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主页 > NBA新闻 > 正文

粗大白浊强迫受孕|叉开腿我要按腮压棒

时间:2020-06-23 11:01 来源:未知 作者:扫雷 阅读:

像天天不给你饭吃似的。等一会,你爹马上就回来。”话音未落,门口响起熟悉的脚步声。父亲牛卫华手里提着装满医疗用具的黑皮包走进门,上面用白漆印着乡医院卫生会议的标记。

“吃饭吧,小波喊呼饿了,你再不回来俺娘俩就先吃了。”叶青给牛卫华盛好一碗稀饭端到牛卫华面前,递过去一个馒头。

 

“你们娘俩等我干什么,饿了就吃,我吃饭什么时候也没赶上趟过,村里人不定什么时候就过来喊,吃饭能等,治病可不能等。”

 

“是的,知道你给村里人看病功劳大,可惜挣不着钱,小波都这么大了。”叶青又要唠叨。

 

“老妈,吃饭,吃饭,我们爷俩都被你教育很多次了,这些事我们都记得滚瓜烂熟。不就是找媳妇的事么,你看你儿子我这么帅,还能缺媳妇了,以后看我的。”牛波打断老妈的唠叨。

 

“吃饭不言,睡觉不语,赶紧吃饭吧。”

 

一家人都不说话,只能听到饭菜入口的声音。牛波觉得自己今天食欲太好,今天在同学那里也大鱼大肉的吃了不少,现在居然又这么饿,可能是失血的原因?

 

母亲觉得儿子今天太奇怪,平时一顿也就两个馒头,现在已经开始吃第五个了,碟子里的菜也被他解决了大半,全不像以前细嚼慢咽。一顿饭,牛波吃了七个馒头,两碗稀饭,才开始拍肚子。

 

老爸看到牛波已经吃饱饭,指指身边的医疗包,“吃饱了?去给你二嫂子打针去,刚才她过来说过的,我不方便去。”

 

二嫂子要打针,二哥又不在家,大晚上的老爹这个做叔公的不好意思上侄媳妇家的。再说药铺里人也比较多,就只能让小波过去,上了几年卫校可不能是白上。

 

“二嫂子,二嫂子!我来给你打针了!”牛波走到二嫂家,发现门竟然关着,天还这么早这女人就关门,这不知道这么早睡觉干什么。

 

“喊什么喊,鬼叫什么,我知道你来了。早就告诉你要给我打针,到现在才来,我都上床睡觉了。”到二嫂子家敲门好久才有动静。一个娇艳如花的脸庞从门缝里出现。看到牛波拿着打针的用具,笑一笑,示意牛波进门。

 

“关好门,你想把我冻死。”牛波回身才关上门,二嫂子已经腾腾的跑进屋里。看样子二嫂已经上床了,上身穿着红毛衣,裹着羽绒服,下身就穿着黑色的紧身线裤。看着二嫂子紧身线裤里裹着的在跑动中一颤一颤,牛波觉得自己的小伙伴开始发热。

 

“嫂子,怎么还是那种药,这种药好像效果不明显,该换换了。”牛波一边说话一边开药。

 

二嫂和二哥结婚两年多了还没有孩子,到底也不知道是谁的问题,反正是两人都吃药,过段时间就要换药,这次坚持了两个疗程,还是没动静,二哥等不及就出去打工。

 

“怎么换,换什么,你不也是医生么,你给我个好药方,要是能让我和你二哥有个孩子,我们俩给你烧高香,行不行。”二嫂不知是不是还想着今天发生的事,说话也不客气。

 

二嫂披着羽绒袄,里面穿着红色的线衣,胸前在两臂的挤压下显得更加明显,随着身体的移动,一颤一颤的,晃得牛波眼晕。不知怎么的,牛波感觉自己身下那位置更澎湃。

 

“赶紧干活,打完针我还要睡觉呢。你个小流氓,喝醉酒了竟然敢欺负我。看什么看,你那贼眼往哪里看!”二嫂看到牛波的眼睛只往自己的盯着,伸出手就拧起他耳朵。

 

“二嫂,你轻点,一会给我拧掉了。”牛波一边说,一边继续看,哼,刚才还远点,现在更近了。妈也,真大,真香,要是能吃一口就好了。

 

“拧掉就拧掉,让你不老实。咯咯咯咯。”

 

牛波的耳朵被拧的真疼,又不能挣脱开,伸手在春菊嫂的咯吱窝挠了一下,弄得她一笑,胳膊下意识的收缩,恰好把牛波的手夹住。牛波感觉到手里软绵绵的,顺势捏了一下。

 

“你个小流氓,你大胆了,让你来给我打针,你就想着占我便宜。”春菊嫂没捞着怎么拧牛波,胸前又被捏了一下,脸变得更加红润,简直要滴出水。

 

“你非要拧我,我没办法,你还别说,嫂子你那里真大,到时候有孩子的话绝对管够,搞不好还能多出来一份,可以给二哥吃。”其实牛波想的是最好现在先给他吃一口。自己看能不能吸出,全算是给未来的小侄女小侄子开荒。

 

“你想死啊,嘴里就不能说点人话。赶紧打针。”春菊嫂的脸更红,让牛波想在上面啃一口,吞下肚去,相信那味道一定好极了。

 

“二嫂,你把裤子往下拉拉,我总不能隔着衣服打吧。要是不小心打错地方了,二哥可是要跟我拼命的,环跳穴那个位置,要是被打到了可能变成瘸子。”

 

二嫂很生气的样子,一下子把衬裤狠狠拉下去。牛波的眼睛直了。

 

第4章 我就不信了

 

受不了,鼻血快要出来了。牛波不敢看,赶紧拿出酒精棉球,在二嫂的注射位置消过毒,用一只手摸索着找到注射的位置,三指捏住注射器的针头,用合适的力度按上去,针头刺进皮肤。

 

“二嫂,其实要是拿药不管用的话,可以想别的办法。”牛波一边往里面推药水,一边扯着闲话,打针时候和病人聊天,可以转移病人注意力,不觉得疼痛。

 

“进去了?我怎么没感觉,小波你的技术真不错。”二嫂总算表扬了牛波一次。

 

“二嫂你终于夸我了,我真是太高兴了,还别说,别人夸我我没大感觉,嫂子你一夸我我觉得简直要上天,嫂子你说咋回事?”

 

“少扯些没用的,赶紧的打针,年纪轻轻的就这么油嘴滑舌。”

 

“恩,这事你也知道,我今天在外面吃的还真是大鱼大肉,一定有不少油。停,停。别掐了,嫂子咱说正事,你怎么不想别的办法呢?”

 

“还有什么办法,你不是要我找人借种吧,要不我找你?反正都是你们老牛家的种。”

 

“我……”牛波没想到二嫂说出这么一句,当时愣住,二嫂的脸更红,两人之间弥漫着一种异样的气息,二嫂子的眼睛水汪汪的看着牛波,牛波也眼睛发直。

 

牛波忘记了拔针,手指还在下意识的抚摸打针的位置,二嫂的臀部白皙光滑,简直像软玉。

 

妈也,再看要出事。牛波感觉到自己要爆炸,赶紧的拔下针,手里哆哆嗦嗦的要收拾东西。却发现自己被二嫂拉住了。不情愿的挣了一下,自然没挣脱开。

 

“小流氓,刚才看过瘾了了吧,想看我让你再看一会。”牛波回头,看到二嫂子还没有拉上自己的裤子,等到牛波回头,又示威性的向下又猛拉了一下,这下子牛波更清楚了。

 

“二嫂子。”牛波的头晕晕的,只咽唾沫,喉咙发干。身体里某个位置突然震动了一下,一股热流从腹部升起,兵分两路,一路向下在小伙伴那里转了一圈,回到腹部,另一路就向上顺着脊梁一直窜到头顶,然后又顺着前面下来,回到腹部位置。

 

春菊嫂还拉着牛波的手,牛波感觉到脑袋轰的一声,身体就像失去了控制一样,低吼了一声,就向二嫂子扑过去,没脱衣服就趴在二嫂的身上对着她的脸乱啃,两只手在身上乱摸。

 

“小流氓,你把衣服脱了!”春菊嫂推着牛波,胡乱把衣服扯下来,一会功夫牛波就脱得赤条条的,眼睛红红的压上春菊嫂的身体。

 

卧室里响起凌乱的呻吟和喘息声,偶尔还夹杂几声惊叫和喝骂,声音很低,更像是撒娇。

 

几分钟之后,随着一个女声的娇吟,然后就是男声的低吼,接着一切变得平静。

 

“你个小流氓,给我打针打到我被窝里来了,我去派出所告你强迫我。”

 

“还好意思说,我没告你强迫我就不错了。我一个纯情的童男子被你破身了,你必须对我负责。你还说打针的事,我不光给你用一次性注射器打针,还用肉质注射器给你打针,没问你多收费就不错了,你说你为什么要勾引我。”牛波觉得自己很冤,糊里糊涂初次就没了。

 

好在二嫂够漂亮,现在怀里的二嫂脸上红扑扑,眼睛水汪汪,嘴角都带着满足的笑,让牛波的心跳还在加快,要不是现在心有余力不足,真还想再使劲折腾一气。

 

牛波的腰又被扭一下,“你说我勾引你,不是你提示我要我向你借种么,今天下午你就对我不安好心,到底被你得逞了,还好意思说我,你要不愿意我一个女人能强迫得了你?”

 

“我哪里提示你要借种,我只是告诉你可以换个药方,以前不都是这样的么。好好,是我强迫你,反正这样了,我就一次爱个够。”

 

牛波开始再次……

 

“没本事了吧,别嘴上说的漂亮,家伙不管用。有本事再折腾我,我还没够呢,你没听说过吧,只有累死的牛,没有耕坏的田。你要有本事就再跟我来一气,我就不说你强迫我。”

 

“谁没本事了,看我再来,不信收拾不了你!”牛波初次上阵,折腾了好几分钟,已经对自己很满意,听说很多人第一次在门口就泄了,自己都坚持了这么久,这个女人还不满足,竟然鄙视自己,我还就不信了。

 

不说话,手嘴齐动,给她来个法式湿吻,本来春菊嫂对牛波已经很满意,趁着兴头开着玩笑,想不到牛波竟然还想战斗。

 

“别着急,小波,先出来,等会再弄。”二嫂用力推牛波。

 

“怎么了,为什么要出来,你不会是现在就不行了吧,我才刚要有感觉。”牛波不情愿。

 

“不是,你拿出来,让我看看你那里长得什么样。”

 

这女人,怎么有这种习惯。不会自己拿出来之后,她再要拿过去弹两下吧。好像听说某些女性有这种习惯的,这个二嫂是不是也想就不得而知了。

 

牛波还是很听话的把小伙伴退出来,这玩意牛波认为不好看。可是二嫂居然看了半天。最后竟然捂着脸,再也不看牛波。

 

这女人搞什么,这是害羞?

 

这不是有那啥的嫌疑。跟自己都动作这么长时间了,最起码是春风二度,现在看了半天自己的小伙伴竟然害羞了,这是什么意思,不行,我也要看,不能赔本。

 

牛波也不再动作,也开始低头仔细看起了二嫂。

 

二嫂感觉牛波半天没动静,举得奇怪,“你干嘛呢,快点弄。”

 

第5章 遇班花

 

“你刚才看我,我也看看你,你这里真漂亮,让人看了心里就喜欢。”牛波一边说,一边用手指头去碰触,手一碰到,二嫂立刻深吸一口气,对着牛波的腰部抓了一把,“你快点,乱摸什么!”

 

“哈,你不是想看么,快睁开眼,要看就好好看。来吧,睁开眼。”牛波扒开二嫂的手,发现二嫂的眼睛睁的大大的,这女人,原来是偷看,真能装。

 

手被牛波扒开,二嫂也不再装害羞,一会就呼吸急促,抱着牛波的背,哼哼的叫着,拼命向上迎合牛波的冲刺,一直到两人同归于尽。

 

“哎哟,真舒服。”牛波在二嫂的脸上亲了一口,结果引来二嫂更疯狂的回击。二嫂的眼睛水汪汪的,那潭水简直要把牛波淹没。二嫂抱着牛波,一边用手指在牛波的胸膛上画圈圈,弄得牛波身体痒痒的。

 

已经是晚上八点多,牛波在这边折腾了一个多小时。

 

收拾好东西离开了,春菊嫂在门口贴着牛波的耳朵边小声嘀咕,“小男人,明天晚上我还要打针,别来得太晚。”舌头在牛波的耳垂上舔一下,让牛波的身体立刻僵住,像是被施了定身术。

 

回到家,牛波睡的很香。睡梦中牛波又进入龙珠空间,在里面一边运转龙息术,一边练习龙拳,这次和下午相比,显得更加熟练,力度更大,速度更快。不知不觉中已经天光大亮。

 

“小波,今天去赶集买点复合肥来,咱家的桃园里桃树都太老了,不上点肥料不行,还靠着它们结点桃子补贴家里,现在上肥料正是时候。”

 

老妈等牛波吃完饭就安排事。家里老爸最是清闲,只管药铺的那摊子事,这些事基本没管过。

 

出门正想打听和谁蹭车坐,自己那小破自行车除了铃铛哪里都响,要是带几包化肥一定会散架。镇上到这里不太远,花上三四块钱找个三轮车就给送过来了,或许遇到村里有农用三轮的,直接就给捎回来了。

 

“小波,你也去赶集,要不要我带着你?”身后,一个熟悉带着甜蜜的声音响起。“哎哟,原来是二嫂子,你要带着我就太好了,我正愁怎么去,实在不行打算步行去的。”牛波回头看到竟然是春菊嫂,登时就乐了。二嫂骑着一个新电动车,带他一个太轻松。

 

牛波也不客气,偏腿跨上电动车的后座,两只手环住二嫂的小蛮腰。二嫂看牛波坐稳了,对老妈打招呼,“婶子,我和小波走了,回来的话要是凑巧我就给带回来,保证丢不了。”

 

才出村,见到路上没几个人,牛波的手开始不老实。先是抱着腰,一会就开始向上移动,碰触胸前的绵软。二嫂的脸有些红,“你个小鬼,手规矩点,别人看着怎么办。”

 

“看着就看着,我又没怎么着你,不就抱下你的腰么,还是隔着这么厚的衣服。”牛波没有停止动作。

 

“你要死啦。赶紧把手放开,大白天你乱摸什么。不想坐车就下去,早知道我不赖带你,好心没好报,带个大流氓上来。”二嫂被牛波磨得痒痒的。如果只是抱着也就罢了,竟然还用手指头在那里画圈圈,就像昨晚忙活完那样。

 

“二嫂,你意思就是说要不是白天,或者没人看着我就可以随便么。那咱现在找个地方,看路上哪个小屋里没人,咱进去玩一会。这天还大早,晚一会去赶集不要紧。”牛波的手力度大了点,让二嫂呼吸更急促,胳膊夹着牛波的手不让动。

 

可惜夹住手腕,夹不住手指头,牛波的手指头还在那肆虐,二嫂实在受不了了,停下车,“你快点住手,别乱摸那里。看不出你那么流氓。”看到牛波把手放下来,才继续发动车子。

 

“二嫂,我流氓也是你教的。昨晚上咱们都那样了,也没见你害羞,一到白天你就装好人,我可记得你昨天晚上有多疯狂。”牛波一边说,一边用一只手从二嫂羽绒服的侧面伸进去。

 

春菊嫂感觉到牛波的魔爪一直向前,可是大白天的,路上这么多人,可不能让他得逞。

 

“你个小鬼要死了,好好坐着。你要不老实我现在就真让你下去,不定什么时候就有人,要是给别人看着就糟了。你不要面子我还要脸唻。”春菊嫂真的后悔自己今天的冲动,非要去带着个小混蛋来赶集,昨天晚上的缠绵确实让她觉得老想靠近他。


(责任编辑:扫雷)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