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主页 > NBA新闻 > 正文

脱了女局长的三角裤,肌肉男胸肌奶头被乳夹夹

时间:2020-09-17 15:43 来源:未知 作者:有点 阅读:
 秦雪是一个星期前搬过来的,人长得很漂亮,皮肤白白净净的,今天穿着一件粉色的长裙,浑身上下彰显着清纯的魅力,看的张半仙两眼发直。

他的目光锁定在秦雪胸前那两抹浑圆之上,浑浊的眼睛不时冒出一丝精芒。

特别是秦雪弯腰拿衣服的时候,那一条幽深的事业线,差点要了张半仙的老命。

年轻真好啊!

张半仙不由的舔了舔嘴唇,已经年过半百的他,内心忽然变得燥热起来。这是近几十年从未有过的感觉,是早已消失在岁月里的激情。

没想到,在这样一个年轻少妇的身上找到这种感觉。

张半仙轻叹一声,心里想着要是能跟这个美少妇单独相处,该是一件多么美妙的事情。

但是这种事情他也只能放在脑海里想想而已,随后起身准备去村上的卫生所上班。

“啊!”

就在张半仙刚迈脚的时候,身后传来秦雪的惊呼声。

“妮子,你咋啦?”

张半仙闻声赶了过去,发现秦雪表情痛苦的倒在地上。

“没事,我没……”

秦雪挣扎着要起来,却不料腰部传来一阵剧痛,让她根本直不起身子。

“妮子,别乱动,你这恐怕是伤及到腰了,我来扶你!”

张半仙脸色一沉,秦雪也吓了一跳,因为她知道眼前这个老头是村里的老神医,说的话应该有几分道理,于是也就由着张半仙扶着自己。

手指碰触到秦雪滑嫩白皙的肌肤上,张半仙的心忍不住剧烈的抖了一下。

好软啊!

他按耐住心中的激动,然后把秦雪的手放在自己的肩膀上,另一只手手则是轻轻的揽在秦雪的腰间。

近距离的接触,一股独特的香味在张半仙的鼻间弥漫开来,他不由的深吸了一口,两只眼睛像是不听使唤一般挪到了秦雪的胸前。

秦雪那一道幽邃的事业线,让张半仙忍不住心猿意马起来,两只眼睛根本挪不开。

那片高耸的波涛,随着秦雪的步子,一波接着一波的微微颤抖,看的张半仙狂吞口水。

他强迫自己把眼睛挪开,心中也有些自责和担忧,万一被秦雪看到自己这样,那以后自己这张老脸还往哪里搁?

好在秦雪似乎并没有发现,而是低着通红的小脸在张半仙的搀扶下回到了屋里。

“疼……”

秦雪想要坐在床上,但是刚碰到床边,腰臀部就传来一阵刺痛,疼的她倒吸一口凉气。

“妮子啊,看这样子,可能脱臼了呀!”

张半仙故意皱着眉头,装作一副严肃的样子,好不容易有机会接触到这个小娘子,张半仙哪里肯错过这样的机会,故意把事情说的严重了一些。

“啊?腰部脱臼严不严重,张叔你可不要吓唬我啊!”秦雪顿时小脸煞白,紧张了起来。

“腰部脱臼如果伤到脊柱的话,弄不好你下半辈子恐怕就要在轮椅上渡过了啊!”

张半仙故意挑严重的说,他本来就是个老神棍,想要吓唬一下秦雪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啊?那么严重……我,我该怎么办,张叔?”

秦雪一下子失去了主张,只能求助张半仙。

“赶紧打电话给你老公,让他带你去医院,不过你这病情不能拖,万一真的伤到脊柱,要尽早治疗,不过我这里有一个土法子,如果你相信我的话,我倒是可以帮你试试……”

看着秦雪如此模样,张半仙欲言又止地说道。

“我老公可能真的赶不回来,张叔,你如果真的有什么法子的话,求你帮帮我!”

秦雪此刻只担心自己是否真的会瘫痪,哪里还会顾得上其他,紧紧地抓住张半仙的手。

瞧见秦雪如此焦急,张半仙心中得逞的笑了起来,但是脸上却非常的严肃凝重,开口说道:“妮子,我肯定是愿意帮你的,只是要治疗的话肯定是要把衣服给脱掉的!

“啊?要……要脱掉衣服?”

一听张半仙让自己脱衣服,秦雪顿时愣了一下,随后下意识的双手护在胸前,双眼看向张半仙的眼神也充满了疑惑以及警惕。

“妮子,你可不要误会,因为你伤到了腰部,我必须通过摸骨才能知道伤势怎么样,不过你要是不相信我的话,我劝你早点打电话给你老公,病情耽误不得。”

瞧见秦雪有些怀疑,张半仙装作衣服很生气的样子,一扭头就要往外走。

“张叔,我,我不是那个意思,我脱,你别走。”

秦雪此时心里也很是犹豫,毕竟她刚来这里不久,跟张半仙不熟,而且这个老头子是个光棍。

对于这样的男人,一般的女人都会提防着,更何况是孤身在此的秦雪呢?

秦雪虽然有些不情愿,但一想到年纪轻轻就可能要在轮椅上渡过,打死秦雪也不会愿意的。

“张叔,你先出去一下,我穿得裙子,不方便。”

秦雪脸颊滚烫,在一个老头子的面前脱衣服,怎么想怎么尴尬,支支吾吾了起来。

“行,那你弄好了叫我一声。”

张半仙丝毫不犹豫的走出门,并且还好心的关上了门。

旋即,他就扒在门上透过门缝往里看。

因为刚刚摔了一跤的缘故,秦雪的动作很慢,她缓缓的把裙子脱掉,露出洁白细腻的身子。

白皙的皮肤晃得张半仙有些老眼昏花,特别是那两抹若隐若现的汹涌,看的他更是鼻息急促,脑海里不由的涌出一丝邪念。

“张叔,我……我好了。”

张半仙早就在外面等的火急火燎的,听秦雪这娇羞的声音,立马推门进去。

此时秦雪已经换上一件白色短袖以及一件紧身牛仔裤,她趴在床上,露出了盈盈一握的小蛮腰。

紧身牛仔裤勾勒出秦雪那完美而火爆的曲线,张半仙忍不住弓了身子,努力想把心里的邪火往下压。

“张叔,怎么样了?”秦雪忍不住问,她生怕自己会有张半仙说的那么严重。

张半仙回过神来,然后伸出手放在秦雪的腰上。

好滑,好软!

张半仙顿时心头一阵颤动,秦雪的皮肤简直就跟婴儿的皮肤一样,让他忍不住用嘴亲上去。

“张叔,能治好么?”被一个老男人摸自己的腰,秦雪还是不能接受,但是又没有办法,只好红着脸忍着。

张半仙肆意把玩着秦雪的蛮腰,他觉得心里这团邪火已经压不住了,于是就猛地伸手在秦雪的尾骨上抓了一把。

“啊,疼……”

秦雪忽然感觉整个身子都抽了一下,疼的倒吸凉气。

“很严重,已经伤到脊柱了!”

张半仙皱着眉头,一脸的严肃。

“啊?”秦雪顿时脑子一片空白,差点没有晕过去,“这怎么办,张叔,村里人都说您是老神仙,您可一定要帮帮我……呜呜呜……”

见秦雪这么一哭,张半仙更是我见犹怜,不过这一切都是他故意而为。

“妮子,你张叔我也是几十年的老中医了,你既然信得过张叔,那我就用祖传的推拿手法帮你!”

张半仙尽量用亲切的口吻去安慰秦雪,那双眼睛却死死地盯在秦雪那被裤子紧紧包裹起来浑圆的臀上。

真他娘的美啊!

看到这里,张半仙都忍不住直接对秦雪做过分的事情了。

“那,那好吧,就麻烦张叔了。”

秦雪此时也没办法犹豫,她知道伤到脊柱很严重,而眼下能指望的只有张半仙这个老中医了。

“家里有没有红花油什么润滑的东西?”

“啊?这个我不知道,你看看桌子上有没有?”

秦雪这么一说,张半仙就走到化妆镜前,上面都是一些冒着香味儿的化妆品,而在柜子最底下的一个角落里,张半仙看到了一个被黑塑料包裹的东西。

仔细打开一看,张半仙的脸上露出了邪笑,嘿嘿,没想到啊,这小妮子看上去斯斯文文正经的狠,没想到居然还有这玩意儿……

黑塑料里面包着一个小牙膏一样的东西,张半仙一打开顿时闻到一股子暧昧的异香,他看见上面写着五个字,‘人体润滑剂’。

看了一眼这东西,张半仙再看向趴在那边的秦雪,他心中更加的笃定了起来,看来这妮子也是有需要的,下点功夫说不准就能得到她!

不过张半仙也知道,现在如果突兀的就暴露这东西,可能会引起秦雪的逆反心理,他便把东西原路放回去,在旁边的抽屉里找到了红花油,然后脱了鞋子就要往床上爬。

“张叔,你,你要干嘛?”秦雪感觉到张半仙居然要爬上来,脸色都吓变了,一脸警惕地看向张半仙。

“妮子,你腰部脱臼,我必须要压着你的腿,然后才能借力帮你复位。”

“是,是这样吗?那……那你来吧。”秦雪看张半仙一脸的慈祥,想到自己居然那样想他,心中生出一丝愧疚。

可是尽管如此,一想到被张半仙压在身上,她还是极度的紧张,甚至连臀线都出现了收缩的情况。。

张半仙见秦雪允诺,一屁股坐在了她的大腿上,如此暧昧的姿势,以至于他一低头就忍不住想入非非。

“我要开始了,可能会有点痛,你要忍住。”

张半仙说完,就把红花油抹在了秦雪的腰上,然后两只手开始不断的揉搓。

“恩……”

可能是红花油以及张半仙那娴熟的推拿手法惹的秦雪太过舒坦了,她忍不住从琼鼻之中发出一声轻哼。

听到这声音,张半仙心中得意,他知道秦雪已经放松了下来,他也就不满足于在秦雪的腰部活动,一只手直接往上。

“妮子,我要把扣子解开,你伤的是脊柱,上面也需要帮你按摩一下。”

张半仙用命令的语气对秦雪说。

秦雪被张半仙按的浑身舒服,加上之前的愧疚,她也渐渐地对张半仙没有了太多的提防。

一个这么大的老男人还能干啥不成?秦雪心中暗道自己想多了。

见秦雪没有排斥,张半仙便撩起她的外衣,露出了白皙的美背,一个三排暗扣的黑色文胸将她的身子给紧紧地包裹了起来,张半仙一想到要给她释放开,顿时激动地心脏都忍不住加速跳动,悬在半空中的手也颤抖不已。

黑色暗扣解开以后,张半仙在秦雪肋骨的两侧看到那柔软的边缘,忍不住狠狠的咽了口唾沫。

倒是一直享受的秦雪,胸口忽然得到了释放,她忍不住回过神来,虽然她知道张半仙是在给自己治病,但是她还是有些紧张。

特别是张半仙的手在浑圆的边缘挤压的时候,她忍不住身子一颤,有了反应。

坐在秦雪大腿上的张半仙自然感觉到了秦雪身体的异样,他见秦雪没有任何的反抗,心中很是激动。他知道,秦雪这是默许了自己的行为,两只手也渐渐地放肆了起来,从背上一下子滑到了肋骨的两侧,指尖碰到那两团柔软。

“张叔……”

秦雪娇躯一颤,忍不住轻呼一声,现在张半仙几乎整个身子都贴在了她的身上,特别是身下,她心中有些吃惊,她没想到张半仙这个老男人居然这么厉害……

“妮子,你是不是很久很久没有过夫妻生活了?”

张半仙突然发问,秦雪愣了一下,一道绯红飞上脸颊,然后羞涩的点头,“嗯……张叔,你问这个干嘛?”

“你脊柱上的血管全都有很严重的堵塞,你现在每次来例假的时候,是不是比以前要更加痛了?”

听张半仙这么一说,秦雪似乎感觉真的就是这样。

“中医上说,通则不痛,痛着不通,你也别不好意思,身体重要,我这就先帮你调理一下。”

说着,张半仙的手一下子抄到了秦雪的胸前,一种软到极致的感觉直冲脑门子。

“张叔,你要干嘛?”

秦雪当即挣扎起来,但是她的手劲哪有张半仙的大。

“妮子,胸口是女人经脉的汇聚点,这里按摩的话,会有事半功倍的效果,不信你仔细感受一下。”

张半仙一边说,一边腾出一只手在秦雪的尾骨上的穴位上轻轻嗯了一把。

“好……好舒服……”

话一说完,秦雪不由的在心里骂自己不要脸,她本来就因为长时间没有夫妻生活而变得敏感,现在被张半仙这样压着,就更加受不了了,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

看着秦雪被自己的‘专业’骗了过去,张半仙就胆子就更肥了。

“妮子你转过身来,还有要一个穴位我帮你按一下,效果会更好。”

秦雪羞涩的转过身来,张半仙轻轻拿开她胸前最后的遮挡,一对完美的浑圆就这样展现在张半仙的面前。

他狠狠的咽了咽口水,双手当即用力。

“唔,张叔,你轻点,疼……”

说完,秦雪连忙捂住自己的嘴巴,她突然感觉身体的某处在张半仙的用力下,反应越来越大。

“疼就对了,张叔不用力,你这气血就不通。”

按摩了一阵,张半仙已经不满足于用手了,他想在这个美少妇的身上索取更多。

“妮子,你这气血堵塞的厉害,张叔只能换法子治疗了。”张半仙脑海里的邪念愈演愈烈。

“还……还有其他的方式?”

本来现在这个样子,就已经让秦雪连害臊的不行了,最关键的是刚刚张半仙那两下子,已经让她身体里的某样东西苏醒过来,有些把持不住了。

已经很久没有夫妻生活的秦雪虽然很舒服,但是理智告诉自己,不能继续这样,否则就是对丈夫的不忠!

(责任编辑:有点)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