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主页 > NBA新闻 > 正文

沉腰缓缓进入整根/长篇小黄文超污

时间:2020-03-21 14:29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阅读:
是她勾引周斌,也不会发生后面的事情。

低头,看到周斌的运动裤被硕大顶起来,又想起晚上发生的事情,不由得联想翩翩,能跟这样的极品在一起,就算是死了也甘心。

 

想归想,现实归现实,她终究是跨不过去心里的那道坎。

 

周斌点点头,不敢看王妍的脸,跌跌撞撞的跑了出去。

 

整个一下午王妍都没有再出来,周斌饿的头晕眼花,又不敢去找王妍,只能巴巴的望着头顶的云,心里难受不已。

 

从小到大,真正给过他关心的只有嫂子,所以周斌心里很清楚,他对嫂子不仅仅只是依恋,更多的是喜欢,他想让嫂子成为自己的女人。

 

这种想法如春笋一般,在心里一旦生根发芽,就很难去除。

 

周斌很想把自己恢复正常的事情告诉嫂子,很想光明正大的跟嫂子在一起,可是又不敢去说,他害怕嫂子知道真相之后会赶走他。

 

他宁愿就这么以痴傻的身份留在嫂子的身边,也不愿意从她身边离开。

 

就这么胡思乱想着,不知道什么时候睡了过去,等周斌再次醒过来的时候,被一股浓浓的饭香味吸引过来,抬眸看了眼窗外,天色早就已经暗了。

 

周斌吸了吸鼻子,准备下炕听见了敲门声,抬头,看到嫂子端着饭菜进屋,橘黄色的灯光下,嫂子的脸柔和的过分。

 

王妍注意到他的神情,一如既往的笑了笑:“一天没吃饭,饿了吧?”

 

“嫂子答应给你的奖励,吃吧。”上面是一碗面,加了鸡蛋和肉片,顺带还有两碟凉拌菜。

 

周斌本来胃里饿的不行,现下看到热气腾腾的面,顾不得其他,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

 

王妍看着他的模样,无奈的摇摇头,将心底的想法压了下去,他这个样子,怎么可能恢复了神智。

 

本来周斌今天把自己压在身下的时候,王妍有些多想,他的动作不像是傻子可以做出来的,可是现在看看……是她想多了。

 

等周斌吃完,才发现坐在旁边的嫂子一晚上都没有动,甚至姿势都没有改变。

 

他本来想问问,可是后来想想今天发生的事情,话到嘴边不自觉的咽了下去,吃笑着将碗放到边上:“嫂子,饱了。”

 

“嗯,那就行。”王妍从回忆中醒来,冲周斌笑笑,起身习惯性的摸了摸周斌的脑袋,温柔道,“那你早点睡吧。”

 

“嗯。”周斌点点头,模样活脱脱就是还未成年的小屁孩,眼看着王妍从他的面前消失,眼神逐渐被清明所取代。

周斌转身直挺挺的躺在炕上,听着外面的虫叫声,却再也没有了睡意。

 

算起来,他这个大哥对他也是极为照顾的,在周斌生病的这么多年的时间里,虽说不是尽心尽力,至少也是衣食无缺。

 

后来嫂子嫁给大哥,次年便有了女儿,就算家里再怎么拮据,给他的东西从未变过。

 

周斌心里清楚,他对于嫂子的依恋,远远的超过了男女之间的感情。

 

“唉……”想到这儿周斌不由得重重的叹了一口气,幸亏白天的时候嫂子一把推开了自己,如果不是她推开了自己,他们真的生米煮成熟饭,到时候该怎么面对大哥。

 

就这么胡思乱想着,更加没有了睡意。

 

而这边,王妍将女儿哄睡下,眼睛不自觉的瞥向对面的房间,刚才看周斌狼吞虎咽的样子心里也有点心疼。

 

毕竟这么多年,一直把他当成自己的孩子来看待,从未想过他们两个人会有这样的一天。

 

如今这个情况倒好,他不过是个傻子,就算心里别扭,也不清楚是什么。

 

而她只当这是一场春梦,梦醒了,她也该回到现实当中。

 

次日,天一大亮,王妍便出门准备捕鱼的工具,在村口的池塘里有不少的草鱼,虽说个头不大,味道还可以。

 

正好她生了女儿之后也没时间去城里犒劳下自己,家里唯一的男人,也是外出打工。

 

王妍有自己的傲气,不愿意整天家长里短的说闲话,便一大清早的准备去池塘里捕鱼。

 

刚出了巷子口,听见有人叫她,王妍转过头,看见一身穿天蓝色短裙的时尚少女站在路口,对着她不停招手。

 

少女渐渐走进,只见只见她身材凹凸有致,脸蛋精致,浑身充盈着媚态,扭着小屁股渐渐走了过来,让人想入非非

 

王妍看清楚来人,压下了心中的嫉妒,随手将网放在边上,走过去道:“李娜,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啊?”

 

听说李娜前几年外出打工,这一走就是五六年,之前和周斌的关系不错,那时候经常来家里玩,以前土里土气的乡下丫头,现在也打扮的这么时髦,实在叫人眼前一亮。

 

“刚到不久。”李娜笑着走到王妍的跟前,上下打量着面前的女人,她傲人的胸围,就算不穿内衣也不受丝毫影响。

 

白里透红的脸上透出一点朴实,身材匀称,眼里早就没了当初的青涩,活脱脱就是家庭妇女,不过比村里的女人保养的好,一张脸上愣是看不到岁月的痕迹:“嫂子,这是去哪儿?”

 

“准备去村口抓几条鱼回来。”王妍笑意盈盈,“给阿斌补身子。”

 

说着脸不自觉的红了起来。

 

李娜倒没看出有什么不对劲,走到李娜的跟前,顺势搂住李娜的腰,指了指不远处的院门:“阿斌还是老样子?”

 

“是啊。”王妍叹叹气道,“可能这辈子就这样了。”

 

如果不是因为那通电话,说不准她和周斌真的做了不可原谅的事情。

 

所幸,事情还有回旋的余地。

 

王妍想好了,只当所有的事情都没有发生过,好好照顾女儿和周斌就是。

 

李娜看她失魂落魄的模样,有些同情王妍,想了想在她耳边道:“我送你个东西。”

 

“什么啊?”王妍好奇的看着李娜,顾不得将网拿上,被李娜拽着离开。

 

周斌是被一股浓浓的鸡汤味给勾引醒来的,睁开眼,早就已经是第二天晌午,起身,将自己收拾利索。

 

正当他准备出门的时候想起什么,故意将鞋子穿反,撒娇着走到门口,靠在门沿上,一边撒娇,一边打呵欠道:“嫂子,我……”

 

话还没说完,前面的光被人挡住,从上往下看,是一双大红色的高跟鞋,擦的发亮,带着女人特有的香味。

 

“阿斌,你还真是一点都没变。”李娜笑着捏了捏周斌的鼻子,只觉得可爱至极。

 

小的时候,周斌就喜欢跟在她的屁股后面玩,如今过去这么多年,他还是一点都没有变。

 

周斌的瞳孔微微收缩,大概几分钟之后,猛的一把抱住李娜,兴奋道:“娜娜。”

 

李娜是他小时候的玩伴,也是唯一一个不嫌弃他的怪人。

 

小的时候有那么多男孩子跟她玩,她偏偏跟在自己的后面保护他。

 

周斌没想到自己会有恢复神智的一天,更没有想还会再见到李娜。

 

现下神智已经恢复正常,心里自是喜不自胜。

 

“你看看你,还是和过去一样。”李娜无奈的任由这个傻子将自己抱着。

 

王妍端着鸡汤刚出了厨房,看到两个人拥抱的样子,心里有些别扭,只是脸上到底没有表现出来,走到两个人的面前,笑着道,“进屋喝鸡汤。”

 

“这个可是娜娜专门给你带过来的。”王妍看向周斌说着。

 

周斌点了点头,听话的跟在王妍的后面进了堂屋,只是手始终握着李娜的手。

 

反正他现在是个傻子,谁会介意一个傻子做了什么。

 

李娜买的乌鸡,是专门在山上天然饲养的家禽,味道十分鲜美。

 

周斌喝了一大碗,不停地吵着还要喝,王妍被他闹得没了脾气,准备去盛的时候被李娜叫住:“嫂子,等等。”

 

“怎么了?”王妍转过身看向李娜,心里有些疑惑。

 

“还是我去吧。”李娜尴尬的起身,将周斌从自己的怀里推了出来,脸色发红的走出去,王妍看看刚才的动作,心里明白过来。

 

敢情这个傻子一直靠在人家的胸口上。

 

王妍皱了皱眉,不满的看着周斌,又不能说重话,只能叹气着拉住周斌的手,解释道:“以后不能这么做,知道吗?”

 

人家李娜就算是从小到大的闺蜜,如今也已经长大,如果让外人知道,不定会怎么说。

 

“娜娜现在已经是女孩儿了,你趴在人家的怀里像怎么回事。”

 

“可是我以前也趴在嫂子的怀里睡觉啊。”周斌一脸天真的说着,忍不住将头靠在王妍胸前的浑圆上,带着女人特有的味道,说不出的好闻。

 

以前怎么没有发现,女人这种生物居然会有致命的诱惑力。

 

王妍看着周斌痴傻的样子,无奈的摇了摇头。

 

不多时,李娜端着鸡汤走进堂屋,然后就看见这么香艳的一幕,从小到大的玩伴竟然靠在自家嫂子的胸口,而嫂子居然一脸享受。

 

如果不是因为知道周斌的情况,肯定会以为他们有什么关系。

 

“嫂子,你尝尝。”李娜笑着打断了两个人的动作,周斌光明正大的趴在王妍的身上,而王妍则是无奈的模样。

 

看着周斌将一碗鸡汤喝的干干净净,坐在椅子上长舒了一口气,将桌上的碗筷收拾到一起,看向李娜,拉家常道:“你这几年都没回家,在城里到底干什么了?”

 

“还能干什么。”李娜笑笑道,“村里的人基本上都到厂里上班。”

 

“现在你可不知道,厂里几个月的收入都抵得上村里一年的收入。”

 

“谁还在这个鬼地方待着。”说着有些嫌弃的看看四周,人一旦见过了外面的花花世界,就很难再习惯这种生活。

 

“那城里有什么好玩的吗。”王妍的眼睛亮了几分,不过转瞬恢复正常,以前她还有选择的余地,现在她只能待在这里,出不去。

 

有了孩子的代价就是失去自由。

 

虽然说周阳不会干涉她太多,不过一个孩子,加上智障的小叔子,足够她头疼了。

 

“当然有很多好玩的。”李娜噼里啪啦的说了一大堆,王妍听的很是神往,眼睛闪着光,就这么看着李娜说的,心里很是澎湃。

 

周斌又怎么会看不出嫂子的心思,笑着站起身,撒娇着拉住李娜的手,指着窗外:“娜娜,你就带我嫂子一起去嘛。”

 

“去哪儿?”李娜不明所以的看着周斌,不知道这个傻子又是什么意思。

 

“带我嫂子一起去城里嘛。”周斌不依不饶,周斌看得出来嫂子很想去,可是又放不下他们。

 

但如果没有个熟人的话还不知道会出什么事情,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让李娜带嫂子去城里看看,一则他心里也能放心,再者也算是弥补对嫂子的过错。

 

“到时候看吧。”在王妍殷切的眼神中,在周斌不依不饶的推搡中,李娜败下阵来,勉强算是答应了周斌。

 

“耶!”周斌高兴的手舞足蹈,过像是得到了糖果的孩子,王妍看着周斌的模样,无奈的摇摇头。

 

或许,有一天她这个小叔子也能像正常人那样,有自己的生活,有自己的家人。

 

可能是李娜描绘的有些生动,周斌这几天满脑子全部都是李娜说的城里的生活,趁着嫂子下午出去打猪笼草的时间,周斌便往李娜家走去。

 

李娜离他们家并不是很远,不过都在一个巷子里,穿过前面的麦田,几乎就到了目的地,只是周斌到了李娜家却发现院门锁着。

 

周斌心里有些疑惑,却也没有多想,准备离开的时候,不经意的看见李娜的屋子里冒出了不少热气。

 

周斌心里一激灵,直接从墙头翻了进去,然后小心翼翼的走到李娜的屋子旁边。

 

从房门的缝隙里面往外看,然后就看见光溜溜的李娜躺在澡盆里面,一脸享受的闭着眼,两条腿还搭在水盆上面,十分的性感。

 

周斌记得李娜以前只是个黑不溜秋的乡下小妞,没想到这才进城短短几年的时间,就已经洋气的不行的。

 

这虽然比不上嫂子那种少妇的诱惑力,好歹前凸后翘,十分有料。

 

周斌想到这儿,很明显的感觉到自己的某个部位已经有了变化。

 

正犹豫着要不要离开的时候,听见里面传来一声咳嗽声,周斌心一慌,准备离开,李娜已经叫出口:“外面是谁?”

 

再想逃已经来不及,周斌只能硬着头皮走进去,脸上还是招牌式的傻笑:“娜娜。”

 

“你怎么会在这儿?”李娜大吃一惊,急忙用衣服挡在自己的身上,眼底闪过一丝惊恐。

 

她还没有嫁人却被一个傻子看光了身体,如果传出去,她还怎么做人。

 

“娜娜,我来找你玩。”周斌笑嘻嘻的走到李娜的身边,然后蹲在地上,当着李娜的面,将手伸进了澡盆里。

 

“砰——”李娜当时就炸了,一把将周斌推倒在地,然后将衣服快速的穿上,离周斌有一段距离。

 

一双水眸冷冷的看着周斌,不明白这个傻子到底想干什么,这个傻子,那天吃她豆腐的时候,李娜就觉得他和小时候不同,可是也没有多想,现在看来,似乎有点不对劲。

 

“周斌,你知不知道你在干什么?”李娜怒不可遏的瞪着周斌,恨不能在他的身上看出个窟窿。

 

周斌一看李娜的样子,就知道她比嫂子要难缠的多,索性哭着直接跳到澡盆里,然后哭天抹泪:“娜娜,你凶我。”

 

还别说,这句话彻底的让站在墙边的李娜石化,随后闪过一丝愧疚感,走到哭闹不已的周斌的旁边。

 

周斌的身体已经沾上水,本来穿着运动裤看的不是很清楚,现在直接粘在身上,下面的硕大让李娜有些脸红。

 

看着周斌哭闹的样子,无奈的叹叹气,摸着周斌的脑袋:“对不起,阿斌。”

 

“不管怎么样,我刚才不应该凶你。”李娜诚恳的说着。

 

“还是娜娜你最好了。”周斌喜极而泣,靠在李娜的怀里撒娇道。

 

他早就清楚李娜的为人,典型的刀子嘴豆腐心,虽然说小的时候很嫌弃傻子似的自己,可是如果真的有谁伤害了他,李娜肯定会第一个拼命。

 

在这个村里,只有嫂子和李娜是真心对他的。

 

也正是因为如此,周斌刚才才会硬碰硬,选择这种方式让李娜妥协。

 

比起妥协,傻子的办法似乎更加有效。

 

等李娜将的周斌擦干,看见周斌眨巴着眼睛认真的看着自己,不由得红了脸:“周斌,你看我干什么?”

 

“娜娜,你什么时候变成这个样子了?”周斌装模作样的把手放在李娜的胸口揉了揉,一本正经道,“以前你可没有的。”

 

“你还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李娜感受到胸前的动作,娇喘的哼哼了起来,打算打掉作怪的大手,后来一想也没什么关系,反正他就是个傻子,有什么问题,于是整个人软在周斌的怀里。

 

“这女人一旦长大了,这身上肯定会发生变化。”

 

说着指了指周斌的下面,讳莫如深的笑了笑:“你不也是长大了。”

 

李娜说完不动声色的笑着,周斌又怎么会不知道她说的是什么意思,只是装作不懂,看着李娜的手摸向自己的伟岸部位。

 

正当李娜要触碰到时,便听见外面有人叫周斌的名字,听声音是王妍。

 

周斌担心会被王妍看出什么破绽,急忙放开了李娜,跑了出去。

 

王妍老远就看到周斌疯疯张张的跑了出来,还估摸着是不是有什么事情。

 

随后就看见李娜从外面出来,身上穿着粉色的睡衣,冲她摆摆手:“嫂子,阿斌想洗澡了。”

 

“洗澡?”王妍转过头看着周斌,等走近才发现这个家伙衣服的异样。

 

想起李娜刚才说的话,心里已经明白过来,皱眉一把揪住周斌的耳朵,忍不住责备,“你现在真是胆子大了。”

 

“居然敢在人家的家里洗澡。”王妍气急,说话语气重了几分,虽然说平时也没少闯祸,可也不敢到别人家去洗澡。

 

得亏是从小玩到大的李娜,若是让别的人看见,还不得打死。

 

“嫂子,我错了。”周斌不停地求饶,这不过就是偷看她洗澡罢了,没想到居然被这个小女人抓住把柄,治了他。

 

以前他怎么没看出来,李娜的手段如此高明。

 

两个人打打闹闹着回了家,王妍原本打算让他饿着肚子,可是看到周斌委屈的模样,心软了下来:“要吃什么?”

 

“嫂子,我想吃炸酱面。”周斌一喜,巴结着靠在王妍的肩膀上,十分可爱。

 

王妍无奈的摇摇头,脚步却是往厨房的方向走去,不多时便做了一碗热气腾腾的炸酱面,放在周斌的房子里,然后往里屋走去。

 

小侄女还没有睡着,王妍将他抱在怀里,斜靠在后面的柜子上,嘴里哼唱着摇篮曲,眼睛微眯着,快要睡着的样子。

 

周斌吃了饭,一想到下午的场景,便克制不住心里的欲望睡不着,小心翼翼的走到里屋。

 

看到嫂子瞌睡的不行,却还要哄小侄女睡觉,不由得有些心疼,上前将怀里的小侄女刚抱出来,还没挪开一步,原本闭着眼的女人睁开眼。

 

看到周斌愣了愣,不过很快恢复过来,顺手将周斌拉到炕边坐下,并未将孩子抱住,只是打了个呵欠道:“怎么还没睡?”

 

“我想跟嫂子睡。”灯光下周斌的眼睛闪烁着清澈的光。

 

王妍怔了怔,很快回过神,想起前两天发生的事情,摇摇头道,“听话,去你自己的屋里睡。”

 

不管当初有没有发生什么,不可否认的是,她心里开始抵触周斌。

 

不光是将他当成傻子,更多的是一个男人来看待。

 

周斌当时一听就不高兴,趴在王妍的身上不肯起来:“我不管。”

 

“你说你。”王妍颇为无奈的看着周斌爬到自己的床上,盖了被子闭着眼睡觉。

 

突然不忍心再说什么,心里安慰自己,只要不多想,就不会有什么问题,然后躺在周斌的边上,望着头顶的木头发呆。

 

这些年虽然有周阳在外面打工挣钱,可除了周斌的费用,还有孩子的费用之外,他们压根就存不了多少钱。

 

眼看着外出打工的每家每户,基本上都盖了楼房,而他们还是过去的样子,王妍的心里就十分不是滋味。

 

再想想李娜那天说过的话,不禁有些心动,只要她努力,在城里应该也能挣钱。

 

等家里的经济条件稍微好一点,她就不用离开家里务工了。

 

听李娜说服装厂现在招人,如果她去的话,不知道可不可以。

 

次日,周斌一大清早就看见嫂子将小宝的东西收拾着,心里有些疑惑,揉着眼睛疑惑的看着嫂子:“嫂子,你去哪儿?”

 

“听话,你乖乖在家坐着,嫂子把小花送到娘家回来就给你做饭。”王妍温柔的说着,不等周斌有所反应,已经抱着小侄女离开。

 

其实不用想也知道是什么事情,自从嫂子听完李娜说的话之后,心思就一直没有变过,如今这么急忙的送小侄女回娘家,除了进城打工,还能是什么。

 

果不其然,等嫂子将小侄女送回家的当天下午,嫂子便带着周斌进城。

 

因为有李娜的帮忙,少走了不少弯路,李娜安排王妍去她所说的服装厂上班,待遇也算可以,将王妍安排到裁缝区。

 

周斌记得家里的大大小小的事情都是嫂子缝缝补补,所以他并不担心嫂子会有什么问题,反倒是自己,因为装傻的原因,只能待在家里。

 

想到这儿,心里多少有了一点点的愧疚感,周斌从最开始的帮嫂子做力所能及的事情到后面的接王妍下班,已经变成了习惯。

 

可是过了一段时间之后,周斌发现有件事变得很奇怪,以往不在乎打扮的嫂子,开始对自己的穿着有了讲究,而且最重要的是,她开始化妆,俨然第二个李娜。

 

周斌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直到那天下午,他坐在狗尾巴草上,等嫂子下班的时候,却发现嫂子后面有人跟着。

 

周斌不知道跟在后面的男人是谁,只是看到那个男人猥琐的表情的时候,心里突然觉得很烦躁,上前直接挡在两个人的面前,不满的看着那个男人:“嫂子,他是谁?”

 

“你又是谁?”男人似乎没有想到除了自己之外,还有别的男人对王妍存有幻想,看样子,这个女人还是有点吸引力的。

 

风韵犹存不说,最重要的是听话。

 

“王总,他是我的小叔子,脑子有点问题。”王妍解释着指了指脑袋,王大听罢,不由得嗤笑一声,搂住王妍的肩膀,色眯嘻嘻的看着王妍起伏的胸部,“你结婚了?”

 

“是。”王妍点点头,不着痕迹的准备从王大的怀里出来的时候,却被他更加用力的搂住腰,“我就喜欢结婚的。”

 

比起初出茅庐的小丫头片子,他更喜欢这种少妇,打着打工的幌子,在外面勾三搭四,最主要的是她们好对付,只需要一点钱就能打发掉。

 

比起那些刚踏入社会的纯情小处女,不知道好了多少倍。

 

周斌一看当时就炸了,愤怒的扑过去,走到他们二人的面前准备动手,看见嫂子的脸的那一瞬间停下,低着头,紧握双拳。

 

他不能在大庭广众之下打人,会给嫂子惹上麻烦的。

 

王妍看了眼面前的阿斌,皱了皱眉,从王大的怀里出来,一张脸绯红,尴尬的看看王大:“已经有家人来接我了,所以不用麻烦王总您送我了。”

 

说着转身牵着周斌的手准备离开,却被王大叫住:“等等。”

 

周斌心里一紧,一想到那个家伙刚才贼眉鼠眼的样子就知道不好打交道,他还是要尽快想办法带嫂子离开这儿。

“王总还有事吗?”王妍转过身微笑着看着王大,眉眼处已经有了不耐烦。

 

不到四十岁的中年发福的男人,以为有几个臭钱就能为所欲为。

 

“这样吧。”王大笑了笑,走到周斌的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不得不说这个家伙还真的挺壮实的,在厂里打个杂也不是不可以。

 

况且有了这个傻子,他就不用担心王妍造反。

 

“厂里正好有个打杂的空位,我看你这个小叔子身体素质不错,要不来试试?”

 

王妍一听,眼睛亮了亮,随后转过头看向周斌:“你愿意吗?”

 

毕竟周斌是个傻子,王妍担心他会被别人欺负,而且最重要的是,从小到大周斌的所有事情都是她处理的,现在让他单独处理自己的事情,跟外人打交道,会不会受伤?

 

周斌看着嫂子的脸,一脸欣喜的点点头:“我愿意。”

 

想当初嫂子带他来这里打工,不就是因为想要改善家里的情况,如今他已经恢复神智,留在厂里不仅能挣钱还能保护嫂子,何乐不为。

 

“那就行。”嫂子点点头,对着王大千恩万谢,准备离开,临了上公交车的时候被王大拉住,周斌还没有反应过来,嫂子的手里已经多了一个包装盒,王大嘴里叼着烟,笑的无害。

 

周斌现在才明白,这几天嫂子为什么会有钱买衣服,原来是这个家伙送的。

 

不过周斌也不傻,这个男人肯定是对嫂子有所图,才会无事献殷勤。

 

一路上嫂子都没有说话,周斌几次想跟她开口,看到嫂子愁容满面的脸,话到嘴边不自觉的咽了下去,就这么安静的陪着嫂子回家。

 

出租屋离嫂子上班的地方不算太远,因为服装厂就在郊区,周围的出租屋也不算很高,嫂子租了两间平房,里面除了简易的木床之外,然后就是两床被子,再无其他。

 

然后趁着他睡着的时候特地去外面买了不少必需品回来,现在住着也算是有了家的样子。

 

等到了目的地,嫂子指着不远处的湖,笑笑:“阿斌,今晚嫂子给你做鱼吃,好吗?”

 

“好。”阿斌憨厚的点点头只当不知发生了什么。

 

原本到城里来的时候,身上的积蓄已经花的不少,加上置办必需品,身上几乎没有多少钱,所以嫂子接受王大的衣服,他能理解,而他接受王大的工作,心里也很清楚。

 

所谓的做鱼不过是为了给穷的揭不开锅,找了个很好的借口。

 

果然,嫂子将手里的东西放下,便往不远处的湖走去,不算很大,顶多就是个水坑,里面的水货也不多,因为周围有不少的水稻,鱼算可以,周斌本想帮嫂子一起,却被王妍拒绝。

 

整整三个小时的时间一动不动,王妍回到出租屋的时候周斌已经睡着,半趴在破旧的椅子上,头朝下,屋子里黑漆漆的,看着十分可怜。

 

王妍心中忍不住一阵心疼,走过去替他盖被子的时候,周斌醒来,看到嫂子温柔的侧颜,一时愣了神,半晌才反应过来,起身握住嫂子的手:“嫂子,回来了?”

 

“嗯。”王妍点点头,贴心的将周斌额头上的汗擦干净,然后往厨房过去,说是厨房,不过是在两个房子相隔的地方搭了个简易的灶台,只是几个碗筷,加上调料品。

 

周斌看着嫂子忙碌的样子,第一次感觉到心疼,发誓要努力让嫂子过上好日子。

 

次日,周斌跟着王妍去了工厂,虽说两个人在同一个厂里面上班,不过缝纫区离周斌还是比较远的,一天下来,除了中午吃饭的时候见到王妍之外,再没有见过。

 

周斌担心王妍会受什么委屈,下了班便去上次的地方等她,果然,老远就看见王大对嫂子动手动脚,周斌气的不轻,跑上前直接拉住王妍的手:“嫂子,我们走。”

 

“呦,你这个傻子还挺护短的嘛。”王大嘲讽的笑着看向王妍,不过就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傻子,有什么害怕的。

 

说着,将手搭在王妍的肩上,不顾王妍的拒绝,态度强硬:“说好的今天晚上请我吃饭,怎么,想反悔了?”

 

“不是这样的。”王妍连连摇头道,“就是我这两天手头有点紧张,可能……”

 

这王大虽然说只是个会计,可也不能轻易得罪,上次因为他将周斌安排到了厂里,王妍出于客气,就随口说了句请他吃饭的话,没想到被这个男人记在心里。

 

今天上班一整天的时间,就跟在王妍的屁股后面,像是狗皮膏药,甩都甩不掉。

 

“你放心,我不挑食。”王大色眯眯的说完,不顾王妍的拒绝,强制性的拉着王妍往他的车上去。

 

周斌当时看到直接急了,顾不得装模作样,将王妍一把从王大的手里拉出来护在身后,装作要打人的模样。

 

王大看他这个样子,心里的鄙夷更甚,挑衅的看着周斌:“怎么,你这个傻子想干什么?”
>>>>全文在线阅读<<<<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