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主页 > NBA新闻 > 正文

和情人在车里多次做*男同桌上课用手伸进我的下

时间:2021-01-13 09:01 来源:未知 作者:有点 阅读:

女人绯红的脸上神情/迷离,紧紧的缠绕在身/下的男人身上,边褪去他身上的衣衫边呢喃着。

 

 文学

“子阔……子阔……”

 

勾人的吻落在男人脖颈间,男人伸出手,最后一丝残存的意志让他推开那个女人。

 

“太子妃,您看清楚,我不是殿下,您……”

 

女人扯开自己身上紧紧的束胸,急切的贴了上去。

 

“你就是我的子阔,你别想再走了,子阔……”

 

身/下的男人理智被/彻底淹没,一个翻身把女人压在了身/下。

 

“哐”

 

门被狠狠的踹开,床上的男人看清来人顿时吓破了胆,连滚带爬的爬了过去。

 

“太子殿下,饶命啊太子殿下,是太子妃她,奴才也不知道太子妃是怎么了……”

 

被唤作太子殿下的正是楚国刚册立的太子爷楚天阔,他看着抱着自己大腿的家奴,嘴角勾起一丝诡异的微笑,抬脚走过去,把塌上的人一把扯下,女人赤/裸的身体顿时暴露在冰冷的空气里,楚天阔捏住她的脸,强迫她看着地上跪着的家奴。

 

“苏浅雪,你是有多饥渴,是个男人你都不放过吗?我不在的时候家里的男人你是不是勾搭了个遍?”

 

身体的冰冷让苏浅雪恢复了一丝理智,她看着地上衣衫凌乱的家奴,意识到刚刚发生了什么,顿时惊叫着放大了瞳孔,她挣脱楚天阔在塌上拿了薄被裹住身子,转而扑到楚天阔身前。

 

“子阔,不是你看到那样的,你相信我,我也不知道怎么会这样!我以为是你,子阔你知道的,我心里只有你啊,子阔……”

 

楚天阔蹲下捏住苏浅雪的下巴打量着她,眼里满是厌恶与不甘,他看着的,不是她结发的妻子,而是一个被夫君捉奸在床的荡/妇!楚天阔忽然发笑,指了指匍匐在地上吓得抖成一团的家奴。

 

“不如,我把你许给他,可好?”

 

声音温吞,柔似暖水,说出来的,却是世上最冷的话。

 

苏浅雪看着楚天阔,他深黑的眼眸里含着笑,鼻梁高挺,薄唇微张,眉眼间是把天地万物都不放在眼里的不羁,就是这个男子,让她掏心掏肺的爱了七年,也狠狠的折磨了她七年。

 

“子阔,不是你看到那样的,我没有,你不能,不能那么对我!”

 

地上的家奴爬到楚天阔脚下。

 

“太子殿下饶命,奴才知错了,奴才……”

 

“滚。”

 

家奴连滚带爬的爬了出去,楚天阔转而看向双眼盈满泪水的苏浅雪,他不禁皱眉,他最烦的,就是她这副故作委屈的模样。

 

“我研好了墨,这就给你休书,看在夫妻缘分上,今日之事,我便不知会丞相府了,也保全你一丝脸面。”

 

楚天阔言罢起身欲走,苏浅雪在背后死死地抱住。

 

“我不依,不依,子阔你别走,我求求你,你不能不要我子阔!”

 

苏浅雪起身时,薄被早已滑落,身上的火热来的愈发猛烈,哪怕数九严冬这样赤身裸体的暴露在冰冷的空气中,苏浅雪还是热的恨不得剥下自己的皮,她痛苦的皱着眉,倾身钻到楚天阔怀里,抬脚吻上他冰冷的唇瓣,身上的火顿时凉下半分,手臂攀上楚天阔的脖颈,伸到衣下,不安分的撕扯着楚天阔的衣衫,苏浅雪早已意乱情/迷的失了理智,她迫切的想要更多。

 

楚天阔托起苏浅雪的臀瓣让她挂在自己身上,手指向她身/下私密部位探去,他冷哼一声,抽出手指抹在苏浅雪脸上。

 

“啧啧,你是有多饥渴?”

 

苏浅雪羞辱的要命,却还是发了疯般想要,楚天阔脸上的轻视与鄙夷让她一惊,自己睡的好好地,怎么突然之间这样?这一幕,似乎……

 

苏浅雪强忍着想要贴紧楚天阔的欲望,从他身上离开,痛苦的挤出几个字。

 

“楚天阔,你对我做了什么?”

 

楚天阔扯回苏浅雪,不给她遮羞的机会。

(责任编辑:有点)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