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主页 > NBA新闻 > 正文

污污漫画爽到弓背_岳在我面前洗屁股

时间:2020-06-19 08:45 来源:未知 作者:扫雷 阅读:

并不是身价值多少就有多少钱,所以这张卡里的三千万,是孟俊杰用了近三年的时间,才一点一点攒下来的,这张华原黄金卡,也才办下来不过两天而已。

目光瞟到一旁的丁玥身上,孟俊杰心底忍不住的得意。这么好的机会,当着丁家大小姐的面,他当然不能放过任何可以显摆的机会!

 

而丁玥在看到孟俊杰的华原黄金卡时,也忍不住多看了两眼。尽管她身为丁家大小姐,可是手里面现有的资金也不过才两千多万,所以她现在持有的是华原白银卡,比孟俊杰的低了一个档次。

 

虽然她之前说了可以双倍价钱买‘梦之情人’,可那也是需要去找自己父亲资助一下的。

 

感觉到丁玥的目光时不时看向自己,孟俊杰心里更是兴奋,坐直了身体:“尽管刷,今晚这里所有人的单我买了!不过,只有这一桌,可别算在我头上。”

 

他指的那一桌,正是林浩坐的那桌。因为林浩在孟家的尴尬身份,所以愿意和他坐一桌的很少,而且都是没什么地位的人,孟俊杰也不在意会不会得罪。

 

“林浩,有钱么?你今天不会连单都买不起,还要张嘴问自己老婆要呢吧?”

 

孟俊杰晃晃悠悠站起身,走到林浩身边,用力拍了拍他的肩膀。

 

林浩笑了笑,没有吭声,孟俊杰不屑的挪开手,转而看向丁玥。

 

“丁小姐,你喜欢‘梦之情人’对吧,我朋友多路子广,放心,一定能帮你买到它的!”

 

丁玥只是点了点头,冷艳的面容上依旧没有任何笑意:“那就提前谢谢孟先生了。”

 

孟俊杰还想说些什么,就在这时,之前拿了他的黄金卡去结账的服务员小跑了过来。

 

“孟先生,很抱歉,您这张卡里的钱不够支付今晚的账单。”

 

“你开什么玩笑!?这张卡里有三千零二十五万,你踏马跟我说不够今晚这一顿饭的钱?”孟俊杰不可置信的看着服务员,伸手就要去揪人家的衣领,却被身边的人给拦下了。

 

这里可是望港大酒店,孟俊杰喝的有点醉了,可是大多数人都清醒着呢,这里可不是孟家人能闹事的地方。

 

服务员脸色难看的退开了两步,眼神中带着几分暗嘲:“抱歉,忘记告诉您了孟先生,今晚你们一共消费了三千六百四十三万。”

 

孟俊杰的酒意顿时醒了一半!

 

三千六百四十三万?他们这是吃的啥?吃的金子还是宝石啊?

 

“你们踏马的这是抢钱呢!?把你们老板给我叫出来!今天不给我说明白了咱们没完!”

 

坐在一旁始终未发一言的林浩忍不住笑了,这孟俊杰还真是个有头无脑的东西,成天装的二五八万的,到头来真是什么东西都没见识过啊。

 

之前他让人家给他上最好的酒,还每桌一瓶。别人没认出来,可林浩却是第一眼就认出来了,酒店给上的酒,可是在全球排名前三的极品白兰地‘索夫尼雅’。

 

这在市面上零售价高达一百八十五万一瓶的酒,就看孟俊杰今晚究竟能不能消费得起了。

 

服务员见他这样,也懒得争执,扭头就去把酒店主管给叫了过来。

 

酒店主管过来之后,孟俊杰怒气冲冲走到人跟前,张口就大声质问道:“你们怎么做生意的?这是要明着抢钱呢吧,信不信我立刻投诉到物价局去!”

 

酒店主管面带微笑:“孟先生,是您说的要给您上最好的酒,我们给您上的就是我们酒店现存最好的‘索夫尼雅’,这酒全球限量两千瓶。因为您要的数量多,还给您打了最优惠的折扣,足足优惠了四百多万,所以,您说的抢钱,是不存在的。”

 

“我去你大爷的吧!什么狗屁索亚夫雅的,要真是全球限量两千瓶的,你这么个破酒店就能一次性拿出来二十多瓶?你唬谁呢?再说了,我有要过这酒吗?我看你踏马的就是强制消费!”

 

孟俊杰伸手揪住酒店主管的衣领,眼看着就要对人动手,这时,一道极为沉稳的声音从宴会厅入口传来。

 

“怎么,这位先生想在我这小地方活动活动筋骨?”

 

众人闻声看去,却见一个身穿唐装的男人,身后跟一群身穿黑西服的壮汉从门口缓缓走来。

 

在见到唐装男人的瞬间,孟老妇人坐不住了,赶紧站起身走到他面前:“于老板,真是抱歉,我这孙子喝的有点多,说胡话呢,您别跟他一般见识。”说着,还鞠了一躬。

 

众多孟家人看到平素里最有威望、最敬重的长辈,此时却卑躬屈膝的给人鞠躬道歉,心里的滋味儿也是十分难受,看向孟俊杰的目光变得不满起来。

 

于则信,望港大酒店的唯一老板,望江市出了名的吃得开,是黑白两道都混的风生水起的人物。

 

看着打扮老成,手里还不停的盘着两个光滑无比的玉石珠子,可这于则信也不过才三十五六的年纪而已,通身的气派,不是其他同龄人能够相比较的。

孟俊杰被他轻飘飘的扫了一眼,顿时剩下的那一半酒意也就消失的差不多了,浑身上下当即就出了一层冷汗。

 

赶紧哆嗦着手松开了酒店主管的衣领,还伸手帮人家抚平了衣领的褶皱。

 

酒店主管冷哼了一声,老板出了场,他心里也就更有依仗,对着孟俊杰毫不留情的讽刺道:“说起来你们孟家也是在望江市有头有脸的,今天这酒,孟先生既然一开始张了嘴要最好的,我们也做到了,总不能到最后了跟我们赖账吧?”

 

孟俊杰顾不得擦脸上不停往下流的冷汗,赶紧摆了摆手:“不会的!不会赖账,我们一定给!”

 

一边说,他一边用求救的眼神看向孟老妇人,三千六百四十三万啊,他卡就是刷爆了也给不起的。

 

不自觉的挪过去了两步,似乎想用孟老妇人来抵抗来自于则信的压迫感。

 

孟老妇人叹了口气,对着于则信勉强挤出笑意:“真是让于老板见笑了,今晚这事情是我们孟家做得不对,于老板可别忘心里去,这钱您放心,该给多少我们马上就给。”

 

说完,转向在场的孟家众人:“今晚的消费,全让小杰一个人承担也不太好,这样吧,每家拿个二十万,剩下的,就由我和小杰来出。”

 

此话一出,虽然有许多人心里不满,却也没人出言反对,算是默认下来了。

 

不过唯有两个人此时面色最为尴尬,那就是孟舒然和宋艳。这顿饭让她们拿出来二十万,着实有些困难。

 

之前林浩拿给孟舒然的四百万,刚用来堵了窟窿,手里根本就没有多余的钱了。

 

“孟舒然,你脸色怎么这么差,不会是连二十万都拿不出来吧?还是说你不想出这个钱?”孟俊杰一扭头就看到了孟舒然紧绷的脸色,于是死性不改的下意识便大声开口问道。

 

孟舒然抬头一看,所有人都因为孟俊杰的话正在看着自己,一张脸飞快布满红晕:“我……”

 

“二十万而已,我们怎么可能拿不出来呢。”林浩突然出声打断了孟舒然的话,他坐着没动,背对着孟俊杰和于则信等人。

 

于则信却在听到他声音那一瞬间,面上的表情顿时发生巨变!

 

“这…这位小兄弟,请问你是?”于则信的声音中带着细微的颤抖,别人也许没有听出来,可是林浩却听的十分清楚。

 

他摇了摇头,咧嘴轻笑了两声。

 

孟俊杰看到于则信突然注意到林浩,还一副面色严肃至极的模样,以为林浩一直背对着他们的动作惹恼了于则信。

 

“于老板,您别生气,这人他就是我们孟家的一个上门女婿,不懂规矩,一点眼力见儿都没有!您要是看不惯他,想怎么收拾他都行,只要您别往心里去,他做的事情可跟我们孟家没有关系的……”

 

“去尼玛的!给老子滚远点儿!”于则信狠狠瞪了孟俊杰一眼,一挥手便将他扫到了一边。

 

而此时林浩也站了起来,转过身面容淡定的看着于则信。

 

于则信脸上顿时涌现出了狂喜的激动模样!

 

七年了!他相见却七年没能见到的人,没想到,今天竟然会在自己的望港酒店见到了!

 

“好久不见啊。”林浩微笑看着于则信,神态放松自然,完全没去理会已经呆掉了的孟家众人。

 

于则信快步上前,伸出手紧紧地握住林浩的手,激动之情溢于言表:“大少爷,真的…真的是您!”

大少爷?!

 

在场所有人懵比了……林浩是哪门子的大少爷?

 

跟了于则信多年的酒店主管更是张大了嘴巴,看着有些失态的于则信,不敢相信,这还是那个平时在他们面前极为沉稳冷静的老板吗?

 

“早不是什么大少爷了,于大哥,叫我小浩就行了。”在于则信想要对他弯腰鞠躬的时候,林浩赶紧拉住他,然后凑近他耳边压低声音道。

 

说来缘分这种东西真是奇妙,早在于则信刚刚出来的时候,林浩其实就看到他了,但是一时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这才又背过身去。

 

曾经十几岁时,他救过于则信一命。当时的于则信,是在北地一带混社会的,也算闯得小有名声,不过时间久了自然也积下了仇人。

 

遭人下了套子的于则信当时被砍得半死,要不是刚好遇见带着保镖去看展览的林浩,恐怕就没有现在的他,也没有现在的望港大酒店了。

 

后来,于则信想要做生意,手里没钱,也是林浩无条件拿出了五十万资助他的,没想到,这六七年来,于则信竟然有了这么大的成就。

 

而于则信看着眼前的林浩,心中也是感慨万千。

 

他当时拿着那五十万,听从林浩的话离开仇人众多的北地,孤身一人跑到了望江市,开始从头做起,最后一手打造起了望江市最大最豪华的望港酒店。

 

本来于则信早就想要去找林浩的,可是又担心实力不足,到时候会给林浩以及林家带去麻烦,结果等他三年前好不容易解决完以前的恩怨,打算去见林浩时,却又得知林浩竟然被驱逐出了林家!

 

他派了不少人在北地一带寻找,都没能找到林浩的踪迹,却没有想到,林浩竟然也来到了望江市。

 

到底是心思缜密超越旁人,于则信在接触到林浩的眼神时,就明白了他的意思,赶紧改口:“哦…刚才嘴快说瓢了,小浩,是小浩啊……”

 

众人这才缓了一口气,就说嘛,林浩怎么可能是什么大少爷啊。

 

不过林浩是怎么会和望港大酒店的于老板认识的?这是所有人心中共同的疑问。

 

“于大哥,还得麻烦你让服务员帮我看一下,我这桌的帐再加上二十万的均摊钱,一共是多少,我也刷卡。”

 

“你这说的,在自己家吃饭还……”于则信正要说给林浩免单,并且打算告诉酒店主管,以后林浩过来吃饭统统免单时,就看到林浩对他眨了眨眼。

 

于则信顿时心中了然,赶紧半道又转了口:“咳咳……在咱们这儿吃饭,肯定得给你打折啊!打五折!阿刚快去把林先生的账单算好拿过来。”

 

酒店主管赶紧点头:“好的,您稍等。”

 

孟老妇人和孟俊杰一听,于则信竟然要给林浩打五折,那还能淡定吗?

 

看了看手中还未支付的账单,孟老妇人笑着走上前:“那个…于老板,您看我也没想到,原来您和我们家林浩竟然是朋友啊,这账单都是一起的,您看要不一起……”

 

于则信似笑非笑的看了孟老妇人一眼:“刚才那个人不是说了林浩和你们孟家没有关系么?那账单自然是分开才对嘛。”

 

孟老妇人脸色一僵,知道于则信这是不会给他们打同样的折扣了。

 

不一会林浩的账单拿了过来,打完折总共是一百零三万左右,又给抹了零,直接整数一百万。

 

“呵呵……一百万,林浩,刚才的牛皮可别吹破了啊,我倒要看看你今天怎么拿出这一百万。”孟俊杰在一旁瞄了一眼账单,心里别提有多恼恨了,这个于则信给林浩打五折,却不愿意给他打五折!

 

孟舒然和宋艳在一旁担忧的看着林浩,心底既期待着他能拿出这一百万,又觉得这是件不太可能的事情。

 

林浩看着孟俊杰那副等着看好戏的模样,冷笑了一声,从口袋里拿出钱包,抽了张银行卡递给酒店主管。

 

“您稍等。”酒店主管直接拿着POS机过来的,接过卡,开始操作起来。

 

孟俊杰在一旁也在结账,看到林浩的银行卡时,脸上的表情更不屑了:“连华原普卡都办不起的穷酸货,整天也就只能在嘴上过过瘾了。”

 

“对啊,说不定等下就得被人家告知刷卡失败了。”

 

“这林浩也真是不怕丢人,就算跟于老板认识又怎么样,给不起钱,我看于老板等下也不会放过他的。”一个年轻女人一边说一边对着于则信暗送秋波,可惜人家压根就没注意她一眼。

 

听着那些人的议论,于则信不耐烦的冷眼扫了过去,只觉得那个孟俊杰就跟只乌鸦似的,那张嘴真是让人想给他缝起来!

 

孟俊杰一接触到于则信的目光,顿时脸色一白,吞了下口水后,讪讪的闭上了嘴,其他人也不敢再吭声了。

 

而孟舒然则是忍不住拉着宋艳靠近了林浩一些,紧张的盯着酒店主管,生怕听到他突然开口说刷卡失败、余额不足之类的话。

 

“好了林先生,消费一百万交易成功,您的卡请您收好。”酒店主管恭恭敬敬的把卡双手奉还给林浩,林浩点了点头,收回卡放进了钱包。

 

什么?!交易成功了?

 

这怎么可能?

 

这下其他人看向林浩的目光顿时就变了,从嘲笑讽刺转化成了惊诧、羡慕、嫉妒以及疑惑不解。

 

孟舒然忍不住伸出手扯了扯林浩的衣服:“你…你哪儿来的这么多钱?”

 

“这个你不用管,你就只需要开开心心的参加完这场宴会就行了。”林浩低头看着她,咧嘴笑出一排的大白牙。

 

孟舒然咬了咬嘴唇,没有再问什么。

 

林浩想了想,又低声道:“对了,等会儿我有点事儿,你和妈先回去吧,不用等我,路上注意安全。”

 

孟舒然看了看一旁的于则信,又看看林浩,点了点头,然后便和宋艳先离开了。

 

孟家其他的人在付完帐之后,也都陆续离开,而林浩则被于则信带着离开望港大酒店,乘车前往别的地方。

 

“大少爷,您这快三年的时间里一直都在望江市吗?”于则信亲自开车,林浩坐在后排座上。

 

看着车窗外飞快倒退的街景,林浩点点头:“嗯,有两年半左右吧,你呢?这些年也是一直在望江市?”

 

于则信哈哈一笑:“是啊,当初大少爷你提醒我离开北地会更好发展,我想了好几个地方,最后有个朋友刚好在望江,于是就直接过来了,这些年好歹也算不负当初大少爷的期望,搞了点成绩出来。”

 

“你这可不是一点儿成绩啊于大哥,我反正是没想到,望港大酒店竟然是你开的,不得了!我当初果然没有看错人。还有,都说了不用叫我什么大少爷,你就叫我小浩,还亲近些。”林浩看着依旧激动的于则信,不由得笑着摇了摇头。

 

于则信双目专注的看着前方的路:“行,您说叫什么就叫什么。”

 

“对了,你这是要带我去哪儿呢?”眼看着都走了好久了还没到目的地,林浩便随口问了一句。

 

“您还记得乔莹吗?我前两年无意间发现她也在找您,这才认识了她,萤火国际,她开的。刚才我跟她说了今天遇见您的事儿,把她也给高兴坏了,我们一起商量了一下,就想着给您准备一个惊喜。”于则信说着,还转头对林浩神秘一笑。

 

林浩挑了挑眉,乔莹?没想到她现在竟然也有了这么大的作为。

 

说起乔莹,林浩之所以会认识她,则是因为以前有一次他在饮品店点了东西之后,把手包忘在了那里,被当时在饮品店做事的乔莹捡到。

 

她追出来时,林浩却刚上车离开,这姑娘当时愣是凭着两条腿追了三条街,林浩终于想起来手包忘记了,打算回头,才看到追上来的她。

 

林浩当时得知乔莹有想要自己创业的打算,便以合伙人的名义,也资助了她五十万,没想到乔莹倒是也极有生意头脑,短短几年的时间,竟然打造起了萤火国际!

 

到了地方之后,林浩和于则信一起下车,走进装潢希腊风格的萤火国际望江市总部。

 

走进大厅之后,便有面容姣好、身材极品的专人侍者迎了上来。

 

“于先生,总裁在三楼等您,您看是否需要我陪同这位先生,先在一楼参观一下?”美女侍者说起话来温柔绵软,但是于则信却摇了摇头。

 

“不用了,在这里林先生可以随便自己看,你们跟着反而会让林先生不自在。”

 

林浩赶紧点了点头:“对对对,不用跟着,我自己瞅瞅,你们忙你们的。”

 

“那小浩,你就自己随便看,大厅这些东西都是刚出的新品,可以拿些回去给你太太用,她应该会喜欢。”于则信指了指展架上摆出来的各类护肤品和彩妆。

林浩摆了摆手:“好我知道了,乔莹不是在等你么,你快去吧。”

 

“嗯,那小浩你等我们一会儿,我们去给你准备惊喜去。”于则信嘿嘿一笑,转身离开去了三楼。

 

林浩摇头轻笑,也不知道究竟是什么惊喜,让他们搞得这么神神秘秘的。

 

萤火国际在望江的总部很大,一楼是专门用来陈列最新商品的,林浩转悠着看了半天,眼都看花了。

 

“这女人们用的东西,还真的是讲究多……”

 

“哟!我当是谁呢,这不是林浩嘛!”一道熟悉的女声突然在旁边响起。

 

林浩扭头看去,眼前这穿着牛仔紧身裙,把身体曲线勾勒到极致的女人,竟是赵晓珂。

 

赵晓珂的老公,本来是在萤火的一个分部做部门经理的,昨天升职了,做了区域副总经理,于是赵晓珂便想借着这个机会到总部来享受享受,买一套萤火刚出的新品,却没想到会在这儿遇见林浩。

 

“林浩,你自己到这儿来的?那我可提醒你一句,萤火的东西可都不便宜呢,你买得起么?钱不够的话,还是赶紧走吧,省得等会儿被人赶出去那可就丢人丢大发了。”

 

林浩面上保持着微笑:“我买不买得起你不用操心,倒是上次打的赌,你好像还没叫爸爸呢吧。”

 

一听他提起这个事情,赵晓珂的脸色顿时沉了下去,一张脸气得通红。

 

“你少嘚瑟了,那钱还不知道你从什么不干净的渠道搞来的呢!”

 

林浩挑了下眉毛:“不管怎么搞来的,总之就是搞到了,怎么,想食言啊?”

 

刚说完,一个挺着将军肚,还有些秃顶的男人从不远处走了过来。

 

“老婆怎么了?这是谁啊?”

 

原来是赵晓珂的老公啊,林浩不动声色的打量了对方一番,然后又看看青春靓丽、身材姣好的赵晓珂,不由得暗自在心底吐槽:真是美女配野兽啊。

 

赵晓珂伸手指着林浩,语气中饱含委屈:“老公,这个人是舒然那个倒插门的老公,他刚才说话特别过分,还要我叫他…叫他爸爸。”

 

赵晓珂的老公叫张平,平时也是出了名的暴脾气,此时听了赵晓珂的话,那哪儿还能忍得住,立刻就双眼冒火的瞪着林浩:“踏马的王八犊子,让我老婆叫你爸?想当我老丈人啊?你怎么不撒泡尿照照自己的德性!想挨揍你就直说。”

 

林浩冷笑看着他们两人,语气依旧淡定:“你搞清楚,是你老婆说打赌输了就叫我爸爸的,至于当你老丈人,那我还真没这想法,这么大年纪的女婿,太磕碜人了。”

 

“玛德,老子看你就是欠收拾,今天不把你打得叫爹,就算你厉害!”张平一把抓住林浩的衣领,握着拳就要往他脸上招呼。

 

一旁的赵晓珂脸上则是扬起了得意的笑容。

 

“踏马的给老子住手!”一声怒吼顿时惊住了所有人,包括张平。

 

张平的拳头举在半空,看着大步跑过来的于则信,还有跟在于则信身后,穿着旗袍一路小跑的乔莹,愣住了。

 

“于老板?还有乔总…您两位也在啊。”张平松开手,脸上挂着笑,赶紧朝着两人迎了上去。

 

于则信怒视着他,一把挥开他伸过来的手:“你踏马是谁啊你?刚才你想干嘛,打人啊?”

 

“不是不是,就是这个男的找事儿,我吓唬吓唬他。于老板,我是刚晋升上来的分部区域副总经理张平,打人有损公司形象,这我肯定明白的,这就让人把他直接赶出去,您别介意。”张平知道于则信和他们总裁乔莹的关系很好,再加上于则信的身份本来就厉害,他自然是要巴结的。

 

“区域副总经理是吧,阿莹,你看着办吧。”于则信已经懒得和张平多废话一句,不耐烦的摆了摆手,将这事儿甩给了乔莹。

 

乔莹一张俏脸早已布满了寒霜,她怎么也没想到,林浩在自己的萤火国际,竟然差点被人给打了!

 

“你明天去人事办一下离职,工资结算完以后别再让我看见你!”

 

说完之后,没有看脸色顿时变得惨白的张平一眼,走到林浩面前,深深鞠了一躬:“浩哥,我终于又见到您了。”

 

林浩赶紧将她拉了起来,然后迅速松开手:“你这是干什么,堂堂的总裁,这儿还有那么多员工呢,影响不好。”

 

说完又对乔莹竖起大拇指:“干得不错,这才几年就闯出了这么好的成绩,真是让我都吓了一大跳呢。”

 

乔莹充满气质的姣好面容上,升腾起一层激动地红晕:“浩哥,这一切都是托了您的福啊,没有您,哪儿能有现在的我们。您今晚可别嫌麻烦,走,咱们再换个地方,还有两个人,您一定得见见。”

 

林浩眨了眨眼,看来这惊喜还得好一会儿才能揭晓啊,笑着点点头:“行,听你们的。”

 

正当三人准备一起离开的时候,张平和赵晓珂终于反应了过来,赶紧追上三人。

 

“乔总!乔总我知道错了!求求您,我不能没有这份工作啊。”张平脸上充满了后悔和希冀,早知道那个林浩竟然和乔莹还有于则信是认识的,并且看起来关系这么不一般,他说什么也不敢做出刚才那些事儿的啊!

 

现在最重要的就是一定要保住这份工作,不然就凭着乔莹和于则信的手段,他被开除以后,想在望江市找份其他工作都是极为困难的!

 

赵晓珂此时心里的震撼更是无人能比,她怎么也想不通,一向软弱窝囊的林浩,是怎么会认识于则信和乔莹这样的大人物的。

 

不过她要比自己老公聪明些,知道现在求谁更管用。

 

勉强挤出几分不自然的微笑,她上前几步挽住林浩的手臂,低声软语道:“浩…浩哥,今晚的事情都是我的错,您想怎么骂我都行,可我老公好不容易才升了区域副总,算我求求您了,替他说两句话,别让乔总炒了他行吗?”

 

以前的赵晓珂是从来没有想过有朝一日,她会对被她认为是个废物一样的林浩低头的。

 

林浩瞄了她一眼:“你叫我什么?”

赵晓珂看了看周围的人,涨红着脸,死死咬着嘴唇,最后只能艰难的喊了一句:“爸…爸爸,求求您了,别让我老公失业好吗?”

 

林浩听到了想听的称呼,心里顿时畅快了。

 

扭头笑看着乔莹:“行了,他们也道歉了,再说你临时找人补空位也麻烦,这样吧,他以前是什么职位就再做一段时间,等学会怎么为人处世了,再升职也不晚。”

 

乔莹自然遵从林浩的想法:“既然浩哥都这么说了,那你就留在萤火国际继续做事吧,职位就是你升职以前的职位,如果你自己不满意,那你现在就可以走了。”

 

“不不不,我满意!很满意!谢谢浩哥!谢谢乔总!”张平赶紧表明自己的想法,还不停地朝着林浩和乔莹鞠躬致谢。

 

见状,赵晓珂也赶紧朝着林浩鞠了一躬。

 

林浩摆了摆手:“行了行了。”

 

乔莹对林浩做了个请的姿势:“浩哥,咱们走吧。”

 

“嗯,走吧。”

 

三人一起离开,一眼都没有多看赵晓珂和张平。

 

等看着人完全走出了萤火总部大门之后,张平扭头恨恨的盯着赵晓珂:“都是你做的好事,差点害劳资丢了工作!买买买,踏马的整天就知道买,这不是刚认了个爹么,以后找你爹给你买去!”

 

说完就转身也走了,留下双眼通红的赵晓珂一人待在原地,看起来十分尴尬狼狈。

 

另一边,林浩被乔莹和于则信带着,来到了望江市最大的酒吧,RORO。

 

RORO最豪华的帝王包房中,林浩和乔莹、于则信刚坐下,就有两个面色极为激动的男人推开门走了进来。

 

“浩哥!”

 

林浩抬眼看去,当下心底也激动了起来。

 

“何路!小川!原来是你们啊!”

 

何路和方小川两人是战友,特种兵出身,退役后一起做过林浩的贴身保镖兼武术教练,身手不是一般的好!

 

何路母亲当初患癌,林浩拿出来近六百万无条件的帮他,后来他母亲还是不幸过世了。林浩看他和方小川有想要离开闯荡的想法,又给了他们资金赞助。

 

所以说在场的这几个人,无一例外,都是曾经被林浩帮助过的,心里都含着对林浩的感恩之情。

 

也正是因此,在林浩被驱逐之后,他们才会因为同时在寻找林浩而结识。

 

“浩哥,原来我们这几年都找错方向了,如果当初我们多点心眼,在望江市也好好找找的话,说不定早就找到您了!”何路在林浩身旁坐下,看着林浩比之以前成熟了许多的面容,心底十分的感慨。

 

林浩轻笑了两声:“不晚不晚,只要还能见面,什么时候都不算晚。何路,我也没想到,原来这RORO是你开的,这几年,做的不错!”

 

听到林浩的夸赞,何路顿时红了脸,挠着头嘿嘿一笑。

 

见他这样,林浩一边笑一边摇头:“你啊,怎么还像以前一样,明明是个硬汉嘛!却老是跟个小姑娘家一样,只要一激动,瞬间就脸红。”

 

听到林浩这么说,众人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对了,小川现在做什么呢?你们没有一起合伙么?”林浩看向一身黑色休闲服,在几个人中最为高大,也是最帅气的方小川。

 

“小川可厉害呢,开了个保镖公司,不光有身手敏捷的硬汉类型,还专门培养了一批身材极品的美女保镖呢!浩哥,让小川给您安排两个娇俏的‘贴身护卫’,您也感受一下嘛!”乔莹一边说一边捂着嘴咯咯的笑,

 

方小川在一旁笑得露出一口大白牙,看起来阳光爽朗,完全不像个开了保镖公司的大哥人物,倒是跟个男大学生一样。

 

林浩赶紧摆了摆手:“可别打趣我了,就我这样的,带俩美女保镖出门晃荡,那也太拉仇恨了!”

 

几人说笑了一会儿,乔莹站起身走了出去,过了不到五分钟回来,手里已经多了一个古朴的盒子:“浩哥,这礼物,是我们几个一年半以前就准备好了的,没想到直到今天才能送到您手上,您先看看喜不喜欢。”

 

从乔莹手中接过盒子,林浩看了一眼围在自己身旁的四人,然后缓缓打开了盒子。

 

“这……这是…商代的象牙杯?”

>>>>全文在线阅读<<<<

(责任编辑:扫雷)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