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主页 > 明星球队 > 正文

要是靠烧煤就能过冬,谁想躲在超级大楼里过一辈

时间:2021-03-20 16:22 来源:未知 作者:开开 阅读:
“海狮城说要搞可控核聚变,我个人是非常不赞同的。首先第一个,这个技术从提出概念到现在,差不多已经有八百年的时间,注意吼!是八百年,不是八十年,也不是八年,是整整整整八百年!那个时候,东华国这边还是东华皇朝,今天的希伯联合国和中南次大陆联盟,那还是希伯皇朝,北方冰原那一带,连人都还没有的!

  那个时候提出来的技术,一直研究,一直研究,研究到现在,也没完全研究明白。

  而且据我了解,当代在这个领域有比较深入研究的,全世界最权威的,在这个领域里的两个专家,几年前,大概是三零三二年吧,也就是海狮幻灵病毒开始爆发的那年,一个在海狮城跳楼自杀了,是还是大学物理系的一个三十来岁的年轻教授,据说是个天才。

  年纪轻轻,十二三岁参加高考,四百七十九分进的天京大学,十六岁就拿到了硕士学历,十九岁博士毕业。照理说这么牛的一个人,他根本就没有理由自杀吧。所以后来我们分析,很可能就是他的研究走进了死胡同,实在走不出来了,就选择了轻生。

  少年天才都是这样的嘛,经不起打击,心理很脆弱。

  然后另一个,年纪就比较大一点,是我们天京大学的教授,好像是姓付的吧,付教授,去年也在实验室里被炸死了。我个人怀疑吼,有可能就是他在实验室里搞这个技术试验,结果试验失败,才出了这么严重的事故。

  这个事故从发生到现在,有将近快一年了吧?

  我印象很深的,就是去年海狮城怪物灵力全球泄漏的那天,那个大楼爆炸的声音,我隔着两公里都能听见。但是直到现在,咱们国内的有关部门也没有对这件事做出回应。

  为什么?你觉得为什么?

  我觉得这个道理其实很简单,就是国家在隐瞒实验失败的这个事情。因为我们国内的话,有些领导还是比较支持这个项目的,项目失败了,你说领导尴尬不尴尬?

  当然尴尬啦,但是他又不能承认他错了,是不是……”

  天京大学高级教职工一号宿舍客厅内,电视里正在播放一档在东华国收视率颇高的访谈节目,名叫《东华时空》。海狮大学成立这一个月以来,有关可控核聚变技术的话题,在某些人的暗中推波助澜下,热度一直不减。直到今天,就在卡尔梅迪奇发表演讲后不到半小时,这期其实在半个月前就录制好的节目,便出现在了东华国国家电视台的播放列表上。

  而且还是晚间八点档的黄金时间!

  某种意图的信号之强烈,简直是要从屏幕里溢出来。

  夏红坐在电视机前,双手捧着一个保温杯,听着电视里那个傻逼嘉宾赖少康的话,愤怒得几乎快把杯子给捏变形。要不是除了赖少康外,节目还邀请了张教授,她早就拿起杯子,把电视机给砸烂了——砸坏掉的钱从她工资里扣,反正自打付教授人间蒸发后,她也快一年没上班了,带薪休假拿来的钱也没地方花,不用白不用。

  “妈的,赖少康你死全家了吗……?”夏红咬牙切齿地咒骂着,对赖少康上来就往整个核物理行业和付教授身上泼脏水的发言,抓狂得连杀人的心都有了。

  幸好乌贼在家,盯着这个暴走的妹子,不住劝道:“他说他的,这个人本来就是谁给钱就帮谁说话的,明知道他是一条狗,你跟狗有什么好生气的?”

  “放屁!”夏红怒喝一声,转头对着夏野狂喷道,“不许你侮辱狗!”

  夏野夏乌贼教练哭笑不得,这个时候只能顺毛摸,顺着小红点头道:“行,行,他连狗都不如,他最多就是一坨狗屎,狗都不想吃的那种臭狗屎……”

  “这还差不多……”夏红嘟囔着,又把注意力放回到电视上。

  节目的另一名嘉宾张教授,这时反驳赖少康道:“赖老师这个说法,我是无法苟同的。你这纯属没证据胡说嘛。人家两个领域尖端人物,不明横死,你说他们是什么……受不了打击,实验失败,所以一个自杀一个被炸死;那我也能说啊,我说搞不好正是因为他们两个人的研究有了突破性的发现,所以才被某些不愿意看到这种进步的人给害死了,说得通吗?”

  “说不通!这怎么能说得通呢?”赖少康想都不想,直接反驳道,“我刚才说了,这个概念,这个可控核聚变的概念,在八百年前提出来,一直就没出过什么像样的成果,最多也就今年,听说好像是有点理论突破,但那也是在纸面上的,这个成果还被海狮城给窃取了。但是张教授,你自己也是搞武器开发的,多少跟能量科学也沾点边,那你肯定也知道,这么样一个理论从提出到实验设计验证,再到做出样品,再到搭建生产线实现量产,再到产能扩大,全面铺开,这需要多少时间啊?哦,那凭什么人家八百年都没研究透的东西,刚巧就在你这一代实现了?是那个付教授,比以前的人都更加聪明、更加优秀、更加牛逼吗?”



  张教授听得直摇头,道:“你不是抬杠么……我说这个研究取得突破,跟它什么时候量产有什么关系?你这话说得都没逻辑啊。再说了,正是因为前人积累了那么多的成果,到现在才有理论上的突破,这难道不正常吗?我别的不说,付文杰教授,搞这个研究搞了六十多年,他二十来岁就在天京大学工作,我刚读书的时候,他就已经搞了十来年了。这么几十年下来,他站在前人的肩膀上,凭什么不能比别人更优秀,凭什么不能拿出成果?”

  “好……好!就当你说得对!”赖少康摆出一副不跟张教授吵架,很虚怀若谷的样子。

  电视机前的小红,看得简直肺都要气炸了,忍无可忍地发出一个工科女博士后本不该的有的怒吼:“啊——!赖少康!我草泥马!我操你全家啊!你妈死了!你妈炸了!”

  乌贼急忙道:“小红,你冷静,你又不是爷们儿,你没那个作案工具,做不到的。”

  小红生猛地尖声反问:“我特么用电动的不行吗?!”

  乌贼被吼得一脸痴呆,不知道该怎么去接这个话。

  整个房间突然安静下来,只剩下电视里头,赖少康还在滔滔不绝地哔哔。

  “但是那又怎么样?就算他们取得了一定的成果,那么现在这个成果,经过专业验证吗?这个东西确保能做到百分之百的技术安全吗?如果出了事故,出了类似他们大楼爆炸那样的事故,造成人员伤亡的话,这个责任谁来负?而我们明明已经有非常成熟的,从第一次幻灵界生物入侵之前就开始使用,用了两千多年的脑波电技术,为什么还要去冒这个风险,去搞什么可控核聚变?我就想问,核聚变哪里可控了?

  我只看到海狮幻灵病毒在中南次大陆上肆虐的时候,中南次大陆联盟政府被迫扔下核弹,砰的一下,那颗核弹在中南次大陆联盟的城市上空爆炸,炸死了多少怪物,就炸掉了多少辛辛苦苦建设起来的建筑。我只看到核聚变的危险,核聚变所带来的破坏力和杀伤力。

  核子能这个东西,讲道理,它只能当武器。用来搞能源开发,第一,不安全,第二,不负责,第三,没必要。这就是我的第一个观点。

  那么张教授我再反问你,你能对着电视机前的观众说,可控核聚变技术,一定安全,一定能带来更好的收益,一定非做不可吗?”

  张教授被赖少康这不管有理没理都能搅三分的气势给弄得稍微愣了几秒,不过总归是经历过大场面的,脑子很清醒地立马就反应过来,急忙道:“不对!你这个话,是在偷换概念。我从一开始,就没有说一定要马上推广,对不对?这种事情,肯定是得一步一步地做。脑波电能源固然有脑波电能源的很多好处,就像你说的,用了两千年,不算中间停掉的差不多八百来年,那也还是有一千年出头的历史,技术确实很成熟,明面上,也看不出什么副作用。

  但是咱们话说回来,做人是不是多少得有点危机意识,现在全球都用脑波电技术,那将来如果有朝一日,这个技术出问题呢,我们的替代方案在哪里?用回矿石能源吗?矿石能源的产能效率,能跟脑波电能源相提并论吗?肯定不能。那到时候就坐以待毙了?

  现在能在产能效率上,替代甚至超过脑波电能源的,只有可控核聚变,我们不研究这个,还能研究什么?我也反问你一句,你告诉我,你有比可控核聚变更好的方案吗?如果有,我保证今年向全国全民事务委员会交提案,按你说的办,怎么样?”

  赖少康被张教授一句话问住,憋了好一会儿,才总算想出招来,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扣个帽子,说道:“张教授,你这是以权压人吗?我跟你说能源安全问题,你拿你的委员身份来吓唬我?咱们谈科学就谈科学,没你这样的!”

  电视机前刚刚稍微气顺了一点的小红,立马又被赖少康这恶人先告状的无耻模样给恶心到了,再次抓狂起来:“赖少康你妈死了!被你家的狗轮死的!”

  乌贼很无语道:“小红,你这样会嫁不出去的……”

  夏红怒道:“不用你管!等我拿下这个狗贼的脑袋,我这辈子把牢底坐穿了都行!”

  电视里头,张教授这时也很愤怒,眉头一皱,不爽道:“我怎么以权压人了?赖老师,你说话总得稍微讲点道理吧?这么死缠烂打的,胡说八道的,有什么意义啊?我难道不是在跟你讲科学吗?你一个学文科,我跟你讲柏菲幂定理,讲恩格拉斯方程,讲徐立业算法,你听得懂吗?我是看在你数学不好,物理一窍不通,才抱着一种科普的态度来跟你一起录这个节目的。你从开始到现在,一直说可控核聚变不安全、不安全,东西都还没开始造,你怎么知道它不安全?东西都还没造出来,你怎么知道它就一定不行?你这不是睁眼说瞎话吗?”

  张教授越说越气,那个像死了一样的女主持人,这时才出来打圆场道:“张教授,您先别生气,别动怒,赖老师也是站在普通观众的立场上在讲这个事情……”

  张教授一听这主持人居然还在拉偏架,当场就更受不了了,怒喝道:“什么普通观众的立场!我跟你说,要是没有你们这些媒体煽阴风、点鬼火,普通观众根本就不会有什么立场。正常人什么立场,正常人的立场就是,东西好用就用,不好用就不用,你总得先用了才知道吧?不然要都像你们这样,先预设立场,这玩意儿不行,哦,我觉得不行,我就不弄了……我告诉你们,要都是这样,超级大楼到现在都出不来!”

  赖少康立马插嘴道:“超级大楼是另一回事,超级大楼肯定是安全的。”

  “怎么安全了?!”向来温和的张教授,明显也有点控制不住脾气了,“全世界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超级大楼,都有过超灵体潜入伤人的记录,第二次幻灵界生物入侵的时候,前期跟怪物大军接触的城市,八成以上的超级大楼都沦陷了,哪里肯定安全?

  安全不是单靠一幢大楼的,是要靠一整个大楼体系的,要靠人!要有人负责战斗,有人负责后勤保障,每个人都各司其职,大楼才会安全。如果超级大楼这么安全,现在有什么必要要,全世界要这么大费周章地聚拢人口?人!只有人!人才是根本!”

  “张教授……张教授您控制一下情绪,这样我们这个节目真的没法录了……”主持人带着几分埋怨和责怪的口吻,满脸为难地劝说张教授道。

  张教授也吼得没心情了,气呼呼地又坐了回去。

  赖少康明显有点被张教授搞乱了阵脚,忘了事先准备好的词,演播室里沉默了片刻后,女主持人才慢半拍地急忙开口。然后一张嘴,就是满满的和赖少康沆瀣一气的味道。

  “这个,安全的问题,张教授说得也有道理,好像确实是,如果不先造出来,咱们也无法那么确定,这个核子能技术是不是存在安全隐患。不过话说回来啊,两位老师,你们刚才说了这么久,是不是都忽略了一个问题。现在这个行业的带头人都没了,这项技术相当于就是失传了,那将来能不能做出来,那还都是个未知之数。如果海狮城强行要做,项目强行上吗,你们觉得,这里头的未知风险,是不是还会增加许多。那么这样一来,站在普通人……站在全世界一百六十多亿普通人的角度上看,我们是不是有这个权利,或者说自由,或者说理由,去反对海狮城启动这个项目。毕竟如果真的出了问题,那就是对全人类的威胁啊……”

  “对!有!当然有!”赖少康在主持人的循循善诱下,终于想起自己准备了许多天的材料,连忙道,“我们当然有这个自由、权利和理由去反对!但是耿江岳这个人……大家懂的,我最担心的,就是他以暴力胁迫的手段,让我们全世界的人都屈服于他,屈从于他……”

  “呵!”张教授突然一声冷笑。

  主持人忙转过头来,笑着问道:“张教授好像又有不同意见。”

  张教授坐直了身体,全不在乎主持人的阴阳怪气,正色道:“你们这个说法,说好听点,叫危言耸听,说难听的,就是放屁。什么叫潜在威胁?

  脑波电技术最开始研究和应用的时候,就没有潜在威胁吗?脑波电在应用和推广的过程中,就没出过事吗?那为什么你们不去反对脑波电技术。

  别的不说,目前学术界主流,一直都在强调,幻想现实假说是假说,而不是理论。我说幻想现实假说就特么是理由,怎么就假说了?最近这一百来年,游戏玩家从游戏里拿出装备的情况少了?游戏内部出现幻灵界破口,蒲鞋市的幻梦界空间那么大一幢楼,经营了将近一百年,前些年蒲鞋市大爆炸,从游戏里炸出一只怪物,东华国五大高手联手都被吊着打,这特么实实在在摆在面前的东西,你们非要说这是假说。

  脑波电技术的副作用这么大,只要眼睛不瞎,明眼人都看到脑波电的危险了,这还不叫潜在威胁?!到底是脑波电的潜在威胁大,还是可控核聚变的潜在威胁大?你们以为老百姓心真的没数吗?我告诉你们!老百姓不是心里没数,他们就是没得选择!

  要是靠烧煤就能过冬,谁想躲在超级大楼里过一辈子!

  那些宣称幻想现实理论是假说的人,我今天就在这里问问你们这些专家还有机构,你们谁没拿过电力集团的钱,谁,谁一分钱都没拿过的?!”

  天京大学隔壁的第一玄术研究所宿舍楼公共休息室里,诸葛思齐和老鹰看着电视中慷概激昂的张教授,老鹰忍不住道:“要不是荀主任在坐在位置上,这段话根本播不出来……”

  诸葛思齐长长一叹:“现在最多也就只能是做点这样的小动作了,具体能做到哪一步,只能看老百姓自己的选择了。”

  老鹰略显悲观地接道:“怕就怕刘洲成他们的宣传攻势太强大,咱们只有这一次机会,他们接下来,可有的是机会。一般人,谁能经得住没完没了的洗脑啊。”

  诸葛思齐不再回答,沉默不语。

  电视里头,谈话还没结束,甚至可以说,才刚刚完成预热。

  赖少康看着张教授,不住地摇头,露出痛惜的眼神,演了半天,才缓缓说道:“张教授,你这个说法,就真的太阴谋论了。那么多主流科研人员都认定幻想现实假说是假说,难道不正说明主流科学界的意思吗?你不能老这么摆出一副众人皆醉我独醒的样子啊,按现在的情况来看,你才是那个异类好不好?再说了,你说拿钱的事情,那科学家也是人,也得吃饭啊。

  电力集团效益好,投资和赞助一些科研项目也有错吗?

  而且电力集团也不光只投了幻灵界相关的研究项目吧?据我所知,他们至少还投了超级大楼、投了武器制造、投了冶金材料,尤其是最近两年,东华国一百二十点阻断剂量产,救活了多少人,难道这些研究海狮幻灵病毒阻断剂的科学家,也是因为收了钱才去研究的?张教授,你刚才说的话,我原封不动地送还给你,你这是睁着眼睛说瞎话啊!”

  “你……”张教授差点被赖少康这诡辩气得喷出一口老血。

  天京市高级教职工一号楼宿舍某件房里,冷不丁啪的一声响。

  小红把保温杯砸在了地上,把木地板都砸出了一个凹坑。乌贼略微心有余悸地看着她,暗道幸好砸的不是电视,不然要赔钱的,老特么贵了……

  夏红眼里喷着火,看着屏幕上开始沾沾自喜的赖少康。

  乌贼劝道:“小红,要不你先去睡一觉,稍微冷静一下?”

  “滚!”夏红磨着牙,盯着电视道,“老子要看完!”

  “你这是何苦呢,非得自己给自己找气受,就像写网文的从不看狗空网的评论,兵家大忌啊……”乌贼一边说着,弯腰把地上的杯子捡了起来。

  电视里头,赖少康继续道:“好了,张教授,既然安全这个问题,我们根本谈不拢,那不如说点普通人都能听明白的吧。你说要支持搞可控核聚变,那我问你,如果可控核聚变成功了,而且我们假设这个技术真的安全,甚至是完美,成本也不高,那么脑波电能源这块的市场份额,你觉得有没有可能受到冲击?”

  张教授明显已经不想说话了,但还是实事求是,言简意赅地回答:“有。”

  “那就对了。”赖少康道,“整如您所说的,我是搞文科的,搞社会科学研究的,我也听不懂刚才你说的那些什么公式、定理、算法,说实话就这么几分钟,我已经连名字都忘了。不过我要说的是,安全不安全,其实只是我质疑这个项目的要点之一。

  它甚至不是我今天想说的重点。那我今天真正想说的是什么呢?其实还是站在我的老本行上,我想说一说,一旦可控核聚变技术投入市场,会引起什么样的严重后果。

  根据我的推理,其实后果无非就是两个。第一,两者相安无事,各搞各的。但是出现这个结果的可能性非常低。更大可能的后果,是第二个,就是可控核聚变,会挤占脑波电的市场份额。这个后果的严重性在哪里?很明显,脑波电的市场份额如果被抢了,是不是就不需要那么多的人发电了,那么这些靠发电维生的人,你让他们再去做什么工作来填饱肚子?有些人,可能他一辈子就在超级大楼里发电,没了这份工作,他拿什么养家?

  其实我是不反对研究新技术的,但是现在,这个新技术可能会影响到这个世界的正常运行秩序。大家要知道,脑波电技术背后所代表的,已经不光是能源了,它还是目前我们这个世界的最主要的社会结构形式,或者更确切讲,是脑波电技术承载着我们的社会,而不是我们的社会承载着脑波电。脑波电能源,是全世界政治社会关系的经济基础啊!”

  张教授听着赖少康的话,又再次皱起了眉头。

  但是这一次,他确实无从反驳。

  他只能沉默着,看着赖少康像个得志的小人,哔哔不停地说道:“我们的世界,运转了这么多年,好不容易慢慢磨合好了,大家也都慢慢在这个制度下,过上了更好的生活。可是现在,就为了搞一个所谓的替代方案,这个制度,很可能就会被破坏掉。

  一旦制度崩塌,社会必然混乱,到时候所引发的后果,未必是新能源产业的效益可以弥补的,或者根本就弥补不了。尤其是现在这个形势,全世界的人口都在往大城市集中,这么多的人都需要吃饭,但可控核聚变技术,反倒是在把人往超级大楼外面赶!

  这是让全世界老百姓的生活,雪上加霜呐!

  耿江岳这个人,每次讲话,口口声声都是人民的利益,人民的利益,可大家现在看,他做的这个事情,真的是代表人民的利益吗?

  没有!一点都没有!

  不但没有,还严重损害了人民的利益!

  按我说,我们不是超级大楼盖得太多了,而是盖得太少了,我们不是脑波电的发电量已经足够了,而是还远远不够!相比起所谓的可控核聚变,老百姓的生活质量是不是更重要?

  所以今天有句话,我一定要当着张教授的面说出来。

  我们不要技术进步,我们只要小民安稳!我要对可控核聚变技术说不!

  主持人,我今天要讲的话都讲完了,谢谢你们邀请我过来。”

  赖少康转过身,向主持人伸出手。

  “赖老师客气了,我们也很荣幸能邀请您到这里来。”主持人笑容温婉,跟赖少康轻轻一握,让赖少康感觉如沐春风,然后转过头来,又送客似的问老张道,“张教授还有什么需要跟观众们解释的吗?”

  张教授摆摆手,摇头道:“你们这个节目,立场有问题。”

  “呃……哈哈!”女主持人一脸很有修养的笑了笑。

  天京大学乌贼家里,乌贼急忙抬起腕表,关掉了电视。

  这破节目,总算播完了。

  可电视关了,小红却站在电视前,一动不动。

  乌贼也不敢出声刺激她,过了许久,家外面,忽然响起了门铃声。

  小红就跟没听到似的,依然保持着那个姿势。

  乌贼刚想起身去开门,房间里,却冷不丁多出了一个人。

  “小红阿姨,跟我走!我需要你!”

  耿江岳一把拉住了夏红的手。

  乌贼惊愕看着耿江岳,讶然道:“耿总理,你……什么意思?”

  耿江岳飞快道:“我有个项目需要你妹参与,没她不行。”

  乌贼瞬间想歪:“耿总理,你可是已婚男性……”

  然后不能耿江岳解释,夏红突然元神归位,冷声道:“可以,不过你要帮我做件事。”

  耿江岳干脆利落道:“好,什么事?”

  夏红磨着牙道:“我们这边有个叫赖少康的傻逼,你去把他打成他妈都不认识,我就跟你走。”

  “这样啊……”耿江岳有点犹豫地摸了摸下巴。

  乌贼忙道:“耿总理,这样不好吧?”

  “嗯,是不好。”耿江岳点点头,淡淡道,“纯傻逼的话,我个人建议直接弄死。”

  乌贼瞪直了眼睛。

  夏红一咬牙:“也行!那就弄死!”

(责任编辑:开开)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推荐内容