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主页 > NBA新闻 > 正文

他的又粗又大舒服极了,学长,我不敢了学弟

时间:2021-01-13 08:26 来源:未知 作者:有点 阅读:

老公为人勤恳,对我又呵护有加,本以为这辈子就这么安稳地过完一生,却从未料到我亲爱的老公,竟会将我拱手送人。

 

 文学

那天,凌风一反常态,一回到家就从背后将我一把抱住,贴在我耳边道:“老婆,我今天想跟你玩点不太一样的。”

 

灼热的气体缓缓进入我的耳道里,引得我腰部有点发酥。

 

没等我说话,他将手中粉色袋子一摊,一件黑色网点情趣内衣就钻入我的眼中。

 

我心里一紧,一阵粘稠的心血翻上来,顿时面红心跳。

 

我跟老公相识相恋五年多,但我们从未接触过类似的玩意儿,我微微抬起脑袋,他目光热切,渴望无比,让我无从拒绝。

 

考虑到他每天都过着千篇一律的枯燥生活,回到家还要照顾我,我心里一软,便也就羞涩地点头应下了。

 

反正是夫妻,没什么放不开的。

 

简单地吃完了一顿晚饭之后,凌风就将我带去了酒店,这一路我内心戏可不少。

 

开了间情侣房之后,我洗了个澡,我裹着浴巾出来时,凌风正埋头坐在床上抽烟,直到我搭着略湿润的头发走到他面前,他才抬起脑袋,我冲他浅浅一笑,他眼里随即有惊艳炸开。

 

他起身灭掉烟,偏头在我耳后轻轻一吻,声音略沉,“等会儿可能会激烈很多,你……要忍着点儿。”

 

我略羞涩,小鸡啄米般点点头,他将我抱上床,微笑着用黑布将我的双眼蒙住,表情有点不自然,“今晚我们什么话都不说,好好爱一回。”

 

闻言,我的心脏砰砰直跳,顿时面红耳赤。

 

接着,他利索地将我地双手绑在床头,我以为就要开始时,他忽然说还差润滑剂,需要出门去买,将门一关就走了出去。

 

我就这样静静地躺在床上,直到房门再次响起时,听着沉稳的步伐一点点靠近,我的心莫名被揪成一团。

 

“老公?”

 

我轻轻叫了一声,他没给我任何回应,直接堵住了我的嘴巴,那个吻略急切,带着风卷云残的劲儿,末了,还在我嘴角猛咬了一口,疼的我禁不住低声喊疼。

 

进度忽然变快,他将我的浴巾一扯,一阵莫名地冷意从我脚底钻进身体里,他自上而下,吻得撕咬啃食,一反往日的温柔。

 

不论是吻技还是抚摸,都从头到尾换了方法,跟往日搭不起来。

 

特别是长驱直入时,动作粗暴的让我怀疑起他是不是凌风,但这个念头一出现就被我掐灭了,我只当他是积压了太多压力,需要发泄,便也就躺在他身下好好迎合,咬牙忍痛被他疼爱。

 

(责任编辑:有点)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