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主页 > NBA新闻 > 正文

车上疯狂抚弄她娇喘_腐文下不了床

时间:2020-10-07 14:31 来源:未知 作者:有点 阅读:

想到这里,张颖和忍不住哈哈大笑,心中倒是很解气,这个崇郡王原来有‘精神病’隐患。哈哈哈···邢羽儿还美呢,若是她知道崇郡王日后是个‘神经病’看她还能不能笑出来。

 

俞洛妍是一年前被囚禁在郡王府,也就是南唐覆灭期间被赵德崇这个‘神经病’囚禁了,原因不得而知。

 

文学

张颖和还从铃铛口中得知,真正的俞洛妍深爱着崇郡王,爱到无法自拔的地步。可是崇郡王接连娶了正妻杨氏,侧室彤夫人,以及现在的邢羽儿,却始终都不肯娶俞洛妍,导致俞洛妍心灰意冷,终日寻死腻活。

 

弄明白后,张颖和心都凉了半截,好半天才缓过神来。

 

“21世纪的我是死了吗?怎么死的?”

 

想了半天才想起来,教练老公出轨女学员,被张颖和堵在训练房的换衣间。

 

暴跳如雷的张颖和按住女学员一阵暴打,连鼻子的假体都给她打出来了,老公嘉明怕出人命,就上前拉她,她又追着老公暴打。

 

跆拳道教练出身的嘉明因为出轨心虚,也不敢还手,扭头就往街上跑,张颖和在后面玩命追着打他,好像来了一辆卡车,之后的事情就不记得了。

 

想不到睁开眼后,就到了这里。

 

“这可怎么办?还能回到21世纪吗?我还没来得及把老公‘下面’给废掉就死了,这下可真便宜他了。”

 

出轨是张颖和最不能忍受的事情,结婚时就说了,老公怎么滴都成,要是敢出轨,一定会亲手把他‘剪掉’。

 

“老天为啥不等多几分钟,等我把老公打残后在让我死。”张颖和欲哭无泪。

 

“这下好了,不在一个世界了,老公肯定会跟小三结婚,然后小三住着我的房,开着我的车,花着我的钱,睡着我老公,想想这口气怎么咽的下?”

 

21世纪的我,死时肯定是睁着眼睛死不瞑目。

 

不行,我一定要想办法回到21世纪,不为别的,就为了废掉老公那根不听话的东西,让他打一辈子光棍,不然这口气不顺,在另一个世界也会死不瞑目的。

 

弄清楚一切后,张颖和心里憋屈的不得了,可也无计可施,一时间也想不到回21世纪的办法。不得不接受现实,接受新的身份。只能迅速在脑海中调整自己的状态。

 

目前这具躯体实在是太虚弱了,连站起来都费劲,肯定在被囚禁的一年中,糟了不少苦头。

 

必须要先将身体养好,恢复体力后,在作打算!

 

张颖和环顾一下屋内的环境,虽算不上破旧,但丝毫也没有一点皇家的奢华。

 

空间也不算大,摆设更是寒酸,只有几张简单的古式桌椅,一个木制屏风,简易的一道幔帘将房间与外室隔开。花瓶字画古董之类的珍贵摆设一样没有。

 

“唉!这么寒酸!”张颖和暗自叹息,不过想来也是,‘阶下囚’能有什么好待遇。

 

只是脚上为什么要锁一条铁链?是怕原主逃跑吗?

 

“美女,能麻烦你帮我倒杯水吗?还有麻烦你帮我开了这铁链?”

 

铃铛瞪着一双特别明亮的大眼看着张颖和,稚气未脱的小脸上满是疑惑。

 

“妍姑娘,你叫我美女?”

 

张颖和一愣,反应过来,在21世纪,见女人习惯都称呼‘美女’。

 

“呃,对呀,你确实是个小美女啊!”

 

铃铛确实长的也挺好看的,大眼睛,小圆脸,白里透红的肌肤,唯一不足的就是太矮小了些。

 

铃铛大大的眼中闪出一丝羞涩,羞怯的转身跑去倒水去了。

 

“妍姑娘请喝水!”铃铛很快就倒好水端了过来。

 

张颖和实在太口渴了,端起杯子喝了一口,水温正好。一饮而尽后,惊讶的发现杯子居然是木质的。

 

“宋朝不是该用宋青花的瓷器吗?”张颖和很费解,但是浑身都酸痛,头也疼的厉害,只想躺下来休息。

 

“铃铛,帮我开了这铁链呗,我又不是条狗!哪有把人当狗一样给拴起来的!”张颖和抬了抬脚,铁链“哗啦啦”的响了一声。

 

铃铛一脸的难色,“钥匙在崇郡王手里,只有崇郡王才能打开铁链。”

 

“啊?这个死变态,神经病,不爱就不爱呗,还玩什么铁铐捆绑,这年代也流行SM吗?”张颖和忿忿不平的骂着,将脚链甩的哗哗响,“可真够丧良心,死变态难怪没命当皇帝,活该被气疯。”

 

远处鞭炮声和礼乐声持续不断的传来,想来是那对‘双贱合璧’的婚礼开始了。

 

喧闹声很大,可以想象的出来婚礼十分的隆重。

 

“切,纳个妾有必要这么隆重吗?像是故意炫耀一般,真让人恶心。”

 

铃铛立在床头,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张颖和,这让张颖和浑身不自在。

 

“你这样看着我,我睡不着的。”

 

“妍姑娘,你不用太刻意掩饰,哭出来会好受一些的。”铃铛说话的神情认真又真挚,不像虚情假意。

 

弄的张颖和满头雾水,“我为什么要哭?”

 

铃铛的眼神怀疑中带着怜悯,看的张颖和直发毛。

 

“···妍姑娘真的不难过吗?这已经是崇郡王第三次娶亲了!”

 

看着铃铛悲悯的神情,张颖和反应过来,自己现在是俞洛妍,不是21世纪的张颖和,为了不让铃铛怀疑,张颖和只好假装难过一下下。

 

“呃——!是有些难过,但我被气的失忆了,许多事都记不住了,所以还好了,···那个有吃的吗?”

 

“啊?”

 

铃铛大跌眼镜的神情让张颖和想笑。

 

“饿了,有吃的吗?”

 

“···天啊,妍姑娘你居然主动开口要吃的。”

 

张颖和听后,很诧异的看着铃铛,“难道我从前不吃东西的吗?”

 

铃铛揉着发红的眼圈,好像自己要东西吃,她特别感慨一样。

 

“妍姑娘稍等,铃铛这就去传膳坊!”说着铃铛便一阵风似的跑走了。

 

“···这丫头,别说,还真可爱!”

 

张颖和浑身都痛,只想躺下来休息。还没来得及躺稳,只一分钟,铃铛又一阵风似的跑了回来。

 

“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吃的呢?”

 

铃铛看张颖和安然无恙后,腼腆的笑笑,“铃铛怕姑娘又做傻事!”

 

张颖和不解,皱眉问,“做什么傻事?”

 

铃铛又换成那幅怜悯的眼神,拉起张颖和的手腕,撸起袖子给她看。

“天啊——!”

 

一道道蜈蚣一般丑陋的伤疤,在苍白纤细的手腕上格外触目惊心。

 

“这···这谁割的?是那个变态郡王吗?”张颖和惊恐的看着铃铛。

 

铃铛不说话,只是可怜兮兮的看着张颖和。

 

张颖和明白了!这是俞洛妍自己割的。又看了下另外的手腕,伤疤更多,道道深可见骨一般的可恐。

 

还有脖子上,胸腹部,都有割伤或者刺伤后留下的伤痕。天啊!难怪这具躯体这么赢弱,虚弱到躺着呼吸都觉得累,原来都是自残留下的伤疤 。

 

想必从前的俞洛妍对崇郡王是爱之深,恨之切,对自己是恨之深,责之切。

 

身为南唐的郡主,父亲是都虞候,手握南唐重兵。几个兄长又都是担任要职的将军,她自然对南唐的军力部署及作战策略熟悉。

 

两军对战,一点点的疏漏都能错失全局,更何况,这么个隐形人肉监控,在监视着南唐的一举一动。

 

崇郡王利用俞洛妍的感情,利用她的单纯,不断的从她口中套取南唐的机密,从而采取对应的作战计划。

 

难怪与北宋兵力相当的南唐,屡战屡败,最后亡国。

 

被心爱的人算计,利用,欺骗,间接导致自己国破家亡,父母兄弟皆不得好死。

 

最后又被爱人囚禁起来,并娶她的表妹,故意秀恩爱羞辱她。估计谁都受不了这种打击,想一死了之。

 

“铃铛,你放心,我以后都不会在做这种傻事了。”

 

“真的吗?”

 

“我保证!”张颖和伸出三个手指起誓。

 

铃铛竟喜极而泣,“扑通”一声跪在地上。

 

“唉,你快起来!我知道以前老是做傻事,让你也跟着担惊受怕,从今天起,你可以放心了,我会好好活着,谁死我都不会死,”

 

“···妍姑娘!”铃铛抱住张颖和的腿哭了起来。

 

“傻丫头,你以后就是我的小妹妹,我就是你的大姐姐,我们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好不好。”张颖和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好套用古人都爱讲的一句话。

 

“嗯···呜呜!”

 

张颖和不知道铃铛为什么哭的如此伤心,想来除了感动,也为自己喜极而泣吧,毕竟那个变态冷酷的‘神经病’崇郡王放出话来,俞洛妍死,要拉上铃铛陪葬。

 

门外又响起脚步声。

 

两个中年打扮的嬷嬷,提着食篮一样的东西进来。

 

态度不算恶劣,但明显很不耐烦,把食篮放在桌子上,敷衍的行了一个礼。

 

“姑娘请用膳!”声音不带一丝感情,让人很有疏离感。

 

铃铛慌忙摸了下眼泪,站立起身还礼!

 

“有劳两位嬷嬷了!”

 

两个嬷嬷眼神对视一下,闪出一丝鄙视,撇嘴道:“姑娘快着些,别回回磨蹭半天。

 

张颖和听了有些不爽,但想想自己‘初来乍到’,许多状况都还没弄明白,还是不要招惹是非的好。毕竟电视剧也看过,有些深宅大院里的奴才也是很势力不好惹的,更何况还是王府里的奴才,那几乎个个都是拜高踩低的人精。

 

食物摆出来后,张颖和坐定准备开吃。

 

先不说食物的好坏,光看器具就让她接受不了,居然也都是木质的。

 

“这诺大的郡王府穷的要用木碗木盘盛饭吗?”木质的器具有味道不说,还极容易滋生霉菌,吃多了对身体免疫力有极大的破坏,更何况俞洛妍这么糟糕的身子骨,看来这王府里的人都喜欢用暗招害人。

 

“怎么都是木质的器具?”张颖和端起一个粗制大木碗问铃铛。

 

“崇郡王有交代,妍姑娘的一切用具都不准使用瓷具,还有姑娘视线内也不准出现任何钝器和利器。”

 

听完张颖和明白了,这个‘神经病’崇郡王是防止俞洛妍寻死,要留着慢慢折磨,难怪屋子里空荡荡什么摆设都没有。

 

不管了,还是先填饱肚子再说!

 

食物很清淡,一碗桂圆红枣小米粥,配了一笼小包子,一碟花雕鸡,一盘凉拌的菜,还有一盅不知名的炖汤。

 

按说,食物也不算差,肚子也很饿,可不知怎么的张颖和就是有一种食不下咽的感觉。

 

吃完饭后,张颖和开始躺在床上暗自策划逃跑的计划。

 

被囚在这郡王府,跟个犯人似的不见天日,还有那个邢羽儿肯定还会再来找麻烦,估计还没等想出回现代的办法,就得被害死了。

 

“必须要先想办法逃出去,有了自由,才可能找到回去的办法。”

 

张颖和粗略的估计了一下目前的情形,这院子防守不算严密,除了铃铛,就是这两个嬷嬷,等身体恢复了,晾她们也拦不住。

 

除此就是脚上的镣铐,张颖和翻来覆去的看了一下,锁头是古代最常见的那种长方形的铜锁,里面的挂齿一般就是一个,高级一点的是两个,跟现代的十几个,甚至几十个的挂齿肯定比不了。

 

这个锁居然有三个挂齿,算是古代最高级的锁类了。

 

不过这种锁头对张颖和来说几乎形同虚设,要打开也就是需要一根发卡,或者一根铁丝。

 

当然这种锁也不是轻易就可以打开的,需要技术跟窍门的,张颖和母亲死的早,她爸要上班没办法,经常一把大锁把她锁在家里。

 

为了能出门玩,张颖和跟弟弟经常研究家里的锁头,日久年深,别说这种锁,就是现代的许多高级锁,也能轻易打开。

 

只是目前这些对张颖和来说都不是难事,唯一作难的还是身体。

 

没妈的孩子早当家,21世纪的张颖和从小就独立好强,十几岁开始练习跆拳道,拥有黑带四段的证书,双截棍也会耍,不说多大本事,撂倒三五个男子不成问题。

 

可眼下这具身体实在太虚弱了,也太瘦弱了!别说撂倒别人,刮大风都能给吹跑的感觉,说句话都要缓冲半天,怎么有力气逃跑。跟自己从前的体制简直没法比。

 

这让张颖和相当无语,俞洛妍为什么这么想不开?把自己的身体作践成这样。

 

应该跟自己一样,恨他讨厌他就朝死了揍他,揍的他找不到东西南北,而不是疯狂的折磨自己。

 

唉···! 很可惜她死了,不然非得给她好好洗洗脑。

 

想要养好身体起码要个把月,所以必须要在这个把月弄清楚王府的逃跑路线,另外就是需要银子,或者是能卖钱的东西,毕竟无论到哪个朝代,吃饭都需要钱。

张颖和在床上躺了四五天,每天吃完就是睡,睡醒就吃,可体力一点好转的迹象都没有,还伴随着低烧一样昏昏沉沉的感觉。

 

“天啊,不会怀孕吧,唉,这年代连个紧急避孕药也没有,万一怀孕,连孩子爹是谁都不知道!”张颖和每日都无比窝心。

 

到了第六天,张颖和实在受不了了,感觉自己在待下去就要发疯了,一分钟也不想待在这里。

 

每天被困在屋内出不去,大小解都要在屋内的便盆解决,旁边还一左一右站两个人盯着,好像怕她会闷死在便盆里一样的看着她‘嗯嗯’。

 

张颖和感觉已经被她们整的便秘了,除非到憋不住的地步,才硬着头皮当着两个嬷嬷的面解手。

 

这种感觉···一言难尽,总之每次解手都让张颖和无比抓狂。

 

还有更崩溃的,她真的不习惯陌生人触摸自己的身体,尤其是泡在木桶里,被几双手摸来摸去,连私密部位都帮你清洗的感觉,即便对方也是女人。

 

尽管已经跟她们讲过一万次‘我自己来’,可嬷嬷们还是会像设定好模式的机器人一样,给你洗遍全身。

(责任编辑:有点)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