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主页 > NBA新闻 > 正文

耽美绑住囊袋不射/进去会噗噗的声音怎么回事

时间:2020-10-15 13:44 来源:未知 作者:有点 阅读:

一千万被吞

 文学

.
    “慕宛静?!你怎么在这里?”
    忽然,一道中年女声冰冰的传来,她一回头,便看见她的后妈沈秋从外面进来。
    而楼上那对渣男贱女听见了动静,也朝楼下看去。
    简哲眸底闪过一丝惊慌,“宛静,你、你怎么回来了?”
    慕宛静弯唇,冷笑的盯着简哲:“这里是我家,我怎么就不能回来了?”
    靠在简哲怀里的沈婉约,红唇一勾,讥诮道:“你家?这栋别墅,现在可不叫慕家。”
    慕宛静眉心一蹙,“你什么意思?”
    沈婉约穿着短裙踩着高跟鞋,步步走下楼梯,“十个月前,你爸爸慕光庆跳楼自杀,欠了一屁股债,要不是我妈,这栋别墅都要被抵押出去!所以,这栋房子现在不姓慕!姓沈!”
    跳楼……自杀?怎么可能!
    慕宛静一把揪住沈婉约的衣领子,脸色惨白激动的怒道:“你胡说八道什么!我爸爸怎么可能跳楼自杀!你把话给我说清楚!”
    “你说话就说话!动手动脚干什么!慕宛静你放开我!”
    砰——!
    慕宛静被简哲狠狠推倒在地!
    浑身骨折般的疼痛!
    她猩红着双眼,瞪着简哲和沈婉约,“你们还我爸爸!是不是你们合起伙来害死我爸爸的!”
    “够了!你现在还有脸来问你爸爸?你爸爸出事的时候你在哪里!你一声不吭的消失了整整十个月现在才想起你爸爸?哼!你那短命鬼爸爸早就被债主逼的跳楼自杀了!”
    “不可能!我明明给他账户打了一千万!他不可能走投无路去自杀的!”
    “一千万?哼,你做什么白日梦!你哪来的一千万?”
    慕宛静的脑子嗡嗡乱响,她盯着沈秋恶毒的眼光,脑子里滑过一个可怕的猜想。
    ——沈秋,父亲的第二任妻子,她的后妈,吞走了她用尊严和清白换来的一千万。
    而这一千万,是父亲的救命钱!
    慕宛静气的浑身发抖,连声音都是颤栗的,她哽咽着道:“是你们吞掉了那一千万?是你们逼死了我爸爸对不对?!你们还我爸爸!你们还我爸爸……!”
    她爬起来,动作迅速的抄过一边桌上的水果刀就往沈
    秋和沈婉约刺去!
    “啊——!她疯了!简哲!快拦住这个疯子!”
    简哲一把扣住她的手腕子,水果刀划过她的手臂,陡然掉落在地,被简哲一脚踢到远处。
    沈秋防备的盯着她,恼怒的呵斥:“婉约!去把她爸爸的骨灰盒拿出来还给她!”
    慕宛静翕张着唇瓣,怔怔看着那骨灰盒……
    爸爸的骨灰盒……那里面,装的真的是爸爸吗?
    沈秋一把夺过骨灰盒,往慕宛静怀里一丢,“现在墓地这么贵!放家里还晦气!还给你!以后见到我们,别说认识我们!”
    慕宛静紧紧抱住骨灰盒,眼泪滚滚坠落,“爸爸……你为什么要跳楼……小静还没有见到你最后一面你怎么可以走……你说过要等小静回来的……你答应过的……”
    “抱着你爸爸的骨灰盒,赶紧滚吧!简哲!把她轰出去!”
    简哲粗暴的扯着她受伤的手臂,将她狠狠推向门外,还“好心”的丢了一百块现金给她,“宛静,下大雨了,你赶紧打车走吧!以后别再来这里了!”
    她捏着一百块钞票,“你在打发乞丐吗?”
    一百块,在她纤细的手指尖,瞬间被撕成碎片,扬在他脸上,“简哲!你和沈秋母女对我所做的一切,来日,我会不惜任何代价百倍千倍的奉还给你们!”
    简哲眉心滑过不耐,将门,大力甩上!
    门风砸在她灰白的小脸上,刺骨的冷。
    慕宛静抱着骨灰盒,拖着疲惫的身躯走在大雨滂沱里,黑夜下,她的身影被拉的长而孤独……
    “爸爸,小静带你回家了。”
    在雨夜中不知走了多久,噗通一声,慕宛静体力透支的双膝跪在冰冷刺骨的雨水中,她将骨灰盒小心翼翼的护在怀中,纤细的手臂挡着大雨,垂下惨白毫无血色的小脸,唇角轻轻勾了勾,“爸爸,小静走不动了,我们没有家了……但总有一天,小静会带你回真正的家……!”
    雨夜下,一道刺目的光芒闪了过来。
    一辆黑色低调奢华的限量版迈巴赫,在一个急刹车后,稳稳停下。
    车内,司机探头望向车前晕倒的瘦弱身影,紧张的道:“傅总,不好了,撞了个女人。”
    男人冷峻的脸庞,被隐没在半明半暗的光线里,脸上的情绪难辨,清冷开口:“把人拎上来,带去医院。”

第003章:趴在他西裤中央……

.
    司机动作迅速的下了车,将晕倒在车前的女人扶上车后,这才发现她怀里抱了个骨灰盒。
    晦气……
    司机用力拽了拽,竟然没扯动分毫,目光犹豫颤抖的看向一边坐着的男人,“傅、傅总,这……”
    男人幽寒的视线只在女人胸口抱着的骨灰盒上扫了一眼,语气平静道:“去开车。”
    司机忙不迭的坐进驾驶位里,重新发动了汽车。
    车窗外大雨越下越急,天色也越来越黑沉。
    车内的光束很暗淡,傅寒铮垂眸,身边躺着的女人,黑色长发被打湿,黏在那张苍白的巴掌大小脸上,白皙的手臂上一条长长的划痕,正涓涓冒着血液,落魄而楚楚可怜。
    看样子,不像是故意碰瓷的。
    雨夜的路面湿滑,雨雾又大,司机在一个急转弯后,后座轻柔的女人身子被甩在了男人大腿上。
    傅寒铮眉心微拧,低头——
    女人的脸,正趴在他的西裤中央……
    傅寒铮的脸,陡然寒了三分。
    “老刘,我是不是应该送你去驾校回炉重造?”
    司机老刘胆战心惊的从后视镜里一看,尴尬至极……
    老刘干笑了几声,“傅总,对不起对不起,今天雨势太大了。”
    傅寒铮骨节分明的大手,冷漠的将女人的身子挪到了一边。
    女人依旧紧闭着双眼,没有醒来的迹象。
    傅寒铮盯着女人那毫无血色的柔嫩唇瓣,黑眸缩了缩。
    ……
    医院,慕宛静醒来时,微微撑开的视线里,看见晃动的女性身影。
    “静静!你醒啦!吓死我了!”
    叶果?她的大学同学兼好闺蜜。
    慕宛静干裂的嘴唇无力的嗫嚅着:“果果?你……你怎么在这里?”
    她一摸胸前,爸爸的骨灰盒不见了,她挣扎着要起身,情绪激动道:“果果你有没有看见我爸爸的骨灰盒!”
    叶果连忙扶她起来,“在这里,没丢,你别起来,医生说你现在身体很虚弱。”
    叶果将骨灰盒递给她,她一把抱了过去,像是抱着巨大的宝贝一般,用尽全身力气抱住。
    叶果大概得知她家里发生的事情后,义愤填膺的将沈秋母女骂了好久,伸手抱住她,同情道:“要不是我今天来医院看我小舅舅家刚出生的小表妹,估计都碰不到你,我舅舅家就在隔
    壁vip婴儿房,你有什么事记得叫我,我帮不上你,我小舅肯定能帮得上你。你先好好睡一觉,我看完小表妹再来看你。”
    叶果拍了拍慕宛静的背脊,任由她抱着骨灰盒,帮她掖好被子,冲她轻松的笑了笑,“静静,你好好休息啊,有事叫我!”
    慕宛静脑子里一片混乱,闭上眼,全是父亲从高楼纵身一跃的画面。
    眼泪,从眼角无声滑过。
    ……
    隔壁婴儿房内。
    叶果刚推门轻手轻脚的进去,便感觉到了极低的气压。
    傅政远拄着拐杖,目光复杂的注视着保温箱里刚出生的小家伙,“胡闹,傅寒铮!我没想到你会干出这么荒唐的事情来!”
    傅老爷子抬起拐杖,就往傅寒铮腿上重重打去,压低声音恼怒的问:“这个孩子的亲生母亲呢?”
    傅寒铮抿着薄唇,清峻脸庞沉静的没有一丝波澜,“难产死了。”
    “……”
    傅政远气的气血翻涌,“你要气死我?!”
    叶果趴在保温箱外,拉着傅老爷子的手臂,小声道:“外公,您看,小表妹多可爱呀,您就别生气了,您不是一直催着小舅结婚生子吗?现在小舅有孩子了,您又生气?”
    “我是让他先结婚再生孩子,不是让他一步登天突然抱个孩子回来!招呼都不打一声女儿都生下来了!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父亲?”
    此时,护士推门进来,礼貌提醒道:“傅董事长,您说话尽量小声一点,会影响到小宝宝休息的。”
    傅政远张了张嘴,瞧了一眼保温箱里可爱的小婴儿,似无奈的叹息了一声,握着拐杖转身离开了婴儿房。
    叶果冲傅寒铮暧昧笑了下,“小舅,你这速度够快啊,女朋友还没有呢,连女儿都有了。恭喜恭喜。”
    “大人的事情,小孩别管。”
    傅寒铮目光幽深的看了眼正在熟睡的小婴儿,吩咐道:“看着你妹妹,我出去一下。”
    丢下这么一句不容置喙的命令,傅寒铮迈开长腿,出了婴儿房。
    司机老刘刚去交完费回来,“傅总,那女孩子的医药费全部结清了。”
    “她人呢?”
    “就在隔壁,喏——”
    老刘往隔壁病房一指,只见病床上已经空荡荡的了,不解的挠挠后脑勺,“咦,人呢?”
    有护士进去收拾病房,傅寒铮皱眉问:“住在这间病房的女孩呢?”
    “你认识她吗?她刚刚走了。”

(责任编辑:有点)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