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主页 > NBA新闻 > 正文

处长 轻吸她的花蒂/被绑住用媚药调教

时间:2020-05-23 16:01 来源:未知 作者:扫雷 阅读:

这次我妈病倒了,在城里治病,我只好住在我哥家,正好能见到嫂子。

我爸将我送到嫂子家门口,就匆匆去了医院,进门看到嫂子的时候,我整个人都呆住了,嫂子比照片上要美的多。

 

“张凯,你来了。”嫂子连忙从沙发上起来,她穿着一件黑色吊带,匈前两座小山,撑的鼓鼓囊囊的,那两颗凸起的大枣,特别明显。

 

嫂子成熟的身体,无疑对于正值青春期的我来说,是一个不小的诱惑,我盯着嫂子那里,看的我心潮澎湃,不由身体有点膨胀。

 

而嫂子却根本没在意,她直接上前挽着我的胳膊,跟我嘘寒问暖,这倒也不能怪她,因为在她眼里,我就是个瞎子。

 

十二岁那年我得了一场重病,之后就双目失明了,直到今天早上,我眼睛又忽然恢复正常,不过这件事,我还没有来得及告诉任何人。

 

嫂子饱满的匈部,在我胳膊上乱蹭,挤压在我手臂上,都有点变形了,她里面没穿,所以我几乎能感受到那里的/肏/感,我心里的那团火顿时就有点压抑不住。

 

“张凯,你先进来,嫂子给你找拖鞋。”说着话,嫂子才将我松开,然后连忙蹲了下去。

 

我下意识看过去,就看到嫂子领口的那对大木瓜,直接掉在吊带里,有一种呼之欲出的感觉,看的我心头一颤。

 

嫂子皮肤白皙,匈前那两团嫩/肏/,挤压出一道白沟,看的我呼吸立刻急促起来。

 

“记得就放在这的,怎么找不到了?”嫂子嘀咕了一声,便转过身去。

 

她趴在地上,丰满圆润的匹股微微翘起,小短裙紧紧只能遮挡一点边缘,一双白花花的大腿,夹着一道三角,直接呈现在我眼前,随着嫂子晃动身体,我隐约能看到她裙子里面的景象。

 

随着裙子不断撩起,我一眼就看到,嫂子里面竟然穿的是粉色。

 

一条细长的带子,被两瓣白花花的嫩/肏/夹在中间,勒出一道细缝,鼓的就像塞了一个小包子,中间位置,已经湿/了,也不知道是汗还是其他东西。

 

看着嫂子又白又大的匹股,随着身体晃动,而轻轻颤抖,我感觉下身已经顶了起来。

 

“算了,你先穿你哥的吧,明天我在给你买一双。”就在这时,嫂子忽然转过身看向我。

 

我吓的连忙准备收回目光,只是很快我就克制住了,如果这会收回目光,嫂子肯定会怀疑,于是我继续盯着嫂子看。

 

嫂子显然也有点怀疑,她连忙将裙子拉了一下,然后慢慢起身,用手在我眼睛前晃了一下。

 

我怕露馅,所以故意装着镇定,忙说:“没事嫂子,我穿不穿都行,不用麻烦了。”

 

“没关系,你先穿你哥的,反正这几天他忙工程,一时半会也回不来。”说着话,嫂子将拖鞋放在我脚边。

 

我看嫂子没在怀疑,这才松了口气,于是连忙将拖鞋换上,便在嫂子的搀扶下来到客厅。

 

坐下之后,嫂子给我拿了一瓶饮料让我喝,一口冰水下肚,我身体里的那股子火才渐渐熄灭。

 

“张凯,你先歇着,嫂子待会给你做饭。”嫂子一边说着,在我旁边打开了手机。

 

我一眼扫过去,顿时被上面的画面给惊呆了。

 

嫂子竟然在看那种视频,屏幕上一男一女两具白花花的身体纠缠在一起,虽然听不见声音,但我也能想象到那种激烈。

 

嫂子脸很快就红了,她翘着二郎腿,一只手夹在中间,下意识的扭动起身体,看着嫂子那双圆润的大腿,不由想到刚才的景象。

 

在农村的时候,我就听说过,女人那里越是肥厚,那方面的需求就越是旺盛,不知道嫂子是不是这样的。

 

怪不得嫂子匈前那两个大枣都膨胀了,显然刚才她就在看这视频,指不定我进来之前,她在搞啥呢。

 

我不由感慨,这段时间我哥没在家,嫂子一个人肯定寂寞了,一个人竟然做起了这事。

 

正想着这事,嫂子竟然没忍住,将腿完全分开,她将手伸进裙子里,正在不断摸索,指尖在那道缝隙上轻轻扣动。

 

看到这景象,我眼珠子都直了,鼻血差点喷出来。

 

嫂子估计也忘情了,竟然也没在意我的存在,估计在她心里,我就是个瞎子,根本看不见吧。

 

屏幕里那对男女的动作越来越快,嫂子手指也不断滑动,我发现嫂子粉色小内已经湿透了,边缘处,几根晶莹卷曲的毛发伸了出来。

 

随着手指速度加快,嫂子显然不满足于此,就在这时,她竟然将手挑开小内的边缘,看样子准备将小内脱掉。

 

我顿时感觉喉咙里像冒火了似的,一双眼睛盯在那里,等待嫂子将小内脱掉后的景象。

 

说实话,我这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画面,心里的激动自然不必说,我心跳的已经不像话了。

 

“啊……”就在这时,嫂子忽然呻.吟了一声,我吓的连忙收回目光。

 

这时嫂子也迅速将腿夹了起来,一脸谨慎的望着我,我稍微平复心绪,才故意问道:“嫂子,你咋了。”

 

“……没……没事,嫂子脚扭了。”嫂子说话的时候,都带着骄喘,她连忙应付了我一句。

 

听着嫂子微微的喘息声,我心里激动的不行,眼睛又在嫂子不断乱颤的匈上扫了一眼,我忙说:“嫂子,要不然我帮你按摩一下,我学过推拿,能帮你减轻痛苦。”

 

“你还会推拿?”嫂子一脸惊讶。

 

我的确学过推拿,自从我瞎了之后,我爸妈怕我以后养活不了自己,就让我跟村里的瞎子学了几年按摩,可惜到现在还没在女人身上试过。

 

看着嫂子丰腴的身体,我不由有点激动,如果能给嫂子按摩,我岂不是就能趁机摸一下她了?

 

可惜嫂子摇摇头,说:“算了,我要去做饭了,你爱吃什么,跟嫂子说,嫂子去给你做。”

 

我有点小失望,不过也没表现出来,而是说:“嫂子做什么我都爱吃。”

 

“嘴真甜。”说着话,嫂子就扭着大匹股,往厨房走去,我在一边看着,心里就像着火了似的。

 

不过我也不担心,反正我要跟嫂子住几个月,总会有机会的。

 

中午吃过饭,我就回房间睡了一觉,从农村过来走了十几里的路,我也累的不行,一觉醒来,天都黑了,我憋着一泡/脲,连忙往卫生间里钻。

 

没想到刚推开门,我整个人都呆住了,嫂子全身光裸,拿着一件睡衣,站在我面前,匈前那两座小山,就像两个大木瓜似的掉在两边,白花花的一片,看的我鼻血都快喷出来了……

 

 

 

第2章

 

 

嫂子这模样,应该正准备洗澡,衣服才刚脱掉,我一眼就看到,在旁边衣架上,扔着一件粉色小内,显然是嫂子才脱下来了。

 

在家上厕所惯了,一觉醒来,我根本没想到嫂子会在卫生间,这会我俩四目相对,搞的我差点没忍住。

 

只是很快我就稳住了,如果这时我叫出了声,嫂子就会知道我是装瞎,指不定会怎么想我。

 

于是我装着镇定,深吸一口气,假装不知道嫂子在面前,扶着墙,直接来到马桶边上。

 

从嫂子身边经过的时候,我清晰闻到一股淡淡的幽香,是嫂子身上的味道。

 

我忍不住用余光扫过一眼,嫂子纤细腰肢下,白花花的大匹股,挺翘而圆润,看的我热血沸腾,那东西立刻就翘了起来。

 

嫂子是典型的葫芦形身材,腰细匹股大,两瓣肥美夹出一道深沟,即便没穿小内,依旧很翘,看的我有一种上去狠狠撞击的冲动。

 

我迟疑了一下,连忙褪掉/库子,开始撒/脲,有意无意间,我用余光看了一眼嫂子。

 

令我意外的是,嫂子竟然没有回避,而是死死的盯在我那里看,眼神中仿佛有些期待。

 

我这东西发育的挺好,自从长身体之后,就直线上升,村里那些成年男人都不如我。

 

村里那些男人们说,女人就喜欢这种尺寸的,难道嫂子也喜欢?

 

嫂子显然以为我看不见,所以才敢这么大胆的看我,只是令我疑惑的是,嫂子看我这眼神是什么意思。

 

听说结了婚的女人,对那方面的事都特别需要,我哥几个月不在家,嫂子肯定想要那事了。

 

说实话,嫂子这熟透的身体,我根本无法抗拒,现在就想扑上去,可惜她是我嫂子,我根本不敢。

 

既然嫂子想看,那就让他好好看。

 

于是我抖了几下,然后就直接转过身,慢慢的开始穿/库子,我发现嫂子一双眼睛瞪着我,脸上的表情很是激动和兴奋,甚至有一种难以名状的渴望。

 

我也忍不住在嫂子雪白的身体上扫过,她背对着我,因此那两瓣大匹股正好对着我,嫂子一双圆滚滚的大腿,紧紧的夹在一起,白嫩的大腿内侧,还有几点水珠,也不知道是水,还是其他东西。

 

看到这景象,我那东西涨的更难受,直接翘了起来,红彤彤的。

 

嫂子眼睛盯在我那里,竟然将手指塞进到口中沾了点口水,然后伸到双腿间,拨开那片草丛,开始摸索起来。

 

看着嫂子一脸迷离,我差点缴枪投降。

 

我虽然没跟女人做过那种事,但也知道嫂子这是在千嘛,难道嫂子真一个人空虚了?

 

虽然我特别想在看看嫂子,但我不敢,如果在待下去,嫂子肯会怀疑,因此穿好/库子以后,我连忙摸着墙,钻回房间。

 

躺在床上,我还在想嫂子白花花的身体,不得不说,嫂子身材很不错,特别是匈前那两座小山,我估计我一只手都抓不住。

 

嫂子盯着我那里看,肯定是需求旺盛的女人,现在我哥又不在,她只能自己解决了。

 

我在想,如果我能帮嫂子解决就好了。

 

正想着这事,外面忽然传来一声惊叫,接着就听见嫂子急促的声音:“张凯,你快过来,帮帮嫂子。”

 

听到嫂子这话,我心头一颤,难道嫂子真准备叫我给她那个?

 

我一把掀开被子,衣服都没来得及穿,光着膀子就冲进卫生间,推开门, 就看到嫂子正坐在马桶上,她弯着腰,抱着大腿正在呻.吟。

 

嫂子穿着粉色睡裙,匈前那两团落在大腿上,差点弹出来,挤出一道白花花的深沟,边缘之处,还有一抹粉嫩。

 

没想到嫂子跟我哥结婚那么久了,还那么粉,跟村里那些女人就是不一样,那些女人都有点发黑了,还是嫂子的好看,又白又嫩,没有一丝瑕疵。

 

“张凯,你快过来帮帮嫂子。”嫂子叫了我一声,我这才回过神来。

 

我忙收回目光,假装看不见,扶着墙走进去,忙问:“嫂子,你咋了,我咋帮你?”

 

“我……我腿被蜘蛛咬了,特别疼,你帮帮我吧……”说着话,嫂子微微将腿分开一点,我顿时就看到那片浓密,没想到嫂子里面没穿。

 

嫂子毛发还挺旺盛,不过修剪的倒是精致,平平的贴在小腹上面,下/面分布在两侧,隐约能看到那两瓣暗红色,可惜嫂子手挡住了,看不太清。

 

我迟疑了一下,连忙蹲在嫂子身边,我说:“嫂子,我看不见,怎么帮你啊?”

 

“没事,我告诉你怎么弄,你按照我说的做就行了。”嫂子都快哭了,一脸紧张。

 

听到嫂子这么说,我才蹲在嫂子双腿间,嫂子迟疑了一下,才将腿慢慢分开,顿时那道粉嫩的细缝,就完全呈现在我眼前。

 

没想到嫂子跟我哥结婚那么久了,这里还那么粉,闻着一股浓郁的腥味夹杂着沐浴露的味,我差点没忍住喷鼻血。

 

“张凯,就在这。”就在这时,嫂子叫了我一声,她抓住我的手,拉到她大腿内侧。

 

手指落在嫂子大腿上的时候,我感觉到嫂子身体颤抖了一下,而我也激动的不行,嫂子皮肤滑腻,颇具弹性,摸起来手感真好。

 

不过我没敢乱摸,按照嫂子的指示,很快我就发现,她大腿内侧已经一片红肿,显然是被毒虫之类的咬了。

 

“摸到没有?”嫂子一脸羞红,连忙问道。

 

我点点头说摸到了,嫂子这才低声说:“张凯,你过来帮我把毒/夜吸出来就行了。”

 

听到嫂子这话,我顿时激动的差点没跳起来,这不等于嫂子让我亲她大腿内侧,这可是我梦寐以求的事。

 

嫂子见我没说话,还以为我不乐意,她忙说:“张凯你放心,你吸完马上漱口,不会有事的。”

 

得到嫂子的允许,我也大起了胆子,抱着嫂子的大腿,就直接亲了上去。

 

嫂子腿上很香,有一股淡淡的肥皂味,由于靠近那里,我还能闻到一股女人独有的味道。

 

就在这时,嫂子腿忽然抖了一下,嘴里发出一阵呻.吟声,我连忙看过去,嫂子一脸陶醉,她扶着马桶,双眼眯着,显然很享受的样子。

 

我不由暗想,难道嫂子很喜欢我这样?我忍不住问道:“嫂子,你没事吧,是不是我的方法不对。”

 

“没……没事,啊……好舒服……不是,你做的对。”嫂子激动的已经口无遮拦,听着嫂子的呻.吟声,我心里的火也燃烧起来。

 

我一时也有点手忙脚乱,只能不断在嫂子大腿上tian舐。

 

“啊……”就在这时,嫂子忽然惊叫一声


(责任编辑:扫雷)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