然后重新看回我脸上,他对我说道:“你这小子,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一点都不老实!说,刚刚是不是在某位老师办公室门前偷听了?嗯?”

 

我心里一哆嗦,心想他怎么会知道我刚刚看到他们的好事的啊?莫非他有穿门眼,能穿过办公室的门看到我?

 

不管怎样,不管这个汪主任是不是真的知道自己刚刚就在江老师门前偷看到了他”们,但自己抵死也不能承认!

 

“冤枉啊,汪主任,我从没在哪个老师门前偷看过什么啊,您是不是搞错了?”我说,当然了,我也是在试探,反正自己不能承认,然后再看看汪主任怎么说。

 

果然,汪主任脸上显出犹疑,这下我就知道了,汪主任本身也不确定是不是我刚刚在他门前偷看了,也许他是看到门开了条缝儿,也听到了门外有人偷听的动静,但他却不确定这人是谁,可能他是正好来厕所看到自己在这里上厕所所以才怀疑到自己头上来的吧?

 

果然,被我说中了,确实是这样,汪主任只是感觉到有人偷听了,却并不知道偷听的人具体是谁,他只是碰巧这个时候看到赵立在这里上厕所,所以就怀疑他了。

 

“那个……你敢不敢对天发誓?说刚刚你没在老师门前偷听什么。”汪主任说。

 

“敢啊,发誓就发誓,”我心想,哼,来这一套,发誓这种把戏谁信啊,说个瞎话难道还真能遭报应了?都什么年代了,我才不信这鬼把戏呢,接下来赵立就开始发誓了,“假如我赵立有在哪个老师门前偷听的话我就不得好死,出门被车撞死!”

 

“行了吧汪主任?”我问。

 

“行了行了,滚吧。”汪主任吼了一句。

 

我立马跑走了,不过,虽然他表面上对汪主任屈服了,顺着他来,但内心里他却在嘲笑他,嘲笑他的那么小,连自己的一半尺度都到不了,哈哈!他又在心里同情江老师了,也不知江老师用汪主任那根家伙时有没有委屈,哈哈!

 

我一边向教室跑一边在心里嘲笑汪主任,同情江老师,心里那种生理上的优越感别提多美了!

 

这天,我放学后又遇到曾林,他把我叫到一边,态度特别小心翼翼,我心里纳闷他这是要做什么。

 

只见曾林扭扭捏捏地从兜里掏出一封信。

 

“这是什么?”我问。

 

曾林脸红了,看样子很不好意思说出口。

 

“男子汉大丈夫的,有什么就直说,你这样像个娘们儿知道吗?”我笑话他。

 

曾林这才慢吞吞地说:“咳咳,这个是……情书。”

 

“情书?”我眼睛瞪大了,“给谁的啊?”

 

“咳咳……给张兰的,我……喜欢她,所以,麻烦你帮我把这封情书拿给她。”曾林说着脸又红了。

 

“好吧,包在我身上。”我拍了拍曾林的肩膀,对他承诺道。

 

“谢谢你,赵立。”曾林说。

 

“不客气,都是兄弟,谢什么。”我说着,但我心里在想,曾林是不知道我和他妈莱姨的事,要是知道他不定得多恨我呢。

 

闲话不多说,我立刻回到学校,去给曾林送情书,我来到教室里找张兰,但张兰没在,我正要离开时,走过一张桌子,有一本书掉了下来,我回过头来去捡,捡起来正要放回那张桌子时却无意间看到那不是书,而是一个笔记本,扉页上写着“陈思思”三个字,我一看,哦,原来这正是陈思思的书桌。

 

陈思思是我的女神,是我暗恋的对象,现在看到她的笔记本,我就好奇心起来了,我想看看她这笔记本里都写些什么,正好这会儿教室里没人,就我一个人,我便打开笔记本看起来,这一看我才知道原来这是陈思思的日记本啊!

 

我就继续看了下去,不过陈思思的日记里也没写什么隐私或是很重要的事,都是平时日常的一些小事,比如学习呀,上课呀,课外活动呀等等。

 

我正要合上这日记本时,不料陈思思这个时候走进教室!

 

我吓得赶紧把她的日记本放回她桌子上,但还是晚了,被陈思思给看到了,陈思思立刻跑过来,当她看到刚刚被我放回她桌上的正是她心爱的日记本时,她立刻就发怒了。

 

“臭流氓!又是你,你就是个臭流氓!”她冲我骂道。

 

不知为何,被女神骂,我没有生气,反而心里还痒痒的,我也在心里骂自己,骂自己贱。

 

陈思思对我大骂一通,说我窥探她隐私等等,说她不会放过我,我就这样乖乖被她骂着,由于她又骂又跳的,结果,她的脚无意间碰到了课桌,被碰疼了。

 

“哎吆,好痛啊!”她低下身子双手捂着自己的脚,直喊痛。

 

这下我将功赎罪的机会来了,我便对她说:“思思,我去帮你叫医生吧?这会儿校医务室的医生应该还没下班。”

 

陈思思正疼痛,她已经没心思和我怄气了,不过她还是恶狠狠地瞪了我一眼,然后点了点头。

 

我这就一路小跑向学校医务室跑去,到了医务室门口,发现医务室的门关着,我正要敲门时,听到从门里传出一阵声音,嘻嘻索索的,伴随着女生的呻吟声。

 

啊!不是吧?不久前刚在江老师办公室门前偷看到她和汪主任偷情的画面,这才多会儿功夫,又一出偷情画面要被我捉到了?我心里暗笑,心想我倒是有这福气能看到这种事啊。

 

那种声音继续持续,女生继续呻吟,男的似乎在摸她,一边摸女的一边小声叫。

 

这里人来人往,我怕被人撞倒,也不想被里面的人发现我在这偷听,否则像之前汪主任那样恨上了我甚至想报复我的话那可就不值得了。

 

我便向一边走去,去别处转了转,然后重新折回来,这时候,我再敲门,里边声我大方地走进去,看到一个女医生在办公桌前坐着,在看书。

 

我心想,哼,现在装地一本正经的,刚才那浪劲儿呢?我朝她胸部和下身看了两眼,然后说明来意:“您好,大夫,我们班有位女生脚受伤了,您能过去给她看看吗?”

 

“好的。”女医生也没说废话,直接就跟我走了。

 

来到我们班教室,陈思思还在那里坐着,在等医生,女医生给陈思思治疗完就走了,说她回去配药,让我等一会儿后去她医务室取药。

 

过了一会儿,我去取药,走进医务室的门,女医生将药递给我,我正要转身走时,无意间看到在桌子后面坐着的女医生的两条腿不停地在那里摩擦,而在她两条腿中间竟然有一个粉红色的小东西,那个东西不停地震动,然后她用手直接拿起那个小东西朝她的身体里塞去……

 

我大吃一惊,这女医生这么大胆啊,这么饥渴啊。

 

竟然光天化日之下在办公室就敢这样了……

 

我那里立刻就涨起来了,不过还好,那女医生根本没注意到我看她。

 

她正自己在那里忘情地摆弄着她的小情趣玩具。

 

怕女医生知道我注意到她的行为,我就赶紧转过身走了。

 

回到教室后我把药给了陈思思。

 

陈思思虽然没跟我说话,但我看得出来,她对我的反应跟之前有了变化,可能是因为我这么细心周到地帮她请医生又帮她拿药,她心里有点感动吧,总之,从这天之后,她对我的态度跟之前不一样了。

 

对了,关于曾林的情书,后来我找到张兰,把情书给了她,她脸红地接了过去,我的任务就算完成了。

 

这天,上体育课,我们班有个女生叫段雯雯,我知道曾林也喜欢段雯雯,也知道段雯雯一直都看不上曾林。

 

曾林是我的好朋友,但他也是个穷屌丝,一般没什么女生能看上他,做为好朋友,我有点同情他,就想帮助他,因此,我想假如我能帮他搞定一个女生的话,那也算是我帮他了。

 

这样想着,我便想接近段雯雯,看能不能博取她的好感,然后再想办法把她介绍给曾林。

 

因为我体育不错,而我发现段雯雯也很喜欢体育,所以,这便是机会了。

 

体育老师教了我们一会儿篮球,然后就离开了,让我们自由活动。我就抓住这个机会走到段雯雯跟前,说:“段雯雯,不如我们俩比赛投篮吧,你是女生,我让着你,这样吧,我们每个人有十次投篮机会,假如你投中的次数有我的二分之一,就算你赢了,怎么样?”

 

“好啊,好啊。”段雯雯高兴地说,因为她喜欢体育,她也知道我喜欢体育,所以,她也很想和我切磋下。

 

我又说道:“不过既然是比赛,那就有条件的哦。”

 

“什么条件?”段雯雯问。

 

“假如我赢了,你就要答应我一个条件,而假如你赢了,同样的,我也要答应你一个条件。”

 

“好,就这样,成交!”段雯雯很爽快地答应了。

 

接下来,我们俩就开始比赛,每个人投十次篮,一共20次投篮,很快就结束了,结局是,我投中9次,而段雯雯只投中三次,也就是说,她没有达到我的二分之一,她输了。

 

“好吧,我愿赌服输,说出你的要求吧,你要我答应你什么条件?”

 

“好,爽快,那我就说了,是这样的,我的一个好朋友对你有意思,他叫曾林,我想让你和他约会一次,怎么样?”

 

段雯雯犹豫了一会儿,看得出来,她不太情愿,但因为事先说好的赌注,她也不好反悔,便扭扭捏捏地同意了。

 

约会时间是在明天的中午,正好明天周末不用上课。

 

因为是我撮合的曾林和段雯雯,因此,做为中间人,我想我得负责,得监督,所以,我便提前来到他们的约会地点,不过当然了,我也不会去偷看他们,那种行为我是不耻的,我只是想看看他们两个人有没有准时来赴约,尤其是段雯雯,因为我知道她看不上曾林,我怕她会反悔。

 

就这样,我躲在一个没人看到的角落,小心观察着这边的动静。

 

过了一会儿,段雯雯来了,我心想,这女孩子还可以,不管怎样,不管她喜不喜欢曾林,但起码说话算数,来赴约了。

 

我又等了一会儿,我事先给他们定的约会时间都过了,但曾林却没来!

 

奶奶的,老子好不容易帮他约到他心仪的女生,没想到对方来了他却没来!

 

我有点生气了,看到段雯雯一个女生在那里就那样干坐着等着,我有点于心不忍,便走了出去,来到座位上,坐了下来。

 

“赵立?怎么是你?”段雯雯露出意外的样子。

 

“咳咳……那个,曾林呢?他怎么没来?”我问。

 

没想到段雯雯笑了,笑得很开心,她说:“别提了,那个怂货,被我羞辱了一番竟然吓得不敢来了。”她边说边笑。

 

“怎么回事?到底怎么回事?你怎么羞辱曾林了?”我问。

 

段雯雯说她提前给曾林打了个电话,把曾林骂了一顿,说如果他敢来赴约的话,她就当众说他的种种缺点,比如他以前上学时考试作弊被老师罚在操场里站了一天,还有比如他曾经给一个女同学写情书结果被对方当着全班同学的面读了出来害的他非常没面子等等。

 

“哈哈,我只不过吓唬吓唬他,谁知他就真的不敢来了,他真是太怂了!”

 

段雯雯继续嘲笑曾林。

>>>>全文在线阅读<<<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