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主页 > NBA新闻 > 正文

男朋友帮我自慰特别舒服爽|嫖到自己的亲戚

时间:2020-10-10 15:42 来源:未知 作者:有点 阅读:

受。
    
     “他娘嘞!又跑马啦!”
    文学


     郭海洋赶紧把裤衩脱了,想趁着外边日头毒,赶紧洗洗晾一会儿就干。免得一会儿老娘来送饭,看到自己裤衩上花里胡哨的窘得慌。
    
     郭海洋光着屁股,拿了盆打了水洗起裤衩来。反正果园里又没有别人,不怕给人看见。
    
     “嘟嘟嘟……”一阵摩托车的响声,郭海洋也没在意,果园就在郭柳庄和小王庄的路边上,路上过俩人那还不纯属正常?
    
     “郭海洋,你给我出来!”
    
     一道脆生生,带着怒气的喊声,等到郭海洋反应过来的时候,人已经到了跟前了。郭海洋仓促之下只来得及把水淋淋的裤衩子拿起来,挡住了要害之处。
    
     郭海洋给吓得不轻,恼火道:“你到我家果园来干啥,来了还不打招呼就闯进来。”
    
     来的人是柳香香,柳丽丽的亲姐姐。
    
     柳香香今年二十二,中专毕业以后托了关系,在乡派出所工作,是一名女警员。
    
     到底是一母同胞,柳香香那模样和柳丽丽简直像一个模子刻出来的,活脱就是柳丽丽的成熟版。不过姐妹俩的性格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柳丽丽性子温顺,和人说话的时候温声细语的。柳香香却是个急性子,做事情风风火火的,难怪她当警察呢!
    
     柳香香细眉倒竖,怒气冲冲的就闯进来,把郭海洋闹了个猝不及防。
    
     看到郭海洋窘迫的样子,柳香香也是一时愣神,她很快反应过来。扭过头去骂道:“臭不要脸的,大白天的光屁股,赶紧穿上,你奶奶要问你话!”
    
     郭海洋也很恼火,不知道哪里招惹到了这疯女人,说话这么冲张口就骂人。不过现在不是跟他记气的时候,自己还光着身子呢。
    
     郭海洋转身往茅屋里去了,柳香香不经意间扫了这边一眼,就看到了两个白花花的屁股蛋子。
    
     郭海洋在茅屋里没找到裤子,就找到了一个春天穿的大秋衣。于是干脆把秋衣围在腰上,上下都捆住像个短裙,也算包严实了。就是走路的时候胯下生风。
    
     郭海洋出了茅屋,柳香香又骂他:“臭不要脸!”
    
     郭海洋也恼了,指着柳香香的脸喊道:“你个疯女人,这是老子的地盘,老子爱咋地就咋地,想不穿衣服就不穿!倒是你无缘无故闯进来啥意思,发骚啦?”
    
     郭海洋和柳香香一向不对付,乡里乡亲的,却是见了面就干仗。其实俩人之所以这么苦大仇深的,完全是因为历史遗留问题。
    
     前几年郭海洋还小,十一二岁,有一回和柳丽丽玩过家家,柳丽丽扮的是他媳妇儿,郭海洋要媳妇儿和他亲嘴儿的时候,被柳香香撞见了。
    
     柳香香十七八的时候,脾气就暴躁的很了,二话不说就把郭海洋揪住揍了一顿。小时候的郭海洋又瘦又矮,哪里打得过她呀!
    
     郭海洋也是从小性子就倔,平白无故挨一顿揍谁干呐!郭海洋心里能憋事儿,忍了好几天,后来又去找丽丽玩的时候,恰好撞见柳香香在洗内衣。
    
     柳香香去小卖部打酱油,郭海洋趁机从水里面捞出来她的小衣裳,找了根树枝挑着,满大街的跑。
    
     “吆西,吆西,花姑娘滴小裤衩呦……”
    
     柳香香打酱油回来看到了,气的眼儿都红了,把酱油瓶子一丢就追!她个大腿长跑的快,眼看就要追上郭海洋了。郭海洋也鬼机灵的很,三两下爬上了一棵大槐树。
    
     “快来看呦,柳香香的裤衩子呦!”
    
     柳香香在树下就骂:“混蛋,有种你就下来!”
    
     “男子汉大丈夫,说不下去就不下去!”
    
     ……反正从那以后这俩人是结了深仇了。
    
     看到这小子依旧一副赖皮样,柳香香气的肺都快炸了,饱满的胸前一阵剧烈起伏。她穿的是制式短衫,大喘气的时候胸前起伏特别明显。郭海洋看了都替她担心,生怕那里忽然炸了。
    
     “郭海洋你个臭不要脸的,癞蛤蟆还想吃天鹅肉?也不看看你是什么德行,就你家那条件,还想娶我妹妹?”
    
     郭海洋恍然大悟,心道肯定是王雪梅往支书家说媒去,给这位姐撞上了,说起来嫂子行动够快的嘛!
    
     “看你那穷酸样!家里本来就穷,上学还不好好读书,成绩也一般,能有什么前途?丽丽怎么可能会跟了你?做你娘的美梦去吧!”
    
     柳香香语气刻薄,把郭海洋也惹炸毛了。
    
     “老子就是穷,就是学习差没出息怎么啦?你妹妹还就看上老子啦!倒是你,没个娘们样,难怪到现在嫁不出去,多操心你自个儿吧!”
    
     柳香香气急败坏得就往前冲,恨不能把郭海洋活剥了。她这一冲动郭海洋还真有点怵,都是童年留下的心理阴影,给打怕了。
    
     “我警告你别过来啊!先说好我可不是怕了你,好男不跟女斗,我是不稀跟你计较!”
    
     柳香香银牙紧咬,恨恨道:“别啊,你不是说奶奶没有女人样吗?就把我当成男的不就行,有种你别跑啊!”
    
     郭海洋这身穿戴还真不方便跟她动手,想要跑的话就更不方便了,动作一大肯定变裸奔了。
    
     郭海洋灵机一动:“你别过来啊,你要是敢过来,老子就敢脱!”
    
     柳香香一点不怵:“你敢脱,老娘就敢把你小牛牛扯下来!”
    
     见吓不住她,郭海洋也有点慌神,眼睁睁得看着柳香香冲过来要揍自己。
    
     谁知道柳香香刚冲到郭海洋跟前,意外发生了!
    
     她忽然脚下一滑,往前摔去。地上是胶泥地,郭海洋刚才洗衣服刚泼得水,别提有多滑溜了。
    
     柳香香失去平衡,下意识的双手就想抓住什么东西,她一把扯住了郭海洋腰上的大秋衣,然后顺势抱住了郭海洋的腿,才免得栽一个狗吃屎。
    
     柳香香一抬起头来,顿时愣住了!
    
     一根又粗又丑的东西因为距离过劲看起来有无限大,都顶到她鼻子上了。此时两个人的姿势极其暧昧,柳香香虽然泼辣了点,但还是个黄花大闺女,哪里经历过这等阵势?顿时就跟被下了降头的小母鸡似的,不能动了。
    
     郭海洋哭笑不得,最令他尴尬的是,胯下那要命的小兄弟真不给面子,竟然异常兴奋的跳了两下,在柳香香那薄薄的红唇上扫过,扫过……
    
     柳香香是含着眼泪儿走的,临走用细嫩的小指头指着郭海洋的鼻子:“郭海洋,你要是敢把今天的事情说出去,我非弄死你!”
         郭海洋一个轱辘,从炕上爬起来,眺望一看,果真是柳丽丽,她怎么来了?
    
     柳丽丽是郭海洋的同班同学。两个人算是青梅竹马了,懵懂的小时候,两个人在一起玩挺要好。后来都长大了,两个人的关系却有些疏远了。
    
     “学习委员,你咋来啦?”
    
     雨后天气闷热,柳丽丽身上只穿了一件单薄的连衣裙,脚上踩着一双露趾凉鞋。阳光透过树叶的缝隙射在她光洁的小腿上,白花花的晃得郭海洋眼都花了。
    
     柳丽丽摇摇晃晃,费力的走过来。刚下过雨,果园的地上还有些泥泞。胶泥把她的脚丫和鞋子都连在一块儿啦!
    
     柳丽丽嘟着小嘴儿,娇声道:“还不是听说你给大水冲走了,早上就去你家看看你。到了你家你娘告诉我说你没事,一早就来看果园了。我还是有点不放心,就来看看你,谁知道路这么难走……”
    
     郭海洋明白她能来找自己肯定还有王雪梅去她家提亲的事儿在里面。但是听她这么说心里依旧欢喜的很:“丽丽,我就知道你心里有我,我以前还以为长大了以后,你就不理我啦!”
    
     柳丽丽小脸儿一红;“去你的,谁心里有你啦!人家是好心来看你,你还不懂好人心,不好好说话!”
    
     郭海洋明白她这是害臊呢!也不说破了,免得她害羞。心道‘柳香香啊柳香香,你白比你妹妹多吃几年饭了,看看人家,多温柔啊!’
    
     “丽丽,我给你来冲冲鞋吧!”
    
     郭海洋很有眼力劲儿,柳丽丽脚底下又腻又滑,正难受着呢!当下欣然答应。
    
     郭海洋从屋里拿出来一个小木墩,让柳丽丽坐下了。又拿洗脸盆盛了水,让柳丽丽把鞋脱了,给她冲脚。
    
     一盆盆的水冲下去,脚丫上粘着的胶泥被冲掉了。现出了原本白皙红润的模样,郭海洋看了一阵发呆,怔怔说道:“丽丽,你的脚丫咋这么小嘞!”
    
     只见柳丽丽脚腕细嫩,那小巧的双足形状纤细得体,郭海洋看了心里就痒痒的,恨不得捉在怀里把玩个够才好。
    
     被他直勾勾看着小脚,柳丽丽很不好意思,嗔道:“废话,像你一样长一双大臭脚不难看死了!”
    
     郭海洋争辩道:“脚大怎么了,没听别人都说,男的脚大就……那个啥么!”
    
     柳丽丽好奇:“男的脚大怎么了。”
    
     郭海洋嘿嘿笑道:“男的脚大了,身上长得那个小牛牛也大,和女的睡觉的时候……”
    
     柳丽丽娇声打断了他的话:“呸!别说了,臭不要脸!”
    
     郭海洋却一点也不害臊,反而不以为然的暗想:“柳香香,你就算再凶,还是管不了我们吧!不知道你看到我这么调戏你妹妹,她却不生气,会作何感想啊?”
    
     郭海洋又打了一盆清水,把柳丽丽的小凉鞋放在盆子里清洗。
    
     看到他那勤快的模样,柳丽丽的心里莫名其妙的就暖暖的。
    
     “喂,海洋,我问你点事儿你可得说实话!”柳丽丽娇憨的对郭海洋说道。
    
     “好啊,学习委员问话,我哪敢藏心眼儿?当然有啥说啥。”
    
     “讨厌!说的人家多厉害似的……海洋啊,我问你,考试完了以后你有什么打算?”
    
     郭海洋大咧咧道:“还能有什么打算,考上了就上高中,考不上就回家种地呗。不过说实话,我自己感觉这回够呛能考上。”
    
     柳丽丽:“你怎么这样!难道你就没有什么理想吗?就甘心种一辈子的地?多没出息!”
    
     纵然是柳丽丽这么说自己,郭海洋脸上也有些挂不住了。想到前面柳香香也是看不起自己成绩一般,家里条件也不好,那势力的模样……顿时恨得咬牙!
    
     “是!我没出息,谁让我们家这么穷比不上你们家呢?这次考不上,只能帮家里干点活儿了。反正我是没脸跟家里人要钱再去复读。”
    
     柳丽丽知道他还在为提亲的那件事耿耿于怀,自己刚才又说的那么直白,他自尊心受到伤害了。赶忙劝慰他:“海洋对不起……我不该说的那么难听。可是,我真的不想你就这样放弃自己。在我心里,是希望你将来能活的风风光光的。”
    
     她满怀歉意的那小可怜样,让郭海洋看得心头一软,顿时怎么也没法生她的气了。
    
     “你放心丽丽,我是绝对不会自甘堕落的。我只是想着自己也老大不小了,不能让爹娘还在为我操心,他们把我养这么大就够不容易了……再说,就算我考不上高中也没啥。书上不是说,人家美国种地的都是百万富翁吗?或者我不种地,将来出去做生意也行啊!”
    
     柳丽丽喜笑颜开:“我就知道,你就不是那种死心塌地的庄稼人,咱们同学里,就你鬼心思最多了!可是……我还是希望你能考上高中。”
    
     柳丽丽说着说着小脸儿就红了,郭海洋哪里不明白她的意思?她这是希望读高中的时候也还能和自己在一起啊!
    
     郭海洋苦笑不已:“你当我不想上高中呐,我做梦都想嘞!可是本来我在班上的成绩就中不溜的,再加上考试发挥也不好,所以这回感觉八成是悬了。”
    
     柳丽丽听了一阵激动,忽然伸出小手,拉住了郭海洋的手。
    
     “考试结果不还没出来吗,万一真的过了呢?就算过不了……只要你好好地,知道好好向上。那,那个事儿,我这边就答应你。”
    
     她的小手热乎乎软绵绵的,郭海洋感觉身子都软了。
    
     他反过来把柳丽丽的小手抓住了:“好丽丽,我就知道你没忘了以前咱俩那么好。”
    
     柳丽丽一颗心噗通噗通跳的飞快,垂着脑袋,脸上又烫又红,都不敢抬起头来面对郭海洋那火辣辣的目光。
    
     看着她那呆憨的模样,问着她身上散发出来的淡淡体香,郭海洋一阵心猿意马,一冲动忽然将柳丽丽紧紧的抱在了怀里。
    
     郭海洋把她抱住以后,心里头是刺激又颤抖。这可不是俩人啥都不懂的小时候了,这么干,柳丽丽她会愿意吗?
    
     哪知道柳丽丽并没有任何抵触,反而将脑袋埋在了郭海洋的肩头,她似乎也很是享受这种感觉呢!
    
     郭海洋可不是什么老实人,见风使舵。看到柳丽丽甚至有意配合自己,胆子也大了起来。一只手先是在她纤细的腰肢上一阵挠,于此同时俯下身去,亲吻着她的额头。
    
     未经人事的少女的身子果然敏感,仅仅是贴着郭海洋的身体,嗅着他身上的奇异气息,她的呼吸就开始急促起来。
    
     柳丽丽像个木头似的,没有任何反应,任凭郭海洋亲吻着她那光洁的额头。
    
     郭海洋得寸进尺,很快就不再满意仅仅亲吻柳丽丽的额头。于是他抱住了她的脑袋,猛然亲上了她的嘴唇。
    
     柳丽丽只感觉他的舌头像是一条饥饿的蛇,又灵活又贪婪的想要叩开自己的牙关,往嘴巴里钻。她哪里尝试过这个,又紧张又怕,整个身体都紧绷了起来。
    
     “不可以海洋,这样不行……”
    
     柳丽丽忽然用力推开了郭海洋,与此同时紧张的望着他的眼睛,眼神儿怯怯的,似乎是怕他生气。
    
     郭海洋还真的有点失落,单纯的柳丽丽一点都不懂这种事儿,他耐着性子引导着她,好容易才找到了感觉。想要进一步的时候,却被她推开了。
    
     “为什么不行呢?丽丽,你是不是不相信我?”
    
     柳丽丽小声哼哼道:“我相信你不会害我,但是我很害怕会出事……”
    
     郭海洋差点笑出声来,难道她以为亲个嘴儿就会怀孕,她应该不至于单纯到这种程度啊。
    
     “海洋……我们现在还只是同学关系,现在做那种事情真的不好。但是我可以答应你,我会等着你,一直等到我爹娘同意咱们在一起的时候。到那时候,我什么都给你好吗?”
    
     她都这么说了,郭海洋知道今天是真的不能再继续下去了,不然引起她的反感,就不美了。
    
     郭海洋起初还有点失落感,但是听她话里的意思,只要自己好好地做人,她就等着自己,一直等到自己出人头地的那一天,心里顿时好受了许多。
    
     况且,很显然刚才那个还是她的初吻呢!那种湿润的,甜丝丝的感觉,让郭海洋心满意足,受用不已。
    
     郭海洋很会借机会卖乖:“丽丽,刚才是我冲动了,不够尊重你。我对你发誓,不管这次能不能考上高中,我都不会消极。不久的将来,我郭海洋一定是要出人头地的!到时候,我再托人到你家去提亲。”

(责任编辑:有点)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