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主页 > NBA新闻 > 正文

第一次挺进她的黑森林|王老汉又长又大又粗

时间:2020-10-17 15:56 来源:未知 作者:有点 阅读:

我老婆是个漂亮的空姐,而我则是个地地道道的农村人。很多人羡慕我人生巅峰,却不知我承受了多少辛酸和屈辱。

 文学

    我和我老婆是朋友介绍认识的,他在婚姻介绍所上班,那天他找到我,说有个女人征婚,我很符合条件。
    征婚条件很奇葩:上门女婿,憨厚老实,性格懦弱,聋哑人。
    我父母走得早,家里还有个十六岁的妹妹,妹妹患有重度贫血,一直以来我压力都很大,性格也很自闭,甚至说有点自卑,所以这条件确实适合我。可我虽然不爱说话,但我不是聋哑人啊!
    我朋友说这女人挺有钱,会下一笔数目不小的礼金,这让我很动心,毕竟妹妹每年治疗费用很多,我根本承受不起,所以我真想‘嫁’给这个女人。
    最后还是朋友帮我出了个主意,他说女方想找个聋哑人,肯定是怕男方多嘴啰嗦,只是单纯想找个传宗接代的,应该没别的什么秘密,让我装成聋哑人就行了,而且还是后天聋哑,可以识字的那种。
    他说只要能骗上个三五月,以后结婚了就算被现了也没啥。
    我照做了,第一次见面是在机场附近的一个茶餐厅,见到她的时候,我整个人都呆了,一直以为她是个挺丑的老女人,没想到是个空姐,当时她还穿着空姐制服,别提多好看了,真是有气质。
    她只是随意瞥了我几眼,最后用手机打字跟我交流了一会,就走了。
    她叫韩微,二十六岁,比我大四岁,我感觉她对我很冷淡,挺不屑的,应该是没看上我。
    不曾想,三天后,我就接到她的通知,说如果我没意见,就可以结婚了。
    我自然是没有意见了,感觉整个人都活在梦里,不知道她看上了我什么。后来韩微带我去了一趟她家,见了她的家长。
    我只看到了韩微的妈妈,看起来很年轻,穿着紧身的旗袍,皮肤保养的也特别好,感觉说是韩微的姐姐我都信。
    韩微给她妈介绍了我,说我是个聋哑人,不方便交流,但人很好,以前还救过她的命,有责任感,说她蛮喜欢我,希望她妈同意。
    她妈从头到脚打量着我,就像是看着一个玩物。
    她们以为我真的听不到,交流起来挺肆无忌惮的,最后她妈说我长相还可以,身体也蛮结实,就是聋哑这一方面,稍微说不过去。
    韩微说她就是看中我听不见,不会说话,这样她才有自己的私人空间呢,她妈也就没说啥了,好像是同意了我。
    那天我们一起吃饭的时候,她妈就一直偷偷瞄我,好像是还在观察考验我。
    一个星期后,我就和韩微领证了,我们没举办盛大的婚礼,就是简单置办了一下,来了大概不到十家亲戚吧,应该是怕太多人知道我聋哑的事情,觉得丢脸。
    晚上我和韩微住进了婚房。
    韩微用手机打字,让我先去洗澡,我就火急火燎的去洗了,然后她也去洗了,我在床上等她。
    从卫生间出来后,韩微只穿了件紫色蕾丝睡衣,这让我有点尴尬,毕竟我们虽然结婚了,但我总感觉缺少点什么,完全放不开。
    很快她就上了床,她褪去了睡衣。
    可就在这时,她突然关掉了灯,然后拉起了被子,用被子挡住了我两的身体。她悄悄把手机拿给我看,她用备忘录打着一行字:我妈在房间里装了摄像头监控了,你得配合我。
    看到这,我彻底懵了,这是啥意思?
    而她很快又翻开了下一条备忘录,这次是很长一段内容,看完我才弄明白了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韩微说她之所以跟我结婚,只是想应付她妈,她其实是打算一辈子不结婚的。而她以前也找过假男友骗她妈,但是被发现了,所以她妈现在已经不怎么信她了,因此韩微才找了我这么个老实的聋哑人真的结婚,因为我不算正常人,不怎么会破坏她的生活。
    而韩微她妈为了确定韩微这次不是骗她,才在房间里装了摄像头,就是想看看我们会不会同房啥的,因为她妈一直想抱个孙子。
    看到这,我整个人都蔫了,我就说韩微这样的大美女怎么可能看得上我,原来一切都是套路,我只不过是她的一颗棋子。
    我突然有点心酸,感觉自卑的不行。
    而就在这时,韩微突然又瞪了我一眼,示意我配合她……
    约莫半个钟头后,我们才结束了。
    结束之后,韩微起身套上了那件紫色的睡衣,坐在床头点上了一根细长的香烟抽了起来。而我则把脑袋蒙在被子里,不敢出来。
    也许是人生的大起大落来的太快,眼泪都不争气的在眼眶里打转了,不过最终我忍住了没哭,我只是在那寻思,难道我陈名一辈子就这样了吗,都没有机会做一个真正的男人了吗?连自己的老婆都碰不得?
    不过我也只敢想想,最终这一夜在沉默中就渡过了。
    接下来的几天,韩微都没有去上班,应该是婚假吧,因为我是聋哑人,她也不怎么跟我说话。而我的生活也很简单,就是每天收拾家里,拖拖地养养花什么的,虽然清闲,但我却感觉很窝囊,不过我也没办法,因为我只是个上门女婿,我是嫁过来的。
    一个星期后,韩微婚假就结束了,她恢复了上班,而我的生活则依旧枯燥,每天连门都不出,生怕韩微的妈妈还在监视我。
    本以为我这一辈子可能就要这样了,虽然窝囊,但至少正常,不曾想,这只是我屈辱的开始。
    那天晚上,我在楼上看电视的时候,突然听到楼下有争吵声,是韩微和她妈妈,看来是韩微放假回来了。
    我听到韩微的妈妈问她:“小微,你到底怀上了没有啊?”
    韩微有点不耐烦的回道:“没有,哪有那么容易的,而且我怀疑陈名他不行。现在我没时间,等年假的时候,我带他去医院检查检查吧。”
    听到这,我大脑翁的一下就懵了,你压根就不让我碰,你居然说我不行!
    这一刻,我感觉既丢脸又委屈,真想冲下去,告诉韩微的妈妈,一切都是韩微在骗她,但是我不敢,因为我怕失去我现在的生活。
    

第2章 化验单

后来韩微跟她妈又吵了两句,大体意思就是让她妈少管她的事,然后她就踩着高跟鞋上楼了。
    我吓得一动不动的坐在沙上,装作什么也不知道的样子。
    很快韩微就来到了房间里,我忙挤着笑脸去接她,伸手帮她拿包,她却一把将我推开了,叫我滚。
    我不敢有丝毫的反应,依旧跟在她后面献殷勤。
    她没有理我,直接就进卫生间洗澡了。洗澡出来后她穿了一身紧身的运动服。
    韩微有跳健美操的爱好,她直接就对着镜子跳了起来。
    看着她的背影,我忍不住在那寻思,她可是我老婆啊,我为什么就不能占有她?
    这时,韩微从镜子里看到了我在偷看她。也许是还没从气头上消火吧,她竟然转身就来到我身边,抬手就甩了我一耳光,骂道:“你有什么资格看我,再看我就把你眼睛给挖了。”
    在我们农村,男人被女人打耳光,那是最大的侮辱,但我却只能忍,我装作没听到她话的样子,迷茫的看了她一眼,然后就跑进了卫生间。
    进了卫生间,我心中就明白,房间里的摄像头,韩微妈妈肯定已经撤走了,所以韩微才敢这样肆无忌惮的对我,她已经不需要演戏了。
    而我也明白,真正的考验才刚开始,无需演戏的韩微,指不定要怎么对我呢。我在她眼中根本就算不上一个男人,甚至说算不上一个人,她似乎就把我当成了是一只花钱买来的狗。
    我屈辱的洗了把澡,洗完澡发现韩微的空姐制服都放在一旁呢,我还没来得及做些什么,没想到韩微很快却推开了卫生间的门。她冲上来拿起自己的制服,又在我后脑勺上拍了一巴掌。随后很快用手机给我敲了一行字,她说从今天起,不准我再碰她的东西,睡觉也不准我再睡她床上了,我打地铺就行。
    我不敢反驳,只得点了点头。
    于是就这样,我们过上了同房分床的日子。韩微的脾气很不好,加上我的隐忍和退让,她就有点得寸进尺,她不止一次责骂我,甚至动手打我。有时候我真想退了这门亲事,和她离婚。可我已经收了她家四万礼金,她每个月还会给我三千块钱,我真的狠不下心来。
    有时候我也会安慰自己,出去打工干脏活累活,那么苦一个月也就几千块钱,我在这里只需要忍气吞声就能赚到了,权当这是一份工作吧,等以后我有好的展机会了,我再退了这门亲事。
    然而,挨打挨骂我可以忍,但很快却生了一件让我无法忍受的事。
    那天晚上十一点多,我原本已经在地上睡着了,突然韩微的手机就响了。
    她以为我听不到,也没防备我,直接就接起了电话,她说道:“亲爱的,你可算回国啦?人家可想死你了。”
    听到这,我还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我寻思女人之间也会经常这样说话。
    但韩微下一句话却让我犹如五雷轰顶,她继续说着:“酒店都定好了?你还真急呢,好哒,我马上就到。”
    我一个农村人,虽然有点跟不上时代的节奏,但我又不傻,用脚趾头想我都能想到,韩微这是有外/遇了!
    当时我真的是气的快吐血了,这事要是生在我们农村,会被人戳脊梁骨戳一辈子的,是足以丢脸到喝农药自尽的。
    我真想冲过去揪住韩微的头,问她是怎么回事,但我一点都不敢。我只能死死的闭着眼睛,装睡。
    我感觉我的心都在滴血,同时我心中也非常纳闷,韩微既然有男人了,为什么不和他结婚,却要找我这么个‘聋哑人’?
    以她的姿色,什么样的男人找不到?
    不过联想到她刚才的电话,我隐隐间又猜到了什么,韩微难道是个小三?
    这时,韩微已经换上了一套连衣裙,还化了淡淡的妆容出门了。
    我短暂愣神了一会,最终就一咬牙,悄悄跟了上去,我倒想看看这看不起我的高冷老婆,今晚是要去见谁。
    出了家门,我叫了辆出租车远远跟着,很快她就去了香格里拉大酒店,这里一晚上的房费好像就上千呢,当即我的怒气就冷了下来,对方肯定是个有钱人,我拿什么和人家斗?
    我跟着韩微进了酒店,眼睁睁看着她进了其中的一个房间,最终却没有勇气闯进去。
    我一个人坐在地上,将脑袋埋在膝盖里,心里压抑的想哭,却哭不出来。
    从不抽烟的我去买了一包烟,一口气抽了小半包,嗓子都冒烟了,依旧压不下我心中的无助。
    我的老婆在酒店里和别的男人鬼混,而我却屁都不敢放,我还是个男人嘛?
    最终,我决定把这一切录下来,回头给韩微的妈妈看,这样到时候就算离婚了,谅她们也不会跟我要礼金,因为是韩微犯错在先的。
    于是我就躲在走廊的尽头,等候韩微和那个人出来。
    一直等到了凌晨三点多,韩微去的那个房间突然就开门了,于是我立刻就用手机偷偷录了起来。
    先是韩微从房间里出来了,很快又从里面出来了一个人,当时我心都要从嗓子眼里蹦出来了,但却现那不是一个男人,而是一个女人,这女人长得特别漂亮。而且韩微搂住了这个女人的腰,喊她老婆,说要去吃宵夜。
    这下我总算明白了过来,原来这个给我戴绿帽子的不是男人,而是一个女人!
    现这个秘密后,我没有丝毫的开心,相反,我越的难过了,我陈名连一个女人都不如?
    眼看着她们离我越来越近,感受着韩微身上那高冷的气质,最终我还是吓得扭头跑了。
    我一口气在马路上狂奔了几公里,直至大汗淋漓,才无力的回到了那个冰冷的家。
    无助的躺在床上,回想着嫁给韩微的这一幕幕,我总算是明白了这一切。我终于知道韩微为什么要找我这‘聋哑人’做老公了,又终于明白她为何要欺骗她妈妈了,原来她韩微压根就不喜欢男人!
    我该怎么办?当做什么都不知道吗?还是揭穿她,退了这门亲事?
    最终,我决定还是先忍下来,我得为自己找好出路,再来解决和韩微的婚事。
    然而,就在几天后,韩微却做了一件让我彻底暴怒的事情。
    那天一大早,韩微就出门了,等她回来后,她给我扔了一张纸,同时用手机打字告诉我:我妈今天要来,你等会把这张报告单拿给她看,就跟她说你会积极治疗的,医生说了,只需要治疗大半年就能治好,说你会当个好女婿的。
    我狐疑的拿起这张纸,看完我整个人都傻眼了。
    这是一张医院的化验单子,化验人竟然是我,化验单上居然说我不孕不育!
    她韩微怎么可以一而再再而三的如此侮辱我?

(责任编辑:有点)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