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主页 > NBA新闻 > 正文

紧致被彻底贯穿*粗暴的挺进她的紧致

时间:2021-01-03 10:29 来源:未知 作者:有点 阅读:

可同样是鸭子,他们的脸色有些不善,一看就知道不是善茬。

站在中间的男人长得很壮实,肌肉一鼓一鼓的,胸前还有护胸毛,他冷冷的堵我说:“新来的?”

我是新来的,当然得友好点了,于是我微微一笑,伸出手说:“你好,我是陈飞。”

 文学

后来我知道,这个长得跟牛一样的小子叫大龙,他啪的把我手打开了,嘴上也不干净。

“艹,谁他妈跟你握手了,我是你们的领班,这里的规矩,刚来的第一次上钟把小费全都交给我。”

我眉头一皱,这算什么破规矩?

刚哥明确说小费归个人,再说了,老子赚那点辛苦钱容易吗,全给你?门都没有!

大龙见我不吭声,艹了一声,把我推到在地,我一个没注意,脑袋磕了一下,疼的厉害。

大龙身后的一个男人不屑的说:“小子,有点眼力价,这可是领班,以后还想不想有客户了?赶紧把小费交出来!”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啊。

我眼珠子一转说:“我刚上一个钟,还没收到小费。”

大龙这下可急眼了,他是这里的老人,还能瞒得住他?

这家伙蹲下来,一只手薅住我的头发,狠狠的把我往后仰。

狰狞的说:“你他妈忽悠谁呢?那个富婆哪次没给小费,刚来就敢跟我撒谎,我看你是找抽吧!”

我死鸭子最硬,就是说没有给小费,现在说反而是自己的不是,他也不会给我好脸。

“麻痹,我看你是找打了!”

大龙把我拽起来,对着我的肚子就是狠狠的一拳。

顿时我的腹部翻江倒海一般,来到现在我饭还没吃呢,这一拳把我酸水都打出来了。

“看你小子还敢不敢装逼,新来的不上供,这就是下场!”

我眼里冒火,拳头握的死死的,泥人还有三分土气呢。

都他妈干这行的,谁也不必谁金贵多少,就在我激将暴走的时候,一个声音传了过来。

“大龙,你又在欺负新人是不是?”

这时,赵刚刚好赶了过来,见我被打,连忙从他手里把我抢了过来。

大龙平淡了看了一眼,“哦,是刚哥啊,他刚来,我教教他规矩。”

赵刚和大龙都是领班,属于平级。

“教规矩?还轮不到你。”赵刚瞥了大龙一眼。

随即看向了我,关心的问:“小飞,没事吧?”

“没事,刚哥,谢谢你。”

刚哥拍了拍我的肩膀,转身又对大龙说道:“别怪我没提醒你,小飞是语姐指定的八号,你最好把眼睛放亮点,别到时候自己栽进去。”

大龙这下脸色变了,看我的眼神也不在那么轻视,看来八号对于这里的人,还真是个特殊的数字。

赵刚当着所有人的面,跟我说,在这里不能怂,该干就干。

干不过就找他,当然这些话都是说给大龙等人听得。

刚哥还有事,嘱咐完我就走了,大龙等人看了看我,冷哼着也离开了。

我在休息室坐着玩手机,无意之间打开相册,突然看到一个女人。

我的眼神瞬间就定住了,心里莫名的痛。

这个女人,是我的初恋,是我到现在为止,唯一爱过的女人。

上大学那阵,我俩一个班,看她找的漂亮,花言巧语再加上我的各种手段很快就弄到手了。

我一直以为她和别的女人一样,也看上了我的钱,可我每次花钱给她买名贵的东西,她都不要。

和她啪啪啪的时候问过她,为什么看上我,难道不是因为我有钱?

她说,我只是被金钱蒙住了双眼,这世上不是有钱就能得到一切的。

我那时候很不屑,后来她离开了我,我们最后一次,整整缠绵了一夜,我说别走了,她却一定要走,我没能留下。

后来,我就流连花丛,直到现在一无所有。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休息室的人来了又走,走了又来。

就在这时,对讲机响了,刚哥让所有人集合,我知道要来大买卖了。

我赶紧收拾了一下,来到了那个集合的包间外面,等所有人都到了,排成一排,鱼贯而入。

我们十几个或是长得帅气,或是身材好到爆表的男人站在一起。

而对面的沙发上坐着三个女人,年龄都在三十多岁的样子。

有一个长得胖乎乎,跟个肉墩子一样,一屁股能把我压死。

一个长得倒是还可以,但是胸部塌陷,屁股只剩下骨头架子了,一看就是生过了好几个孩子。

但是坐在最边上的那个女人,我倒是感觉还可以,胸部饱满,屁股翘起。

身材没有一点走样,一看就是平常做瑜伽,爱运动的女人,主要是长的还好看。

是那种男人见了走不动路的靓丽熟女。

刚哥一脸客气的说:“所有人都在这里了,你们随便选选。”

说罢,刚哥还特意点了我一句,“这小子是新来的,还没上过钟,绝对的良家。”

中年胖女人闻言一喜,顺着手指看了看我,我心里顿时凉了一半。

妈的,刚送走一个,又来一个,为啥每次老子赶上的都是这种货色啊。

一想到这个女人会让自己口活,我就一阵恶心。

我心里默默的祈祷着,别选我,别选我,哪怕是那个瘦了吧唧,生过孩子的女人也好啊,千万别是你啊。

中年胖女人打量我一番,摇摇头,说:“太嫩了,玩不出啥花样,我得来点刺激的才过瘾。”

胖女人一说完,对着一个方向指了指,笑笑说:“就你吧,看你的样就挺会玩的。”

我歪头一看,好家伙,她指的正是大龙。

大龙身子一抖,脸上露出微笑,可嘴巴动了几下,分明是在说:“我去你妈了隔壁……”

 

中年女人选完了人,就让大龙过来坐到她身边,等着剩下那两个女人选择。、

大龙一个膀大腰圆的汉子,坐在她边上,被她摸着身上的肌肉,好一顿揩油,他还得陪着笑脸,要多好笑有多好笑。

那个生过孩子的女人随后也选了一个,也是个有经验的老人。

我也知道了,来这里消费的女人们,比较喜欢找有经验的,会玩,放得开,她们本来就是找刺激来了。

这方面女人和男人可不一样,男人总喜欢找嫩点的女人。

尤其是没有开苞的处女,体验那种开苞的血淋漓的占有欲,所以学生妹很吃香,女人们找鸭子则是恰恰相反。

这时,只剩下那个漂亮女人没有挑选了,一个个男人们都开始打起精神,有几个还特意把肌肉露了出来。

跟这么漂亮的女人玩一次,还能赚钱,这种没事可少见呐。

我没那么开放,毕竟是新人嘛,低着头,只敢悄悄的盯着她的美腿看。

这女人穿着十厘米的高跟鞋,再加上她本来就有修长的美腿,这么一来,更增添了诱惑。

“行了,你慢慢选吧,我们先出去了。”两女人急着享受,站起来往外走。

“你俩骚蹄子,重色轻友,赶紧滚吧。”高挑女人笑着骂了一句。

等那俩女人走了,她开始扫视众人,就在我灰心丧气的时候,她指了指我,说:“就你吧。”

我还没回过味来呢,刚哥见状打了我一下。

我这才反应过来,连忙走上前去,说:“你好,很高兴为您服务,跟我来吧。”

我擦,没想到会选我啊,我心里那个激动啊。

不说别的,能跟这么漂亮的女人共度良宵,咋的我都是赚到啦。

我们来到了998的包厢,包厢里极为安静,隔音做的很好。

而且各种设施都有,装潢的很有情调,简直就是享受的天堂。

她把手包挂在衣架上,问道:“小兄弟,你怎么想起干这行了呢?”

我也没在意,闲聊天呗,我打开了话匣子说:“我爸走了,我欠下一屁股债,急着还钱。”

她看了我一眼,笑意盈盈,”你叫什么,今年多大了?“

“我叫陈飞,今年24.”我实话实说。

不过心里有点怀疑,这女人不会是警察吧,来这钓鱼执法呢?

不过,随即就否定了,刚哥这几个都是老客户了,靠得住。

她轻车熟路的来到浴缸旁边,伸了个懒腰,说:“你以后就叫我李姐吧,过来帮我把衣服脱了。”

我有点激动,说实话,这种女人,真的算上极品良家了。

要在平时,想勾引都不一定能勾引的到呢,我一个月没开荤了,见到她我就有点走不动路。

我手指有点颤抖,站在她后面,她穿着连衣裙,后面又拉链。

当我顺着拉链一点点拉开的时候,一副美背图展现在我的面前。

肩胛骨清晰可见,优美的曲线玲珑有型,标准的葫芦形身材。

难能可贵的是,她这个年纪,皮肤还相当的紧致。

当我拉倒底的时候,那小三角露出一个边来,翘起的臀部诱惑着我。

不过我没敢摸,毕竟没有客户的吩咐,你不能擅自对客户动手动脚的。

当我把她的全身衣服,全部扒光的时候,她的玉体彻底展现在了我的眼前。

前凸后翘的,中间隐约的茂密让我难以自持,下边砰砰的站立了起来。

她滑进了浴缸里,当转过身的时候,我看到了她的胸脯,浑圆饱满,那两个敏感点的颜色,也十分的诱人。

我吞咽了一下口水,继续给她服务。

一下一下的给她按摩,那种感觉对我来说就是享受啊。

“嗯……对就是这样……”她十分的享受,眯着眼睛,露出惬意的笑容。

“用力一点,嗯……”她舒服的直哼哼,后来可能是被我搞得太舒服了,也或者是太累了,竟然在浴缸里睡着了。

过了二十分钟,按摩的时间一过,我就把她叫醒了,一直泡在浴缸对身体也不好。

“李姐,我给你擦擦身子,咱们进行下一步吧。”

李姐睁开双眼,舒服的的动了动脖子,然后站了起来,踩着我的后背出了浴缸。

我拿着毛巾,把她身体擦干净了额,甚至连脚趾丫都擦了一下,我赫然发现,她的身体任何部位都是完美无瑕的。

就是不知道,那个部位是不是也那么完美呢?

躺在床上后,我拿出精油开始给李姐按摩。

当我的手触碰到她的某些敏感点的时,她的身体不由得一阵颤栗,表现的极为敏感。

她柳眉轻皱,又是享受又是忍耐……

“李姐,舒服的话就叫出来吧,这样压力才会释放。”

李姐没有说话,可当我再次袭击她的敏感点的时候,她却慢慢的叫出了声音,而且声音渐渐的大了起来。

我那个激动啊,下边的某个部位早就剑拔弩张了,因为她并没有全部脱光,身上还留有最后一道屏障。

当我把手放到那神秘的屏障,为她按摩的时候,她整个人就跟触电了一样,身体颤抖的十分厉害。

她翘臀扭动着,脸部的表情十分精彩,呼吸也开始慢慢的由细变粗了。

“啊……啊……”

幸亏包间隔音效果很好,不然外边的人肯定能听得到。

她越是叫,我就越有成就感,手下的动作渐渐加快了,我知道李姐来感觉了。

只要我在加把劲,就能把李姐送到天堂。

可同时我却十分难受,心里想,老子也想体验一下上天的感觉啊。

突然,她猛地抓住了我放在她下边的手,娇喘连连的说:“你敢来点直接的吗?”

(责任编辑:有点)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