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主页 > NBA新闻 > 正文

女主被卖到妓院被调教的小说——关于妓院的纯

时间:2021-03-05 10:13 来源:未知 作者:NBA 阅读:

头一天其实也就是让大家稍微熟悉一下比赛流程以及提高队员之间的配合度,所以也用不了多少时间。

回到住处的时候还早,邱向南洗过澡坐在床上,吹风机吹干的头发软软的塌下来:“那个……”

邱清辞转头看他:“怎么了?”

邱向南顿了顿,手指微微收紧,攥住床单磨了几下:“就是,关于吴科的事情。”

邱清辞“唔”了一声:“有什么问题吗?”

邱向南想问你是不是因为我之前的事情才这么做的,还是说这个是方知易的主意?你打算怎么做?但是他一时间觉得哪个问题都不是很合适,于是只问了一句:“为什么呀?”

邱清辞摇头笑了一下:“你说呢?”

邱向南有些憋气,心想你们怎么都这样,明明我就是在向你们要解释,结果都给我抛过来一句你说呢,我说我说,我如果能说明白我还问这个做什么啊!

邱清辞把脸上的表情收了收:“是这样……替你报复回去是一部分,另一个原因是,很多向别人施暴的人,并意识不到自己对于别人造成了多大的伤害。”

邱向南有些懵懵懂懂的点了点头。

邱清辞脸上的表情稍微严肃了一些:“所以说,必须让他自己去感受一下才行。在他看来,自己不过是对你做出了一点报复,而且你现在看上去也没什么,因此他也不会有什么愧疚的情绪,并且不会觉得……让你进到这个班里以及妨碍他进入全优班这件事,归根结底要怪他自己。如果不把这个事情解决好的话,将来说不定还会有其他的麻烦。”

邱向南抿抿唇,“嗯”了一声。

邱清辞的眼神稍微柔和了一点:“你是不是……并没有很在意之前的那些事情?”

邱向南低头想了一会儿:“还是会很不高兴……看见他会吵架,但是已经过去的事情……其实就不会很放在心上了。”

邱清辞摇头笑笑,没再就这个话题说什么:“睡吧。”

邱向南不太放心:“那……你们还做了其他的什么吗?”

邱清辞躺下:“其实……也没有。我们有没有做什么,要看他自己会不会做什么。”

邱向南眨眨眼:“明天的比赛吗?”

邱清辞没回答他这个问题:“睡吧,明天还得早起。”

邱向南乖乖躺下:“嗯。”

因为中午睡得久,所以说这会儿邱向南并不很能睡得着。他的眼睛逐渐适应了屋里的光线,室内的一切逐渐清晰。邱清辞似乎是有些累了,呼吸声很快平稳下来。邱向南侧过身,看着另一张床上的人,心跳有些快。

他其实不是很记仇的性格,过去的事情对他有影响,但还没有到多么严重的程度。可……这并不妨碍在有人愿意想办法给他报复回去的时候,他会忍不住的有一些开心。

更何况……是他喜欢的人。

邱向南轻轻的吐出一口气,翻了个身,浑身一僵。

酒店的暖气片——为什么是凉的?

邱向南缓慢地坐起来,伸手去摸,确定了暖气确实并没有开这一事实。他又想起来下午的时候,邱清辞把手放到上面然后神色如常的移开——那么,酒店临时开了一会儿暖气的可能性大一点,还是自己现在飞奔下床去投奔许默而不被打的可能性大一点。

太尴尬了啊!他在床上辗转反侧,又转头去看睡得正好的那个人。

邱向南有些委屈的缩进被子里咬咬被角,不知过了多久才昏沉沉睡过去。

第二天一早,邱清辞醒过来,转头就看到邱向南的被子都滑落了大半,手上的那一点还抓得严严实实。

他坐起来,嘴角忍不住上翘,伸手一捞把被子捡起来丢到邱向南床上,顺便把还在梦里的人砸醒:“起床。”

邱向南“腾”地坐起来,努力睁开眼睛转头看他,又猛地躺下去。

邱清辞看了眼时间,过去晃晃他:“快起来,等会儿吃过饭就得进场了。”

邱向南在床上打了个滚,再次坐起来,头发东翘一根西翘一根,一脸的迷茫。

邱清辞没再接着喊他,自己先爬起来去洗漱。邱向南眨眨眼,慢慢清醒过来,先坐在床上换了衣服。

邱清辞擦着脸从浴室里走出来,看他换好衣服还是没什么精神的样子,走过去用沾了水的手碰了下他的脸:“昨晚你没睡好?”

邱向南一个激灵,被他提醒起来昨天的事情,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干脆胡乱应了声:“可能是昨天中午睡太久了。”

“快去洗漱吧。”邱清辞拿起自己的衣服准备换:“洗漱完直接出门。”

邱向南看他一副要撩衣服的样子,迅速掀开被子跑进洗漱间。

这个人——怎么完全不知道避嫌!

上午的比赛场地是一个很大的大厅,邱向南眼睛亮起来,伸手拉拉许默:“你们昨天也是在这里吗?”

“不是。”许默摇摇头,“比这个小,不同科目在不同的地方。”

大家各自去了主办方安排的场地,等着比赛开始。虽然邱向南是被带飞的那一个,但是他也不是什么都不做,他被安排到了准备材料的那一组。

哨声响起,大家都开始动作,邱向南抿着唇,低头去处理各种不同的溶液配比。其实这并不是很难的工作,而且他只需要负责这么一种,做起来也比较轻松一点,只要小心不要出错就可以。

这个比赛说是物理,其实更像是物理和化学的结合,而且很多地方会用到超纲的知识——这也是为什么主办方提出临时更改的时候会引起那么大的骚动。大家都是按照用到的内容自己去查找资料再次学习,然后在比赛里运用,如果临时变了比赛方向,那就太难比了。

邱向南配好了几份溶液后,旁边的同学立刻端着就跑到了另一个操作台那里。邱向南轻轻吐出一口气,接着进行下一份溶液配比。

没几分钟,另一个操作台的同学叫了一声:“这个溶液配错了!”他放下手里的东西走到邱向南那边:“你这个酸碱度有问题?”

邱向南“啊”了一声,低头看自己手上的东西:“没错啊。”

那个同学皱皱眉,又重新拿了一份,走回自己的操作台。

邱向南又把许默教给自己的方式在心里过了一遍,确认没有问题后,继续配手上的溶液。

那个同学又是一声惊呼,几步走过来:“还是不行。”

邱向南头上有些冒汗,毕竟其他的几个队伍似乎已经开始进行下一步了。

那个同学也有些急:“要不然换一个人调吧。”

邱清辞好像是注意到这边的骚动,走过来:“怎么了?”

那个同学迅速的解释了发生的事情,邱清辞挑了下眉:“每一份都有问题吗?”

那个同学一愣,摇头:“前几份还好好的,后来的就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邱清辞拿起那几个瓶子,笑了一下:“可能是原材料有问题吧。”

那个同学脸色一白,有些慌:“那怎么办?”

主办方是让各个小组各自给自己准备部分需要调配的前期实验材料,如果说这个事先准备的材料有问题,那就只能用其他办法——可是现在临时更改或者是重新调配那么多的溶液的话,也没时间了。

“没事。”邱清辞把溶液瓶放到下一层收好,“有备用的。”他让那位同学先回到自己的位置上,然后去主办方那里说了几句话,从大厅另一侧的实验柜里拿回来了一大瓶溶液,放到邱向南那里:“别急。”

邱向南“嗯”了一声,手上动作却加快了。毕竟不能因为他自己的失误,让整个小组受到影响。

比赛结束的哨声响起,大家同时停了手,主办方过来检查大家的成果,当场打分。邱清辞他们这一组因为申请使用了备用材料,扣掉了额外的分数,但是因为实验结果十分成功,所以首赛以零点几分之差堪堪拿了第一名。

邱向南听到结果的时候心跳都快停下来,接着长出了一口气。

还好。

主办方宣布大家可以陆续离开的时候,邱清辞走到邱向南的操作台那里拿了那瓶溶液,嘴角向上翘了一下,走向吴科:“这个……是你配出来的吗?”

吴科一愣,立即否认:“我昨天不就只是在那里……站着了?”

邱清辞摇头:“配这个溶液的同学有事出去,拜托你帮忙看着试管里的后续反应,没错吧?”

吴科脸色有些难看,承认了:“我确实是……有一点走神,不过我不是故意的。”

邱清辞长长的“哦”了一声:“你确实不是故意的,但是当时为什么不说?我们在准备阶段可还有不少空余的时间。”

(责任编辑:NBA)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