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主页 > NBA新闻 > 正文

屁股使劲的耸动/抱着她边走楼梯边撞她

时间:2021-01-03 10:52 来源:未知 作者:有点 阅读:

“话不要乱说。”郝清欢嗔怪的看了琳琳一眼,“我跟陆少不过是朋友,而这位是陆少明媒正娶的‘妻子’,快住嘴,让人说闲话就不好。”

“我说的都是事实,才没乱说!圈里谁不知道陆少喜欢清欢姐你?对清欢姐你宠爱有加,要什么都是一句话,清欢姐你加入陆家不是迟早的事?”

 文学

琳琳冷哼一声:“现在这个陆太太品德败坏,陆家肯定不会要她的!”

郝遇见抿着唇,一言不发。

她看见郝清欢的视线朝自己扫过来,眼中充满笑意,有些趾高气扬的意味。

“好了,你别拽着陆太太了。”郝清欢走了上来,将琳琳给拉开,却不动声色的靠近郝遇见的耳边,声音轻轻的,一如既往的甜美。

“你知道靳年哥这半个月在哪吗?都住在我那,跟我在一起。”

郝遇见心尖一颤,疼的厉害。

是吗,怪不得半个月都不回家来,原来又是去了郝清欢那?

“郝医生!”

有个小护士匆匆跑了过来,气喘吁吁:“可算找到您了.....”

话说到一半小护士顿住了,看了看另外两个女人;“您是在,忙吗?”

“没事,是我不小心撞到了这位小姐。”郝遇见往后退了两步,跟郝清欢拉开距离,扭头去问小护士:“有什么事吗?”

“哦是这样的,302床的病人呼吸不太顺.....”

“不好意思,先走了。”郝遇见双手放在口袋,目光意味深长的掠过郝清欢的脸,四目相视之后,她唇角勾了勾,抬腿和郝清欢擦肩而过。

小护士亦步亦趋的跟了上去,跟她说302床病人的状况。

郝清欢的视线一路追随着她的背影,眼神中意味分明。

琳琳翻了个白眼,哼道:“就她这种道德败坏的女人竟然还是医生?呵,这医院的领导真是瞎了眼,把这个祸害留在这!”

郝清欢的目光从那背影上收回:“走吧,要是再不去做检查的话,等会医院就下班了,我看你就哭去吧!”

“清欢姐最好了,还抽空跟我一起来医院!”

琳琳抿唇笑着,挽着郝清欢的手离开。

....

郝遇见借着工作让自己忙起来,不去想那些多余的事,什么手术都接,拼命的样子让同事们心惊胆颤,心想这陆医生是不是疯了。

在郝遇见为了一个手术忙活三天三夜,在办公室昏昏欲睡时,却不知医院外有个人在等着她。

医院外,一辆黑色迈巴赫静静停在马路对面。

车窗半摇下,男人深沉的目光盯着医院门口进出的人,手中香烟缭绕。

“陆靳年,你能不能放过我?”

想到前几日郝遇见那副又惊又俱的表情,陆靳年心里也不好受,如果不是她不折手段的要离婚,他也不至于那么气,下手重。

陆靳年扭头望向副驾驶座,眼中折射出一些犹豫不决。

他虽然没回去,但是从佣人那知道,郝遇见为了一个手术这几天都住在医院,今天下班早,所以去餐馆打包了一份蟹肉馄饨带过来。

就在此时,手机震动起来。

陆靳年瞄了来电一眼,将手机放到耳边:“怎么了?”

“靳年哥,我拍完戏了。”电话那头的郝清欢笑着,有些俏皮:“你不是说今晚带我去那家法国餐厅尝尝吗,那,我等你?”

陆靳年将手中的香烟摁灭,嗯了声:“我去接你。”

随着一声‘扑通’,那包装严实的外卖被丢进路旁的黑色垃圾桶内,很快车子便调了一个头进入道路上,和车流混在一起。

 

迈巴赫刚离开,一抹纤细的人就从医院走了出来,面容上带着疲惫。

“郝医生!”

郝遇见刚出医院就被喊住,回头一看,发现是神经外科的李医生,西装外套搭在臂弯,颇有些帅气,朝郝遇见微微笑着:“没吃饭吧,一起?”

“不用了,我.....”

“一家医院做事,不用那么生分吧?”

郝遇见话还没说完就被李医生打断,打趣道:“咱们同事三年多,我还从没跟你一起吃过饭,这次不如赏个脸?”

见状,郝遇见也不好拒绝了。

李医生自己开车,带郝遇见去一家位于商业街中心的法式餐厅。

据说这是法国很有名的西餐厅,还有着米其林三星的美称,滨城这家是他们开在华夏的第三十九家分店,短短半年就获得无数荣誉感跟口碑。

店里放着古典音乐,舒缓人心,气氛也极好。

李医生幽默又风趣,会照顾女士,也不会过分的逾越,让郝遇见渐渐放松下来,脸上带着淡淡笑意,和李医生轻松交谈着。

“靳年哥,你说的就是这家餐厅吗?”

蓦地,餐厅门口传来女人柔柔的声音,娇媚入耳,让郝遇见倍感熟悉,尤其是从女人嘴里吐出来的字,身子颤抖了一下,侧头看去。

郝清欢挽着陆靳年走进餐厅,脸上是盈盈笑容,很是愉悦。

似乎察觉到郝遇见的视线,陆靳年掀起眼皮看她。

四目相对的那一刻,郝遇见整颗心肝儿都颤了一下。

是陆靳年!

她多么希望陆靳年没有看见她!

郝遇见慌忙转身过去,捏着刀叉的手都在颤抖,而陆靳年阴沉的视线已然转到了郝遇见对面坐着的男人身上,他整张脸都冷了下来。

“靳年哥,我想坐那儿,环境好。”郝清欢黏在陆靳年的身侧。

“嗯。”男人淡淡的应了一声,迈开步子和她一并在侍应生的带领下走了过去。

刚好二人落座的位置距离郝遇见不远,彼此之间仅相隔了一桌。

郝遇见更紧张了。

见郝遇见脸色不好看,李医生关切的问:“郝医生,没事吧?”

郝遇见勉强笑了笑:“没事。”

郝遇见抬头就能看到郝清欢,盈盈笑着,很愉快的和对面的男人交谈着,陆靳年素来冷淡的神情仿佛也多出了一丝的温度。

视线似从始至终再也没有放在她的身上过。

郝遇见心里酸涩的厉害,埋头,不去看对面的人。

这边,李医生跟郝遇见说着话,说到后来,忍不住问她:“陆医生,我清楚你的为人,知道那些事不是真的,为什么你不向外界解释一下?”

“是吗?”郝遇见用刀叉切着娇嫩的牛排,沉默了下道“说不定我就是那种女人。”

“我相信你不是。”

李医生说的很肯定,脸有些红了:“别人不知道,但是我们同事几年,我很了解你,你美丽大方,自律,特别的吸引人。”

“......”

“真的吗,靳年哥?”郝清欢的笑声从那桌传了过来,娇嗔道:“这可是你说的,不管到时候忙不忙,都必须送我去法国,还得给我买零食。”

“知道了。”男人嗓音沉沉的。

郝遇见没拿稳手中的餐具,‘哐当’一声掉落到餐桌上。

李医生以为自己的告白吓到郝遇见,脸庞涨的更红:“郝医生,如果你有什么困难可以跟我说,我一直都很欣赏你,希望在一些事情上能帮到你。”

“抱歉。”郝遇见回神,想把餐具从餐盘中拿起来,一不小心碰到旁边的酒杯,剩三分之一的红酒全洒到她白色衬衫上。

“啊……”郝遇见站起身,却不想动静惊动了邻座的人。

两道视线直射而来,郝遇见手忙脚乱的抽了纸擦拭着身上的水渍。

(责任编辑:有点)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