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主页 > 明星球队 > 正文

既然注定夺冠无望,我也不是冲着冠军而来

时间:2021-03-17 15:07 来源:未知 作者:开开 阅读:
山洞中,陈飞朝外瞥了一眼,似乎隐隐察觉到,水镜中那股轻微的波动,此刻消失了。 

        于是,他一把抹掉嘴角的鲜血,身形一晃,冲出洞穴,钻入冰雪森林之中,身影迅速消失不见了。 

        刚才那般受伤吐血的景象,是陈飞故意表现在水镜面前的。 

        实际上,他压根就没受什么伤害。 

        当时面对赤羽的绝招一击,陈飞直接动用神魂气息,侵入到赤羽的神海之中。 

        赤羽武道实力不俗,但神海却不算强大,被陈飞的神魂入侵,击破了神海防护,出现一个短暂的眩晕。 

        抓住这个机会,陈飞悍然出手,一击毙命,将赤羽击杀。 

        当然,为了不被外界那些高手看出问题,也为了不提前暴露自己的实力。陈飞随后就装出了受伤逃窜的场景,故意让水镜捕捉到。 

        外界众人,注意力从陈飞身上移开,落到了其他选手身上。 

        一名名选手看下来,一次冲突都没有发生,倒是让部分观众感到有些乏味了。 

        毕竟,前期这些选手,几乎各自抱团行动,全力寻找令牌。就算偶尔碰巧遇到对手,最终还是选择退让,没有当场动手。 

        于是,众选手在寒霜谷中的第一天时间,就这么静悄悄的过去了。 

        除了赤羽和陈飞的那场战斗之外,就再也没有发生过一次战斗了。 

        夜幕降临,看了一天的观众,也感到有些累了,除了各个家族势力内部的人,或者少数特别关注的人之外,大部分观众,都回家休息去了。 

        而此时的陈飞,在夜幕中,悄无声息的从一片草丛中探出头来,观察了一下周围的环境,确定一个方向,奔袭而出。 

        经过昨天一天的休整和思索,陈飞明确了自己的目标。 

        这场决赛,表面上如顾城主所说,根据每名参赛选手最后获得的令牌数目来决定冠军。 

        但同时,顾城主也说了,他将冠军的奖励万年冰核,也埋藏在了寒霜谷中。 

        因此,与其说到处一块块的收集令牌,倒不如直接奔着万年冰核而去。 

        到了最后,这些选手肯定会碰到一起,免不了大战一场。到时候,令牌直接从他们手中抢就是。 

        而且,对于陈飞而言,他寻找万年冰核有一个极大的优势,那就是冰魂珠。 

        那万年冰核,顾名思义,肯定是冰属性的宝物,就算陈飞之前没见过,无法直接寻找万年冰核。 

        但他可以用冰魂珠来探查寒霜谷内冰寒气息的浓度,冰寒气息最浓郁的地方,极有可能就是万年冰核所在的地方。 

        所以,第二天天色刚蒙蒙亮,陈飞就将神魂气息注入到冰魂珠之中,开始探查起周围的寒意。 

        不得不说,冰魂珠效果很好,寒霜谷内的寒意,在冰魂珠的探查之下,变得清晰无比。陈飞可以轻松的通过那些寒意的颜色,判断出寒意的浓度来。 

        于是,陈飞一路前行,朝寒霜谷深处行进而去。 

        大约行走了一个多时辰,陈飞感觉周围的寒意浓郁了很多,看来已经进入到了寒霜谷深处,周围覆盖的冰雪也明显的厚了很多。 

        但,就在陈飞要继续前行之时,忽然间,他动作猛的停了下来,藏身在了一块石头之后,朝前方看去。 

        前面数百米开外的一块平地上,站着两个人。 

        定睛细看,陈飞发现这二人是单独行动的南炎学院武道系排名第二的邢悍和城主之女顾清溪。 

        此刻,二人相对而立。 

        顾清溪手持一柄长剑,面容清冷,看着眼前的邢悍,出声道:“邢悍,你想和我争夺令牌?” 

        邢悍摇摇头,出声道:“我对令牌没太大兴趣。” 

        “那你拦住我,是何意?”顾清溪问道。 

        邢悍沉声道:“挑战你。” 

        “挑战我?”顾清溪皱了皱眉,道,“这武道决赛,比的是令牌数目。你确定要现在挑战我?这样,对我们彼此都没好处。” 

        邢悍摇摇头道:“自从定下比试令牌数目的规则开始,这冠军就注定属于那些抱团的大势力选手。这根本就不是一场公平的比试。” 

        “既然注定夺冠无望,我也不是冲着冠军而来。而是想要磨砺自己,在武道上更进一步。” 

        听完邢悍的话,顾清溪轻轻皱了皱眉,盯着邢悍道:“你想让我当你的磨刀石!” 

        “你可以这么认为?”邢悍面色严肃,手中的大刀,已经抽了出来。 

        顾清溪微微昂头,脸上露出一抹傲意,出声道:“想让我当你的磨刀石,那就要当心,我磨断你的刀。” 

        邢悍毫不退缩,出声道:“如若落败,那是我技不如人,我认。” 

        眼看劝不动对方,顾清溪也懒得多说,抽出长剑,指向邢悍,一声清喝,“那就动手吧。” 

        “呼!” 

        瞬间,二人动了,身形如风,带出一道残影,冲击碰撞到了一起。 

        邢悍手持大刀,顾清溪使得一手长剑。 

        刀剑迸发出一股股气劲,在空中碰撞冲击,扬起漫天的冰雪。 

        剑气呼啸,刀意劈斩。 

        转眼间,二人过了上百招。 

        忽然间,喧闹的现场,一下停了下来,归于平静。 

        顾清溪收回长剑,冷冷的看向邢悍,出声道:“你输了!” 

        邢悍也收回大刀,道了一声,转身就走,“我败了!” 

        藏在石块背后的陈飞,看到这一幕,发出一道无声感慨,“这邢悍,看来是个武痴啊!” 

        随即,他准备离开。 

        但,就在陈飞准备离开之际。 

        忽然,一道剑气呼啸而来,射中陈飞藏身的石块。 

        同时,一声娇喝响起,“谁,出来!” 

        “砰!” 

        剑气击中石块,将之炸裂开来。 

        顾清溪手持长剑,飞袭而来。 

        准备离开的邢悍,也一脸严肃,抽出大刀,战意凛然。 

        陈飞没想到顾清溪感觉如此敏锐,竟然察觉到了自己,连忙拉开一段距离,同时出声道:“是我!” 

        看到是陈飞,顾清溪清秀的面容,露出一抹惊讶之色,然后面带警惕的出声道:“你想抢令牌?” 

        陈飞摇摇头,解释道:“顾小姐误会了,我也无意令牌。甚至,我现在身上一块令牌都没有,我只是恰好路过而已。” 

        “恰好路过?”顾清溪露出不信的神色。 

        见状,陈飞出声道:“顾小姐如果不相信,我现在马上离开便是。” 

        说着,陈飞后退数步。 

        顾清溪盯着陈飞,看他的确没有动手抢夺的意思,也微微松了口气。 

        毕竟,之前在山洞中对战黑焱磷光蟒的画面,顾清溪还感觉历历在目。 

        这陈飞的实力,到底到了什么程度,顾清溪也说不准。 

        在最终的决战之前,她也不想和陈飞大战一场,消耗自身的实力。 

        所以,现在陈飞愿意离开,倒是她乐见其成的。 

        不过,就在陈飞即将离开之时,邢悍却一声厉喝,“站住!” 

        “你想干什么?”陈飞挑了挑眉,看向邢悍。 

        邢悍抽出大刀,道:“我要挑战你,磨砺我的武道。” 

        “我没兴趣陪你玩。”陈飞摇头,准备离开。 

        但邢悍却紧追了过来,一道刀芒直接劈斩而来。 

        “你——”陈飞一个侧身,避开了邢悍的刀芒,沉着脸看向邢悍,面带怒色,“你确定要动手?” 

        邢悍面色严肃,点头道:“武道一途,以战养战,惧战者,无法进步。” 

        陈飞闻言,也不废话,冷哼一声,速度暴涨,直接对着邢悍冲了过来,“那便战吧。” 

        “好!” 

        邢悍大喜,抽出长刀,一刀劈来。 

        这一刀,气势不俗,倒是不弱于之前陈飞交手过的赤羽。 

        但,也仅此而已,对于陈飞来说,完全构不成什么威胁。 

        陈飞并指成剑,在白雪皑皑的山谷中,划出一道赤色的流光,劈斩而下。 

        “轰!” 

        刀剑碰撞,强烈的气劲爆发开来,激起漫天碎屑,洋洋洒洒从空中落下。 

        “好剑法!”邢悍一声大喊,眼中露出兴奋的神色,一个侧身,再次抽出一刀,准备朝陈飞劈斩而来。

        但此刻的陈飞,却没有动作,而是静静的站在原地,完全没有抵挡的意思。 

        邢悍见状,眼中露出一抹疑色,最终刀芒在距离陈飞半米的位置,停了下来,没有劈斩下去。 

        “你这是何意?答应了比试,为何不进行下去。这就是你对待武道的态度吗?”邢悍语气有些不满的出声道。 

        陈飞看着邢悍,淡淡道:“因为,你已经输了。” 

        “我输了,怎么可能,我——”邢悍感觉有些可笑。 

        但此刻,一旁的顾清溪出声了,“邢悍,看你的脖子。” 

        邢悍闻言,低头一看,满脸惊骇之色。 

        因为,自己的脖子上,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道细微的剑痕。 

        剑痕很轻,堪堪擦破他的皮肤,渗出一层细密的血珠。 

        这种伤,别说对邢悍这种元魂境八重境的高手,就算是对普通地元界民众来说,都不算什么伤。 

        但,此刻却让邢悍心一下沉到了谷底,一片凉意从后背涌起。 

        这一剑,没伤到他。 

        但却代表着陈飞刚才已经有能力将之击杀,只是没有动手而已。 

        而自己,竟然毫无察觉,还要和陈飞继续对拼。

(责任编辑:开开)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